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学长在我写作业臊我|我被别人调教成荡

2021-05-10 16:08: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嗖嗖嗖……”

一支支破魔箭价值千金,以箭雨之势不停“冲刷”着鬼雾山谷,明亮的蓝色火焰不仅照亮了黑夜,还将终年不散的鬼雾全部驱

   “嗖嗖嗖……”

    一支支破魔箭价值千金,以箭雨之势不停“冲刷”着鬼雾山谷,明亮的蓝色火焰不仅照亮了黑夜,还将终年不散的鬼雾全部驱散,让躲在其中的鬼物发出了惨烈嘶吼。

    “哒哒哒……”          

    一位黑甲骑士缓缓来到了山坡上,站在弓箭手的后方俯瞰山谷,只看他身骑黑色高头大马,头戴麒麟黑铁胄,手提龙纹马槊,腰围白虎皮,一身龙鳞黑甲寒气逼人。

    “金吾卫!冲锋……”

    黑甲骑士猛地提起马槊指向前方,弓箭手们迅速让开了两条道路,只看上千名金甲闪闪的骑兵,如钢铁洪流般俯冲直下,弓箭手们也换上了重弩,在刀盾手的保护下从两侧迂回包抄。

    “大爷爷!现在就派出金吾卫骑兵,是不是太早了点……”

    赵家的小子们全都骑马过来了,皆是一身重甲骑兵的装扮,陈家的子弟们也紧随其后,首当其冲的就是秦水月和陈舞苍,姐妹俩一身暗金色的鳞甲,英姿飒爽的一塌糊涂。

    “在人类社会打仗,作秀远比实力更重要……”

    赵官仁傲然的笑道:“颜值即正义,打完这场仗就预售金吾卫手办,‘龙甲广睇’四兄弟做成珍藏版,‘镜花水沁’四姐妹做成限量版,五万九千八一套,全球限量一千套!”

    “啊?要把咱们做成手办……”

    赵飞睇四兄弟傻眼了,秦水月四姐妹也吃了一惊,下意识朝一侧看去,十几名战地记者早架起了摄像机,端着炮筒似的单反狂拍战场,还有人特意打出照明弹来补光。

    “飞甲、飞龙!你俩打到一半就光膀子,尽量让自己显得很惨烈……”

    赵官仁自顾自的说道:“飞广和飞甲要保持高冷,片叶不沾身的那种,小靖和小沁姐妹走软妹风,一边尖叫一边放大招,舞苍和水月待会爆甲,只穿裙甲和塑胸衣,一定要把事业线露出来!”

    “我是你老婆,你让我把胸露出来,你还是人吗……”

    秦水月顿时就火了,可赵官仁却骚笑道:“你这么高冷的女神,我岂能贪天之功,一人独享,必须得跟全世界的男人一起分享,不过他们只能欣赏你的美,我的女神只有我能亵渎!”

    “……”

    秦水月一下就没了脾气,还不自觉的挺胸傲娇道:“成天就知道显摆,我看你是想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吧,我告诉你啊,本小姐最多露四分之一,露多了吃亏的可是你!”

    “赵大统帅,你到底什么脑回路啊……”

    陈舞苍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让咱们画浓妆上战场,还穿这么多华而不实的装备,感情是要把咱们做成玩具啊,可是人家又不傻,谁会花这么多钱买咱们的手办啊?”

    “拭目以待吧!你们准备冲锋吧,一定要打的好看,多凹造型……”

    赵官仁轻笑着挥了挥手,两家的子弟们只好迅速列阵,一声令下之后立即冲杀上去,摄影师也在刀盾手们的护持下,扛着专业的摄影机跟了上去,还有道具四处泼洒血浆。

    “大爷爷!我也想被做成手办,让我也去当女神吧……”

    一位高挑的妹子打马靠了过来,已经露出了傲人的事业线,赵官仁打量着她笑道:“嗯!这么好的身材绝对没问题,只看你会不会作秀了,对了!你哪家的孩子啊?”

    “我是小十一啊,飞睇的亲妹妹……”

    姑娘喜滋滋的挽住了他,赵官仁吓的急忙推开了她,怒声道:“小孩子家家作什么秀,衣服给我穿好了,再让我看到你不知检点,我让你爸禁你的足,不准

    你出门!”

    赵官仁赶紧打马跑下了山坡,大批赵家军早已冲杀了出去,可鬼雾谷中本就是些阿猫阿狗,数量不少却没啥战斗力,两个冲锋就全面溃败,只剩被追着砍杀的份。

    “大爷爷!我铠甲都没脱就没怪了,根本不够杀啊……”

    赵飞甲没好气的跑了回来,搞半天他身上一滴血都没沾到,其他子弟也都差不多,等了最多四十几分钟,大部队就不得不鸣金收兵了,最骚包的金吾卫连匹战马都没死。

    “没打过瘾是吧,待会可不要哭,重武器全部拉上来……”

    赵官仁掏出对讲机喊了一声,同时让摄影团队停止拍摄,没多会就看装甲部队开进了山谷,不仅有沉重的主战坦克,还有自行火炮和多管火箭炮,能进来的重武器几乎都进来了。

    “这是要干吗,妖魔已经被我们全歼了……”

    陈家子弟们也全都困惑了,这地方本是让刘乌鸦来捡的功劳,只不过让他们捷足先登了而已,自然打的毫不费力,但这时候来的全是现代化部队,连扛枪的大兵都来了。

    “你们不是嫌怪少嘛,本王今晚就带你们反攻魂界……”

    赵官仁弹飞烟头嘿嘿一笑,可是瞬间就惊呆了所有人,赵飞甲急忙问道:“大爷爷!咱们该怎么进入魂界,向来只有魂怪跑出来的份,从没听说有地方可以进入魂界!”

    “这里为什么叫鬼域,因为它是两界最薄弱的地方……”

    赵官仁跳下马走到了一处空地上,唤出掌心中的白珠之后,他忽然拔出腰里的灭魂刀,用白珠放出一片柔和光芒,然后一刀劈在了虚无处,一股黑气顿时从裂缝中涌了出来。

    “装甲集团军,全体听令……”

    赵官仁举起对讲机大声说道:“魂界大家都知道,就是这个世界的反面,进入之后迅速占据制高点,布设炮兵阵地,按照原计划全面轰炸,魂将一级交给斩首部队,出发!”

    “是!!!”

    一阵齐声大喝响彻了山林,整整一个军的人迅速出动,赵官仁也连续开辟了几个入口,数万人以最快的速度跑步进入,看傻了两家的年轻子弟们,原来家里的长辈们都在装甲部队中。

    “待会可是动真格的了,千万不要掉链子,否则小命不保……”

    赵官仁狞笑着扫视上百名年轻人,这回大家是真的紧张了,伽蓝被动防守了上千年,头一回主动反攻魂界,虽然魂界的传说家喻户晓,但早就成了很多人童年的噩梦。

    “摄影队过来,只拍他们进入魂界的画面……”

    赵官仁又开始了骚操作,让冷兵器军团上马列阵,以破釜沉舟般的气势杀入了魂界,一辆坦克都没有拍进去,仿佛几千人就能拿下魔族。

    “五哥!让我也进去吧,不为名利,只想证明自己的立场……”

    赵翻雪忽然骑马跑了过来,有些憔悴的说道:“我不想追杀我的母亲,哪怕她已经失去了人性,甚至连累我被人误会,我都不会向她举起剑,我这条命是她赋予的,我永远欠她的!”

    “赵翻雪!如果你遛狗不牵绳,让它咬了人,你觉得是狗的责任还是你的责任……”

    赵官仁冷声说道:“你明知道你母亲是头凶兽,还让她离开你的视线,最后却说她连累了你,你怎么有脸说这种话,我看你跟梅仁照是一个德性,出了事只会推卸责任,你还谈什么立场?”

    “呜~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改正……”

    赵翻雪忽然低头哭了出来,泣声道:“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

    ,你要是不骂我,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但我真的真的想改正,弥补我犯下的错,哪怕付出生命都可以!”

    “不要哭了!去请教陈舞苍吧……”

    赵官仁掏出手帕递给她,说道:“陈舞苍是难得能看清自己的人,只是她一直身不由己,以后不要跟你师叔祖瞎混了,你们两个性冷淡只能互相拖累,再说她自己都没活明白!”

    “谢谢!我知道了……”

    赵翻雪擦去眼泪叫上了弟子,提着剑就跑进了魂界裂缝,而梅绫香也打马跟了上去,但他却招手把梅绫香叫了过来。

    “干吗?我不能进去吗……”

    梅绫香困惑的骑了过来,谁知赵官仁嘿嘿一声坏笑,居然伸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

    “你干吗?”

    梅绫香满脸错愕的眨着眼,赵官仁很坦率的说道:“占你便宜啊,反正你已经没感觉了,这么漂亮的身子没人碰岂不浪费,以咱们俩曾经的关系,你还不如便宜了我,趁人之美嘛!”

    “无聊!我为什么要便宜你……”

    梅绫香没好气的调转马头,赵官仁又追上去说道:“反正你一个石女也无所谓嘛,让我快活一下又能怎样,再说我马上就要跟魔族开战了,你就当帮我冲喜好了!”

    梅绫香羞恼的说道:“不行!我要怀孕了怎么办,你找别人去!”

    “你是看不起避孕药,还是怕我买不起套……”

    赵官仁一把拽住了她的缰绳,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处子一血有强力的改运作用,而且越陈年的越猛,我最近这么倒霉,你不帮我谁帮我,不要忘了你欠我一条命,你得报答我!”

    “真的假的?”

    梅绫香迟疑的咬了咬嘴唇,说道:“那……不许亲嘴,不许让我怀孕,不许脱我衣服,更不许让人知道,而且只有这一次,事后我们就两清了,只要你答应我就答应!”

    “没问题!”

    赵官仁信誓旦旦的说道:“只要我有一样做不到,我就是一条狗,但我也有一个要求,你得打扮的漂亮点,不能苦着一张脸,等打完这场仗,洞房的地点任你选!”

    “我就这样,你爱要不要……”

    梅绫香冷着脸打马就跑,可她的耳朵居然红了,赵官仁嘿嘿一笑道:“绿小五啊绿小五,这种傻妞你居然跟她客气,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你就得进入她的身体嘛,看我怎么破她的石女功!”

    “真的吗?石女功也能破吗……”

    赵飞睇神头鬼脸的冒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箱冰棍,弄的赵官仁惊愕道:“你小子怎么跑后面去了,从哪弄来的冰棍?”

    “后勤啊!我这身铠甲不透气,实在太热了……”

    赵飞睇掏出一根冰棍递给他,赵官仁将一箱冰棍都夺了过去,还在他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骂道:“打顺风仗你也苟,还他妈给我找借口,回去罚你把《苟货秘诀》抄一百遍!”

    “什么是《苟货秘诀》啊……”

    “哼哼~这可是咱江东赵家的秘典……”

    赵官仁牛皮哄哄的笑道:“此乃祖传绝学,传男不传女,非天资聪颖者不可学,比赵子强的《九转回天术》强一百倍,我就是靠此术苟到了最后,干死了黑老魔,熬死了永夜!”

    “哈哈~我就知道咱们江东赵家不简单,一定有自己的绝学,你现在就让我瞧瞧吧……”

    “此术只能口口相传,你可记住了啊,苟者!诡道也,苟的好一身灰,苟不好一盒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