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古代后宫高H文|男女主角在各种地方做

2021-05-11 09:42: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和钱少卿、张师爷相比,门边把守大门的莫氏兄弟要慷慨得多。

“真是能人无所不能,神秀兄一定是给堂主用了大降智术,不然这通神扯,堂主也能信了。大哥,我觉得神秀兄在

  和钱少卿、张师爷相比,门边把守大门的莫氏兄弟要慷慨得多。

    “真是能人无所不能,神秀兄一定是给堂主用了大降智术,不然这通神扯,堂主也能信了。大哥,我觉得神秀兄在智商这一块儿,离我们的差距已经不远了,咱们得抓紧提升啊。”

    “确实如此,我已经感受到了莫大压力。不过也好,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互相砥砺,传扬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这回,莫氏兄弟迅速达成了共识。

    “堂主当心,千万不要中了小人奸计。”

    “是啊,堂主,此人定然是偷偷了解了堂主的信息,这才赶过来招摇撞骗,正为坏我等大计。”

    “…………”

    钱少卿不敢劝,却有人忍不住了。

    今日圣辉会起事在即,蒋干成掌总,调集了大半圣辉会的势力,还有不少聘请来的强力客卿。

    此间聚集一堂的,都是此次起事的核心人物。

    他们不是蒋干成,不能代入蒋干成的情绪里,邓神秀说的这些,他们怎么听怎么离谱。

    蒋干成大手一挥,“都把蒋某当三岁孩童么?你们谁去过归墟?谁知道那是个什么存在,没有人比我更懂归墟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插话了。世兄,百里世叔还说了什么?”

    邓神秀道,“仅此而已,但以我之见,百里世叔的望气术还不曾错漏过。所以,我劝世兄谨慎行事。不要辜负了令师的一片怜徒深意。”

    蒋干成,他前一世在北海抢盗取武墓时,没少打交道。

    此人粗中有细,精明强干,是个人物。

    他给邓神秀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有二。

    一个是极度迷信望气之说,抢夺武墓时,随身带着望气士,什么地方坐下休息都有讲究。

    另一个,则是抢夺武墓结束后的若干年,魏摩崖被仇家所害,蒋干成泣血追凶,引发好大一场风波。

    结合此二点信息,和他知道的魏摩崖的一些信息,邓神秀编了这么个说辞。

    在旁人看来,破绽未免多了一些,但他选准了蒋干成的软肋下手,由不得蒋干成不入彀。

    “既然百里世叔说了,看来此番行动必须要暂停了。”

    蒋干成一脸的凝重。

    “不可,万万不可。”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堂主三思。”

    “此乃妖人,定是用了妖法,迷惑了堂主,我替堂主除此妖邪。”

    “…………”

    霎时,全场一片混乱。

    蒋干成怒喝,“够了,姓蒋的还没死呢。望气之说,岂是虚妄,你们连归墟都没去过,知道什么?

    再说,如今的行事,真的就是一片大好么?一切顺利的表象下,藏着多少危机?你们懂几个问题,就敢瞎吵吵。

    没有人比我更懂造反了。就这么定了,起事的时间往后推推。”

    蒋干成话音方落,便听一声道,“好一张伶牙俐口,蒋堂主怕还不知道吧,此人乃是汉阳邓神秀,新晋的儒士。汉阳本地的一介书生,他的资料我收集得很齐。此人此来,必是听到了风声。

    想要说服堂主,放弃起事。这不,昨夜此獠还夜袭贤福观,杀死了雅娴师太,就是为了让今日的祈福会失控,给咱们起事制造矛盾。”

    说话之人面目英俊,三十多岁年纪,气度儒雅,不是李道缘又是何人。

    随同李道缘一起入内的还有三人,其中两名老者气度俨然,似乎是护卫,居中的的绯衣公子气势迫人,眼神肆意地扫视全场。

    李道缘一番话罢,全场议论如沸,邓神秀的名声,近来十分响亮。

    蒋干成瞪圆了眼睛,眼神满是迷惘。

    若李道缘所言是实,邓神秀是处心积虑的说客,可他怎么可能弄到那些几乎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李道缘,不要因为桑姑娘钟意我,你就狂犬啸日的污蔑我。邓某的身份要你来揭露么?钱舵主,张师爷,咱们的合作还算愉快吧。”

    邓神秀冲后排的钱少卿、张师爷拱手说道。

    满场视线皆朝钱少卿汇聚,钱少卿额头见汗,一边暗骂瘟神邓神秀,一边急忙组织语言。

    蒋干成急了,怒声道,“钱少卿,从实招来。”

    钱少卿一溜烟跑到近前,凑在蒋干成耳边低语几句,“这家伙神秘得很,绝不是什么良善书生。前次,打劫北静王的商队,就是他挑的头。他如果只是什么儒士,我这颗头可以喂狗。”

    蒋干成本来以为邓神秀是故意隐匿名姓。

    钱少卿这么一说,反倒证明了邓神秀根本没打算藏头露尾,而是坦坦荡荡。

    再一联想邓神秀说的那些只有他知道的事儿,心中顿时笃定,挥退钱少卿,含笑看着邓神秀道,“一场误会,让世兄见笑了,他们见识浅薄,不知者不怪罪。”

    蒋干成从心眼里觉得这些连归墟都没去过的人,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看不到自己能见的风景,也可以理解。

    他心中不禁暗暗道,“也许只有邓神秀才能理解我心中的寂寞啊。”

    李道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操作,自己都挑破了脓疮,这蒋堂主还硬说是美妆。

    “世兄多虑了,我能理解道缘兄这样的人,他们毕竟没看过你我所见的世界。没什么,至少还有世兄懂我。”

    “哈哈,妙哉妙哉,今日相逢,还真是不浅的缘法。”

    蒋干成大笑,冲李道缘身边的绯衣公子抱拳道,“小公子,来来来,我替你引荐一位新朋友。”说着,一指邓神秀道,“此乃……”

    小公子摆手道,“此君我知道,淮东名士邓神秀嘛。”说着,冲邓神秀微微颔首,从他身边抹了过去。

    “干成兄,旁的话都不说了,今日我新得了一批好东西,拿来和干成兄还有诸位一道分享。”

    小公子轻轻拍手,两名护卫送上一个巴掌大的墨绿色盒子,和一个三寸高的青花龙口瓶。

    小公子先打开那个墨绿色盒子,盒中盛放着一片片精致的美人,五官精细,身姿婀娜。

    “这,这……”

    “此是何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