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想上孩子他大姨,gl膝盖顶弄

2021-05-11 10:23: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断魂岭。

倪霜、上官杰、成天昆三人在焦灼等待。

嗖!

夜落的身影凭空出现。

“师叔!”

倪霜等人露出惊喜之色。

  断魂岭。

    倪霜、上官杰、成天昆三人在焦灼等待。

    嗖!                  

    夜落的身影凭空出现。

    “师叔!”

    倪霜等人露出惊喜之色。

    还不等他们开口,夜落就问道:“和你们一起的其他人呢?”

    “他们都已提前一步撤离。”

    倪霜不假思索道。

    “呵,跑的倒是挺快。”

    苏奕露出一抹冷笑,不过也谈不上不甘。

    一些来自大荒六大道门的玄照境角色罢了,纵使逃走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倪霜忍不住道:“师叔,之前有个姓苏的家伙杀来……”

    夜落挥手打断:“事情我早已经清楚了,而你们口中那姓苏的……实则是你们祖师!”

    祖师!!!

    倪霜等人皆如遭雷击,彻底愣在那。

    见此,夜落不由轻叹一声,他已经敢确信,倪霜等人是真不知道师尊的真实身份。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对你们而言或许很难接受,但我觉得有必要让你们知道真相。”

    夜落说着,就将之前发生在六道天窟内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说出。

    听罢,倪霜等人皆失魂落魄,写满难以置信。

    火尧师叔,竟是欺师灭祖的叛徒!

    甚至,连他们的师尊毗摩,也极可能是个伪君子,打着祖师的旗号开创玄钧盟,实则早已背叛师门!!

    这样的真相,无疑太过骇人听闻。

    倪霜等人一时半刻又怎可能接受得了?

    “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就是不想你们和我一样,被一只蒙在鼓里,不过,以后的路该如何走,完全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夜落沉声道,“毕竟,毗摩乃是你们的师尊。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以后若你们依旧选择效命于毗摩,那就是在和太玄洞天为敌!”

    说罢,夜落破空而去。

    直至他离开许久,倪霜等人这才如梦初醒般,彼此对视,皆神色惨淡,患得患失。

    在以前,他们以拜毗摩为师为荣,以自己身为太玄洞天传人为骄傲,内心对那位曾独尊大荒的祖师更是崇慕无比。

    可如今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极可能是一个叛徒的传人!

    “怎会这样?这一定不是真的,夜落师叔他一定是在骗我们。”

    上官杰声音嘶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夜落师叔他……为何要骗我们?”

    倪霜神色阴晴不定,“别忘了,之前时候顾自明师兄就隐瞒我们许多事情!”

    “想这么多做什么,回去问一问师尊就知道了!”

    成天昆道。

    “万万不可!”

    上官杰和倪霜异口同声,两者彼此对视,皆意识到对方心中的顾虑。

    成天昆一呆,“这是为何?”

    “若师尊真的是叛徒,难保不会做出一些超乎我们想象的事情。”

    倪霜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复杂,“毕竟,玄钧盟是打着祖师的旗号建立,若让玄钧盟其他人知道,师尊是叛徒,谁……还会为师尊效命?”

    上官杰也苦涩道:“可以预见,为了隐瞒真相,师尊定不会让消息走漏。”

    成天昆听罢,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脑海中冒出四个字:“杀人灭口”!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成天昆忍不住问。

    “姑且冷眼旁观,置身事外!”

    倪霜眸光闪动,“按照夜落师叔所言,祖师已经转世归来,以后迟早会重返大荒九州,到那时,师尊究竟是否是叛徒,定可真相大白!”

    上官杰和成天昆皆齐齐点头。

    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可若万一证明师尊真的是叛徒呢……”

    上官杰忍不住道,“要知道,我们这些门徒,每个皆曾得到师尊的传道授业,并且在以往时候,师尊可从不曾亏待过我们。”

    倪霜和成天昆皆沉默了,心绪如麻,方寸大乱。

    他们敬慕祖师,以太玄洞天传人自居,可他们的师尊却极可能是宗门的叛徒,这让他们又当如何自处?

    世事之残酷和无奈,就在于此!

    ……

    夜空下。

    苏奕漫步虚空前行,衣袍飘曳,飘逸出尘。

    “若毗摩知道今日之事,怕是非寝食难安不可。”

    夜落轻语。

    他已经不再尊称毗摩为大师兄。

    “寝食难安谈不上,但他必不会承认我还活着,哪怕我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断不会认我。”

    苏奕眸光深邃。

    夜落一怔,“这是为何?”

    “玄钧盟是以我的名号开创,若让玄钧盟的强者知道,毗摩早已背叛我,根本无须我动手,玄钧盟注定土崩瓦解。”

    苏奕随口道,“这种代价,毗摩注定承受不住,他必然也已早意识到这一点,故而才会在当初,亲自前往幽冥来查探和我转世有关的事情。”

    夜落这才恍然,道:“可若当师尊重返大荒九州,他就是不承认也是枉然!”

    苏奕摇头,道:“莫要低估你大师兄,他性情沉稳,城府如海,做事谋定后动,他若知道今日事情,定会做出种种防备,宁可提前出手,也断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处境中。”

    毗摩!

    他最信赖的大弟子,秉性沉凝如铁,心境坚韧如石。

    在做事上,毗摩心思缜密,杀伐果断,很久以前就在大荒闯出偌大的威名,令天下一些道行高深的老古董都忌惮无比。

    毗摩也是最让苏奕省心的弟子。

    他从不惹事,也从不招摇,办事滴水不漏,深受宗门其他师弟师妹敬重和信赖。

    过往岁月中,苏奕在外出游历时,往往会让毗摩来主持山门一切事宜。

    而毗摩也不负众望,无论苏奕在外游历多长时间,毗摩总能把宗门的各种事宜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样一个弟子,却选择了背叛,直至如今苏奕都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苏奕清楚,暂且不论毗摩为何会选择背叛,这其中又是否另藏有玄机。

    在当前局势下,毗摩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定会穷尽一切办法来扼杀一切对他不利的事情发生!

    夜落一阵沉默。

    他知道,师尊所说是事实。

    只是一想到,在自己进入师门之后,跟自己关系最好的毗摩却是叛徒时,夜落心中就一阵堵得慌。

    许久,夜落才说道:“师尊,弟子并非为毗摩辩解,而是怀疑,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选择背叛,这其中很可能另有隐情。”

    苏奕点了点头,道:“凡世间之事,必

    有因果,以后……我自会给毗摩一个解释的机会。”

    夜落忍不住道:“那师尊知道真相后,会否饶恕毗摩?”

    苏奕眸光平静,道:“无论是出于何等缘由,只要背叛,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夜落心中一震,点了点头。

    师徒二人一边交谈,一边朝葬神遗迹掠去。

    一路上,苏奕也是从夜落口中了解到许多事情。

    火尧一行人此次从大荒前来幽冥,的确是奉毗摩之令而来。

    据传,是因为毗摩得知了苦海剧变的消息,意识到葬道冥土疑似藏着轮回之秘,故而让火尧、夜落两人一起亲自出动。

    而火尧他们抵达幽冥之后,也是通过顾自明、倪霜等人所打探到的消息,在前不久的时候,一举将返回宗门的老瞎子擒获,从而得到了许多和苏奕有关的事迹。

    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场杀局。

    只不过,无论是夜落,还是倪霜等人,自始至终皆蒙在鼓里,知道真相的,只有火尧、顾自明等寥寥数人。

    同时,苏奕也了解到,在如今的大荒九州,除了火尧、夜落加入玄钧盟之外,还有四弟子锦葵。

    按照夜落的说法,在过往五百年岁月中,锦葵一直在闭关潜修,不问世事,故而他也无法断定,当年毗摩勾结外敌入侵太玄洞天时,锦葵是否有参与。

    而太玄洞天,一直由青棠一人掌控。

    过往五百年时间,青棠以“讨逆”为名,先后斩杀诸多对手,几乎皆是当年从太玄洞天叛逃的角色。

    诸如苏奕前世的一些记名弟子,以及一部分玄钧盟的强者!

    而在大荒天下的修士眼中,青棠的报复行动,矛头完全是冲着毗摩所创建的玄钧盟去的。

    一个是以玄钧剑主大弟子为首的庞然大物,一个是以玄钧剑主小弟子青棠为首,依旧以“太玄洞天”为旗号的阵营。

    两者之间,势同水火!

    过往五百年,在两大阵营之间爆发不知多少血战。

    了解到这些,苏奕并不奇怪。

    毗摩视青棠为叛逆,试图夺回太玄洞天。

    青棠自然也会将毗摩视作叛徒,进行讨伐。

    但还有一个事情让苏奕感到不解,道:“没有其他同门留在青棠身边?”

    夜落摇头道:“以前的时候,二师兄试图化解毗摩和青棠之间的恩怨,曾亲自前往太玄洞天,可却被青棠给轰走了。据说二师兄为此伤心无比,远走他乡,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闻言,苏奕不由喟叹,“也只有你二师兄才会傻乎乎去尝试做这等事情。”

    景行天性纯良,不喜杀戮战斗,仿似个书呆子般,喜欢跟人讲道理,以德服人。

    不过,景行难得的是心性如玉,温醇仁厚。

    这也是苏奕最欣赏和看重景行的地方。

    君子如玉,当如是。

    “你五师兄王雀和八师弟白意呢?”

    苏奕再问。

    无论是在苍青大陆时见到七弟子玄凝,还是在如今见到六弟子夜落,两者皆几乎没有谈起王雀和白意。

    这让苏奕不免有些不解。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