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王语嫣啊好大慢一点,女朋友的水太多了太滑

2021-05-12 08:30:0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通往“主控室”的大门打开了,然而别说琥珀自己一头雾水,就连高文这个“卫星精”都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可不相信这个半精灵的&ldq

  通往“主控室”的大门打开了,然而别说琥珀自己一头雾水,就连高文这个“卫星精”都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可不相信这个半精灵的“拍打修理法”真的修好了这古老的门禁系统,思前想后也只能暂时将其归结于一次巧合——哪怕他一点都不相信这是巧合。

    “毕竟是这么旧的东西了是吧,一百多万年呢,里面肯定早出毛病了……等等,你们有没有听到那里面有什么声音?”

    琥珀在一旁嘟嘟囔囔着,高文却已经迈步越过了她,向着大门另一侧走去。          

    刚一跨过大门,无数闪烁的红光便充斥了高文的视线,他一颗心瞬间便提了起来——随后,他看清了“主控室”内的情景。

    那是一间极为宽阔的扇形大厅,大量看上去像是操控设备的控制台和完全分辨不出作用的古老设备安置在大厅的扇区内,在充斥整个房间的红色灯光下,数不清的全息投影漂浮在一台台设备的上空,而此刻几乎所有的界面都在闪烁着刺眼的红光和不断跳跃的错乱符号、图表,又有一道道黑红色的斑痕覆盖了大厅原本的银白色地面和墙壁,斑痕之间还可以看到某种强烈腐蚀之后留下的凹痕和坑洞,这可怕的一幕就仿佛曾有一个浑身流淌着致命毒液的庞然巨物在这大厅中游走,而它那毒性的肢体在这里留下了无数印记!

    连续不断的警报声充斥在这个大厅中,急促的鸣响令人心烦意乱——这就是琥珀几秒钟前刚刚听到的声音。

    “我觉得不太妙……”琥珀紧随其后走入了主控室,在看到里面的情景之后瞬间瞪大了眼睛,“我猜这地方正常运行的时候肯定不是这样的……”

    “是逆潮的污染……果然是逆潮的污染……”高文喃喃自语着,那扇门背后的景象让他震惊,他心中却仿佛又隐约有所预料。此刻醒目的红色警示灯光和连续不断的系统报警声仍然充斥着四周,他迈步走进主控室,向着那片遍布污染痕迹的操控台走去,而在他视野的尽头,扇形大厅的最前端,一片开阔的区域中心正安置着一个巨大的半球形装置,那装置上空投影出的巨幅全息画面上同样跳动着无数的错乱线条和不知已经积累了多少年的警告信息,而在不断抖动失真的画面中央,一行断续跳动的字符映入高文眼中:

    系统致命损毁,未知入侵已失控……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其他人也陆续走入了主控室中,四面八方的警示灯光与报警声音让每个人都紧张而错愕,甚至连一直维持着淡然冷漠表情的维多利亚都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战斗法杖,并稍稍向莫迪尔的方向靠拢了一步,梅丽塔则从队伍中越众而出,她快步来到高文身旁,嗓音低沉严肃:“我们又来晚一步……也可能来晚了许多年,这里已经被污染了。”

    “是的,已经被污染了,而且污染者完成对这里的破坏之后便不知所踪,”高文环视着满目疮痍的主控室,那些污染侵蚀的痕迹触目惊心,然而造成污染的罪魁祸首却显然不在此处,“这里看不到空间裂隙,舱室本身也没有破损的迹象……‘那东西’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的?”

    梅丽塔轻轻吸了口气:“或许祂在这里发生了‘进化’,掌握了某种可以超脱物质规律束缚移动自身的能力……也可能祂还有别的逃脱路径……”

    “可是这艘船还在飞行,”卡迈尔从旁边飘浮过来,嗓音嗡嗡地说道,“或许这里受到的破坏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至少它还能正常执行在神国之间的巡逻任务……”

    “真是如此么?”高文眉头紧紧皱起,嗓音低沉缓慢地说道,“它真的还在正常巡逻么?这里所有的控制装置都陷入了严重的崩溃,主系统失去响应,整个控制室如同‘坏死’,可是飞船却还在几百年如一日地‘正常’巡航,你们不觉得这反而比飞船坠毁更让人感到惊悚么?”

    “一个被砍掉脑袋的死人并不可怕,他没死才叫吓人,”丹尼尔的脸被周围的红光映照,嗓音仿佛夹着寒意般低沉,“尤其是他被砍掉脑袋之后还一切如常地生活了数百年之久……”

    丹尼尔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头吹过,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完全“坏死”的主控室和正在如常巡航的飞船背后真正的惊悚之处,而就在这时,所有人都感到脚下传来一阵低沉的震动,仿佛是这艘巨舰的动力系统正在进行什么大规模的操作——琥珀当场整个人都蹦了起来,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高文胳膊上,高文则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那个规模最大的半球形全息投影。

    他看到投影上错乱跳跃的线条正在抖动,已经完全崩溃的飞船系统中似乎还有某些残存的东西在顽强运行,他看到了模模糊糊勾勒出来的一些外部监控画面,看到有一片规模庞大的阴影正浮现在飞船的航路尽头,在断续跳动的字符间,他勉强辨认出了一些内容——“正在靠近……母港……”

    ……

    混沌污浊的云层笼罩着腐化的暗色大地,高空的充能云团正在释放出强大的电流,明亮的闪光短暂照亮了这片永远陷入昏暗中的废土,而在迟迟响起的雷鸣声中,正在监督符文石投放作业的菲尔娜突然抬起头来,脸色阴沉地看着高空某个方向——她的双眼却并没有聚焦在那云层中,而是仿佛透过那云层,看着某个更加遥远的地方。

    一旁正在监督现场的蕾尔娜也同时抬起头来,这对双子精灵沉默了片刻,菲尔娜才打破寂静——她的声音直接在蕾尔娜的思维中响起:“你感觉到了么?”

    “我感觉到了,有人打开了三号舰的主控室大门……那扇被锁死的大门,”蕾尔娜同样直接在精神连接中回答,她的声音和菲尔娜一样寒冷,这总是面带笑容的精灵脸上此刻带着前所未见的阴郁表情,“有人入侵……”

    菲尔娜微微垂下头,仿佛正侧耳聆听着某些远方传来的动静,片刻之后她才说道:“识别到了身份,是星图保管员,一份古老的异种通行权限。”

    “星图保管员?那个可悲的看守?”蕾尔娜的眼神冷然,“她不是已经被困在她那可怜的‘庇护所’中了么?还被自己衍生出来的伪物们锁死了大门……她怎么可能跑出来?”

    “那个可悲的看守还被困在庇护所里,她再有十万年都打不破僵局,我能感觉到……”菲尔娜在二人共享的精神连接说道,她再度抬起头,看着远方一望无边的废土,“或许只是几只爬虫,阴差阳错地踏入了他们不该踏足的地方……”

    “不去管么?”蕾尔娜皱起眉头。

    “……代价太大,我们现在使用的凡人之躯太过弱小,还无法支撑进一步的‘连接’,”菲尔娜在片刻思索之后摇了摇头,“不过也不必担心,三号舰并未传来进一步的示警,那些弱小的入侵者……哪怕他们踏入了主控室也根本无力影响到什么东西,而如果他们真的斗胆做点什么……自动警戒系统自然会纠正他们的‘错误’。”

    “……或许吧,但这终归是个变数,”蕾尔娜说道,她看着不远处的废土平原,那些正在开阔地上忙碌的树人和畸变体巨人映入了她的眼帘,而一道已经在空气中成型的深蓝裂隙则正静静地躺在大地凹陷所形成的深坑中,“我不喜欢计划之外的事情……或许我们该加快一下进程了,让这些蠢笨的生物把他们的剩余价值都发挥出来。”

    “如果这些蠢笨的生物但凡稍微有用那么一丁点,我们都不至于在这片废土上磨蹭这么久,”菲尔娜语气冰冷地说道,她盯着那些在平原旷野上忙碌的畸变体和树人神官,就如在看着一群蠢动的虫蚁和令人厌烦的腐烂木头,“不但效率低下,就连制造出来的符文石……都在频频出现问题。”

    蕾尔娜微微眯起了眼睛,“姐妹”的话让她想到了最近发生的意外情况:“符文石……最近连续出现了数次符文石失去响应的情况,那些花费大量精力和人力物力制造出来的符文石投入深蓝脉流之后没多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博尔肯却根本调查不出原因,给出的回复永远都是正在分析,正在研究!”

    “或许我们过于期待这些教徒了,他们粗浅的技艺尚不足以驾驭我们传授给他们的知识——哪怕仅仅是制作一些功能最基础的偏振控制器。”

    “但现在我们手头能用的只有他们,”蕾尔娜摇头说道,“既然质量出现了问题,那就用数量补足,反正他们也不知疲惫,而且为了他们心目中的‘伟大事业’,他们甘愿不眠不休。增加符文石的投入量,加快对深蓝网道的调整速度……变数已经出现,计划要尽快完成。”

    精神连接中的对话结束了,双子精灵仍旧沉默着站在巨石上俯瞰着不远处的“工地”,她们的交谈从头至尾都在意念中完成,而在那些附近徘徊的树人神官眼中,这两位精灵除了偶尔抬头看看天空和远方之外,并没有任何额外的动静。

    而在不远处的旷野上,已经稳定下来的深蓝裂隙正静静地躺在大地上的深坑中,两个畸变体巨人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向那座深坑,在他们肩头,一座带有复杂符文结构的黑色石碑正闪烁微光,准备被投入裂隙中。

    ……

    水元素领域,无垠海深处。

    散发着蔚蓝光辉的脉流在海水深处流淌,一层覆盖在脉流外部的、虚实不定的“介层”则将光流与外面的海水分割开来,这在海中流淌的河流堪称一幕奇景,然而生活在无垠海中的元素生物们却对这些美丽的河流敬而远之——本土的水元素们并不喜欢深蓝网道中所充盈的纯粹魔力,这会影响到他们的健康。

    但外地来的元素生物却没有这份困扰,她们不但懂得欣赏这魔力脉流的美丽,甚至有时候还想一个猛子扎进去。

    两名海妖哨兵悬浮在距离其中一道深蓝脉流非常近的海水中,其中一名有着淡紫色的长发,一名则蓝发披在肩后。

    她们紧握着手中的三叉戟光波战刃,腰间携带着粒子脉冲步枪,一边死死地盯着眼前奔涌的蓝色“河流”,一边紧绷着全身。

    两位被派到这里充当哨兵,负责监控深蓝网道的潮汐皇家卫兵此刻正全神贯注。

    突然间,那位有着淡紫色长发的海妖仿佛提前感知到了什么,手中的三叉戟微微扬起,而就在下一秒,奔涌的蓝色光流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迅捷的黑影,那是一个正在能量洪流中飞快穿梭的不明实体,它的速度极快——却躲不过训练有素的皇家卫兵的反应。

    三叉戟迅速刺出,光波战刃轻而易举地切开了那并无实体的能量洪流,紧接着“叮”的一声脆响在海水中扩散开来——紫发海妖手一扬,一个外表漆黑且表面闪烁着亮光的“大方块”便被从深蓝脉流中挑飞出来,翻滚着在无垠海中飘向远处。

    “嘿!逮到了逮到了!薇拉你赶紧把那玩意儿搞回来——用你的大尾巴!”

    “不用你说!”被称作薇拉的蓝发海妖飞快转身,长长的蛇尾在海水中伸展出去,眨眼间又延长了数倍,一下子便把那看上去非常沉重的黑色方块卷了起来,方块的重量拽着她猛然一坠,但下一秒她便操控着周围的海水将自己牢牢固定,然后将那方块拖回到了面前。

    “搞定了,柯罗琳,”薇拉抬头看向面前的战友,“咱们回哨站吧。”

    紫发海妖柯罗琳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一边将三叉戟扛在肩上一边伸出尾巴卷在那黑色方块边缘,和伙伴一同拖拽着这个沉甸甸的战利品,向着不远处那座隐隐漂浮在海面上的庞大阴影游去。

    “哗啦”一阵水声,两名海妖哨兵浮上了无垠海的海面,在这广袤的大海上,永恒的暴雨依旧下个不停。

    哨站边缘自动降下一个小型平台,两名海妖将沉重的“货物”放在上面,随后自己也灵活地从水中跃出跳了上去,平台平稳上升并向着侧面滑动,片刻之后,柯罗琳和薇拉便带着她们的战利品一同回到了哨站的休息区域。

    她们一前一后,一推一拉,将那沉重的黑色方块推到一处空地上。

    而在一旁,已经有三个一模一样的黑色立方体静静地摆放成一排。

    每个立方体上都有个巨大的破损之处,那是光波战刃强力一击所造成的损伤,立方体精密的内部结构在这样的冲击下完全损毁,它们自然也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薇拉尾巴一使劲,将第四个立方体推到预定的位置,后者表面的最后一点符文光辉也随着其内部系统的崩溃而慢慢消散,最后只剩下四个黑漆漆的方块排列成一行,看上去整整齐齐。

    “又搞定一个,算上这个最新的,这几天已经捞出来四个了,”柯罗琳来到这些方块前,上下打量着它们黑乎乎的外表,一脸懵逼,“所以这到底是啥玩意儿啊……该咋整啊……女王那边咋还没有回应?”

    “废话,大女巫们分析讨论不需要时间么?”薇拉看了自己的伙伴一眼,“咱们耐心等着就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