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第一章老中医吸奶

2021-05-11 13:49:3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夏归玄反倒被问得很意外。

他知道焱无月之前在别扭什么,所以有意陪她浪漫一下,谈谈心,看看景,并不需要次次直奔那种主题。

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慢下来&rdquo

 夏归玄反倒被问得很意外。

    他知道焱无月之前在别扭什么,所以有意陪她浪漫一下,谈谈心,看看景,并不需要次次直奔那种主题。

    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慢下来”的心。          

    结果还刚开局呢,计划好的陪着看一场日落,在夜色之中静听风吟,披星揽月……然后看着暖暖的朝阳升起,采一匹朝霞、织一束花。嗯。

    这是作为一位修士心中所能想到和女孩子相处最浪漫的方式之一,脑回路里一般不会有什么游乐场或看电影这类玩意,哪怕他算个“明星”。

    本还有些自我怀疑不知道这种自以为的浪漫对焱无月有没有效果,结果效果好得爆了表,我还没用力呢你就躺下了?

    他在愣神没回答,焱无月的表情倒是从媚意变成了危险:“敢情你还真在考虑这个!”

    “诶诶?没有没有……”

    “我管你考虑什么。”焱无月一把将他压在了云上:“现在是我想吃你,老实点!”

    夏归玄哭笑不得:“你上次也这么说的,你是女土匪吗?”

    “好像也差不多。”焱无月咬着下唇,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衣裳:“在?看看吉尔。”

    “这话不适合少女样的你,那就成不良少女了。”

    “你双标。凭什么御姐说这话是风情,少女说这话就不良?”

    “咦这倒是个问题。那我们先研究一下少女的构造?”夏归玄忽然翻了个身,反把焱无月压回云端。

    对话骤然停止,两人近在咫尺地对视着,焱无月睫毛微颤,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这种含羞娇柔的模样很是难得,夏归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焱无月,哪里像个刚从沙场上走下来的悍将,明明就是个青春活泼的女生在刚和男朋友手牵手郊游之后被推倒在草地上……

    谁说御姐更有味了?明明这样也很有味,让人食指大动,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轻轻俯首,噙住了她的红唇。

    焱无月婉转相就。

    和上一次那激烈奔放的热吻截然不同……那次如一壶烈酒,酣畅淋漓,这次如一杯果啤,香甜可人。

    那都是焱无月。

    可能这次才算是真的得到了焱无月?

    夏归玄不太确定,事实上连这次焱无月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乖巧他都没想明白。

    心中转着事儿,手上可没停,焱无月的战衣已经被解开

    思绪渐渐有些飘散,凌乱地想到了很多。

    其实东林星群魔乱舞的赛博主城,是有其形成的必然性的。

    因为战斗之后往往都需要一场放松或宣泄,连普通人考完试都会想要和朋友聚饮喝个痛,何况刀头舔血的战士刚刚经历了一场胜利?

    东林这样的“荒芜边境”,重音乐、飙车、酒精、性与暴力会成为主题并不奇怪。

    焱无月也有一样的情绪,便如此刻并不需要他太温柔,哪怕心中其实挺期待这种温柔,真正玩起来还是觉得不够劲。

    上次逆推夏归玄也一样,便是在踏破泽尔特之后,那澎湃的心潮根本无法按捺,狂暴得夏归玄都差点跟个小受似的。

    只是那时候焱无月嘴硬地认为,那是一次主动的需要,老娘爱什么时候和谁上床是我自己的选择,想我以后还跟小九墨雪那样陪你,想也别想。

    就连夏归玄也时常觉得,和焱无月依然像哥们多过像情人。

    所以时至今日,她和夏归玄依然只有那一次。

    小九登基之前大家是见过面的,小九和墨雪陪他夫妻play,焱无月压根就不甩他,骄傲地扬着马尾辫和幽舞出征西部星域去了。

    镜像世界之战完事,又是小九和分身一起和他玩新花样,同样得到了分身的焱无月一头扎进血色浪潮里,还是不甩他。凭什么啊,我自己都不想一见你就是那事儿,这回还得搭上一个分身呢?想得倒美。

    结果又是一次战后,一个简简单单的陪伴赏景小浪漫,就让她纸糊的矜持崩得一干二净,再一次主动求欢。

    焱无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矛盾。

    也许是因为一点小伤都不愿意让她受,“你的身体属于我”,看似霸道实则呵护。

    也许因为他愿意放下臭身段,刻意一次又一次地陪她小浪漫。

    也许因为他真的很帅。

    也许越是压抑自己,越是如洪水蓄积,早晚有一天要冲垮堤坝。

    那就垮呗,就像小九一样只在他面前放浪,也没什么……

    “啊……”一记重炮让她回过神来,哦不,差点昏神过去,什么思绪都被冲没了……

    太阳已经彻底落山,万籁俱寂,包括她的声音也有气无力:“不行了……我投降。”

    焱无月委屈屈,上次还能压他半夜来着,怎么这次比上次弱啦,明明突破无相了不是?

    夏归玄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附耳笑道:“上次让你的。”

    焱无月咬着下唇:“为什么这次不让!”

    夏归玄哑然。

    你自己让我粗暴点的,我勤恳卖力了这么久你倒怨我不让你了……也许这就是女人吧!

    结果焱无月下一句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折:“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今天不够劲?”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一时不知道这什么意思。

    却听焱无月续道:“御姐的样子陪你,和这个样子,你喜欢哪个?”

    这好像已经是今天第三次问相似的问题了。

    夏归玄终于没有再忍:“我全都要。”

    焱无月有些虚弱地笑出声来。

    只见身影一阵朦胧,一个御姐并肩出现在身边,正目瞪口呆。

    夏归玄也目瞪口呆。

    这状态下分身出来,是直接没衣服的……

    还能这样的?

    御姐回过神,大怒抱着胸往后缩:“焱无月!你太过分了!”

    焱无月懒懒道:“明明你自己对他异乎寻常的感兴趣,别装了,你和我一样,就是爱偷闺蜜汉子,我也算是你闺蜜对不对?”

    御姐气得想跳:“就算我想偷你小男人,那也有个过程!你都知道手拉手谈恋爱!”

    焱无月慢慢道:“可是……你就是我啊……刚才你难道没感受到他的温柔?”

    御姐两眼圈圈。

    “你是我分身,维持次级意识只不过是为了增强实力的意义,实际上这就是我用了个分身神通伺候我男人啊。”焱无月转头搂着御姐,忽然吻了上去:“难道你不是心知肚明这一点,才会动不动提他?你知道我的男人就是你的男人,根本不是因为爱偷闺蜜汉子。”

    镜像被主体亲吻着,懵然不知所措,一时都不知道谁才是成熟御姐,谁才是青春少女。

    但那抱着身子的姿态却也慢慢松开了。

    焱无月句句说的都是本质,哪来的两个人,这就是一个人的镜像而已,大家的思维完全是一样的……

    御姐轻轻叹了口气,忽然反客为主,把主体摁在云上激烈亲吻起来。

    夏归玄木然看着这副美景,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第三者。

    焱无月辛苦地从御姐下方探出脑袋,美眸迷离地看着夏归玄:“知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反复在问,喜欢御姐还是我?”

    夏归玄摇摇头。

    “因为我遗憾,没有在曾经的形态下和你好过……本来以为没有机会啦,可如今岂非天赐?是上天让我还能用以前的模样陪你。”焱无月柔声道:“你一直在试图弥补我,那我也想弥补你。”

    两具身躯极为默契地分开,左右挨进了夏归玄怀里。

    两张极为相似的容颜,一个成熟,一个青春,直如姐妹一般。

    远处,一只偷窥的狐狸慌不择路跑没了影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