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陪三个老外睡觉,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全文免费

2021-05-11 09:30: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二月二十三日,格莱美颁奖典礼举行。

“最佳说唱专辑得奖者是:The Slim Shady LP!埃米纳姆!恭喜!”

“最佳新人: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

   二月二十三日,格莱美颁奖典礼举行。

    “最佳说唱专辑得奖者是:The Slim Shady LP!埃米纳姆!恭喜!”

    “最佳新人: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          

    “最佳年度专辑:Supernatural!卡洛斯桑塔纳!”

    纽约贝德福特山庄,宋亚和玛丽亚凯莉并排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果然,人不去,一座奖杯也别想拿,今年自己三提零中。

    看到最后,他和玛利亚凯莉嘴嘟得都快能挂油瓶了。

    “哼哼,看来你还得继续骂他们。”玛丽亚凯莉连提名都没,她悻悻抬起遥控器关电视,怂恿。

    “骂太难听了也不好,那叫呼吁改革。”

    宋亚回答。然后和前妻默契的一同坏笑。

    “老板……”正在沙发上打滚呢,有人砰砰砰敲门坏事,是斯隆女士。

    “有什么事吗?”宋亚问。

    “彼得。”

    “OK。”这是目前最重要的正事,宋亚立刻收拾出门。

    彼得二月份选得很不好,民调显示他在所有初选候选人中支持率仅排四至五位,媒体和党团内部都在刻意忽视他,有点曝光率还是因为晚间脱口秀主播拿他编负面段子造梗,当小丑嘲笑。

    离下月初的超级星期二只剩最后一周时间,到时十六个州将同时展开初选,竞选资金筹措也不顺利的他冲击第三大候选人的机会渺茫。

    “彼得,艾丽西亚。”

    大选很烧钱,彼得的竞选班子从有限的资金里抽出部分来租下了翠贝卡一间临街小门面,作为他纽约竞选分部的办公室,就图这里离华尔街近。

    彼得小政府的主张必然倾向放松金融监管,这应该能收获一些华尔街人士的好感,收效……同样寥寥,如果在艾奥瓦等风向标州选完他能排到党内第三的位置,情形应该会大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离自己在翠贝卡的家也不远,宋亚和开车的老麦克都非常熟悉这里,乘着夜色驱车赶过去,老麦克看到街边竞选海报上彼得富有魅力的微笑,打了把方向将车停稳在街边。

    “APLUS,斯隆女士,欢迎。介绍一下,伊莱你们认识的,这位是负责我们纽约竞选事务的分部经理……”

    这是间很‘朴素’的竞选办公室,临时工位,大量电话机,张贴的海报、彩带、国旗,除洗手间等必不可少的设施外一切皆无,晚上工作人员都已下班,彼得和艾丽西亚带着竞选经理伊莱、法律顾问、媒体顾问等人特意在等他到来。

    “你好伊莱,你好……”宋亚熟练地快速下车,和斯隆一前一后,几个大步进入竞选办公室,两人脸上挂起微笑,和彼得、艾丽西亚等人握手寒暄。

    竞选分部的高层要不是当地有些能量的竞选推手或政治掮客,要不是当地重要政商盟友或亲属,彼得在纽约毫无根基,他找的人据斯隆说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情况怎么样?”斯隆问彼得。

    “不好。”彼得很诚实,洒脱而毫不避讳地耸耸肩。

    宋亚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其实斯隆一直很反对彼得团队将宝贵的金钱花在纽约,她直斥为浪费,她之前也曾明确地将她的选举策略建议给了彼得,但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

    昨天彼得竞选团队在中央公园附近一座酒店坚持举办的筹款晚宴印证了她的判断,据说到场的都是些游离在华尔街周边蹭吃蹭喝的闲杂人等,或者干脆是金融骗子。

    互联网和科技股已经阴跌了一个多月,华尔街和硅谷都对戈尔抱有无限期待,而卡尔伊坎等被所谓小政府路线诱惑的大佬又何必来支持他,象党那边明显更妥。

    彼得的人脉和底蕴在芝加哥和库克县还行,在全国范围就太差了,象党那边的乔治王朝自然比都不用比,连象党初选排第二的麦克恩参议员他都远远无法望其项背。

    麦克恩祖上是南方大奴隶主,爷爷和父亲均官拜海军上将,姐姐嫁给了小亨利摩根,前妻做过里根夫人的助理负责过白宫访客事务,现任妻子出身于安海斯布希百威在亚利桑那的一个大分销商家族。

    这才叫底蕴。

    而白手起家的彼得选择将大量资源花在毫无根基和人脉的纽约,说明他已经有浓重的赌徒心理了,期望能一举筹措到巨额竞选经费。

    他必然带着能打动华尔街部分公司和个人的大好条件而来,但以他艰难的初选现状……想打动华尔街很难,这里可不是人傻钱多的地方。

    这也意味着彼得已无法保持冷静,斯隆提醒这是政客失控的迹象。

    “进去说吧。”

    寒暄过后一时陷入了尴尬,艾丽西亚和斯隆走到远处低声交谈,宋亚用只言片语打发陪笑的伊莱等彼得手下,一副完全不打算停留太长时间的意思。

    彼得于是拉开他的个人办公室房门,出言邀请。

    “好的。”

    宋亚跟进去,这只是个简单隔起来的小房间,玻璃门,内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应该也不太隔音。

    只剩他俩了,宋亚把说话声压到很低,开门见山问彼得:“安德伍德联系过你吗?”

    万幸是戈尔和小戴利那边已透过中间人安德伍德开出了劝退条件,听起来很苛刻,但其实还不错,让彼得以全力参加大选为借口辞去州长职务,然后在超级星期二惨败后再体面退选,已经打到伊利诺伊州最高法院的科兹科案没办法周旋,但还在大陪审团阶段的选举舞弊案、还在刑事调查阶段的科兹科之死都不会再为难他。

    科兹科案的主要证人科兹科自己都挂了,彼得很大概率能脱身,起码第二次牢狱之灾应该能免除,之后……进入一座永远不会再回来的‘单向旋转门’就是了。

    “我和他谈过,但……无法接受。”彼得随手整理桌上的家庭照相框,摇头。

    “能说说你的顾虑吗?”

    宋亚闻言心头涌起一丝烦躁,之所以觉得‘这个条件还不错’,是因为现在彼得服软对自己有利,新泽西第一银行收购那边同步在安德伍德和小戴利的协调下,布拉德利阵营已经松口,一点二八亿拿下那家银行百分之三十四点五以及新成立的新泽西第一投资银行的百分之八十三,同时那些政客还承诺事后会向该银行低调提供总计不少于八千万刀的联邦担保以帮助缓解坏账率。

    百分之三十四点五足够控制那家股权极度分散的银行了,买方也不完全是宋亚自己,而是他和老商业伙伴北方信托、CNA保险合伙成立的新私募基金:深海私募。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彼得退让,彼得不退选小戴利就不可能放心坐视这笔交易达成。

    “到时候我会成为任他们宰割的羔羊,相信我APLUS,我如果同意这个条件,下一秒就会被送进监狱。我了解他们……”彼得回答。

    宋亚调整呼吸,以掩饰内心的不耐烦。

    心说这一切的原因还不是彼得你自己没选好?我的付出不是无限度的,我以后终归还不是要和未来大统领那边重新打好关系?

    我对小戴利上次撕毁默契的反击已经被妥协了,再陪你一条路走到黑,戈尔和小戴利事后的怒火可不好承受,我也没必要去承受。

    别说拖拖拖,离年中又没几个月了,必须在维旺迪环球合并案被两国政府通过前拿到一家投资银行,那个准备多时的周密计划现在不仅仅关于复仇,也事关赚钱大计了。

    之所以心头烦躁,还不是因为受股市低迷影响,我的身家较年初高点已经跌落了不少?“安德伍德的承诺应该可以信任。”宋亚劝道。

    “真的吗?”彼得饶有意味地和他对视,“我不觉得。”

    好吧安德伍德那家伙确实‘劣迹斑斑’,这只是第一次讨价还价,还有点时间和空间,宋亚探问:“那你的意思是……”

    “等超级星期二之后再说吧。”彼得没还价,但似乎已拿定了主意。

    “OK,也好。”

    两人说话已不用费什么口舌,宋亚也不想啰嗦太多,得到确切答案后便旋风般离开这间竞选办公室。

    “他说要等到超级星期二之后。”

    总共就在这呆了一刻钟左右,上车后宋亚吩咐斯隆:“就这么答复安德伍德吧。”

    “伊莱和艾丽西亚刚暗示我,彼得的竞选资金快接济不上了。”斯隆汇报刚才在外面的交际成果。

    “不给钱了,也拖着吧,到时候再说。”

    宋亚看向车窗外曼哈顿林立的摩天大楼,“反正只剩一周时间了,说不定华尔街有人愿意帮他填窟窿呢?”

    斯隆太了解他了,一下就听出了话里的阴阳怪气,“看来谈得不怎样噢?有脾气了?”

    “希望这家伙保持住理智。”宋亚往后看了眼竞选海报上彼得那张老派影星范的英俊面庞,喃喃回答。

    “你的。”老麦克从前面递来手机。

    “我刚拿到了奥斯卡提名名单!”叶列莫夫兴奋的语调从那头传来。

    “哇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