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污污污污出水小故事|粉嫩粉嫩看着都硬了[11p]

2021-05-11 10:25:1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苏泽和徐少鸣的行动很快,冷飒和傅凤城甚至都没有上山,三个小时之后山上就传来了消息已经一个不少地拿下了那里的人。

只可惜原本驻守在山顶的南六省三十名士兵已经被他

  苏泽和徐少鸣的行动很快,冷飒和傅凤城甚至都没有上山,三个小时之后山上就传来了消息已经一个不少地拿下了那里的人。

    只可惜原本驻守在山顶的南六省三十名士兵已经被他们杀害了。徐少鸣汇报这件事的时候,几个还活着的尼罗人已经被拎到了傅凤城和冷飒跟前。徐副官还不忘愤愤然地踹了对方两脚,冷飒抬眼望天假装没看见徐副官虐待俘虏。

    尼罗人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暴露,嘴里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瞪着冷飒和傅凤城的眼神都充满了仇恨。            

    徐少鸣又是一脚踹过去,直接让对方闭了嘴。

    冷飒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地问道,“他说什么?”她的尼罗话实在是水平很渣,这个人一连串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明白,十分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学过。

    徐少鸣干笑,“尼罗有很多地方语。”他也没听明白。

    傅凤城道,“他说你卑鄙无耻,荣耀军团一定会取得胜利,将军会为我们报仇的。”

    “你连地方土语都懂?”冷飒有些震惊,而且傅大少您不觉得这话从您嘴里说出来像是在讽刺吗?

    傅凤城点头道,“碰巧,荣耀军团的将士至少有一大半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在国外的时候,我隔壁的邻居就是那个地方的人。”

    “……”行叭。从前的冷爷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智商,她虽然不像谢安澜一样自恋,但对自己的能力和实力还是有着相对客观的评价的。

    直到遇到傅凤城,她才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变态。

    傅凤城并不知道自家夫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对徐少鸣吩咐道,“问问他们的具体计划,小心一点,别上了他们的当。”

    徐少鸣笑道,“大少尽管放心,抓了好几个活口呢,总有一个能撬开嘴的。”说完拎起地上的人转身就走,准备找个好地方好好盘问一下。

    今天这事儿还真的有些凶险,如果不是少夫人恰好带着苏泽几个过来爬山,说不定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夫人真是福星啊。

    看着徐少鸣离开,冷飒才对傅凤城道,“徐少鸣动作挺快的啊。”竟然真的能够在青天白日里悄无声息地解决掉那些尼罗人。

    傅凤城道,“徐少鸣对夫人之前的训练很有兴趣,第一军麾下也训练了一支差不多的队伍。”

    “还有这事儿?”冷飒有些惊讶。

    傅凤城微微挑眉,“我之前跟夫人说过,夫人忘了吗?训练计划还是夫人给的。”他们只是略作了调整。

    冷飒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有些迟疑地道,“你是说…你说徐少鸣想参考我的训练计划这件事?”傅凤城点点头表示没错。

    冷飒摸着下巴,“这才过去还不到两个月吧?”

    傅凤城道,“以战代练。”

    冷飒点点头,笑眯眯地道,“没看出来徐副官还有这方面的长材,我是不是应该跟他收顾问费啊?”

    傅大少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道,“夫人可以去问他要。”

    冷飒无语,“人家徐副官也是为你训练人吧?你这种落井下石的态度合适吗?”

    傅凤城看着她,“我的也是夫人的,夫人的意思是,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见外了?”

    “……”你套路我?!见冷飒气鼓鼓地瞪着自己,傅大少的神色倒是越发柔和了。

    拉起冷飒的手,将一个东西放进了她手心。

    冷飒低头一看,发现傅凤城放在自己手里的竟然是一颗巨大的钻石。

    这是一颗近乎有鸡蛋那么大的一块绿钻,无论是大小还是品级在钻石中都是极其少见的了。冷飒喜好收藏各种宝石,这两年傅凤城也送了他很多各色宝石钻石,但这一块也依然足矣让全世界的女人羡慕到掉下眼泪来了。

    这不是普通珍藏级的宝石,这已经是国宝级的宝石了。

    抬起头来对对着阳光仔细观察,美丽的钻石仿佛泛着生命的颜色,却纯粹的没有丝毫的杂质。

    冷飒有些惊喜,“你从哪儿弄来的?”

    傅凤城淡笑道,“夫人不是喜欢这些么?之前在春城刚好遇到一位收藏着想要出手,就买下来了。”这样的宝贝除非万不得已恐怕谁也不会舍得出手卖掉,只怕对方是看在傅大少的身份上,她虽然喜欢这些东西却也不想傅凤城为了这些花费太多的心思和人情。

    傅凤城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摇头道,“真的是碰巧,他遇到一些困难要变卖家产,一直舍不得怕人买过去给切了才求到我跟前的。”

    这两年傅大少没少买各种宝石,送给谁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冷飒只是单纯的喜欢,倒不是非得用这些昂贵的宝石来做首饰,许多时候她扎着一根发带也到处乱跑。

    冷飒笑道,“我很喜欢,不过以后别再买了,家里那些我几辈子都用不完。”

    傅凤城道,“夫人喜欢就好,也没有那么贵。用不完的话,咱们再生一个小姑娘,以后都留给她。”

    “……”好吧,其实现在钻石的价值却确实还没有炒到她前世那么虚高。特别是在安夏,大家还是更喜欢玉器或者色泽更加明丽的有色宝石。毕竟这世上并没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语洗脑。

    至于小姑娘什么的,冷爷表示傅大少你自己慢慢等吧。

    傅凤城道,“这玩意儿也没什么用处,夫人拿着玩儿吧。”

    见傅大少有些闷闷不乐,冷飒笑着忍不住扑过去在傅大少脸颊上亲了一下,“傅凤城,我爱你!”

    傅大少有些无奈,搂住她扑过来的身形挑眉,“因为我送夫人东西?”

    冷飒笑道,“不,因为你帅。”送礼物的时候特别帅。

    冷飒把玩着手里沉甸甸的绿钻,“嗯,我要把这块绿钻压在青狐的脑袋上,把她关在小黑盒子里压扁她。”

    “……”不是很懂夫人的恶趣味。

    夫人用各种颜色的玉石雕刻了几只狐狸,心情好了就拿出来摆在阳光明媚的地方,拿在手里把玩爱不释手。心情坏了就把它们放在盒子里藏在柜子最深处并表示永远不会放出来,虽然过不了多久就会拿出来。

    傅少表示,那只是几块石头,你关一百年它也不会哭的。不过夫人高兴就好。

    深夜,冷飒坐在山顶某处视野良好的地方拿着望远镜眺望夜色。

    九月中旬夜晚更凉了一些,习习凉风吹起了她颊边的发丝。

    苏泽照例跟在冷飒身边,冷飒看着望远镜里黑黝黝的一片忍不住皱眉,“你说,尼罗人今晚会行动吗?”

    苏泽道,“除非我们已经暴露了,不然应该会的。而且我们在对岸的人也明确查探到,尼罗人的大部队确实在暗中往上游移动。”

    冷飒点点头,“希望一切顺利。”

    苏泽瞥了冷飒一眼,小声道,“大少不让少夫人去,少夫人是不是不高兴?”

    冷飒回头瞥了他一眼笑道,“那你呢?要是不跟着我你现在就该在战场上了吧?”军人毕竟是靠着军功晋升的,苏泽被迫跟着自己确实很影响他立功。

    苏泽倒是不在意,笑道,“我觉得跟着少夫人立功的机会也很多啊,今天不就是吗?”今天依然是苏副官在跟不跟少夫人之间左右摇摆的一天。

    冷飒闻言也笑了,“我也觉得我上不上战场无所谓啊,就算上了前线,我也不一定就能比普通人多杀几个敌人啊。术业有专攻嘛。”

    苏泽点点头,“少夫人说得有道理。”

    冷飒站起身来,满意地道,“你觉得有道理就好。”

    苏泽刚要回话,突然神色一僵,“少夫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不会又要做什么吧?”

    冷飒安慰他,“冷静,我没有擅自行动,跟你家傅少说过了。放心,我不会随意搞事的。”

    苏泽道:“大少没有跟我提起。”

    冷飒摸出一张纸条递给他,苏泽接过来一看确实是大少的笔迹:听从少夫人命令。

    “不是大少不告诉你,你忘了今天下午你在干什么了?他哪里有空跟你说?”

    “……”苏泽无语,一整个下午他都在跟徐少鸣一起审讯那些俘虏压根就没见过大少。

    “那…少夫人,咱们到底要干什么?”

    冷飒笑道,“咱们去对岸看看呗。”

    “你别告诉我你要潜水渡江。”苏泽道。

    冷飒道,“你也别告诉我,身为土生土长的江南人,你不会游泳。就算你说我也不信,我之前见过你下水。”

    “……”

    在下游打响了第一枪不久之后,上游也传来了枪炮声。

    即便是他们站在这里,距离两边战场都还有好长一段距离,依然能看到远处江面上的火光。当两边都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冷飒和徐少鸣已经从山脚下直接游水渡过了若河在对面上岸了。

    跟着冷飒一起上岸换上了一身干燥的南疆本地服饰的苏泽看看同样穿着一身南疆女子服饰的冷飒,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淡淡的月光下,站在他跟前的女子丝毫看不出来国内各种报刊上或英姿飒爽或优雅矜贵的傅家少夫人模样。眉眼间只是稍作改变,看上去竟然就像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南疆本地少女。

    “少夫人,这黑灯瞎火地咱们去哪儿?”苏泽问道。

    冷飒笑道,“别叫我少夫人,从现在开始我叫阿月,你叫阿泽,我们是兄妹。”

    苏泽连忙后退一步,“我不敢。”他哪里敢当大少的舅兄啊。

    “……”冷飒无语,“苏副官,你能正常一点吗?我们现在在敌占区好吗?难道要告诉别人我叫冷飒你叫苏泽?”

    苏泽摸摸鼻子,小声道,“谁让您和大少不提前说一声,也让我有个准备啊。”

    冷飒叹息道,“心理素质有待加强啊。”

    苏泽问道:“少夫人,大少真的同意你过江来,不是您擅自决定的?”

    冷飒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傅凤城为什么同意我过来吗?”

    苏泽也很想知道,“请指教。”

    冷飒冷笑一声道,“因为他知道,就算我们俩同时被发现了,我活下来的机会也比你大。如果实在跑不了,还可以把你丢出去挡箭牌!”

    “……”少夫人好无情。

    苏泽终于感觉到少夫人不爽了,连忙表忠心,“属下唯少夫人之命是从!”

    这次冷飒真的没有骗苏泽,她过江来这件事真的是跟傅凤城商量过了的。

    傅凤城也很明白冷飒的长处,正面战场并不利于冷飒发挥,战场上也不缺几个神枪手。冷飒虽然偶尔爱冒险,但并不喜欢用欺骗的方式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

    能说明白的时候是一定会好好说清楚的,如果傅凤城实在不同意她的方案,她会据理力争竭力说服对方而不是瞒着对方偷偷跑路。

    见苏副官终于恢复了应有的职业水准,冷飒这才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带这个脑残做任务。

    苏泽这一天被冷飒吓到抽风,这会儿恢复了还是很正常的,“少夫人,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冷飒道,“我们两个人不够,先去找人。”

    苏泽正要说话,突然眼神一变手中的枪已经举了起来,“有人来了。”

    两人蹲在河边的草丛里,冷飒伸手按下了他举起抢的手,“附近有一个驻扎的小队,是巡逻的人,不要打草惊蛇,先避开他们。”

    “是。”苏泽低声应道。

    两人安静地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直到那群巡逻的尼罗人走过去才赶紧爬起来悄无声息地隐入了黑暗中。

    若河上的战斗一直到凌晨才暂时宣告结束,毫无疑问尼罗人这一次的计划失败了,而且是惨败。

    他们一部分兵马刚刚渡江上岸,一部分兵马还在江上就被早就埋伏在周围的安夏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尼罗的指挥官哪里还会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提前暴露了,虽然及时下令让后续部队停止渡江,但那些还在江面上以及登岸的尼罗人就遭了殃了。这边的尼罗人只能对他们给予一定的炮轰支援,普通的枪械根本就打不过对岸。

    最后尼罗人只能在对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和伏击他们的安夏人厮杀,直到最后被剿灭,只有少数人退了回来,剩下的不是战死就是被俘虏。

    对面的尼罗人看着这一幕几乎都红了眼睛。

    天边的朝霞将江水染上颜色的时候,若河两边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和血腥味,但潺潺而去的江水却已经让若河变得跟昨天一样清澈,看不到一丝战事过后的血腥。

    傅凤城在江边伫立着,眺望着对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后的岸边,将士们正在清理战场。、

    徐少鸣走过来说了声报告,傅凤城侧首看了他一眼,徐少鸣道,“昨晚歼敌大约一万一千人,俘虏约有八百人左右。我军阵亡一千七百人,重伤是四百,具体数据还在统计中。”虽然是伏击,但尼罗荣耀军团的战斗力也确实是不容小觑。他们甚至不畏枪炮威胁地冲上来和安夏士兵肉搏,大量的伤亡也是那个时候造成的。

    傅凤城点点头并不意外,十七军团是尼罗的王牌,这样的战损比已经相当不错了。

    如果不是他们事先设伏,只是单纯的双方展开阵势交战,伤亡恐怕会是五五开。就算南六省能略胜一筹,也不会占太多优势。单论战斗力,这支队伍可以说是傅凤城所率领的南六省军有史以来最强的。而在双方士兵的战斗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拼得就是指挥官的能力了。

    徐少鸣有些遗憾,“经过这次尼罗人只怕会更加谨慎,昨晚咱们还是出手太早了,应该让他们都过来再打!”

    傅凤城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我军现在两个军总人数还不到十万,他们全部过来,未必能吃得下去,还会暴露我们兵马不足的弱点。”

    徐少鸣也有些头疼,“这倒是,沈少和岳少要应付孙良,难道要请岳督军再增兵支援?岳家兵马本来就不多,恐怕……”

    傅凤城摇摇头道,“不必,北四省军不日会从瀛洲登陆。”

    徐少鸣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北四省兵强马壮,而且他们还有船!一旦北四省军从瀛洲登陆,就可以截断十七军团的后路,到时候……”他们能够全歼十七军团也说不定。

    傅凤城微微点头,“不错,所以我们不必着急,现在该着急的是尼罗人。”

    “尼罗人?他们已经知道北四省的计划了?如果他们分兵阻止北四省的兄弟登陆……”

    傅凤城摇头,“姚将军已经去准备接应了,那边不用我们担心。十七军团进入西南之后先是固守不战,昨晚首战失利损兵折将,就算十七军团的军团长还能坐得住,尼罗国王和高官们也不会让他安稳坐着的。”

    对哦,尼罗国王好像看十七军团不是很顺眼的样子。

    功高震主,在哪儿都是个要命的问题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