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去同事家换着玩游戏,新鲜乳液全文阅读

2021-05-10 17:22:1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寒冬腊月,大雪漂泊,一夜之间,覆盖了整座太乙山。

青玄手握长剑,走在熟悉的路上。

长道尽头,早已经有人在等待。

晓梦手持木剑,背过了身去。

&l

  寒冬腊月,大雪漂泊,一夜之间,覆盖了整座太乙山。

    青玄手握长剑,走在熟悉的路上。

    长道尽头,早已经有人在等待。            

    晓梦手持木剑,背过了身去。

    “你在等我!”

    青玄开口问道。于如今的他而言,不过是道家的弃徒,以往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晓梦睁开了眼睛,转过了身,话语中带着一份强人所难的意味。

    “你应该叫我师叔!”

    “我已经被逐出师门了!”

    很简单的回答,却已经宣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难以回到以前了。

    可晓梦却还是有些不甘,一步一步向前,追问着。

    “为什么要偷秘笈,万穿秋水你早已经掌握了!”

    青玄抬首,看了一眼天空。冬日的天空晴朗,可万物却陷入了死寂,哪怕是炙热的阳光,似乎也无法驱散大地上那刺骨的冰冷。

    青玄低下了头,再注意到尘世间的时候,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向前走了一步,却被晓梦的剑气所阻拦。

    一道剑气,将冰雪化为两截。

    晓梦手中的剑指向了他,质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

    乌云笼罩了阳光,天空的阴霾将人世间变得阴暗。青玄明白,这一趟必须做出抉择。

    长剑挥舞,直刺向晓梦。

    他们两人曾经一起练过剑,相互之间对于对方的剑招很是熟悉。

    可是这一次,却有所不同。

    青玄出手,不再像是以前一样,点到为止,招招凌厉。

    晓梦的修为要高于青玄,可是在实战上却没有青玄那么有经验,一时间,有些无法适应转换了风格的青玄。

    在两剑相交时,青玄瞅准了晓梦剑招上的一个破绽,将晓梦手中的木剑打飞。

    铁剑指向了晓梦,却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叹了一声。

    “有些事情,即使知道了原因,也不能改变他的结果。”

    晓梦看着对方的眼神,一时间心中软了下来,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可正当晓梦想要说什么时,青玄目光一变,仿佛野兽一般,话语中带着十分警惕。

    “是吧,汉阳君!”

    这样的青玄是晓梦不曾看到过的,以往的道家弟子都讲究清心寡欲,可如今的青玄却是半分都看不见。

    “哈哈哈哈!”

    赵爽人未至,笑声却已经到了。

    晓梦目光中,那个讨厌的人小跑了过来,似乎在看着热闹一般,话语中充满了调侃之意。

    “刚才的过招可真是精彩啊!你是不知道,这小白毛平日里有多嚣张。今天,被一个远比她修为低的人打败了,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赵爽毫不掩饰的话语让晓梦感觉有些羞恼,她朝着赵爽,怒吼着。

    “你是什么意思,专门来看我热闹的么!”

    “别误会,我只是替你师尊来教育你的。”

    “你!”

    赵爽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找事,可是当晓梦看到赵爽手上握着的雪霁时,面色却是变了。

    赵爽抬起了手中的雪霁,道了一声。

    “晓梦听命!”

    雪霁代表了北冥子,虽然晓梦心中有所怀疑,赵爽这把剑是不是偷来的,可还是单膝跪了下来。

    “晓梦愿听师尊指示!”

    “北冥子说你道心未坚,所以要你随我下山历练一番。什么时候我觉得你可以了,什么时候你便可以拿到这把雪霁。”

    晓梦嘟着嘴,不满道。

    “那要是你一直觉得不可以,那我是不是一辈子都回不到这里了?”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

    “不行,我要回山去问师尊。”

    晓梦觉得自己吃了大亏,更不明白自己的师尊是怎么了,居然会做出这么离谱的决定。

    自己一定要据理力争,让师尊撤回这个决定。

    只是,晓梦正想要找个理由拒绝,却听得赵爽继续说着。

    “但实际上,这趟经费有限,北冥子那老家伙抠门的紧,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所以,对于你的历练,不能像是一般的历练。最后能否成功,那就要看你的资质行不行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家伙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人讨厌?

    你还嫌弃上我了!

    “我不要陪你去修炼,我要回山问师尊。”

    “他刚闭关了。”

    “闭关了正好,我怀疑这把剑就是你偷的,然后来戏弄我。”

    “我有必要犯着得罪整个天宗的风险盗剑,就为了戏弄你么?”

    “我不管!”

    ……

    青玄看着眼前这一切,微微摇头。

    “在下告辞了!”

    ................................

    冀望谷。

    高渐离站在燕丹面前,手握水寒剑,开口道。

    “罗网的人撤了!”

    高渐离带着冀望谷的黑侠刚刚扫了罗网两个据点,扫除了他们一百多人,更让他们针对冀望谷的计划胎死腹中。

    正当高渐离准备迎接罗网的报复时,盗跖那边却传来消息,罗网的人都撤走了。

    对于这样的异常,燕丹终究还是谨慎的。

    “也许这是罗网的计谋,不要掉以轻心。”

    “属下明白。”

    高渐离退出了燕丹的屋子,一旁里屋,田光走了出来。

    “侠魁,你以为此事如何?”

    “渗透刺杀,本是罗网所长。罗网的举动越加诡秘,危险怕也就越大。”

    “即便这样,我还是有些想不通,罗网这次‘知难而退’,其背后有着怎么样的考量。”

    燕丹最为危险的,便是他的身份,但最大的保障,其实也是他的身份。

    这是他与罗网对战时最大的优势。因为罗网不可能在这场争端中动用秦军,与冀望谷的争斗只能限于江湖层次。

    如果不能解决燕丹,那么便是最终毁灭了冀望谷,于罗网而言也没有丝毫的好处。

    “首领,今后行事要越发小心。”

    田光看着燕丹,面上露出了几分担忧之意。

    “侠魁,你也要小心。罗网的最终目标,怕是想要直接对付你我两人,同时将势力渗透进农家与冀望谷。不费兵甲,而让你我两家大乱。”

    田光点了点头,心中也有着一份警觉。

    “不过罗网离开了以后,起码明面上,我们可以松一口气了。农家最近,田氏与外姓的堂主之间,争端越发严重了。

    可惜啊,关东六国不少人曾以为,秦一统天下之后,赵爽这位世族之首,会和秦国法家一派大打出手。只是到了现在,关中那边,还是没有传来有利于我们的消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