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医生我奶涨h|你们一起上吧我根本没在怕

2021-05-10 15:25: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我已经上书朝廷请率南海水师再往海东讨伐!”

牛见虎上次北上入辽作战,可是捡到了不少机会,捞了许多战功,靠着他爹当时是水路主将,牛见虎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了

  “我已经上书朝廷请率南海水师再往海东讨伐!”

    牛见虎上次北上入辽作战,可是捡到了不少机会,捞了许多战功,靠着他爹当时是水路主将,牛见虎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了比北海东海两支水师更多的机会。

    机会难得,而他也确实给他爹长脸,率领一支偏师东进,连破了积利、石城、大行、泊灼等数城,最后还与后面赶到的老牛又一起打下了重城乌骨。他在东线的战果,十分丰盛,虽说西线皇帝御驾亲征,连破高句丽辽东长城防线十余城,歼灭高句丽辽东军团主力,远胜过他们,但也不掩牛见虎的功绩。                

    所以战后得以授封为琅琊郡公,其中以牛见虎自己的功劳能封县公,再加上他爹已经是国公,所以皇帝把功劳赏到他头上,直接就封为郡公了。

    看着辽东战事又起,牛见虎恨不得能马上再扬帆北上,再立几个功劳。

    秦琅却笑着打击了他,“如无意外,暂时你是没什么机会的。朝廷不可能两线作战,既然西域那边要大打,那辽东这边就得暂时休整。”

    他告诉牛见虎,朝廷接下来在东边的战略,肯定是先稳定辽东,把辽东这块肥肉给咽下去再说,鸭绿江对岸的朝鲜半岛暂时不理会。别看渊盖苏文叫嚣的狠,但看他的行事就知道,也是外强中干的。

    又是迁海又是禁海的,根本就是龟缩防守战术,哪怕与百济、倭国结盟,也不过是拉人壮声势而已,说反攻辽东,暂时根本不可能,他们没那个胆也没那个能力。

    “有北海和东海两支舰队,完全就可以压迫高句丽了,接下来陆上肯定是以稳固消化辽东为主,然后辅以水师在半岛沿海搞点袭扰、封锁,同时,再唆使着新罗、耽罗、伽倻这三藩属附庸跟高句丽他们玩,如果朝廷有耐心,就这么玩个十年,高句丽必然就彻底崩溃了,到时绝无力量再对抗大唐。”

    “十年也太久了!”牛见虎有些失望,他还念着能再次北上立功呢。看人家程处默,虽然在通海都督任上好些年没动窝,可却已经越坐越稳。通海都督府的发展也越来越快,程处默从最初的检校通海都督,但如今成为朝廷在西南重要的镇守大将,其地位可是不断上升的。

    现在武阶已经是正经的正三品冠军大将军,实职也稳坐了正三品中都督之位,凭借着手下通海军这些年不但能够以红河为界,不再让和蛮过江袭扰,甚至他还有能力经常派兵过江进剿,打的和蛮屡战屡败,还成功的在南边建立起了数个据点,已经在红河南设立了好几个州。

    通海军在和蛮上游地区夺取了大片地方,步步为营,不断推进,先后设立了银生、开南、镇远、威远、临沧五城,接连跨越了礼社江、把边江,越过哀牢山、无量山,一直已经打到了澜沧江东岸。

    还招附了对面澜沧江、怒江一带的许多蛮部,设立了羁縻州县,表奏土酋为刺史、县令等。

    和蛮现在的地盘被不断压缩,只剩下了礼仙江下游的元江到李仙江之间的这片地盘,只能依托着拾宋早再山的原始丛林河谷为依靠。

    程处默其实有机会直捣黄龙,直接进攻和蛮的大本营,只是他一直压制着自己的这个欲望,一点一点的布局,慢慢的在上游打开缺口,不断的吞食扩张,最终的战略就是要从北面过江,然后侧后迂回,把整个反叛大唐的和蛮包围在元江、墨江一带,连跑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程处默的这个战略,甚至得到了朝廷的高度赞许,认为他很沉的住气,没有急躁,仅凭着通海府的兵马,再加上镇南府和水师的部份支援,就能把和蛮压制的死死的,还能逐步推进,做的非常好。

    程处默每年向朝廷报上的战绩也确实抢眼,不仅通海府商路通畅,工商矿业发展迅速,而且移民也取得很好成绩,对蛮夷的改土归流也成绩很好,而他每年还能从江对岸的和蛮那里掳来上万的蛮夷俘虏,这无疑更能证明其战略的成功。

    如今听说朝廷甚至都有意要让程处默升为镇南大都督府长史、交州刺史了,镇南大都督是秦琅兼着,所以这长史其实就是都督镇南府了,这一步要是上去了,那可就真正的封疆大吏,踏入大唐一线重臣之列了。

    牛见虎如何不眼红甚至妒忌呢。

    “你也别急,先做好准备,等时机到了,得有能力接的住这机会。我给你提醒一二,若是下次朝廷再征高句丽,必然还是水陆并进。而鉴于百济和倭国如今联高句丽的这种作死态度,所以朝廷到时很有可能会联合新罗,先打百济。”

    “先打百济?”

    “没错,百济实力要弱于高句丽,水陆浮海攻百济可以有奇效,一来出其不意,二来阻其援高句丽,若是高句丽来援百济,则是化被动为主动,高句丽城池防守肯定要强于百济,到时调高句丽南下百济增援,岂不能占据主动权?”

    秦琅说这些那也是有依据的,历史上唐高宗时再征高句丽,便是先灭了百济国,然后南北两路夹击,最后高句丽灭亡。

    水师直接攻平壤不易,毕竟历史上隋唐几次水师渡海攻平壤都不成功,防守还是比较严密的,但百济不同,百济从没跟中原较量过,实力比高句丽还低一个档次。

    所以大唐水师攻百济,那是降维打击,且能出其不意,另外百济东边就是新罗,南面是伽倻和耽罗,到时可围攻百济,等攻进去后,水师就能在百济建立起前进基地,到时还可以把大唐精锐源源不断的运进来,这可就不再只是偏师水军了。

    高句丽的战略防御方向始终都是北边陆上,其次是防平壤的海边,而唐军若在百济建立起进攻基地,把陆路步骑主力运送过来,由南往北打,再加上新罗等协从,高句丽根本就没的守了。

    “你好好研究下如何从海上打百济,若是你研究有成,到时东边再开战端,你向圣上献上这良策,圣上岂有不用你之理?而如果你真能带水师攻入百济,甚至灭掉百济,那可是灭国之功啊,以如今朝廷的勋赏制度来说,灭国大将起码也能得一个实封国公甚至是世封刺史之赏的。”

    牛见虎心动了,砰然心动,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他现在只有一个虚封的琅琊郡公爵,跟实封国公甚至是世封国公,还差了好几个档次,没有足够的功劳,一辈子也没机会上。

    就算他将来能继承他爹的国公爵位,但那不是自己挣的。

    “三郎,你说如果真要打百济,要怎么打,指点下我!”牛见虎虚心请教。

    “容易,擒贼先擒贼,先诏令新罗从东面发兵攻百济,以吸引其注意,调动其兵力。然后趁其不备,发水师战舰浮海东渡,直入熊江口,溯江而上奔袭其王都泗沘城,只要在百济大军勤王赶到之前,一进猛攻拿下泗沘城,擒其国王,则百济自溃,百济有三十七郡二百城,八十万户,数百万人口,一旦王都失陷,国王被擒,则群龙无首矣,到时再有新罗等配合夹击,百济无力回天,后续再从海上源源不断的运来大唐精锐兵马,百济再无翻身可能,大事成矣。”

    牛见虎听的佩服万分。

    “若以水师直趋平壤,胜算必然不高,可若趋熊津江攻泗沘,则胜算极高,先灭百济,再亡高句丽!”

    高兴了一会后,牛见虎突然又失落起来。

    “这计划是好,可如果圣人真的采用,只怕以我的资历和官职,也没法出任这水路大总管之职。”

    “那你把这计划跟你爹连署进奏啊,你爹的资历绰绰有余也,到时你爹为大总管,你为先锋,父子齐心,连手灭百济,这功劳不都还是你们牛家的?”

    一番话说的牛见虎又兴奋了起来。

    傻笑了会,他猛然望向旁边发呆的程处亮。

    “处亮兄若是有意建功,到时可同往百济!”

    程处亮只得讪讪点头,“这计谋既然是三郎教给牛大郎的,我自然不会夺去,也不会泄露的。如果将来真有机会,到时牛大郎记得带上我就好,我麾下朱崖军,虽仅千人,但也很精锐。”

    “一定一定。”牛见虎听到这么说,高兴的应诺。

    在三丫住了一夜,秦琅便随船继续返航。

    此时,西域、辽东都再次局势紧张起来,朝廷派了社尔领兵增援西域,拉开架式要一劳永逸。

    而在辽东,果不出秦琅所料,虽然房玄龄之前主张的接纳高句丽国王请降议和这事,因渊盖苏文兵变而失败,但朝廷也并没有急着对弑君者渊盖苏文动手,只是下了一道斥责渊盖苏文弑君逆上反抗宗主的诏令而已。

    雷声大,雨点小。

    镇东州大都督府长史牛进达没有半点要打过鸭绿江的意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