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生把手放在大腿内侧|肚兜 奶 揉 h

2021-05-10 15:46: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侧厅里。

盛安安看着坐立不安的陆时言,直接说出:“那天元晴过来找过我。她告诉我,她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她很喜欢这个人,鼓起勇气主动追求了他,和他正在交往当中。&rdq

   侧厅里。

    盛安安看着坐立不安的陆时言,直接说出:“那天元晴过来找过我。她告诉我,她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她很喜欢这个人,鼓起勇气主动追求了他,和他正在交往当中。”

    “元晴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充满羞涩和幸福。我其实很担心她会被人欺骗,可是,又实在不忍心打破她这份幸福。”          

    “她一直维护着你,没有对我说出,她喜欢的人就是你。她想要等和你的感情稳定下来后,就让你见她的父母,她真心想过要和你长久在一起。”

    陆时言闻言,整个人狠狠愣住。

    他的眼眶泛起红润,忍不住低头捂住湿润的双眼。

    盛安安接着道:“直到后来,她看到我手上的手链,她突然变得很不开心,突然就改口,说她没有遇上喜欢的人。”

    陆时言浑身一僵,脑海里甚至已经想象到,当时的元晴有多绝望伤心。

    她自以为自己给她的惊喜,不过是他送不了给盛安安的礼物。

    “陆时言,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混蛋?”盛安安生气质问,这是她在半个月前,就想要质问陆时言的话,“你对元晴的感情,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玩玩而已吗?”

    “你有没有真心想过,要和她一直走下去?”

    “我……我不知道……”陆时言把头垂得很低,逃避了这个问题。

    “你不知道?”盛安安冷冽反问,“你到今天还想不明白吗?你这段日子以来,为什么会过得那么颓废,为什么一直振作不起来,这些原因难道是因为我吗?”

    “你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元晴,你会因为失去她,而这么痛苦吗?”

    “不,你一点也不会痛苦,你很快就会从别的女人身上,找到安慰。你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是因为你对元晴动了真心!”

    “陆时言,你抚心自问一下,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我对你来说,有那么难忘吗?”

    有吗?

    没有吧?

    陆时言混乱得头疼欲裂,他在盛安安一个接一个问题中,渐渐找到了答案。

    他心里最真实的心意,似乎马上就要呼之欲出。

    盛安安再一次问他:“和我相比,你更不能接受失去元晴。我和陆行厉结婚的时候,你有这么颓废过吗?”

    “你没有。”

    “我对你而言,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滤镜,但这都是虚假的。当滤镜打碎后,我在你心中,根本就达不到喜欢的程度。”

    “你真正喜欢的人是元晴。”

    “你真正动心的人,也是元晴。”

    “你知道为什么,我和陆行厉在之前,一直没有发现你在偷偷和元晴交往吗?”

    “因为我们都认为,元晴不是你以往喜欢的类型,你不会喜欢一个比自己弱那么多的女人,你不会喜欢一个爱哭的女人。然而事实证明,我和陆行厉都想错了。”

    “我们没想到,你动了真心,因为极其喜欢元晴,所以你愿意为了元晴,改变自己喜好的审美。”

    “陆时言,你还不懂吗?盛安安只是你心里的一个滤镜,元晴才是你心里真正喜欢的人,你对她喜欢到,完全无视你过去的一贯审美。”

    “她突破了你心中的所有底线,所以你现在才会痛苦!”

    “你不要再把我当成借口了,我不是你喜欢的人!”

    盛安安一字一句的,铿锵有力的打在陆时言心上,直接把他给打醒。

    他终于抬起头,望向盛安安。

    她也一脸认真严肃的回视他。

    陆时言想象中的盛安安,和面前真正的盛安安,发生时光的割裂,仿佛生成两个人一样,有一种水滴掉落,破碎的声音。

    他心里的某种东西,应这声破碎,而变得越发清醒。

    盛安安只是陆时言过去,美好的代言词。她生得娇美动人,气质优雅高贵,男人都喜欢她,陆时言也亦然。

    他对盛安安的美貌动心。

    对她优雅的气质,横溢的才华,越发欣赏。

    可是,他其实从来没有和盛安安,真正近距离接触过。

    他们只是同一个学校的学长学妹而已,甚至连朋友知己都算不上。他不了解真正的盛安安,所以才会在心中,越发将她美好,越发觉得她难忘。

    他喜欢的不过是他幻想出来的盛安安,不是真正的盛安安。

    他以为自己的喜欢,其实不是真正的喜欢,所以在对元晴动心的时候,陆时言才会那么痛苦,又迷茫。

    他痛苦自己同时爱上两个女人。

    又迷茫自己对元晴的感情,是否真心。

    盛安安说:“陆时言,我们过去从来没有真正交过心,你其实没有那么喜欢我,我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忘。”

    “你所谓的执着,不过是你生出的执念。有句老话不是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最难忘的。但其实,正因为没有得到过,你根本不明白,我们根本就不合适。”

    就算没有陆行厉,盛安安和陆时言也没有可能在一起。

    他们从性格上,就差得很远。

    “……我知道了。”陆时言过了许久,才黯然虚弱道。

    盛安安翩然站了起来,理了下自己的裙子,对他说:“希望你是真的知道,而不是又陷入什么牛角尖。”

    说完,盛安安就转身,出去了侧厅。

    之后,陆行厉进来,让陆时言收拾一下,他们今晚出去吃饭。

    陆时言恍惚颔首,魂不附体般,说道:“好,大哥,你和安安先去地方吧,我要冷静一下,等下就找过来。”

    于是,陆行厉和盛安安没有等陆时言,便先出去,把雅间开好等陆时言过来。

    结果,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小时,陆时言迟迟没有出现,他们点的菜都上来,要凉掉了。

    陆行厉给陆时言打了个电话,陆时言的手机却关机。

    盛安安不妙道:“该不会是我把话说得太重,陆时言想不开吧?”

    陆行厉摇头,不认为陆时言有这么脆弱。

    他们没有吃饭,赶回陆时言家里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结果,家里根本就没有人,陆时言不在家,衣柜像是被打劫过的样子,里面的衣服凌乱不堪,陆时言带走了一部分衣服,还有一个行李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