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性会越做越离不开对方吗

2021-05-10 17:25:5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四院大战,首轮争锋,局势变化,愈演愈烈。

仅仅只是第一轮的争锋激战,就已经是一波三折。从神道院的一路领先,再到扶沉信和韦浪的强势打击,随后的苏逸辞的魔神登台,直接是把

   四院大战,首轮争锋,局势变化,愈演愈烈。

    仅仅只是第一轮的争锋激战,就已经是一波三折。从神道院的一路领先,再到扶沉信和韦浪的强势打击,随后的苏逸辞的魔神登台,直接是把当前战局的氛围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炸裂的士气。          

    引爆的对局。

    韦浪的鲜血尚未干涸,苏逸辞的剑锋已然冲上了隔壁的战台。

    一句“胜过我,这里的所有帝令皆是你的”瞬间加剧了全场的混乱氛围。

    正准备离场的扶沉信面色不由的一冷,其下意识的单臂抬起,五指握拳,却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藐视之意。

    方才他和韦浪用的就是这种方式,才让西阔,厉天路先后出手。

    现在苏逸辞以近乎相同的手段进行“回敬”。

    与之不同的是,苏逸辞更为霸气,更为嚣狂,更为……藐视。

    韦浪是用是差不多双倍的帝令让西阔出手。

    此刻,苏逸辞却是以几十倍数量的帝令向扶沉信发起挑衅。

    眼神睥睨,三尺剑锋,周边四大院的观战者皆是以一种惊悸的眼神望着台上那道年轻身影。

    “这是要逼扶沉信出手吗?”

    “他要把神道院丢的面子全部都找回来。”

    “如果他连扶沉信都击败了,神道院的这一波的确要大发了。”

    “不过,扶沉信应该不会中对方的激将法吧!”

    “……”

    两座战台,两道身影,犹如龙虎对峙。

    扶沉信冷笑一声,道,“哼,这些帝令,我让给你!”

    “十招!”苏逸辞平静的回道。

    “嗯?”扶沉信一怔。

    四下的众人亦是一怔。

    “十招,若你不败,便算你赢!”

    “豁!”

    “嘶!”

    此言一出,全场众人再度倒吸凉气。

    十招,苏逸辞这未免也太狂了。

    “太嚣张了!”

    “这已经不是在挑衅了,而是在践踏。”

    “扶沉信这都能忍吗?”

    “……”

    众人在关注扶沉信表情变化的同时,神道院那边的一众上师和院生也是不由的眯起了眼角。

    苏逸辞似乎玩的有点大了。

    事实上,神道院这一方并不是特别希望苏逸辞继续挑战扶沉信,从玄机院手中赢来的帝令已经可以增加很多的筹码了。

    即便是拿不下第一轮的首位,也有大概率夺下第二位。

    接二连三的挑衅,也是不断在触碰着扶沉信的底线。

    两人目光对视,扶沉信冷笑依旧,“不必白费心机,这一局,我让你!”

    扶沉信此次的目的纯粹是为了破坏神道院这一方的心态,在挫败韦浪后,神道院士气大涨,每个人内心都升腾着一团战火。

    而扶沉信便是第二个目标。

    若是应战,对方的战火便有处可发。

    如果扶沉信不理会,对方的那团战火,反倒是无处可使。

    但也就是扶沉信话音刚落的下一霎那,苏逸辞口中再度吐出引爆全场氛围的两个字。

    “五招!”

    什么?

    “轰!”氛围大爆,全场炸裂。

    扶沉信笑容即刻僵在了脸上,“你说什么……”

    “五招,你若不败,这里的帝令,全是你的。”苏逸辞声势带着几分刀锋般的冷冽,他的眼神,更是如同手中的剑锋,寒光四溢。

    没有最嚣狂,只有更嚣狂。

    没有最霸气,唯有更霸气。

    连续的语言重压,连续的气场压进,纵然扶沉信的心态再稳,也感受到了巨大的藐视感。

    “三次了……”苏逸辞身形一转,魔剑负于身后,其侧身背对着后方的扶沉信,“方才说神道院无人的是你,现在临阵脱逃的亦是你。你说神道院无人,我笑,帝流院……尽是,鼠辈!”

    “砰!”

    一声鼠辈,引爆剑流如潮。

    以苏逸辞为中心,一座交叉状的血色剑波席卷而,那些散落在台面上的帝令尽数脱离了地心引力,悬浮到了空气中。

    漫天帝令漂浮在空,犹如那瑰丽的星辰碎片。

    苏逸辞以背对人,造就全场最为直接的挑衅。

    四院众人无不被对方的这股气场所惊动,尤其是帝流院的众多天才,一个个身心俱颤,脸色骤变。

    苏逸辞此刻藐视的不仅仅是扶沉信,更是在座的帝流院所有人。

    反观神道院上下的众人,可谓是热血沸腾,士气大爆。

    “说得好!”

    “苏师弟简直太炸了,我看谁敢说我们神道院无人?”

    “……”

    这回轮到扶沉信的心态逐渐不稳了。

    “你竟敢说我鼠辈?”

    “你可以……退下了!”苏逸辞斜眼视人,睥睨对手。

    愤怒之火顿时烧起,扶沉信掌心一动,一柄焕发着灰色光芒的重剑顿时惊现掌中。

    “哼,如你所言,五招之内,你若败不了我……这里的所有帝令,我将全部,笑纳!”

    “砰!”

    浩荡的气势令战台布满巨大的龟裂,扶沉信爆发滔天的气焰。

    其五指一抬,掌中巨力爆发,暗沉的重剑猛然朝前飞冲出去。

    “震魂斩!”

    一声暴喝,移动过程中的重剑迅速的攀上一道道吸魂邪藤。每一条吸魂邪藤都犹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触手,它包裹在重剑之外,非常的诡秘。

    在四下众人犹有紧张的目光下,来势汹汹的重剑跨越两座战台,冲杀至苏逸辞的身后。

    场下的楚云衣,柳沾雪,白玄辰,夜无宸等众多神道院之人面露凝色。

    “苏逸辞,小心……”楚云衣提醒尚未完全说完,苏逸辞身形一转,魔剑回旋一斩,“轰”的一声巨响,剑锋交摧,气波纵横。

    一股雄浑的血气在双方的剑下爆发着激烈的撞击震力。

    魔剑风华散尽,台面炸裂,气潮扩散,苏逸辞未退半步,而那柄袭来的重剑则是被反震回去。

    “哼!”扶沉信面泛一抹不屑,其掠身而出,稳稳的将那飞回来的重剑接入手中。

    然,也就在下一霎那,一股诡秘的血色魔气形如扩散的风旋,侵袭着两座战局。

    凛冽的寒风扑面,血色气尘中,苏逸辞反手拿剑,一手抵住剑柄的底部,以正面突刺的形态追溯到了扶沉信的面前。

    好快!

    众人一惊。

    扶沉信同样是瞳孔一颤。

    苏逸辞形如鬼魅一般,速度快到了极致,他就像一道冲向对手的人形剑气,扶沉信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横剑抵御,一柄焕发着绝世凶气的染血魔剑直接是正面贯穿了扶沉信的胸膛……

    “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