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友用手指进去特别爽,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

2021-05-11 14:48:0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贯穿你的第一剑,魔化之力,就已经对你展开了入侵……”

王者姿仪,漠然的眉宇展露着锐利的锋芒。

苏逸辞侧转过身,回视对手的霎那,又是&ldqu

   “贯穿你的第一剑,魔化之力,就已经对你展开了入侵……”

    王者姿仪,漠然的眉宇展露着锐利的锋芒。

    苏逸辞侧转过身,回视对手的霎那,又是“砰”的一声沉闷的爆响声于台面炸开,血雾爆冲,扶沉信的一条腿赫然又飞了出去。          

    四下的众人瞳孔再度扩张。

    诸多观战者的视觉神经又一次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神道院众人的内心几欲冲出嗓子眼。

    而,帝流院那边,一个个感觉就像坠入了黑暗的冰窟窿,全身发凉。

    “啊……”扶沉信喉咙中发出惊慌失措的惨叫,帝流院的人试图再次从对方身上看到“奇迹”。

    试图看到扶沉信再次变为吸魂邪藤进行本体和替身的交换。

    可是,众人所看到的,只有扶沉信无力的跪倒在了苏逸辞的面前,欢悦的鲜血从手臂和膝盖位置飞舞而出,每一滴都分外的刺眼。

    缠绕在苏逸辞身上的吸魂邪藤也是迅速的退散下去,就像是燃烧殆尽的纸灰,飞舞在战局之中,缓缓散尽。

    第一剑,就已经决定了这一战的最终胜负。

    当苏逸辞将染神血贯入对方身躯的时候,魔化之力的血气已经在扶沉信的身上扩散,也就是说,每一道散落在地面的断藤,实际上都染了一念魔纹的咒力。

    扶沉信在疯狂的向苏逸辞发起攻势的时候,一念魔纹的力量早已是悄悄的掌控了他的命脉。

    不论扶沉信借助场上的任何一道断藤进行替身交换,都逃不过魔纹咒力的掌控。

    除非第一剑,他就避开了苏逸辞的攻击。

    但偏偏,苏逸辞的真正杀招,就藏在起手的第一剑之中。

    可以说,在击败扶沉信这一战上,厉天路和苏逸辞之间,差的仅仅只是一道一念魔纹。

    五招,结束!

    扶沉信,败北!

    这一刻,苏逸辞向在座的众人宣示了何为强大的天王统治力。

    神道院爆发出了沸腾的欢呼声。

    “苏师弟,干得漂亮!”

    “神道院才是永远的神。”

    “我们赢了,神道院永远第一。”

    “……”

    一波三折,新旧天王之争,苏逸辞豪夺两连胜。

    韦浪,扶沉信折戟于苏逸辞的剑锋之下,天王级别的战斗,直接是令首轮的四院争锋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火热氛围。

    “我去,真的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他这下玩脱了。”台下,夜无宸摸着自己的小心肝,小有心悸的说道。

    白玄辰也是摇了摇头,“我也被吓得不轻,以为要被扶沉信得逞了。”

    “我一开始就知道这局能赢。”楚云衣鼓着小嘴笑道。

    “真的假的?”柳沾雪侧眸问道。

    “真的啊!你看我一点都不慌。”

    白玄辰没好气的瞥了对方一眼,“不吹牛会死哦!”

    楚云衣大眼睛一瞪,杀气流露,吓得白玄辰立马闭嘴。

    神道院的众多围观者可谓是愈发的振奋,林琛,东离岚舟,厉天路等人看向苏逸辞的眼神也发生了诸多的转变。

    “他还没有动用全力!”林琛低声说道。

    一旁的东离岚舟眼中涌出些许的深意,“对于神道院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后贤,公良甫,凌琳,以及冷轻嫣等一众神道院的上师同样是大为欣喜。

    “哈哈哈哈,还等什么?上去把帝令都捡回来啊!”泼墨上师公良甫大声笑道。

    一听这话,四周的众多神道院弟子纷纷冲上两座千疮百孔的战台,开始收集着散落在台上的帝令。

    “别遗漏掉了,捡仔细一点。”后贤上师提醒道。

    “还有帝流院的那份,也别忘了。”凌琳开口道。

    一听这话,跪在苏逸辞面前的扶沉信更是浑身颤抖,这种结果,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要的。

    任谁都没有想到,方才还不可一世的两个人,转眼就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

    然。

    就在神道院这边士气全面高涨的时候,一道带着威严的冷漠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后贤,公良甫,现在的你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吗?”

    “哗!”

    冷肃的气流掀动着地面的尘沙,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神道院几位上师的心中骤然一惊。

    跟着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同一个方向,只见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眼神阴鸷的老者踏入了这片战局中。

    “青,青穆长老……”

    辅剑上师后贤沉声道。

    凌琳,公良甫,乃至于冷轻嫣等人看到眼前之人的时候,目光都不由的发出一阵紧张感。

    而,神道院的大多数院生亦是脸色起了几分变化。

    “是青穆长老!”

    “他竟然在这里?”

    “难道他是帝流院的带队者?”

    “……”

    “哗!”也就在神道院的众人为此感到了几分不安的时候,同样是一阵冷冽的气势于北面的方向呼啸而至。

    “许久不见了,青穆长老……”颇具威严的声音令神道院众人的心神一稳,只见副院长罗逐携带着雄浑的气宇踏入场中。

    罗逐望着青穆,眼神锐气,语气沉稳,“或者说,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帝流院,副院长!”

    无形的气场展开对冲,“帝流院副院长”六个字再度令场下的众人心弦一紧。

    对于罗逐那略带尖锐的话锋,青穆微微笑道,“看来我离开神道院之后,十二天王的实力倒是没有退步。”

    “哼!”罗逐轻哼一声,“如你所见,神道院仍旧是神道院,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离开而坍塌。”

    两道身影,既是旧识,亦是对手。

    “这个青穆长老也是神道院的人?”楚云衣小声的询问道。

    旁边的夜无宸犹有郑重的点点头,“他曾经是神道院最具能力的人物之一,就连好几位上师以前都是他的学生,但后来他也去了帝流院,据说现在是帝流院的副院长。但我没想到,这次四院争锋,会是他带队帝流院。”

    “原来如此。”

    “……”

    罗逐盯着青穆的面孔,开口道,“当韦浪和扶沉信这两人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这次帝流院的带队者可能会是你,你的手段,依旧是这般尖锐犀利。”

    青穆目光轻抬,他抬眼看了看台上的苏逸辞,旋即,道,“但这一场的对决,倒是让你们占据上风了。”

    “错了,不是一场对决的上风,而是所有的对决,都会是神道院占据上风。”

    罗逐强势回应道。

    青穆眼神微凝,其侧转过身,斜视后方,“信心太充足,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哼!”罗逐甩袖一挥,亦是背身对人,“神道院永远是神道院。”

    “后面的对决,拭目以待!”

    “那就,拭目以待!”

    “砰!”话音落下的霎那,浩荡的气流在两者的身后形成对冲之势。这一场新旧天王的对决,似乎还仅仅只是一个点燃四院争锋的导火索。

    更为猛烈的暴风雨,仿佛还在持续酝酿……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