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啊人家想再快点嘛,双性总裁受自慰时被下属发现

2021-05-11 15:58:3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嗯,是啊,是叫张秀英。”

曲美珍看她一脸古怪,还以为她被吓到了。

“云姝啊,实在不好意思,都是阿姨办事糊涂,才给你招那么大麻烦,哎!现在这些孩子啊,你说

 “嗯,是啊,是叫张秀英。”

    曲美珍看她一脸古怪,还以为她被吓到了。

    “云姝啊,实在不好意思,都是阿姨办事糊涂,才给你招那么大麻烦,哎!现在这些孩子啊,你说平常的时候,看着文文静静的,也还挺懂礼貌,可谁知道背地里居然是那副德行,真是都被气死了……”          

    “阿姨,我没事,这事也不能怪您,实在是韩雪那人太膈应人,谁碰上谁倒霉,您也别太往心里去。”柳云姝面上含笑,心下里却起了猜疑。

    韩雪妈妈张秀英,会是柳云姝口中那个张秀英吗?

    柳云姝心口砰砰狂跳,越想越心惊,宿管阿姨又叮嘱她小人难防什么的,她都神情木然的点头回应。

    “……阿姨,我东西还没整理完,先回宿舍了啊,等有时间了再聊。”

    曲美珍见她神色焦急,本来还有事想问,以为她忙着赶上晚自习前整理完,想到反正也都开学了,这往后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的是机会,也不必急于这一时,遂笑着起身相送。

    “诶,好,去忙吧,有时间下来坐坐啊。”

    “好,有事您喊我。”

    柳云姝笑容恬淡,刚刚心里有事,倒也没太留意,不过这会儿宿管阿姨明显热络的迎来送往,心思通透的柳云姝大概也猜到了一二,但她这会儿心里很乱,非常需要一个人安静待会儿,她需要把事情好好捋捋,也就没再耽搁,直接回了寝室。

    沈岚端着洗好的衣服正在阳台上晾毛巾,看见柳云姝推门进来,眼睛都亮了。

    “我们大功臣终于回来了啊。”沈岚才喊了一声,就惊觉不对,“……咦,不对啊,衣服都换了一身,这是早回来了?”

    “嗯,回来一小会儿了,你们都没在,就猜你们肯定是去水房洗漱了。”柳云姝嘴角微微有笑。

    舍友全都回来了,看来她想一个人静静都成了奢侈,柳云姝唇角紧抿。

    谭淑芳和李招娣回来的早,毛巾什么的早晾好了,都在整理带来的书。

    “云姝,谢谢你……”李招娣才说了一句,眼泪就不争气的夺眶而出,但她还是强忍着,略带一丝哽咽的把话说完,“谢谢你把韩雪和冯丽都给赶走……呜呜,你都不知道,我看到她们的时候,我都快绝望了……”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再哭可就真丑了啊,招娣啊,你说为了那俩渣渣,把自己哭丑了,你值当吗?”

    沈岚为人豪爽,结交的朋友也都性格不错,还没见过像李招娣这么能哭的。

    “云姝,你是不知道啊,自打韩雪和冯丽搬走,招娣就一个劲儿又哭又笑的,我要不是知道她是喜极而泣,高兴疯了,我都还以为她舍不得韩雪和冯丽那两个祸害呢。”

    “……才没有,我这还不都是被欺负怕了嘛。”李招娣羞愤难当,谁还稀罕被人欺负不成?

    谭淑芳扑哧一笑,“沈岚明知道招娣不禁逗,你还尽招她,嫌她那双眼肿的还不够是吧……”

    “我哪有。”沈岚自己说着都有点心虚,忙不在去看可怜兮兮的李招娣,拉过柳云姝,认真且严肃的警告她,“云姝啊,淑芳和招娣商量好了要坐同桌,你可别被陆涛那小子拐跑了,抛下我这个老同桌啊。”

    “陆涛进咱们一班了?”柳云姝先是惊讶了一下,而后又忽的释然了,也对,就陆涛那股子勇猛的劲儿,脑子必定好使,要不然他早不定死几回了。

    柳云姝对陆涛的评价很高,有勇有谋,胆识过人,能在车祸时临危不惧还自行组织救援的人,不愧是那种家庭出身的孩子。

    不过,沈岚无厘头的恳求却令柳云姝一头雾水。

    “他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总之就是你不许给我见色忘友!”

    沈岚红着脸蹬蹬跑阳台,狠地吸了口晚风送来的凉气,方才感觉脸颊没那么滚烫。

    沈岚的回避令柳云姝唇角微僵,但很快她便知道原因了。

    柳云姝和沈岚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没多久,陆涛抱着一摞书就杀了过来。

    “云姝啊,看在一起同生共死患过难的份儿上,你就再帮我一把呗,你跟我做同桌,好好帮我提一提成绩,嘿嘿,老子今年要是再考不上国科大,就真得去戍边了……”

    陆涛一番声情并茂的恳求,太他妈令人动容了,沈岚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靠!

    陆涛这货忒不要脸了!

    不是威胁说她要是不让位,就给她武力镇压的么?

    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来这么一出让人大跌眼镜的苦情戏码。

    关键是,沈岚自己都被他那三分可怜七分哀怨的调调给整心软了。

    柳云姝唇角狠狠一抽,“少贫了,赶紧后边找座位,我自己时间都还不够用呢……”

    “别介啊,我又不占用你太多时间,我就是需要有督促一下,共勉……嘿嘿,共勉一下嘛。”陆涛继续游说。

    本以为柳云姝看在俩人的交情上,不成问题,没成想,柳云姝太了解他了,他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压根瞒不过她的眼睛,都不给他继续纠缠的机会,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喷雾瓶威胁地晃了晃。

    “……想试试?”

    “靠!柳云姝,不待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啊……”陆涛不是认怂了,而是真被惊着了。

    谁叫他好奇心使然,趁警卫员解手的时候,跑去拿流浪狗试了下效果。

    中招的流浪狗前一刻还张牙舞爪,下一秒就疯了似的满地打滚,嗷呜嗷呜惨叫,听得都让人瘆得慌,警卫员闻讯赶来,差点没揍他一顿,拽着他头也不回就跑,估摸也被吓狠了。

    真的是忒惨了!

    柳云姝哪儿知道陆涛的辛酸血泪史,都还有点诧异居然轻易就给他镇住了,简直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下一秒,柳云姝就笑不出来了,陆涛虽然没再坚持做她的同桌,但却把她前桌给霸占了。

    看着高她整整一头,坐下来后,把她挡了个严实的那颗大脑袋,柳云姝脸都黑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