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口述伦理故事细节|厕所里怎么玩自己的身体

2021-05-11 15:37:1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希望是我想多了。”

哥哥说着,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问他:“哥哥,你喜欢阿梨吗?”

他愣了一下,才说:

&ldqu

 “希望是我想多了。”

    哥哥说着,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问他:“哥哥,你喜欢阿梨吗?”          

    他愣了一下,才说:

    “喜欢啊,但只是妹妹那样的喜欢。”

    “啊?我还以为哥哥对阿梨不一样呢。”

    我一直以为哥哥对阿梨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没想到我居然想错了。

    “那哥哥,你有没有遇上让你心动的女孩子?”

    我又问道。

    他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接着居然捏着我的脸颊,让我不许多问。

    “为什么不让我问嘛,我偏要问,哥哥哥哥,快告诉我,是不是有女孩子令你动心了?我记得你以前经常去找阿梨,连狐狸叔叔都觉得你想娶阿梨。”

    他眉头皱了皱,好一会儿才说:

    “我一直都是把阿梨当成妹妹看待的。”

    我心中狐疑,他的神色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哥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对了,我记得你前几天从外面救了一个女子回来,是她的伤势太棘手了吗?要不要我去看看。”

    “不用不用,你不是要去妖族找狐狸叔叔道谢,你早去早回,不要在妖界待太久知道吗?”

    “好吧。”

    我隐约觉得是不是哥哥带回来的那个少女有问题,我还没有见过她,只是听人说是个非常漂亮的少女,身上受伤严重。

    哥哥不是滥好心的人,即使救人也不会把人带回天宫,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子回来。

    我心想,等我从妖界回来,若是那个女子还在的话,得好好会会她才行。

    我很快便启程去了妖界,巫瞑见到我就露出了笑容,他放下了手头的事,先带我去吃好吃的。

    “巫瞑,阿梨人呢?我今晚想同她一起睡觉说话。”

    我觉得阿梨对哥哥是有那方面心思的,她化作了人形之后,眼睛里只有哥哥一个人。

    一直以来,我也以为哥哥会娶阿梨为妻,没想到一切却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了变故。

    “她现在人小脾气大,被我教训了一顿,自己溜得没影了,还偷偷拿走了我库房里的宝贝。”

    说起阿梨,巫瞑摇了摇头,又气又无奈。

    “啊?她自己一个人能去哪里啊?”

    “不用管她,过阵子她自己就回来了。”

    我觉得他在说气话,阿梨是他从小带到大的,怎么可能不管她。

    看来阿梨这回的脾气闹得有点大。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阿梨竟然早就离开了妖界。

    ……

    天宫。

    龙玄晞正在打坐调息,一个光脚的少女蹦蹦跳跳来到他身后,环住了他的脖子。

    “松开。”

    他睁开眼睛,眸光一片冰冷。

    “只是幻境,你怕什么,还是说,你对她的心思,早就不是你所说的妹妹了?”

    少女冰冷的手贴着他的脖子,往后一退,绕到了他的身前。

    娇俏的少女顿时变了模样,变成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女,换了张面孔,身上铃铛靡靡作响。

    可她如何挑拨,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少女冷哼一声,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魔气,张开獠牙大嘴。

    龙玄晞闭上眼睛,不动如山。

    魔气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又变回了娇俏少女的模样。

    “玄晞哥哥,你看看人家嘛。”

    “玄晞哥哥,你不喜欢阿梨了吗?”

    ……

    我因为心里压着事,这次没有在妖界待多久,就回去了。

    回去之后我第一个找到哥哥,也见到了他救回来的那个女子。

    那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少女,而且一举一动间,带着特有的风情。

    她居然挽着哥哥的手,两人关系看起来很亲密。

    我一开始还猜测是不是阿梨来了易容后找到了哥哥,现在一看,有些失望。

    她不可能是阿梨。

    “哥哥,她……”

    哥哥看着我,饱含深意的问我:

    “柔儿,你能分清真实与虚幻吗?”

    “什么?什么意思?”

    我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什么,但我没能将它抓住。

    “玄晞,人家难受……”

    少女像是一滩水似的,倒在了哥哥肩上,哥哥神色僵硬,看着我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人便被那少女给拉走了。

    我快步跟上去,想要问清楚。

    我总感觉哥哥的话里有深意。

    “我们要睡觉了,你也要来吗?”

    那少女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恶劣的挑衅的笑容。

    哥哥连头都没有回。

    我愣在原地。

    看着他们走远,我摇头道:

    “不对,到底哪里不对。”

    天上的星辰像是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我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等我醒来时,哥哥还有祖父祖母都在我床边。

    往旁边一看,居然还看到了巫瞑。

    “发生了什么?”

    我脑袋里混混沌沌的,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

    “柔儿,你体内有残余的魔气,影响了你的神志。”

    哥哥温柔的对我说道。

    我呆呆的看着他:“怎么可能,我体内的魔气早就驱除干净了。”

    巫瞑走过来,对我说:

    “你识海中残余了几丝狡诈的魔气,我们一同出手给你清理干净,所以你现在头会有点痛。是我不好,没有帮你处理干净魔气。”

    我连忙摇头道:“怎么能怪你,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说着,我想起什么,朝哥哥身后望去,“那个少女呢?”

    “什么少女?哪来的少女?”

    他们都露出了迷惑之色。

    我一时怔住,将之前哥哥救回来那个少女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们都诧异的否认没有这回事,说是我被魔气侵蚀,产生了幻觉。

    我看他们的神色不像是在瞒着我什么,而是真的没有发生过。

    哥哥的神色也不像之前那么复杂,更没有欲言又止的感觉。

    “我体内应该没有魔气了吧?我产生的幻觉好像跟真的一样。”

    “你好好养一养就好了,以后不会再产生幻觉。”

    巫瞑说道。

    我点点头,将心头的怪异驱赶出去。

    “对了,阿梨找到了吗?”

    “阿梨早就回去了,她的小性子几天就能好。”

    我松了口气,阿梨没不见就好。

    我看向哥哥,哥哥神色如常。

    巫瞑当天便离开了,他是得知我昏迷,被哥哥他们请来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件事便逐渐被我抛到了脑后。

    这一日,巫瞑出现在天宫。

    “我要去一趟神域雪山,听说柔儿和佛子关系不错,正好路过天宫,就来问问柔儿要一起去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