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抱着老妇肥大的屁股/孕肚吞吐跨坐起伏

2021-05-11 15:51: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青朔道人心中这意念一定下,身上气息霎时高涨,并且似没有止势一般冲升而起。

他的道法在于自身心意越是坚定,越是觉得自己所行是对的,那么力量就会相应为之强大。

而当

青朔道人心中这意念一定下,身上气息霎时高涨,并且似没有止势一般冲升而起。

    他的道法在于自身心意越是坚定,越是觉得自己所行是对的,那么力量就会相应为之强大。

    而当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并为此践行,乃至于不惜自身性命的时候,那将会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实力极强,在与张御斗战过程中,从头到尾却没有对后者发动过一次攻势,因他本心还存在着避战的态度,甚至还存有一丝让张御知难而退的想法,而不用最终非要分个输赢。

    他或许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求道人,但却是一个诚心于己修道人。此刻随着他气意冲发向上,已然是积蓄到满,自然勃勃欲发。

    于是他把手中宝尺一晃,照显出一道通天彻地的玉长尺,此形此影,便连阳都和天外监察的六派修道人都可观见,他只是将之向前一倾,朝着当面压了下来。

    白朢道人因在阵中,受到极多遮掩,没法望见稍远一些的地界,可他方才法力推及全阵,并不是简单的排挤和破坏,还是通过此等碰撞,大略探明了此处阵法的运转之势。

    故是青朔这边一动,他立时有所察觉,并还大致感应出了来势大小。他微微一笑,把手中拂尘一摆,白气腾升,一只巨大玉手自地拔起,以手背袒迎此尺,两者一相接,法力自是撞到了一处。

    他本拟神通变化,将此力借来,随后一同挪去攻破此间大阵,可是尺上力量坚凝合一,混然一体,借无可借,挪无可挪,那便只能以力相抗。

    此时在外围第二重阵势之中,师延辛等三人正立在各个方位之上,他们不知具体斗战的缘由,但却知道白朢便是此回需要对付之人,此刻都是在设法找寻战机,但是却发现一时插不进手。

    对面这两人无不是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功行修为且不论,法力那是真的雄浑厚重,碰撞起来惊天动地,法力相互激荡之中,排斥周围一切,神通道术皆不能入。

    师延辛看了几眼,表面平静,可眼神深处更是泛着一抹凝重。他此刻所站之地与第一重阵禁相差不远,故能深切直观感受到那一柄巨大玉尺几有倾天之力,可即便如此,亦有被白朢道人轻描淡写接了下来。

    要想对付这般人物,寻常手段根本没用,而且对于出手时机的选择也需十分慎重,想到这里,他不禁飞快思量起来。

    青朔道人手中玉尺这一压下,便即感受遭到了莫大阻碍,一时之间,非但落不下去,且还隐隐有被反推上来的感觉。

    他知晓自己即便坚定了心志,也仍与补回了神气的白朢有着差距,可他此刻并不要求能胜,只是想要将之拖住,不给其任施展手段的机会便好。

    不过他的斗战的选择并不呆板,身上光芒一闪,元神浮现而出,并带着一股毅然之势借着阵禁遮掩朝着对面冲去!

    白朢此刻感应放诸周遭,青朔元神还未从阵中传出,心中就已有了一丝警兆,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就有一道化影从身上走了出来。

    这番应对及时且恰当,本来当是正好迎上那到来之元神,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柔和光亮洒落下来,像是月光入水,霎时映海照江,波光潋滟。

    那化影却是一伸手,直接探入光中,像是摘花拿叶一般,居然准确无比的捉住了蕴于其中的那一道剑光。

    然则那剑光却是一闪,又是一道剑光自上分化出来,跃过化影,直接斩落在白朢身外明光之上,但却是斩入虚无,空空虚荡,虽未能将之斩破,可也是激起一阵涟漪,令气息运转一滞。

    此时此刻,像是如配合好的一般,青朔道人元神已从阵禁遮掩中冲了出来,其周身先是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气光,而后在一刹那骤然化散,于此一同爆发出来,还有一股几能撼天震地的莫大力量!

    而此力量虽然庞大,却是分化有度,并不波及大阵分毫,齐是向着白朢宣泄而来,于是下一刻,一股似若蔽去天日的光芒一下将其人吞没了进去。

    青朔道人这回却是直接用上了元神爆裂之法,以他的气意法力,当中所能爆发出来的威能无疑是极大的。

    实则元神与自身相仿,能施展各种神通法术,然则他自身法力都是用来与白朢道人对抗并牵制其法力了,那用这等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却是最好。

    此法确实也很有用,就算白朢法力再高,神通再强,也没有可能完全忽略一位同辈修道人元神爆裂,更别说他此刻还在与青朔道人对抗法力,稍有应对不妥,顶上的玉尺却会镇压下来,顺势将他压下,故明显可以感到其气息向内一阵收敛。

    青朔道人虽然成功完成了这一次攻袭,可他神情并没有半分放松,尤其是他看到那一只硕大玉手仍然存在于那里,连半分摇颤也没有,好若山岳般稳固,就知这一击并没有给白朢带去太大的冲击,可总是做到了稍加遏制。

    趁此机会,他气息一转,霎时元神复就,同时接连拿取了数个神通,这里面既有对他自己施展的,也有准备对着对面施展的。

    似乎就是间隔一二息之后,就见那一片光中,有一柄拂尘轻轻一摆,那一层几是遮去天穹光芒如同一层轻柔薄纱般被轻易揭了去。

    此刻再观,却见白朢道人黑发玉肤,立在半空,发髻上系着一抹朱色飘带,与那一身白色道袍正一同随风而舞。其足下光雾旋饶,却是凝聚成一团不断绽放宝光的云荷法驾,并有藕叶随枝攀起,若青色华盖加于顶上,上端淅淅沥沥灵丝垂下,直没虚无之中,整个人在沐浴宝光之中,半分不曾伤的。

    这个时候,他顶上一黯,却见上方荷叶却是出现了一团黑火,此火顺着那些灵丝蔓延而来,似要将他笼罩入内。

    他此刻显得很是从容,见此一幕,他笑了一笑,起袖一拂,直接将之抹了去,随后再是起拂尘一摆,法力贯通周外,顶上那一只巨大玉手微微抬起,竟是将玉尺反推回去了些许。

    这并非是青朔道人忽然力有不济,而是因为他方才拿捏神通之故,法力调去了大半,而经过这短短片刻,他已是准备稳妥。

    此时法诀一拿,周身法力震荡,竟是在大气之中形成了朵朵金纹符箓,瓣瓣飘落下来,同时有一股玄音在天中飘荡。

    这是一道名唤“落尘天声”的神通,一经施展,能令敌手气力两衰,自身灵性渐渐退失,进而失去斗战之能。

    以白朢功行修为,哪怕不至于被此迫压,却也无法做到一点不受影响,亦会出现法力运转滞碍还有意识迟钝等种种表象的。

    尤其是他与白朢本就是有一缕神气相通,更能对其施加影响,区别只是看谁人意志更为坚定,在这方面他自认为绝不会输给其人。

    白朢受此声此气一激,只觉身躯微沉,那原本光明通透,无垢无染的心镜之中忽然蒙尘,无论是气意辨识还是法力推动都好像是隔了一层。

    虽有顶上藕叶灵丝垂下,不断将之冲刷涤洗干净,可是随后又有纷扰落尘不绝而来,仓促难作根除。

    而气意衰去,一个恍惚之间,他见到又是一道青朔元神向着自己冲来,待发现时已是近在咫尺,他却是不慌不忙,从容抬手,对其一指下。

    这一刻,就像是点破了什么,生出了清脆的琉璃破碎之声,却是天地分成了两个破碎的世界,一个是落于现世之景,什么都不曾发生。

    而一个是仍在演化虚幻之景象,里面却是那青朔道人的元神又一次爆裂开来,这虚实相互交融,却又有明显界限,但不会叫人再也分辨不出何为真实,何为虚幻。

    师延辛站在阵机之中,神情微凝,方才他抓住了白朢道人气意衰退的一瞬间,施展,不得不说,他的时机抓的刚刚,所用幻景也是符合战术的选择,但是仍然被白朢一眼看破,不仅如此,还直接以神通之力一举划分开了幻真界限。

    自此刻起,他施展的幻景只能落入那方虚碎天地中,而无法落照入真实了。

    白朢点开虚无的同时,身上一道化影飞出,迎上了青朔道人那真正到来的元神,而那不断斩来的剑光和沾染上来的黑火,具是被他顶上藕叶和身上宝光所挡住,这时点点头,微笑言道:“就是你们几个了。”

    他拂尘再摆,白光绽放,在这一刹那间,青朔道人和师延辛三人都是感觉到,除了己方诸人和白朢之外,周围一切都是停顿下来,甚至连脚下大阵也不再运转。

    此神通名位“天律维空”,凡是与他气息相接,或是法力相撞之人,他都是可以将其一并拖入到神通之内,但是世间诸般运转却都是可以暂时蔽绝于外。而只要神通不破,他就可以从容收拾掉此间所有敌人,而后再去解决外面那一道危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