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动漫|哺乳期啪啪奶水怎么办

2021-05-11 17:04: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晨鼓三通响毕,整个鄯州都督府重新恢复了活力。虽然天色仍然昏暗得很,但各处亮起的灯火也将整座官衙内外都照的亮堂堂的。

郭元振离开后堂寝居后,便直往衙堂行去。衙堂前

 晨鼓三通响毕,整个鄯州都督府重新恢复了活力。虽然天色仍然昏暗得很,但各处亮起的灯火也将整座官衙内外都照的亮堂堂的。

    郭元振离开后堂寝居后,便直往衙堂行去。衙堂前一团篝火熊熊燃烧,府中员佐们早已经两班立定,恭待长官入堂。

    外事官员虽然各方面都不如京官优越,但在衙堂内外的威风却不是京官能够比拟的。若在京中,哪怕是两省高官,除了宰相可享受出入送迎的待遇,其他人若日常都要如此摆谱,那离被御史弹劾也就不远了。          

    郭元振堂中坐定后,自有吏员奉上今日事簿。鄯州作为陇边大州,早前是与吐蕃对抗的最前线,如今则是海东驻军的大本营,兼是丝路商道的中心节点,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自然也是繁多。

    一些不太重要的事务,自有吏员分劳,郭元振也只是将结果略作浏览。通览一番后,他才又抬头问道:“诸处秋收事宜情况如何了?”

    陇边作物生长周期较之内陆通常要更短一些,诸如菽谷青稞之类,眼下正是秋收繁忙的时节。

    听到郭元振这一问话,自有司农官员起身细禀。陇边的农耕规模还是不小的,除了黑齿常之、娄师德等历任主官所打下的官屯基础之外,最近这些年又增加了开边户、以及陇边本地的上柱国民垦等等,再加上一些胡部仆从也被组织入垦,因此陇边的垦地规模逐年壮大。

    单单鄯州一地,官府所统计的耕地面积便达到了五万余顷。当然,这个耕地面积还是不可与内陆关中、河洛等土地肥沃的地方相提并论,实际的收成也要少得多。

    内陆一顷良田,若是多季节的耕作,岁收甚至能够达到八九百斛之多。而在陇边,自然不具备多季耕作的条件,土地肥力也大有逊色,哪怕一顷上好熟田,岁收三百斛已经是极好的收成,绝大多数只在两百左右、甚至不足百斛。

    当然,垦田规模扩大起来,土地收成自然也就会有极大的增长。属官奏告仅鄯州一地今年官屯并赋税所收便达两百七十余万斛,虽然耕地面积总量多达五万余顷,但陇边实施的是轮耕轮休,实际在耕的土地只有不到三万顷,其中官屯所占则为万顷出头。

    当然,两百七十多万斛的新收粮食数量也是不少。但陇边耕作环境所限,作物中大量的杂粮充塞,虽然紧要时也可充作军队口粮,但加工起来费时费力,所以其中相当一部分只能充作牛马牲畜的饲料。

    如此一番细致核计,鄯州今年所收新粮,可以直接拨作军队口粮使用的,尚且不足百万斛。而大唐仅在海东一地驻军便三万有余,再加上一些仆从军,军数约在七万上下。单单口粮计算的话,鄯州这些粮食也仅够海东驻军维持到年尾时分。

    郭元振一边倾听属官陈述,一边将几个重要的数据勾勒在纸上,然后便又说道:“新粮悉数入仓后,即刻遣使前往凉州,请问今年和籴时价。另外,州城外榷场现在便开始接纳粮货,检点入仓。”

    陇右作为边疆军事重镇,虽然诸州官屯颇有规模,但每年仍然要进行大规模的入市和籴。至于和籴的时价与数量,则就由凉州都督府与朝廷商讨确定。陇边和籴除了确保军事所需之外,还有就是积谷备荒、积谷备市,并平抑物价,防止民间过度囤积牟利。

    郭元振自知朝廷今年必将用大事于青海,而鄯州作为海东的大后方所在,所承担筹措粮草的责任要更重,对此自然不敢怠慢。尽管眼下凉州与朝廷还没有给予明确的指令,但相关工作也需要尽快筹备起来。

    粮草事宜讲完之后,接下来便是商贸相关的收入。陇边最大的官作榷场虽然位于兰州金城,但鄯州由于地理缘故,也是此境中重要的货品集散地。货如水流,哪怕大宗的交易并不在鄯州发生,但既然行经此境,也就能给予足够的滋润。

    大唐在陇边诸州虽然收取一定的商税,但份额并不算高,地方州县主要收入还在于提供租场仓邸以及货运相关。像是鄯州便常备有多达数万的驼马车运队伍以供民间商用,进行大规模的商货运输。这一部分收入在汇总起来之后,再由朝廷有司进行计量配发,用作州务维持以及和籴等消耗。

    除此之外,鄯州还设有数量不少的公私工坊,官造工坊主要是打制、修缮军器相关事物,私人的工坊种类那就多了,绵麻纺织、造纸陶埏、丹青曲蘖等等诸类。有的是国中招募工匠,就市生产商品,直接参与市卖,有的则是收取陇边方物原料、简单加工之后输入国中。

    如此诸项累加起来,鄯州的财赋收入也极为可观,甚至都不逊色于国中一些上州。只是因为所涉及的行业种类实在繁多,不像国中一些州县唯是耕织作业,因此州务也就繁忙了许多倍,稍有懈怠,便有可能就是一团乱麻。

    郭元振堂中坐定之后,便开始处理这一系列的事务,从黎明到午后,几乎都没有挪动身体。等到仆员入报用餐时间已经到了,郭元振早已经腰背酸麻的难以起身,靠着仆员的搀扶才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而后便发现堂中诸下属们望向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随着郭元振一瞪眼,诸下属们才忙不迭作鸟兽散。而等到诸员散去后,郭元振才捶打着腰眼叹息道:“女色害人哈,大好男儿、筋骨壮力,岂能消磨香脂软肉之中!来日哪部再献胡姬,须得细辨是否不存善念!”

    常年随从的老仆闻言后自是暗暗撇嘴,让人进献的也是你,说人加害的也是你,就算收了摆着观看就是了,自己按捺不住、竟夜鞭挞逞凶,又怪哪个?

    用过午饭后,郭元振正打算在直堂后小憩片刻,吏员却又入舍禀告,党项等三十二部胡酋于州府外请问今年征役如何,且其中几个胡部又有胡姬奉送入府。

    酒足饭饱后,腰背不再酸软,郭元振便手扶蹀躞踱步走入侧廊庑舍,自有几名青春貌美、盛装打扮的胡姬下拜见礼,他脸上露出和气笑容摆手道:“免礼起身吧,你等非官非吏,不须拘谨。”

    说话间,他视线在几名胡姬身上扫了几眼,也不作细致观察。无论多美好的人事,经多见惯之后也只是寻常。待到接过仆员递上来几名胡姬出身的部落名单,他扫了一眼后便说道:“通水部、葛延部留下,其余几部,堂下给食遣出吧。”

    说完后,他便转身离开庑舍。那几名胡姬并不精通唐语,直到仆员入前各作引置,才知各自命运已经被决定了。两名被引至府衙后堂的胡姬自是笑逐颜开、显得更加光彩照人,有一个甚至当场便跳起了胡旋舞,至于其他几个不被接纳的,则就不免垂泪欲滴、黯然神伤,却也不敢真的悲哭出声,只能低头疾行出去。

    对于这些胡姬而言,被奉送给唐国贵人绝不是悲惨的命运,毕竟人只有在物质需求被满足后,才会有更高的追求。她们哪怕不被献给唐国贵人,留在本部落中多半也要被强悍者占有,虽也乡音亲近,但也难有青梅竹马的美好爱情,图你不洗澡、满身油膻?

    仆员也不好提醒郭元振刚说过的那番话,只当一个屁、风过无痕迹,但还是又请示了一句:“那三十二部酋长,府君是否接见?”

    “不见,先把他们引往客驿,朝中敕令抵达后再见。”

    郭元振从来也没有拿人手短的觉悟,闻言后便摆手随口说道。这些胡酋们聚众来见,又送胡姬美姝,自然是有所恳求。但所恳求的却并不是要免除他们今秋征役,而是希望能够增加征役的名额。

    这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却正是如此。陇边秋收之后,气候直转严寒,牧业自然也就陷入了停顿,许多部族劳动力便闲置下来,没事可干,但饭还是要吃的。

    部族人口就是那些胡酋们的私人财产,看到这么多的壮力干吃饭无产出,心里自然难受得很。往年如此也就罢了,可如今陇边商事兴盛,他们部族物资都能进行灵活变现,便更加不舍得浪费,自然要想办法把这些闲余人力打发出去。

    应募官府征役,官府会替他们养活这些劳力,同时应役还能抵消一部分贡赋份额,这些胡酋们对此自然是热心得很。就算繁忙的劳役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劳损减员,可留在部落中没有充足的物资供给,也不能保证所有部众都能挺过漫长寒冬。

    这当中的弯弯绕,郭元振也是通过与那些胡姬们深入接触才了解到。原本诸胡部积极响应征役,他还沾沾自喜、觉得是自己人格魅力使然。了解到这一点之后,自有一份被人占了便宜的羞恼。

    虽然不接见那些胡酋,但郭元振也没能留在堂中休息,很快一匹快马驰入州府,通知他速往州境驿站去迎接并护送方从长安返回陇右的噶尔家赞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