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老头强吸出奶水,哥你慢点能疼痛我了

2021-05-11 10:58:3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白观星笑意不减;“你信不信,城主若是与你仇家勾结,就凭教你先生那般头铁,城主做不得主,他便去找州道府,州道府做不得主,他便直接找到你家乡的王。”

“甚至那

 白观星笑意不减;“你信不信,城主若是与你仇家勾结,就凭教你先生那般头铁,城主做不得主,他便去找州道府,州道府做不得主,他便直接找到你家乡的王。”

    “甚至那先生若非自己没有武道天赋,他怕是自己就拎刀杀入你仇家府内,杀个痛快淋漓。”

    “直到,为你报仇为止!”            

    说完一切,白观星又臭屁般炫耀:“是不是感觉我开了天眼?”

    然而这一次,秦逸尘竟是嘴里噙着瓜子皮,脸色很是认真道:“是啊!”

    白观星笑了笑,没多说,又望向在一旁脸色不服的妖月空。

    “再说月空兄,他当时看见我把你们打死,要和我拼命,他做的没错,你们都已经知道正确答案了,你们下次也一定会做的更好,可为什么我还是……”

    “我当时说什么,不能再犯错一次,从而让他气得哑口无言,唯有揍我,甚至把你们都骗了。”

    白观星似乎很得意,又磕了几粒瓜子,才道:“所以,你明白了么,答案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们知道何为对,何为错。”

    “然后我们便向着对的去努力,从此不再犯错。”

    “至于犯错……谁这一生都犯过错,就算我重生了,我现在便有白泽之子的才智,可这次考验,不还是让华胥姐抽我耳光么?”

    “在我看来,犯错的人,若是诚心悔过,把因为自己犯错造成的伤害弥补,让因为其受伤的人原谅,并且从错中学到了对的,那这笔账,就可以一笔勾销。”

    “所以月空兄才对替你们和我拼命。”

    妖月空听得头头是道,可面对白观星的贱笑,又顿时一怔,将头扭到一旁。

    “啥事都是你对!啥事都是你有理!”

    “那必须滴!”

    白观星是丝毫不客气,大大方方把夸赞揽在头上,然后又望向秦逸尘:“杀了先天躯之后,该是你的后天躯一脸懵逼了吧?”

    “……把你天眼给我扣了!”

    白观星笑道:“我考验之法有丝毫偏差,便让你和道柔身陨,教书先生只会打手心,便让你从此厌烦诗词古经。”

    “先生打十个秦逸尘的手掌,就会让十个秦逸尘厌烦古经,所以你以后带兵打仗,一定三思而后行,确认自己是对的,明白么?”

    秦逸尘重重颔首,记下此事。

    权力越大,地位越高,责任越大。

    他如若只是个统御十万神兵的将军,那指挥失误只会害死十万神兵,他若是问天关数千万神兵的大将军,若指挥失误,害死的就是几千万兄弟的性命!

    白观星又道:“啊对,当时我说你天赋不是最好的,你想到了龙婉儿,对吧?”

    “……你这天眼还能从这看到三千道界啊?!”

    白观星笑容不止:“那我当时如若说你天赋一般,难堪大任呢?”

    秦逸尘一怔,而白观星似是自问自答:“你会自闭,你会陷入困顿,你会真觉得自己天赋一般。”

    “你会觉得历来我们的种族多少豪杰,你在其中排不上号。”

    秦逸尘有些委屈:“和他们相比,我确实天赋一般啊。”

    白观星又问:“那如若是梵万星说你天赋一般呢?”

    “他也配!”

    这三个字,是白观星满是不屑地喊出来的,但却是抢在了秦逸尘开口之前。

    “如若是元天帝说你天赋一般,根本无法成帝呢?”

    “元天小儿乱我道心,想让我有心魔!”

    “这些都没错,可为什么从我嘴里说出来,你就会陷入自闭?”

    “因为……我是白泽之子啊,我才智通天,我智慧无双,我开了天眼,我言出法随。”

    秦逸尘困顿,低头道:“你自夸的都没错,因为在你面前,我自愧不如,需要谦虚。”

    “那在梵万星面前为何就不谦虚?”

    “因为他是你的手下败将。”

    “那为何元天帝这般说你,你就不会听信呢?”

    “因为他是你的仇敌,不会遭受蛊惑。”

    白观星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而如果,我说其实你就是个要不是真龙气运罩着,老子连理都不理一眼的废物呢?”

    “这……”

    秦逸尘怔住了,他抬头,白观星贱笑。

    “想不想揍我?”

    “太想了!”

    “我说你天赋一般,你就谦虚,我说你是废物,你就要揍我,你没错,但也错了。”

    白观星抬头望天:“谦虚,和自知之明,从来都不冲突。”

    “我是不是一只手指就能碾死打你板子的穷酸书生。”

    “是。”

    “但我刚才是如何称呼他的……”

    秦逸尘愣住了,他沉默许久。

    “就像,世间诸帝称呼你一样。”

    先生!

    “天地君亲师,何为先生?能教我者便为先生,当受尊敬。”

    白观星又指着自己:“我再问你,我是谁?”

    妖月空似是听烦了这家伙的自卖自夸,抢答道:“才智通天,智慧无双的白泽之子。”

    “我是天么?”

    秦逸尘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见白观星一巴掌扇来。

    “天赋天赋!我不是天!我凭什么有资格评价别人的天赋!”

    秦逸尘被打的一愣,然后满是委屈巴巴。

    “这又不是我说的!”

    抢答的是妖月空,为什么挨巴掌的是他?

    “乖,不哭昂。”

    白观星一边给秦逸尘揉脸,一边从袖中取出一枚蜜枣,那是真的蜜枣,给后者塞进嘴里。

    看在这蜜枣很甜,看在白观星说得对的份上,秦逸尘忍了。

    “记住了么?”

    “还是有点没明白……”

    秦逸尘说完这话,急忙捂着另一边脸,而果不其然,白观星抬起的手掌见状忍住了,又强撑出一抹笑容。

    “那我问你,你小时候怕鬼么?”

    “鬼?”

    “嗯,你都修行到这般境界了,应该知道鬼魂存在,那是灵魂所化。”

    “有怨气便会成怨鬼,生前遭遇不甘便会成恶鬼,你小时候,怕鬼么?”

    “怕!”

    秦逸尘重重颔首,再次被勾起了心中的噩梦。如所有儿时的城镇一样,在城郊后山,总有一片乱坟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