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这么大我会死的|女朋友被前男友玩百次

2021-05-10 16:20:3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女儿是封行朗连哄带骗,偷偷让妻子怀上的。

做为一个父亲,封行朗此时此刻的内心,林雪落自然不会全懂!

曾经,自己就是女儿身边的参天大树,为女儿遮风挡雨;把女儿呵护在

   女儿是封行朗连哄带骗,偷偷让妻子怀上的。

    做为一个父亲,封行朗此时此刻的内心,林雪落自然不会全懂!

    曾经,自己就是女儿身边的参天大树,为女儿遮风挡雨;把女儿呵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健康快乐的成长!           

    而现在,女儿要嫁人了!

    女儿想偎依且依靠的,不在是他这个父亲了;而是封十五那个一窝端的家伙!

    好在封十五也算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对自己跟妻子也是言听计从的;所以妻子十分的喜欢封十五这个上门女婿!

    虽然封行朗也挺喜欢封十五这孩子的;

    但或多或少,心头还是有那么点儿幽怨的!

    感觉是封十五抢了他封行朗的心头肉!

    “行……听你的……我会开开心心的把晚晚交到十五的手里!”

    对于封行朗来说,今晚的婚礼,更是一种心灵上的凌迟!

    因为他要挽着女儿,然后把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女儿,面带笑容的交到别的男人手里……对封行朗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行朗,你没事儿吧?”

    看到丈夫的情绪依旧很低落,林雪落过来轻抚了一下丈夫的脸颊。

    “没事儿……放心吧,亲夫扛得住!”

    想到什么,“对了,晚晚和诺诺呢?去化新娘子了?还是去试婚纱了?”

    “晚晚跟十五去浅水湾给河屯问安了……诺诺和酒儿带着两个孩子去酒店接三个舅舅去了!”

    林雪落一边检查着现做的糕点,一边作答着丈夫的问话。

    “问什么安呢?”

    封行朗不满的哼声,“我发现这河屯老能作了!”

    “你可别冤枉你自己的亲爹了;是晚晚和十五主动要去给河屯请安的!”

    林雪落温和的微笑,“河屯可是亲爷爷,而且好像还偷偷摸摸的给了晚晚不少的好东西当嫁妆呢!”

    “我封行朗差他河屯的那点儿棺材板钱当嫁妆么?”

    对于河屯,封行朗从来都是恶语相向。

    其实,封行朗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接纳下河屯这们亲爹了;但就是抹不开自己的脸上,从来不在表面上跟河屯走得太近。

    “封行朗,你怎么说话呢?”

    林雪落温声轻斥了一句。

    看着被保在怀里孤零零的小木木,封行朗心疼的又亲了亲小东西。

    “晚晚和十五也真是的……都能闲到去给河屯请安,怎么没把木木给带上啊?”

    封行朗轻轻拍抚着小木木,“小米小诺都出门了,就留木木一个人在家里?”

    “是木木自己不想出门的……”

    林雪落哼上一声,“再说了,我这个亲奶奶不是人呢?怎么变成木木一个人在家里了?”

    小木木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喃喃的问了一句:

    “老老诺,棺材板钱……是什么钱啊?”

    ‘棺材板’这三个字,对于小木木来说,还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她也就格外的好奇。

    封行朗:“……”

    林雪落:“……”

    “封行朗!让你别口无遮拦,你非乱说!”

    林雪落从丈夫怀里接过小木木,“别把小木木给吓到了!”

    “木木,奶奶带你去厨房吃新做的曲奇饼干!”

    目送着妻子抱着小可爱离开,封行朗慵坐在了沙发上。

    默了一会儿,便打了个电话给秘书,询问婚礼现场布置的情况。

    ……

    菲恩代表姜酒的娘家人前来参加妹夫封林诺妹妹的婚礼。

    三个舅子昨晚就到了,只是倒时差他们没能睡得着;但此时此刻却睡得正酣然。

    姜酒昨晚已经带着两个孩子来给三个哥哥接风洗尘了。

    而封林诺被几个狐朋狗友困住了,喝得酩酊大醉;所以第二天早晨才赶了过来。

    总统套房的主卧里,睡站妻子姜酒和女儿;

    三个舅子向来都姜酒这个妹妹,都是宠爱有佳的。

    亲了亲窝在妻子怀里睡得正甜的女儿,又亲了亲睡梦中的妻子;随后在被窝里翻了一下,没找到儿子小诺。

    “臭小子,又野到哪里去了?”

    不在迪卢卡被子里,应该就在费里克斯被子里!

    一般情况下,两个孩子很少折腾大舅舅菲恩的。

    因为在两个孩子的记忆里,舅舅菲恩一直身体虚弱着。

    闲着无聊的封林诺,便跑去隔壁房间开始招惹大舅子菲恩。

    开锁什么的,是封家祖传的一项技能!

    封林诺蹑手蹑脚进来的时候,菲恩睡意正浓。

    不得不说,自己的大舅子那叫一个水灵白皙:肤色白得透亮,还唇红齿白的!

    一个男人,长得又妖又娆的,让封林诺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莫名的吞口水。

    “嘘吁……”

    封林诺朝大舅子菲恩吹了个狼声;可晕机的菲恩只是哼喃了一下。

    或许是封林诺在默尔顿古堡时没少这么捉弄大舅子,菲恩便对这个声音免疫了。

    “还不醒呢……”

    封林诺俯身过来,在菲恩白净的脸颊上响响的么了一口。

    用上了蚊子引血的力道!

    酣睡中的菲恩,直接从颠簸的晕机状态惊醒了过来。

    一看是封林诺,一张白净到弹指可破的脸庞,竟然羞了个俊美的绯色。

    “封林诺,你干嘛呢?”

    菲恩轻斥一声。

    “没干嘛,嘬了你一口而已!”

    封林诺舒展着四肢横躺在了菲恩身边;菲恩立刻惊恐万状的往边上一挪再挪。

    “对了,我昨晚没给三个舅子大人接驾,没生我气吧?”

    封林诺伸手过来想捏菲恩的脸,竟然没够着。

    菲恩已经挪到了床的边沿,就差直接滚下去了。

    “我几个狐朋狗友联合起来灌我酒……醉得死死的!”

    封林诺说明了昨晚没来给三个舅子接机的原因。

    菲恩淡淡的看了封林诺一眼:

    “为了小诺和小米,还有酒儿,你就不能少喝点儿啊?”

    菲恩的声音弱弱的,随后立刻起身,去自己带来的医疗箱里翻找出一瓶药剂来。

    从瓶子里倒出一粒橙色的软糖之类的东西送到了封林诺嘴里。

    “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把本公子当你的小白鼠!”

    对于菲恩这个大舅子,封林诺还是很放心的。

    一不图他的钱,二不图他的权;每天就知道研究些化学试剂,做各式各样的动作和人的试药试验!到是一个很好的敛财工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