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霸道总裁揉搓敏感弄湿|公车宝贝

2021-05-10 16:37:0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恐怖风暴陡然倒卷而起,猎杀者与被猎杀者调换了位置,望着那可怕战场之中的身影,在场诸强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名实力恐怖的老怪物,如今正在被后纪元一群年轻一代围攻

  恐怖风暴陡然倒卷而起,猎杀者与被猎杀者调换了位置,望着那可怕战场之中的身影,在场诸强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名实力恐怖的老怪物,如今正在被后纪元一群年轻一代围攻!

    围攻?不!是围杀!一片神血溅落,那玄灭主眼睛收缩,逍遥的身影化出诡异的弧度,竟然再次破开了他的肉身!      

    “世无长生,唯死亡亘古!”祁无伤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那玄灭主眼前,后者眼睛收缩,举手直接向前砸落,可是让他意外的是这祁无伤似乎没有要躲避的意思,任由那一只大手落下直接将对方轰碎开来!

    噗嗤!灰色的血液密布那一只大手,不过是呼吸之间玄灭主竟然感觉自己的寿元飞速流逝,而那手掌仿若是失去了掌控!

    “让我来!让我来!”略带妖邪的声音传来,华宜人手中绷带挥动,直接将那玄灭主大半身子给捆了一个结实,还不等玄灭主将体内不详之意拔出,那绷带之上猛然间传来一股令他都感到颤栗的冰冷杀意!酥酥麻麻的瘙痒之感从绷带之下传来,可是下一瞬酥麻变成了巨疼,那是连他都无法忍受的疼痛,深入骨髓让他无法抵抗!

    轰!华宜人的身子被轰飞出去,玄灭主用力拉扯身上的绷带,可是看起来那破破烂烂的绷带却是完全没有要被拉扯下来的意思!

    神力灌入手掌,玄灭主整个人都在燃烧,可怖的道法秩序崩碎四周数十万里虚空!

    “好心帮你...哎!好人难做呀!”华宜人吐出一口血水,随意的擦了擦嘴角,双眸之中带着妖邪的神芒,猛然间捏动法印!

    吼!巨大的咆哮声炸裂,那玄灭主一只手掌拉扯那绷带的一段,恐怖神力灌入其中,只听得血肉崩离的声音传来,惨白的绷带顷刻间被那神血染红,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浮现,那血红的绷带之上似乎有着无数倒刺将那玄灭主的血肉肌肤给拉扯了起来,远远望过去犹如对方自己剥下了一层皮来!

    “从很久之前我就想问,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胖子也是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置信!

    “太恐怖了!当年你也就没有觉醒,不然我们都得被你给绑起来吃个干净!”逍遥也是后背发麻!

    华宜人咧嘴一笑,不过身子之上也是浮现出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淦!你这个疯子!”胖子惊呼咒骂,连忙就要上前将华宜人接回,可是在他出手的刹那,有两道身影却是以更快的速度冲进了混乱战场之中!

    “滚开!”玄灭主此刻癫狂暴虐,整个人快要疯了,这些家伙实力虽然强横,但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这些家伙手段太过诡异,道法神通,兵刃宝器都骇人无比!

    “小爷还不知道这个字要如何写!”大笑声传来,黎疯子双眸变得浑噩一片,沿着那落下的神芒直接冲到了对方面前,随后...见过狂风暴雨么?

    眼前那黎疯子出手简直如同爆炸开来的神日,刀枪剑戟,道法秘术,乱

    成一片的杀伐手段从他手中向着那玄灭主倾落而下!

    轰轰轰!神火炸裂,神血溅落,那玄灭主的肩头生生被打碎了开来,可是后者望着那袭来的黎疯子却是同样发狠,一掌挥动时间法则流逝,与那黎疯子厮杀之间,不断将身上那绷带撕扯开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道身影落下,方天画戟宛如苍龙腾空,胤温候身后无尽战场重叠碰撞,随后化作一片灼热无比的上古战场,万万千千英灵化作光束向着他的体内没入而去!

    轰!圣贤境!战场杀神胤温候!一柄方天画戟直接斩断了玄灭主的领域一角,随后踏步上前疯狂轰落而下!

    华宜人脸上带着笑容,伸手落在虚空,远处缠绕在玄灭主身上的绷带不断收回,可是下一刻一股惊惧的风暴直接炸裂!

    神血崩碎了虚空,前方那胤温候和黎疯子两人被生生掀翻而出,浑身狰狞伤口密布的玄灭主仰天怒吼,一只大手生生抓住那绷带的一端,一双眸子青红分别凝现!

    嗡!溅落的神血骤然铺展,令人窒息的波动炸裂,数十万神血演化数十万世界,带着无尽毁灭之意!

    此刻的玄灭主举手投足皆是毁灭,宇宙震动激荡,即便是远处诸强也是露出一丝震撼之色,这玄灭主似乎距离突破不过只有一线之隔,而出手的胖子一群人则是成为了对方突破的契机!

    噗嗤!华宜人体内传来一道撕裂之音,那被玄灭主手中的绷带竟然浮现一道裂痕!站定四周的姬召硕几人连忙上前,可是还不等靠近,青红神芒笼罩横扫,直接将他们击飞出去!

    咚!沉闷的碰撞之音响彻,上前的道王和重楼两人被禁锢原地,玄灭主的双眸之中可怖的古符悄然间坠落悬浮两人头顶之上!

    “倒是要感谢你们了!十余个纪元不能跨出的一步,如今触摸到了门槛!”玄灭主淡淡开口,心中暴怒已然压落,双手向前挥动,数十万神血演化的世界重叠碰撞,向着众人激射而去!

    若是之前这玄灭主众人还可以抵抗,可是如今触摸到另外一个门槛的对方,众人便是有了极大的压力!

    咔嚓!咔嚓!道王祭炼而出的至尊道骨正在缓缓被压回体内,而另外一边重楼周身冥火也是不断的熄灭!

    “咱们不出手么?”荣尊者站在血鸣一旁小声问道,既然大家多少算是一条船上的,这般局面有底牌就该用了!

    可是血鸣却是微微摇头,脸上仍旧是带着笑容向着那南北所在的棺椁走去,这摩尼没有那么好对付,还是小心的好!

    荣尊者望着露出一丝笑容的血鸣,心中疑惑无数,可还是紧随其后,天赋血脉领域施展将身前血鸣悄然护住!

    “如今,还觉得你们有胜算么?”星域之间云灵主望着眼前的林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不过这一战背后是你那女武神的姐姐,又或者是那所谓的博弈者,你们看到的都只是眼前!这一战你们没有分毫胜算!”

    林铮

    脸色仍旧平静,先是看了一眼那颛孙归一,随后又看了一眼两尊棺椁,这才扭头目光落到了下方,长戟微微落在虚空,相距数十万里之外一道裂痕陡然间炸裂!

    “别乱凑热闹,会死人的!”林铮扭着头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而那裂痕的一边是伺机准备出手的光昼之界一众强者则是纷纷停下了脚步!

    恩?被拦住的诸强都是一怔,望着目光投来的林铮,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这林铮的实力真的好强!

    “差不多了,留点力气不好么?”林铮收回长戟,随意的说道,目光落到眼前云灵主身上,嘴角也是露出一丝笑容!

    恩?这家伙是疯了么?还是自己疯了?为何完全听不懂这家伙再说什么?云灵主眉头紧皱,可是还不等她再次开口说些什么,两股惊惧的气息正在争先恐后一般的攀升再攀升!

    轰!轰隆隆!一片红芒之间,重叠的法则世界开始崩碎消融,被压制的道王不知道何时重新掌控了身子,只不过那没入体内的至尊道骨没有要再次出现的意思,九万丈身躯悄然撑开了星域,所有道法秩序凋零破灭,仿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突破?你寿元将尽哪里有突破的机会?”道王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一指向前点落!

    还不等众人明白过来那道王的话,一道指光已然化作了沸腾的光海,无尽红芒消失不见,那一道古符想要挣脱而回,可是道王向前踏出一步,寰宇之间悄然一怔,那一道自玄灭主眸子而出的古符瞬间失去了控制!

    道王脸上带着笑容,反手一挥,将那古符捏在了手中,随后一道璀璨的神芒冲脱而出将那古符包裹!

    噗嗤!玄灭主左眸崩碎,带着神性的污血流淌,崩碎的法则秩序将眼前数十万里虚空都是冲碎开来!

    一声痛苦的哀嚎,玄灭主捂住眼睛,四周一颗颗星辰崩碎消散,一股巨大的惶恐感涌上心头,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仿若是他还是一个默默无名修士面对无法理解的存在,所产生的惶恐感!

    咚!顾不得其它,玄灭主另外一只手挥动,两枚古符是他底牌所在,已经损失了一枚,绝对不能容许第二枚也损失!

    可是还不等他出手,另外一边的青芒愈发炽盛,可是让玄灭主惊骇的是,重楼不知道何时将那古符抓在了手中,无尽冥火呼啸向着前方铺卷蔓延,在那道王捏碎古符的刹那之间,这一枚古符也已然脱离了玄灭主的掌控!

    “东西不错!”重楼随意的将那一枚古符扔向身后宝刹,一团冥火悄然自塔顶燃烧吞掉那古符,一股精纯的神力流淌入那宝刹之中,愈发厚重可怖的气息瞬间加持在了重楼身上!

    一切发生在数个呼吸之间,让人来不及反应,望着那另外一只眸子也炸裂的玄灭主,原本想要上前的光昼之界诸强简直是快要疯了!

    这怎么可能!若是这些家伙原本就有如此实力,为何要一次次现身险境之中?难不成这些家伙都有受虐倾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