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么给我治疗经历1,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

2021-05-10 16:06: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韩东自是不知他人看法,但他自己。思之过多,梦境连连。

醒来,睡着。吃饭,解决生理需求。

时间似在病房中静止,又快到惊人。眨眼,就是两周。

这两周里,龙

  韩东自是不知他人看法,但他自己。思之过多,梦境连连。

    醒来,睡着。吃饭,解决生理需求。

    时间似在病房中静止,又快到惊人。眨眼,就是两周。          

    这两周里,龙建云跟江岩峰两人也频繁过来看他。谈着合作,合同,然后在韩东毋庸置疑的态度中,敲定。

    江岩峰跟他熟悉,觉得韩东这次受伤,人又有所变化。

    既不脱离人情世故,又多了几分为人的霸道。就像他定好的百分之二十干股,且恒定不变。他跟龙建云几番周旋,丝毫触不动他。

    无奈下,只能是在病房中。几方签约,敲定了这件事。

    除此外这半个月里,振东商贸的线上网站也开始投入了建设。这事是韩东定下的,韩芸在执行。目的不是为了做纯粹的电商。

    即便电商是潮流,韩东却不愿意跟着这股潮流走。他觉得,自己做的再好,永远都无法超越那些垄断性的巨头。唯有另辟蹊径,才能有所突破。

    而蹊径就是构建两国或者多国置换平台,交易平台。所需钱财,除了振东商贸自身盈利之外,他会跟江源按照比例进行追加投资。

    人生一世,短短一秋。韩东这次梦醒,分明感觉他自身的能力,远远还没发挥出来。能做的,也不止于此。

    已经快可以出院了,尽管伤势未痊愈。但伤筋动骨,本身就需要数月的时间,慢慢的养。体质再好,不到特定的时间段,不可能愈合。

    住院期间,家里电话不断。他察觉妻子有些烦躁,该是这趟出来的时间太久了,而且她工作上面临的挺多,这是必然的。

    往常韩东多半哄上几句,聊天无疾而终。可他现在,并不能马上回家,更不愿意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回去。就直说太忙,还需要时间来处理。

    夏梦奇怪:“我又不耽误你忙事情……老公,你最近,怎么对我越来越不耐烦。是不是有事?”

    “当然有事。”

    “那就是,我烦着你喽。多给你打了几个电话而已,爱接不接。”

    嘟嘟嘟的挂断。

    韩东翻了下眼睛,慢吞吞从病床上爬起来,出去散步。等在外头的江源隐约听到了点,失笑:“我真怀疑,你这德性怎么找到媳妇的。人夏总打电话不就是差一句想你了,你倒好,几句话把人噎的我都听不下去。”

    “你懂个屁,结婚后再跟我讨论这些不迟。”

    江源作态挽住了他胳膊:“我跟谁结婚去,这不等着你给我介绍对象呢。江岩峰叔叔说,你小子以前认识不少漂亮女孩,别藏着呀。”

    亲昵的样子,口吻。引的医院其它病人不禁侧目观察,猜测这俩男人什么关系。

    韩东抽出胳膊:“你再跟我嬉皮笑脸……”

    江源嘿然:“还威胁我,你现在使点劲伤口都得裂开。来,动手,我要是反抗,就不是男人。”

    “你可真是个贱人!”

    江源渍渍直叹:“韩东,说来真是奇怪。你骂我,我竟然还听的很爽。”

    韩东越来越熟悉他德行,不以为意。江源就是属于那种,个性上,越近,越没正形的人。爱现,爱开玩笑,还贱兮兮的,说多重话,都不放心上。

    认识时间虽短,倒也真当了朋友。

    走着,韩东累了,坐在长椅上稍稍歇息了片刻:“我并不是讨厌她给我打电话,相反很喜欢。是有时候吧,家庭对男人来说,变相是一种干扰。我要是能回去,就回去了。回不去,还哄着骗着,不如直接怼她几句,俩人闹几天矛盾……反而,她做她的事,我这也少点烦恼。还有,她越生气,做事越认真……”

    “而且过几天,啥事没有。我们闹习惯了。”

    江源愕然:“夏总个性算是被你给卡的死死……这辈子啊,估计是没翻身余地了。不过韩东,你这人说可怕,确实可怕,八面玲珑,见人是人,见鬼是鬼。可是呢,本性不差,这是最重要的。”

    “我也总算理解,你怎么有这么多靠谱朋友。秉性,真是一种人格魅力。”

    “你感慨个屁呀,去给我办出院手续。还有公司最近需要追加的钱,别忘了准备。”

    “我连你那份一块准备着吧,你最近不资金紧张嘛。”

    “不紧张,先用你的,我的随后自然到。你以为我先做农副为何,就是想让崇明的价值再上一个层次,好找机会脱手那百分之十。然后,跟崇明彻底变成合作关系。”

    江源一再跟不上他思路,回想最近的这些事,油然挫败。

    他商业天赋够好了,可比起来韩东这种运筹帷幄,节奏极佳的经商天份,简直不值一提。韩东做的每一件事,都能想到让他从来想不到的地方去。

    合作农副是为了先卖崇明,拿到足够的钱来建设振东商贸的网络,疏通关卡,签署新的买卖合同……临时起意的电厂,即便A境经商环境再差,最稳妥不过,简直就是生钱的机器。没技术,没资金,愣是在莉娜跟龙建云手里拿到了百分之二十的恒定股。

    可以看到的机遇,未来。

    这在商业环境饱和的国内,江源梦里都没梦到过。

    韩东看他开始去办出院手续,本能的,掏出一支烟。想着抽一根也没事,刚要点燃,远处一个女性声音响了起来。

    “你不能抽烟的。”

    他抬起头,瞧着远处的一男一女。是许海兰跟他那个男朋友,袭击事件之后,伤亡人员大多处理好了。轻伤者,早就出院。

    许海兰是因为男朋友受伤的原因,逗留下来。韩东不懂的是,她男朋友亨利伤早好了,为何还不走。

    不过跟许海兰俩人巧合碰见过几次,算认识了。

    他闻声把烟丢在一旁,看着女人笑盈盈走近:“你们老外,总喜欢多管闲事。”

    许海兰顺着把烟拿在手里:“这不是多事,这是任何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韩先生,我来是告诉你一声,这几天之所以没走,是在草拟一份稿子……我希望,那天的事情,可以出现在国际社会上。”

    韩东注意到她手里有稿件,拿过来,稍稍观看。顺手,刺啦一声撕了。

    “诶,这是我一周多的成果!”

    许海兰急切,蹲下身边捡边急。

    亨利眼神有些不对劲:“韩先生,你实在太没礼貌了。”他不光现在看韩东不顺眼,几天内,自己女朋友对别的男人关怀备至,他早就抵触至极。

    韩东不以为然:“这件事该知道的,都知道,更详细的内幕,A境方不愿意被透漏出去,毕竟这对新的国家来说,是一场舆论灾难。我觉得,不管如何。这阵子,既然受到别人的保护,享受着别人的医疗,就不能再做这些事。”

    亨利冷笑:“你是担心,自己在这的生意吧。”

    “我不应该担心嘛!”

    “你!”

    许海兰拦着男友跟韩东争执,神情有些黯然:“你可以直接跟我商量的,为何要撕掉。”

    “那抱歉,是我不对。”

    “你就是觉得,那些死者都是我害的,对我有很大的成见。你一直都对我有很大的成见,可我也是受害者,你也是……”

    韩东稍稍思索,他有时的确会莫名排斥许海兰,可并不是她认为的那样。

    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起身,略诚恳道:“许小姐,我真的希望,这件事你不要再跟着掺和。我不是英雄,甚至是事件的始作俑者。你们根本不必要非将我抬举成英雄,这种英雄,我永远都不愿意做。所以,这是个尊重的前提。”

    许海兰完全听的懂中文,并且身边很多人都说中文,她又是有着四分之一血统的东方人。慢慢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我诚心邀请您,去我的国家做客。”

    韩东接过来:“你要离开这了吗?”

    “是,我跟亨利准备明天回国。”

    韩东脑中灵光一闪:“你知不知道,马锡国的隆北市,有几个唐人街。”

    许海兰虽奇怪他突然问这个,还是马上回答:“隆北是一个很小的市,只有上百万人而已。唐人街,只有一个。怎么,你认识那边的人么,我对隆北很熟悉的。”

    韩东打岔:“我想去那里看看。不过打听过几个人,都没听说过那边的唐人街。”

    “那条街虽然是唐人街,可并不叫唐人街。我们国内,大多称为,华人巷。附近,居住的全都是华人,还有很多是你们国家的国籍,外出务工人员。那个城市很小,很贫瘠,却是马锡境内最容易办理移民手续的城市。所以,除了真正的本地人,很少有人知道隆北。”

    “你能给我个具体的地图嘛!”

    “我不会给你地图,我只会当你的导游。你想去哪,我可以带着你去。”

    韩东看她诚挚,想了想:“我想去隆北看看,考察下当地的商业环境。顺便,去见一个朋友。”

    “现在吗?”

    许海兰不确定看着韩东绷带痕迹明显的上身。

    “再等个一两周,我会联系你。”

    亨利听着两人聊天越来越顺畅,脸都黑了。咳了几声,看许海兰没反应,转身就走。

    韩东瞟了一眼:“你男朋友,好像有点不喜欢我。”

    “那当然,我喜欢谁,他肯定不会喜欢那个人。”

    韩东半点不惊讶她聊天的方式,可能是风气不同的缘故。许海兰说话,总直白的厉害。不过,谈不上不适应,他毕竟接触过许多种这类个性的外国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