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个陌生人一天做了4次|适合男人晚上一个人看的东西

2021-05-11 11:37:4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刘春来可不相信老爹说辞。

到处都是建设工程。

产业集群的工程规模都不小,城市化已经开始。

四大队的建造工程队拥有丰富的经验,管理也算是完善

  刘春来可不相信老爹说辞。

    到处都是建设工程。

    产业集群的工程规模都不小,城市化已经开始。            

    四大队的建造工程队拥有丰富的经验,管理也算是完善,拿到业务很容易。

    老头估计是早在琢磨要搞个机场。

    一个村建机场。

    还是能起降大型客运飞机的机场!

    在全国,可是独一份。

    “真不是我想搞,这边不是要修到蓉城的铁路吗?虽说要在县城设一个站点,可距离咱们太远。如果咱们搞个机场,或许可以让铁路往咱们这拐个弯……”

    刘福旺委屈地解释。

    他表示,真不是他想建机场。

    不得不建啊。

    “啥?”

    刘春来以为听错了。

    消息自己可没听谁说过,老头哪来的消息?

    “你这平时忙,没时间关注,不知道也正常。蓉城出川的铁路不多,达成铁路早就在规划,快要动工了……”

    刘福旺解释。

    规划中的达成铁路会经过蓬县。

    从隔壁吕山县到蓬县的规划路程并不会经过幸福公社。

    如果要想让铁路拐个弯,整条铁路的里程会增加几十公里。

    “咱们直接建成一条铁路到蓬县不行么?”

    刘春来问道。

    老头真的敢想。

    让铁路拐个弯。

    这弯一旦拐了,就多几十公里,工程难度会大不少不说,需要的建设资金也会多很多。

    “咱们这边得建成一个交通枢纽,集航空、铁路、水运一体,将来发展才会更方便、快捷。”

    刘福旺有着充足的理由。

    “以后不是要搞旅游嘛?没有便捷的交通,怎么能带来更多客流?大队的旅游还怎么搞?”

    刘春来被问住了。

    看着儿子的表情,刘支书很是得意。

    他自认这些年的进步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样的事情,说起来都是合情合理的,连刘春来都找不到理由反驳。

    刘春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头。

    老头这野心,够大。

    哪怕一个市书记,都不一定敢这样去规划自己的地盘。

    刘福旺不过一个大队支书。

    又是火车站,又是码头,又是机场。

    “爹,市里不是有个机场么?”

    果城有个小型战备机场。

    解放前,就修建了。

    解放后,因为地处西南偏僻地区,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资源,经济发展水平差,平时那机场根本没用。

    起降大型飞机不行。

    跑道都没有硬化。

    三线建设时期,作为大后方的战略区域,这些机场是在规划修建中的。

    可没等到有钱建设这里,改革开放了。

    “市里是市里的,咱们自己修的才是自己的。也要不了多少钱,修条跑道就是了……”

    刘福旺依然是这样的论调。

    在他看来,机场嘛,就是一个泥土夯实的平坝就行了。

    “行,您看着办,反正我没钱,大队也没钱……”

    刘大队长很无力。

    这样的事情,他能如何?

    反对?

    效果会有的,反而会让自己更闹心。

    索性就让他去折腾。

    华西村搞个直升机机场,就牛得不行。

    这边有个大型机场,对于后期的名气维持,也不是问题。

    “只要你不反对,我就找许书记跟吕县长,机场咱们都自己修建了,铁路不拐个弯修建个火车站,说不过去,他们怎么有脸说支持我们发展?”

    “……”

    想着许志强面对这说辞的时候那表情,刘大队长果断做出了决定。

    这样的事情,让许书记去头痛就好。

    铁路拐弯的事情。

    他也希望。

    有火车站在这里,铁路运输货物,就便捷了。

    之前他就是考虑成本太高。

    加上从幸福公社到县城跟吕山县都是差不多的距离。

    就没有想过这事儿。

    毕竟,全国铁路规划,那都是统一的。

    改变,太麻烦了。

    “啥玩意儿?老刘,你这是喝多了还没醒过来?”

    许志强以为听错了。

    瞪大了眼睛看着刘福旺。

    “刘支书现在戒酒了。”

    吕红涛提醒着。

    结果被许志强瞪了一眼。

    自己不知道?

    “老刘,你可知道你说的意味着什么?铁路规划已经完成了,马上就要动工了。”

    许志强问刘福旺。

    “我知道啊。就是晓得规划了,所以才来找你们。这是春来的意思。咱们那里搞个中苏工业园,还有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没有一个火车站,算怎么回事?说好的支持呢?”

    刘支书的质问,让两人都没法反驳。

    “要是能从那边直接上铁路,运输等都方便了很多。”

    吕红涛反而支持这事情。

    “红涛同志,你可知道,这得多花多少钱!”

    许志强急得直跳脚。

    多好几十公里。

    那边都是山区,从吕山县拐弯到幸福公社,再到蓬县县城。

    得多修不少桥,挖不少的隧道。

    施工难度会大很多。

    “直接从幸福公社修条铁路到县里不行么?”

    现在穷疯了的许书记,就不希望多花钱。

    中央拨款的,绝对是按照原本的规划来的。

    要改铁路,先不说审批手续什么的。

    多出来的铁路,如果让他们蓬县政府出钱,这……

    刘福旺自己会掏钱么?

    不会。

    一分都不会。

    说不定还会借着机会赚一笔。

    “从我们那边修建铁路过来,成本不会低,运输货物到了县里再转运?如果通过我们那边,不管往哪个方向,能随时掌握列车运行……”

    刘福旺说道。

    “另外,我们准备修建个机场的,也是春来同意了的。要是没有铁路配套,咱们那机场的货物怎么转运?”

    “啥?”

    刘福旺喝多了。

    绝对是喝多了。

    至少,许志强是这样认为的。

    修建机场啊!

    连市里的机场,都荒废着呢。

    他想要质问刘福旺,修建机场得多少钱,他们哪里来的钱。

    被吕红涛给阻止了。

    “福旺同志,这事情得省里批准才行,我们先商量一下,到时候看看何市长的意见……”

    直接就把刘福旺给打发了。

    刘福旺倒也没有强求。

    转身就走了。

    “如果这些搞不成,春来后面的投资,可能就会到沿海,那边交通更方便。哦,对了,他说等手头有钱了,要引进一条芯片生产线,据说好几个亿,让我省着点花钱……”

    说完,也不等两人问。

    走了。

    几个亿的项目!

    两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不相信刘福旺说的。

    相比修建一个机场,产业才是他们更看重的。

    机场带来的收益不大。

    至少这年头是不大的。

    领导干部坐个飞机,都得级别够得上才行。

    有了这个项目,让铁路拐个弯,好像也不是啥难事。

    “几亿的芯片项目?”

    何国华显然不太相信。

    不是不相信刘春来要投资几亿来搞这产业。

    而是不明白刘春来的这些产业有什么关联。

    “对,咱们的彩电生产,所有的零部件全部都可以自己生产了,唯独最核心的芯片。一块芯片,国际上价格只要十多块钱,咱们买回来,要六七十,还得外汇……”

    吕红涛解释着。

    他之所以认为刘春来要搞这个。

    倒不是因为刘福旺说的那些。

    “以春来同志的性格,他不会让关键的核心零部件掌握在别人手里卡自己的脖子,之前被康力卡脖子,就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虽然现在解决了……一旦芯片被卡了脖子,整个生产彻底会停顿……他们现在开始了大规模囤积芯片……”

    吕红涛继续解释。

    蓬县政府也是彩电厂的股东。

    自然了解彩电厂发生的一切。

    何国华点头,“他手里有足够的资金?”

    “没有。”

    许志强摇头。

    “春来同志的资金,现在全部都投入到了跟苏联的贸易中。咱们需要的设备跟技术太多,又没有足够的资金……”

    许志强也开口了。

    之前省上拨款的三千万,全部被刘春来要走了。

    对于跟苏联的贸易,三千万只算是启动资金。

    用来组织生产的。

    第一批设备马上回来了。

    厂房建设等正在加快速度。

    其他的用于交易的各种产品,现在同样也在夜以继日地生产。

    “市里也拿不出资金了。”

    何国华有些发愁。

    “何市长,市里需要花钱的地方更多,也不能老是往咱们这边倾斜太多……”

    吕红涛说道。

    何国华意外了。

    愣愣地看着他。

    眼前这人,还是自己认识的蓬县干部?

    居然懂得为市里考虑了?

    “有什么要求,先提。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们办……”

    一脸警惕地对两人说道。

    上当多了,也就变得谨慎了起来。

    “怎么能有要求呢!咱们得为市里考虑啊。不能只考虑我们一个县的穷……”

    许志强嘿嘿笑着。

    他跟吕红涛来之前就商量好了。

    刘春来要花几亿引进芯片生产技术,政府没法在资金上扶持,批点贷款以及搞好配套是没问题的啊。

    但是不能直接说。

    “直接点。相互都了解。”

    何国华根本就不信两人。

    “其实,咱们只要把基础配套搞好就行了。春来同志那边搞得风生水起的,那么庞大的产业,光是靠着公路跟水运,要么时间太长,要么成本太高了……”

    “你们想修铁路?市里批准不了这个,也没钱支持……”

    果然。

    狐狸早晚都会暴露心思的。

    吕红涛以前多好的一个同志。

    被许志强给带坏了。

    “领导,其实也不是,达成铁路不是快要开工了嘛。幸福镇那边又是大学跟中专,产业集群也在那边。刘春来还准备自己修建一个机场……”

    “他准备自己建机场?”

    何国华嘴角有些抽搐。

    “让市里帮着跑各种手续吗?这个倒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修建机场什么的。

    市里帮着跑审批手续,这是应该的。

    要钱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对。我们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我们去跑这个难度太大了。”

    许志强说道。

    一副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何市长,您看,他们这修建了机场,码头我们也给修了,公路这块,我县一直在大力投入……”

    吕红涛叹了口气。

    何国华诧异地看着他。

    总觉得他这话里有话。

    “达成铁路?”

    何国华终于已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你们是想让市里出资帮着修建从幸福镇到县城的铁路?”

    两个狗曰的!

    说到底,还是来要钱的。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这才是真实目的。

    几十公里的铁路啊,这得多少钱?

    市里也没有印钞厂,一个农业市,每年能有多少的财政收入?

    “市里还过不过?其他县还管不管?亏得你们一开始还说市里开支大,不嫌害臊?”

    何市长怒了。

    问自己要钱的手下,都不是好手下。

    “领导息怒,我们可没这意思。”

    吕红涛急忙开口。

    在他的示意下,许志强也急忙脸上堆笑:“领导,省上不是说支持嘛。现在铁路还没开工,规划是可以修改的,请求省上出面,帮忙把规划修改一下,让铁路从吕山县到蓬县的区域,拐个弯……”

    “对,就是稍微拐那么一点弯,国家出钱……”

    吕红涛也满脸期待的笑容。

    让铁路拐弯!

    何国华一时间愣住了。

    这两人,真敢想!

    “你们……”

    “领导,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是刘春来的意思。如果运输不够方便,他这几亿的芯片产业,就会投到沿海地区……他投入的这几个亿,带动的周边产业规模可不小,就连卫生巾的产业供应,都能带动庞大的产业发展……”

    吕红涛急忙解释。

    有了这样一个对周围产业拥有很大促进作用的产业,果城市完全可以围绕着这些产业做文章。

    “他真准备走?不是都准备建机场了?”

    何国华有些不信。

    “领导,机场投资不小。刘春来现在没钱……”

    “也就是说,机场可能不一定建设?”

    这不行!

    必须得帮着尽快把审批手续搞下来。

    哪怕有简单的基础建设,也没有问题。

    刘春来在蓬县投钱越多,他想跑的想法也就越不靠谱。

    “是啊,这也是刘福旺同志找我们的原因,他怕自己到头来老了,儿子不在身边……要不然,春来同志早就主动找咱们了。”

    许志强叹了口气。

    这话,是他临时编的。

    却让何国华相信。

    刘福旺有这样的想法,是正常的。

    哪怕现在葫芦村脱贫了,在小康道路上越走越远。

    没有了刘春来,葫芦村未来发展,可能就会失控。

    到时候搞不好又回到了原来的那种状况。

    “不就是让铁路拐个弯嘛,我帮你们解决了!”

    何国华咬牙说道。v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