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人吃女人肌肌的视频: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2021-05-10 16:01: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有个成语,叫“蛛丝马迹”。

也就是说能从细微的地方,找到线索。

这个本领,我忘了是与生俱来,还是被逼出来的,总之,我碰巧有这个能力。

哑巴兰

  有个成语,叫“蛛丝马迹”。

    也就是说能从细微的地方,找到线索。

    这个本领,我忘了是与生俱来,还是被逼出来的,总之,我碰巧有这个能力。        

    哑巴兰一伸脖子:“蛛丝,这能代表什么?”

    “你仔细看。”

    我抬起手,亮起了手里的龙珠。

    这龙珠是上次豢龙氏送给我报恩用的,仙灵气大的能顶个小灯泡。

    不过这东西会引来很多异物,所以平时轻易舍不得拿出来。

    现如今,在龙珠光芒的照耀下,那个蛛丝里,透出了一丝一丝的金光。

    “这是……”程星河一眼就认出来了:“吞金蛛!”

    没错,跟紫金苗一样,都是非常特殊的生物——以金为食,只会在有金子的地方生存。

    传说之中,这是吞金而亡的女子冤魂化成的,被虐自杀,也忘不了给婆家纺织。

    我刚才在万龙升天柱上,就看到了一样的吞金蛛网子。

    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破口。

    这吞金蛛跟其他蜘蛛不一样的,还在于这东西结网速度极慢,只要是破了,一个窟窿,它一年的时间也补不全。

    这就说明,最近这段时间,有人出现在万龙升天柱下,碰破了蛛网。

    哑巴兰都想起来了:“在咱们之前,出现在万龙升天柱下面的——是假国君!”

    没错。

    就是假国君到了那地方,跟黄门监宣读了假旨意,说会有一个跟国君相似的人,前来冒充国君进穴,让石像生,还有阴阳鳝,游女等等,尽忠职守,来阻拦我的。

    黄门监说,最近只有假国君来过正殿,也就是只有假国君会碰破蛛丝。

    “你说你是第一次来真龙穴,那之前肯定没来过正殿,更不可能进万龙升天柱,”我答道:“你这个蛛丝,是从哪里粘上的?”

    当时我看见那个破洞,就开始寻找破了的蛛丝——吞金蛛的丝虽然结的慢,但是粘性很大,一旦被碰上了,悄无声息附着到挂破网的人身上,轻易不会消失。

    那个时候,我就在黑白驴上,发现了金蛛丝。

    我当时就知道假冒国君的是他了。

    更别说,黄门监告诉我,那个假国君的龙袍,是能随风飘动的。

    真国君的龙袍是金丝银线绣的,厚重无比,能随风飘动,除非,是纸糊的。

    我继续留心那条灰白驴。

    果然,灰白驴虽然看似沉重,可在浮土或者泥泞之地留下的痕迹,是极为浅淡的。

    灰白驴,不就是纸糊的吗?

    能把纸糊的东西弄一个惟妙惟肖,又以假乱真,有这个本事,又有这个证据的,只有安大全一个人了。

    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所以按下,假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可到了现在——已经没必要再按下去了。

    “你到底是谁,想怎么样?

    安大全这才叹了口气:“还是低估你了。”

    他一只手,举起来挠后背,但下一秒,杨一鸥忽然奔着安大全就冲了过去:“小心!”

    安大全一抬手的功夫,“轰”的一声,整个真龙穴的地面,忽然一阵颤栗,我们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像是这里的全部机关,都被启动了。

    “他对这地方怎么这么懂——他老家是这里的?”哑巴兰又生气又着急,一个猎仙索,对着安大全就缠过去了。

    杨一鸥更别提了,下手无情,对着安大全要害过去的。

    可安大全看上去,甚至没有腾挪闪跃,只静静的站在那,杨一鸥和哑巴兰出手,就全落了空。

    程星河看出来了:“他是没动手……”

    他不动手,都能闪避过去,人跟一道虚影一样,要是动手,会有多快?

    杨一鸥像是按捺不住了,甩手一串金环,对着安大全就扣过去了。

    这叫定魂锁,我再摆渡门见过,专门对付大邪祟——能把大邪祟的魂魄给锁住。

    安大全头也没抬,只抬了抬手。

    “哄”的一声,那一串金环,猛然落在了地板上,“乓”的一声,就砸出了一个大洞。

    杨一鸥顿时愣住了。

    安大全也没看金环,只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动手了……”

    程星河听出来,二话没说,就要护在我前面,金毛也冲了上来。

    可他们还没过去,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炸起,直接把他们逼退了好几步。

    “坏了……”哑巴兰抬起头:“难不成,这个安大全,就是幕后黑手?”

    安大全抬起头,看向了一个地方,眼神很忧虑。

    是艮位后三步——老何刚才给我们指的路。

    他还要抬手,可我大声说道:“先生,你的心意我领了,就到这里吧。”

    安大全的手僵在了原地。

    哑巴兰和杨一鸥也转脸盯着我,满眼难以置信:“你——还跟他叫先生?”

    我已经知道了,他一路上阻止,是为什么了。

    安大全眼神一木。

    “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出来。”我看向了九,龙抬棺:“你是知道里头有什么危险,不想让我进去吧?”

    安大全望着我,张了张嘴,才问:“这话——从何而来?”

    程星河也叹了口气,收回了凤凰毛:“是啊,真正要害七星的,是绑架十二天阶的人——那人为什么把十二天阶扣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七星进到真龙穴来,所以……”

    所以,何必多此一举,又找人来拦着我?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拦着我进真龙穴的,只能是知晓一切,也知道我劝不动,想阻止我中埋伏的人。

    白藿香也愣住了:“那他到底是……”

    “除了留下的后门的夏季常,和有真龙骨的我,谁也进不了真龙穴,”我盯着安大全:“可你甚至能早我们一步出现在这里。就一个可能——你一直在这里,没出去过,也没进来过。”

    哑巴兰没听明白:“啊?他,他是真龙穴的一员?可那些石像生不是说他是新来的吗?”

    只有一个人选,是跟真龙穴同时存在,平时却不会露出真容,同时,是知晓真龙穴一切情况的。

    我盯着安大全:“你,才是真龙穴的镇神吧?”

    安大全低下头,叹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头上的高帽子:“你——早就看出来了?”

    也不算太早。

    哑巴兰和杨一鸥全愣住了:“镇神?”

    我一笑:“这一路上,辛苦你了。尤其,是刚才在断龙石底下。”

    机关应该就是他触动的——本意应该是把我拦在外头,可惜,事与愿违。

    哑巴兰立马说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安大全露出了个苦笑。

    早说?他不敢。

    他确实是这里的镇神,可是这里的主人。

    如果我找到他,认出他,一旦对他下了命令,让他让路,他不能不遵从。

    唯一的法子,就是在附近设下一重一重的障碍,不让我过去,要是这都没用——他就只能乔装打扮,亲自来拦着我。

    可惜,我过关斩将,硬是在他一个镇神的亲自阻挠下,都进到了真龙穴的最中心。

    他实在没有法子了——只能亲自动武,想强行把我们从这里给送出去。

    安大全下了驴,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掏出了一个怪东西——像是个粗制滥造的烟杆子,开始吸烟。

    “国君很多地方变了,”他苦笑:“眼睛和心没变。”

    “可是,他那么大本事,”哑巴兰还是没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不强行用武力把咱们撵出去?”

    “你没看出来?”我答道:“真龙穴一直这么坚固,就是因为他汇聚了四相局的力量坚守着,可他现在,元气大伤。”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