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让农民工给睡了,H教室师生辣文

2021-05-10 17:04: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小苏,身子怎么样?好些了吗?”

柳娘子声音温和的问。

这些年柳娘子的身体大不如前,之前因为思念苏大为曾病过一次。

这次因聂苏突然病倒,她


 “小苏,身子怎么样?好些了吗?”

    柳娘子声音温和的问。

    这些年柳娘子的身体大不如前,之前因为思念苏大为曾病过一次。        

    这次因聂苏突然病倒,她又急火攻心,险些晕倒。

    虽请过医师医治,但还没完全恢复。

    此时听说聂苏醒了,竟是不顾苏大为劝她多休息,撑着病体过来看聂苏。

    “阿娘,我感觉已经好多了,就是有些想吐……”

    聂苏躺在床上,看着柳娘子亲手端过来的鸡汤,暗自皱了下眉。

    平日是很喜欢吃的,但不知为何,这次闻着油腥味,竟有些恶心。

    她的眼神又带着几分嗔意,瞪了一眼站在柳娘子身后的苏大为:都怪你。

    苏大为不愧是军中历练过的,脸不红心不跳,也跟着点头道:“娘,小苏还是多休息几日再说。”

    嗯,昨晚折腾得太狠了。

    聂苏俏面飞红,咬着下唇,垂下螓首。

    “应该的应该的。”

    柳娘子神情有了微妙的变化,深深看了聂苏一眼,握着媳妇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小苏你先休息,需要什么就和为娘说,鸡汤不喜欢喝,那为娘一会给你炖别的汤。”

    “阿娘,不用这么麻烦。”

    “应该的应该的,你现在乖乖卧床休息,别的交给阿娘。”

    柳娘子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得合不拢嘴。

    叮嘱聂苏好好休息,柳娘子转身正要出去,一眼见苏大为还伫在原地,暗自拉了一下苏大为的衣袖。

    “阿弥,你跟为娘过来。”

    “啊?”

    苏大为点点头,向可怜巴巴望向自己的聂苏:“我送阿娘出去,一会来陪你。”

    “哦。”

    聂苏点点头,脸上又露出欢喜之色。

    黑猫小玉懒洋洋的趴在窗台上,外面的阳光照着它,慵懒至极。

    一双眸子眯成了细缝。

    柳娘子原本要走过,看了一眼小玉,忽地一伸手,一巴掌拍在黑猫屁股上:“小苏在房里休养,这些猫狗都离远些。”

    黑猫被一巴掌扇下了窗。

    发出喵地一声惨叫。

    立在窗下,呆了数秒,背上的黑毛炸起,眼中涌出危险之色。

    它怎么说也是诡异,平时连黑三郎的面子都不怎么给,居然被这个老妇人一巴掌拍飞。

    没听过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吗?

    小玉的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呼噜声。

    苏大为随手带上房门,向小玉道:“听阿娘的,你换个地方。”

    黑猫认真的凝视着苏大为,见他不似开玩笑,只得无奈的一甩尾巴,纵上房顶。

    猫大爷不和你们凡人一般见识。

    原本它连苏大为的面子也不想给。

    但不知为何,这几年苏大为身上的气机,令它十分有危险感。

    罢了罢了。

    房顶的飞檐之上,一身白毛的猴头抱着一旁的金蝮蛇,发出吱吱的笑声。

    似乎在嘲笑黑猫也有吃鳖的时候。

    冷不防一只黑爪从背后伸出,一jio将它踹飞出去。

    吱~~

    猴头发出凄凉惨叫。

    柳娘子抬头看了看,皱眉道:“家里的宠物未免太多了些,黑三郎可以看家护院,这黑猫是明空法师心爱之物,这些就罢了,怎么还养猴儿和蛇,养这些有何用?”

    “阿娘,这是聂苏喜欢的,随她吧。”

    一说起聂苏,柳娘子的神色立刻缓和下来。

    她拉了拉苏大为的手,和颜悦色道:“阿弥,以后你要多心疼聂苏一些。”

    “阿娘,你不用说我也会心疼聂苏的。”

    苏大为有些纳闷道:“哪有不疼媳妇的男人。”

    “为娘说的不是这个。”

    柳娘子的脸色有些憔悴,肤色蜡黄,一副病体未愈的样子。

    但她的神色,却透着无限欢喜,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神神秘秘道:“小苏不舒服,你就没想到一些什么?”

    “想到什么?”苏大为越发糊涂起来。

    “傻小子。”

    柳娘子恨铁不成钢的跺脚道:“跟你阿爷在时一样的愚鲁!”

    她拉了一把苏大为,在他耳边透着几分神秘道:“小苏那样子,该不会是……有了吧?”

    “啊!”

    苏大为大惊失色,这怎么就有了?不对,有什么了?

    “阿娘,小苏有什么了?”

    “身孕啊!”

    柳娘子兴奋道:“你没见她方才说想吐……”

    “阿娘,想吐和想吐不是一回事吧?”苏大为一脸无语。

    “怎么不是!”

    柳娘子拍了拍自己的胸,急道:“为娘是过来人,我还能不清楚吗?她方才模样,和我当年怀你时一模一样!”

    “呃……”

    “你们上次圆房是什么时候?”

    “啊这……”

    “算了算了,娘不问了,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柳娘子抛下苏大为,喃喃自语:“得请一个精于女科的医生,到时就找城北的徐医……嗯不成,还得提前找好稳婆,还有……”

    “娘啊!”

    苏大为一脸懵逼。

    您这思路一跳三步,比跳棋还离谱。

    怎么一提及这种事,阿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根本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

    事情……应该不是柳娘子说的那样。

    聂苏有没有身孕自己还不清楚吗?

    呃,这当然不是自己不努力耕田,老牛还是很卖力气的。

    主要是,身为异人,若是娘子有身孕,自己岂能察觉不到?

    好吧,也许初期真可能疏忽了,但小苏那反应,哪里和孕妇一样了?

    昨晚她比我还积极好不好。

    亏得是异人,要是普通人,早被榨干成药渣……咳咳。

    苏大为不知想起了什么,老脸终于微微一红。

    柳娘子若真找精于女科的医生来看,那也由得她吧。

    ……

    “乖乖束手就擒,免得一会动手,大家难看。”

    随着阴柔语声,荒凉破败的道观中,不知何时多出四人。

    异人!

    黄肠与碧姬丝的眼神微变。

    异人对于同类的感应无比强烈。

    这四人,是一流高手。

    想必就是都察寺近来招揽的异人。

    据说新组成了一个什么暗部,与当年苏大为任都察寺寺卿组的天字组一样。

    碧姬丝与黄肠对了一下眼色。

    这四人给他们俩的感觉,实力只怕不在二人之下。

    四比二,还有其他都察寺的外援。

    嗖!

    两人仿佛心有灵犀,几乎同时向不同方向飞掠而出。

    “想跑?未免太迟了。”

    阴柔声音发出大笑。

    碧姬丝飞掠的身形猛地一顿。

    一个长着金发狮鬃,一身古铜色肌肤的胡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方才四名异人中的一个。

    碧姬丝无心恋战,腰肢一拧,就要从他身边掠过。

    却见那狮鬃男人大嘴裂开,露出森森黄牙。

    那种感觉,就像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狮面人身的怪物。

    “诡异!”

    碧姬丝心中一凛,不及反应,就见狮鬃人裂开的巨口中,猛地发出一声大吼。

    仿佛半空中炸了一记惊雷。

    碧姬丝只觉耳朵里嗡地一声,眼前霎时一黑。

    不好!

    凌厉的劲风扑面而来。

    碧姬丝本能的一个拧腰倒翻闪避。

    呯!

    空气传来震荡。

    她在半空中一眼瞥去,心中顿时一震。

    只见那狮鬃胡人一拳击出,空气震荡。

    地面砖石迸溅,仿佛被巨象踩了一脚,露出一个丈余的深坑。

    方才若是稍有迟疑,已经被这不知是诡异还是异人的东西给重创了。

    身形轻盈落地。

    碧姬丝伸指一抹,发现自己口鼻和耳廓都渗出了鲜血,居然是被这狮鬃异人一吼震伤的。

    “异人?诡异?”

    她虽惊不乱,一边沉声发问,一边迅速移动。

    狮鬃人哈哈大笑,以怪异的腔调道:“我叫阿古巴,天竺异人,我有圣血。”

    圣血?

    其实便是诡异之血。

    血统不纯的半诡异,又称半妖。

    不知得了什么机缘,居然还开灵成功,拥有异人神通。

    碧姬丝心念电转,加速逃离。

    背后传来破风声。

    她的背脊汗毛倒竖,本能的察觉到危险。

    腰肢拧转,以一个细云巧翻身的动作翻滚躲闪。

    背后,一个胖大的僧人,轻轻一掌按出。

    空气为之凝固。

    不知僧人使了什么法门,似乎是有封印和封禁一类的作用。

    碧姬丝一声尖啸,彩色衣裙鼓荡,裙下的双腿扬起,大片碎石泥土在她劲力的灌注下,如离弦之箭,如暴雨梨花般,飞射向那胖僧人和追赶而上的狮鬃异人。

    噗噗噗~

    僧人大袖一卷,如同袖里乾坤。

    所有的飞石泥土被他纳入袖中。

    而僧人的表情十分轻松,动作行云流水。

    碧姬丝心中寒意更盛。

    方才一击,已经蕴含了她的全部气力,对方的表现,显然游刃有余。

    打不过!

    她偷眼向黄肠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那边也一样陷入两名异人的包围中。

    黄肠手执短刃,左冲右突,一时摆脱不得。

    呼~

    劲风扑来。

    碧姬丝双袖飞舞。

    一双手从袖中伸出,双手鲜红的十指突然暴长盈寸,指尖有异样的寸芒跳动。

    锐金之气。

    她的异人能力可以强化身体部份,增强杀伤力。

    也可以外放金气,增强破坏力。

    方才踢出的碎石,便是以锐金之气增强过的,其力道不亚于军中劲弩。

    但还是被那胖僧人一袖卷中消失。

    这么一对比,这胖僧的威胁,似乎比那狮鬃的阿古巴更大。

    碧姬丝双手挥舞撕扯。

    胖僧人后发先至,大袖一卷,一股无形的吸噬力量,自袖中透出。

    仿佛他的大袖里藏着一个看不见的黑洞。

    空中的气流、物质,一齐都被这股吸力扯动,不由自主的向僧人的袖口飞去。

    碧姬丝双手十指一抓,划中僧人袖口,只觉得如同充满韧性的兽皮,难伤分毫。

    与此同时,自己的重心被僧人袖中的古怪吸力扯动,拉得踉跄。

    她心中大惊。

    裙下早飞起一脚,直踢僧人下体。

    咻~

    空气里,传出气爆音。

    可见碧姬丝这一脚的力道何等可怕。

    吼!

    赶上来的阿古巴金色的长发飞舞,双瞳透着碧澄光芒,口中又是一声爆喝。

    空气似乎被震得翻转了一下。

    碧姬丝眼前一黑,随即恢复。

    这下她心中有了准备,反倒不如第一次的影响大。

    灌足了劲力的足尖,已经和僧人踩着六耳芒鞋的脚碰到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爆裂声。

    借着对方传来的力量,碧姬丝猛地抽身后退。

    眼角余光一扫,只见那胖僧的芒鞋被自己一脚踢破,露出几个肥圆的脚趾。

    她心中暗自松一口气。

    看来对方也不是全无破绽,脚力不如自己。

    就在一闪念间,那阿古巴早已冲上来。

    一只沙钵般的右拳向自己狠狠击来。

    碧姬丝腰肢拧转。

    间不容发中,侧身避过。

    巨大的拳头几乎擦着她饱满的双胸过去。

    这一拳劲力可怖,如出膛炮弹般。

    光是带起的劲风,已经吹得碧姬丝脸颊生疼。

    眼看她将要被拳风吹倒。

    身体后翻倾跌的同时,一只脚闪电般向上踢出,如一支利箭,倏地没入阿古巴的腋下。

    原来阿古巴抬臂挥拳,腋下便露出空档。

    这一下稍纵即逝,却被碧姬丝抓到了机会。

    耳中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金芒一闪。

    一只肌肉发达的古铜色胳膊,蓦地飞上半空。

    接着是血雨爆散。

    原来阿古巴的这只胳膊,居然被碧姬丝一脚踢断。

    她的脚尖上附着锐金之气,不下于宝刀利斧。

    断口齐整,白骨刺出。

    碧姬丝还来不及高兴,一只胖大的手掌,穿过血雾,划破空间,猛地印向她的胸膛。

    是那胖僧人补位上来。

    这一掌,正好是碧姬丝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

    百忙中,她的双手交叠在身前。

    一双舞动的大袖,突然凝固。

    隐隐看到金芒附在袖上。

    竟是以双袖为盾。

    咣!

    一声金铁交鸣般的巨响。、

    碧姬丝双袖猛然炸碎,如花蝴蝶般四散飞舞。

    她整个人像是被看不见的巨锤拍中,狠狠砸向地面。

    落地后,又被巨力弹起斜抛向空中。

    一路翻滚惨叫,好不容易停下来,双手衣袖早已碎尽。

    原本一双欺霜赛雪的胳膊,早已血渍斑斑。

    只是一掌,那僧人便击碎了她的护体金气。

    连双臂的毛细血管也全数破裂。

    碧姬丝还没稳住混乱的内息,平复翻涌的气血,身边又是咚地一声响。

    一身狼狈,短刃被击飞的黄肠重重砸在她身旁。

    黄肠整个人都被嵌入地下,胸膛一鼓,哇的一口血喷出来。

    “矮子……”

    碧姬丝颤抖着道:“看来咱们要死在这里。”

    黄肠咳嗽一声,勉强坐起身,又是一口血咳出:“说过多少遍,老子只是比你低半个头,不是矮子。”

    “现在是说种话的时候吗?”

    碧姬丝惨笑。

    黄肠一言不发,将手一招。

    远处静静躺在地上的那柄黑色短剑“嗡”地一声悬浮起来。

    眼看要飞回他的手上,蓦地被一只大手捉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