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东西坐几天就湿成这样|强行撬开子宫颈

2021-05-11 08:49:0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闵止行眉心压出褶皱,“你说的虽然也有几分道理,可他能全身而退,还不是因为庄小钰蠢笨如猪,舍身保全的缘故。

靠女人上位而已,不足为惧。”

听到闵止行对庄

  闵止行眉心压出褶皱,“你说的虽然也有几分道理,可他能全身而退,还不是因为庄小钰蠢笨如猪,舍身保全的缘故。

    靠女人上位而已,不足为惧。”

    听到闵止行对庄小钰的评价,闵锐脸色立即不好了,但也不好跟父亲吵起来,只是辩解道:“小钰不是蠢笨,只是太过单纯善良了而已,她没有父亲说的那么不堪......”          

    一个在父权的支配下讨生活的女子,为了心爱的丈夫,能用自己的命做要挟,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这是一种全身心的付出而已,否则,她又能做什么呢?

    无非就是顺应父亲的要求,嫁给压根就不喜欢的人,要么就一死了之,留着庄怀森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秦无言的身上,要么就只能身不由己的活着。

    闵止行抬手打断闵锐的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管,从一开始为父就不待见她,若不是为了你,为父压根就不会允许那个残花败柳进门......”

    闵锐见闵止行生气了,赶紧转移话题:“爹,无论如何,不可看轻了秦无言。”

    “为父自有分寸。”

    “不要让慧珠跟秦无言走太近了。”

    “慧珠也有分寸。”

    “若是秦无言真的无欲无求,从禁地山活着回来后,为何又要自投罗网,他难道就不知道祭司府根本就视他如蛇蝎?”闵锐苦口婆心:“爹,一个被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人是不可能再跟从前一样,保持着初心和那些美好的认知的。

    若是他真的当上了大祭司,说不定第一个就会拿我们闵家开刀。”

    闵止行摆摆手:“锐儿啊,你就是忧思过滤,身体才会如此差,你何必将人想的这般不堪,本家主既然能将他送上那个宝座,便也能将他从那个宝座上拉下来。

    你也太危言耸听了。”

    若是闵止行对秦无言的态度是谨小慎微而非这般高高在上,闵锐倒是不会担心什么,可闵止行越是这般肆无忌惮,将秦无言放在一个生杀予夺任人鱼肉的位置上,闵锐便越是担心。

    他知道劝不住闵止行,只能退而求其次:“爹,若是您真将他送到了那个位置,他许了您什么?”

    “让慧珠搬出圣女宫,这是其一,至于其二,是在他的范围内给我们闵家所要求的一切......”

    闵锐猛地捏紧了手里的茶盏:“他就没有提过别的要求?”

    “倒也不是没有。”闵止行毫不在意的开口:“他让我们闵家人不要触碰到他的底线便可。”

    “底线?他的底线是什么?”

    “他说庄小钰是他的底线,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想让庄小钰知晓。”闵止行撇了撇嘴:“看来他对这个庄小钰也并非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只是不知道等到他当上了这月城的大祭司,还会不会看得起庄小钰这种女人......

    男人有了权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闵府住着这么多的姨娘,全部都是他当初中意的,生出来的女儿,也一个比一个漂亮,哪一个都比庄小钰能言善辩,聪明乖巧,更懂得如何对付男人。

    闵锐:“......”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闵锐不免替庄小钰担忧起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