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挤地铁有反应了配合,双性甜宠道具调教高H

2021-05-10 14:52: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陈宇和姜游,两名特邀裁判分居两侧,静静观察着擂台上的形势。

而擂台下,刚才还欢呼跃雀的观众们,这时已经全数噤声了。

因为擂台上的两名比武者的举动,每分每秒都在牵

 陈宇和姜游,两名特邀裁判分居两侧,静静观察着擂台上的形势。

    而擂台下,刚才还欢呼跃雀的观众们,这时已经全数噤声了。

    因为擂台上的两名比武者的举动,每分每秒都在牵引着他们的心神,别说叫喊了,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全场鸦雀无声,足足过去了十分钟。

    十分钟里,温元武和吉田晋,两个人一动不动。

    手持齐眉铁棍的温元武,摆出的是陈宇极为熟悉的武状元功法起手式。

    这招起手式,陈宇早从温雅那里偷学过来了。

    可同样的招式,不管陈宇还是温雅,施展出来都远比不上温元武稳健。

    武状元家族的起手式,在温元武这里,是真正无敌的起手式。

    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整整十分钟,温元武滴水不漏,吉田晋硬是不敢抢攻。

    因为这是没有破绽的完美起手式,除非交战双方实力差距过大,否则,冒然抢攻者,死。

    若吉田晋冒然抢攻,温元武会立即将起手式变为‘反手式’,一击必杀。

    不光吉田晋,哪怕陈宇,将自己代入成温元武的对手,用慧眼盯着温元武研究了十分钟,毫无头绪。陈宇想不出来,怎么破这一招。

    孤掌难鸣,交战双方僵持十分钟,不光是温元武厉害,吉田晋也不差。

    吉田晋的起手式,同样令温元武找不到出手的绝佳时机。

    高手对决,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若没有绝对把握就出手,很容易被反制,失去主动权,一路被压制到输。

    吉田晋始终没有拔刀。

    他手里的东洋古代名刀‘长船’,至今仍在刀鞘中。

    这是许多岛国武者的标准起手式,拔刀术。

    通常来讲,施展拔刀术的武器,都是柄部及刀刃比普通尺寸长得多的太刀,其有利点是在斩出一剑做圆形运动时,因长度增加,剑尖部分的速度及攻击力也会相当惊人。

    这攻击与拔刀一体的拔刀术,如果说得明白点,便是超速的拔刀与收刀。

    什么‘迎风一刀斩’、‘北辰一刀流’,都是拔刀术的一种。

    而吉田晋蓄势待发的拔刀术,更是邪门。

    天底下,没有任何一把刀,比他手里的‘长船’更适合施展拔刀术了。因为名刀‘长船’最有名的一任刀主——佐佐木小次郎,是拔刀术的祖宗。

    吉田晋的拔刀术,既不是‘迎风一刀斩’,也不是‘北辰一刀流’,这种拔刀术的名字,叫做‘燕返’。

    佐佐木小次郎的一生,所记录不多,但传说中不时提到一个名字——燕返。这是他开创出来的得意技,更是他赖以成名的绝学。

    鸟类中,以飞翔速度著称的便是燕子。而作为武者,在游历诸国期间,佐佐木小次郎曾在周防国斩落了空中飞翔的燕子,以此感悟,开创了出了拔刀术‘燕返’。

    他的宿敌宫本武藏曾评价过这一招,说这一招‘可以斩燕,此等刀术,可谓神乎!’

    佐佐木小次郎死后,‘燕返’拔刀术一度失传。

    后来还是威震岛国武林九十年,九十年未尝一败的三浦悠阳,通过种种方式,重现了‘燕返’这一绝技。

    作为三浦悠阳的徒弟,东洋武士会首领吉田晋自然也会这一招。

    如果温元武敢漏破绽,他有把握,拔刀之际,即是获胜之时。

    敌不动,我不动,两人互相对峙,寻找时机。

    温元武有无敌的武状元起手式,吉田晋有无敌的‘燕返’拔刀术。

    貌似这两个人还要再对峙一会儿。

    就是在这种相互僵持的时候,心境的作用,便显现出来了。

    要知道,这不是简单的十分钟,而是双方精神高度紧绷的十分钟。

    十分钟里,两人不光要仔细捕捉和寻找对方稍纵即逝的破绽,还要注意自身,争取不能漏给敌人任何破绽,这相当于一心二用,是很累的。

    换成普通人,精神如此紧绷,别说打架了,恐怕早都累瘫了。

    所以,武者后天四境界中的第一大境界,就是‘化神’。

    让精神与肉体高度结合,达到‘形神合一’的境界。

    若非‘化神’境界做铺垫,没有人类能对峙这么久。

    不过,高手也是人。是人,就总有累的时候。

    十分钟过去,显而易见,吉田晋和温元武都累了。

    两人各自号称‘无敌’的起手式,渐渐出现了各种微小的动摇。

    人的精神紧绷到极限,便难免胡思乱想。

    温元武和吉田晋的注意力都不再集中,脑海里开始闪现出一幅幅不相关的画面。温元武脑海里闪现出了他宝贝孙女——温雅的身影。

    万幸,昨晚温雅遇刺,有惊无险,温元武的心境得以继续平和。

    而吉田晋脑海里闪现出来的画面,则是陈宇。

    陈宇得理不饶人,逼着他道歉,然后还对他,对东洋武士会,对他们东洋,进行大肆羞辱和嘲讽。

    当时他就想杀了陈宇,但是被波多野井空示警制止了。

    他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来与温元武战斗。

    对峙十分钟后,他的注意力开始涣散,又想起了这件事。

    “轰!”一股难以控制的怒意,当即涌上吉田晋的心头。

    有那么一瞬间,吉田晋差点忍不住,把‘燕返’拔刀术对准陈宇,一刀砍下陈宇的项上人头。

    “嘶!”吉田晋知道这种时候不该出现愤怒的情绪,他当即倒吸一口冷气,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平息怒意,甩开脑海里的画面,继续专注对敌。

    又过去了五分钟。

    两人已经对峙十五分钟了。

    两个人的注意力专注程度,都到达了失控的边缘。

    “唰唰唰!”吉田晋又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再想起陈宇,又是一阵狂怒。也就是在这时,身为特邀裁判出现在擂台上的陈宇,移动了一**位。

    裁判不能阻碍选手之间比武,更不能遮挡观众的视线。

    陈宇这次移动身位只是做正常调整,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可是在这时专注涣散的吉田晋眼中,这就变成了陈宇对他的挑衅。

    “咔!”吉田晋仍在和愤怒做对抗,死死咬着牙关,强迫自己忽视陈宇。

    狠狠咬牙,肌肉紧绷,导致吉田晋新陈代谢更快。

    他流汗了。

    “嗒……”忽有一滴汗珠落下,不偏不倚,遮挡了吉田晋右眼零点零五毫秒的视线。

    “杀!”当此时,惊雷闪电般,温元武动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