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粗暴进出她的小嘴

2021-05-12 08:44: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种剑太让人胆战心惊了!”

大鸦铁匠铺中,李鸿儒手脚不慢,迅速捞取着钱财。

当初他给了张九鸦多少钱财,此时又原原本本的拿了回来。

&

 “这种剑太让人胆战心惊了!”

    大鸦铁匠铺中,李鸿儒手脚不慢,迅速捞取着钱财。

    当初他给了张九鸦多少钱财,此时又原原本本的拿了回来。            

    “还看吗?”李鸿儒问道。

    “看不起,不看了!”

    张九鸦硬邦邦的回了一句。

    “我以后会打造一把绝世名剑,您到时候一定要来捧场啊”张九鸦道。

    “绝世名剑?”李鸿儒奇道。

    “我肯定会锻造出一柄绝世名剑,至少胜出鸦八剑十倍,威能也不逊于真正的赤霄剑”张九鸦道。

    “那你这剑没什么特殊啊!”

    李鸿儒扬了扬手中的赤霄剑。

    有真正的赤霄剑,他要看不如赤霄剑的宝剑做什么。

    “我会让买剑的人设置剑锁呀”张九鸦道。

    “剑锁?”

    “就是你们动用兵刃时念咒的咒语,若是我们让买家自己设置剑锁,心念一动时就能绽放锋芒”张九鸦道。

    “听上去不错!”

    若威能不逊色于赤霄剑,又能随时想用就用,李鸿儒想想还是很给力,远比赤霄剑折磨人来得痛快。

    这让李鸿儒顿时应下了这份邀约。

    “十年内出剑,记得带一百金参观的费用”张九鸦叫道:“我还会邀请几个剑术高手过来,到时你们谁喜欢谁拿去!”

    “行!”

    李鸿儒白了一眼这个匠人。

    这哪是谁喜欢谁拿去,明显是价高者得。

    “记得将你剑锻造好一点”李鸿儒笑道:“要不大伙儿出时间又出钱,大失所望下抽你几巴掌也不奇怪!”

    “切!”

    张九鸦发出一声低低的声音。

    他完成了邀请,倒也不在意李鸿儒的态度。

    能收这个参观费,他确实有底气打造出一柄好剑。

    数十年的累积,顶级匠人心血的凝结,定然会绽放出此生最光辉的成就。

    作为顶级的匠人,张九鸦与顶级的剑客没区别,都对手中的剑有着绝对的信心。

    但他在当务之下的事情倒是要先完成承影剑的二次锻造。

    难于去修复断掉的承影剑,他便重新打造一柄仿制品。

    炉火重拉,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张九鸦开始陷入到自己的锻造世界中。

    这让占了便宜的李鸿儒刚想离开,目光随即又盯上了张九鸦的手。

    他往昔不乏听到各种铸造的声响,但若要找出如张九鸦一般铸造时产生的声响,李鸿儒还未曾听闻。

    对方敲打剑胚的声音清脆。

    一锤下去似乎还带了某种颤抖,让清脆的声音宛如余音绕梁,有着一定的回响。

    这似乎属于某种铸造的锤法。

    但让李鸿儒更为有兴趣的是对方的节奏。

    在张九鸦的手中,仿若一切都看到了正确的路径,一锤一打不显多,也不显得少。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李鸿儒很少见到这种恰到好处。

    这仿若剑术中的浑然天成。

    若是将张九鸦的锻造技术看成剑术,李鸿儒觉得对方很可能有着真武宫之主姬乾荒的水准。

    这是朝廷军器监的顶级大匠,也确实有着骄傲的资格。

    “若是如他这般……”

    但凡出剑,便能恰到好处击中击杀对手只是一方面。

    而李鸿儒在这种恰到好处中更是感受到了一种律动。

    张九鸦一锤一锤的锻造,彷佛敲在了他心中,反馈到了元神之上。

    李鸿儒的元神之路呈现多样化,但又选择了走质量的路线,并不同于侯君集的冒然增多。

    他不需要多,但确实需要张九鸦这种恰到好处。

    愈加的向上,他也愈加对自己的元神之路有着清晰,不断明确方向前进。

    “文气、武魄、妖丹律动保持到一致,或许有大概率能形成突破境界的可能!”

    李鸿儒往昔是靠着大药、《脉经》提升,将元神硬生生凑到某个标准向上。

    但在此刻,他又多了一些感觉。

    这宛如张九鸦锤炼的手感,只要锤炼下去,计划中的成品必然出炉。

    若是他能维持元神修炼的某种律动,他亦有可能不断向前。

    这不仅仅包括元神七品境界,甚至于八品和九品都可能有帮助。

    只要达到某个标准值的律动感,他就能形成临门一脚的能耐,而不需要依托于大剂量的大药在冲击时进行刺激。

    相较于其他人,李鸿儒吞服的大药太多了。

    正常人不会修行到他如此怪异的元神,正常修炼者也少有人吞服到像他一样的大药。

    诸多大药对他此时宛如喝水。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吃多了大药,身体有了抗药性,而且他修为也愈来愈高,不少大药对他身体难于产生影响。

    没有大修炼者可以一直靠着吃药吃上去。

    譬如大梵天便对诸多大药全然无感,难有丝毫裨益可言。

    修行愈加向上,能享受到的大药会愈有限。

    药物会慢慢成为辅助性的存在,而难于成为主力助推。

    从此前的吃药修行,李鸿儒亦是在慢慢转变。

    三位一体的元神不断运转,伴随着张九鸦捶打的声音,李鸿儒亦是在做着某种调整。

    锤声仿若暮鼓晨钟,一锤一锤敲打在了李鸿儒的心中。

    “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可以交差了!”

    李鸿儒沉迷在自己的修行世界中不可自拔,待得张九鸦一阵大叫,锤声陡然一停,他才从这种调整中迅速退出。

    “可惜这是张九鸦的道!”

    兴致所来,兴致也随着张九鸦的收尾迅速褪去。

    李鸿儒只觉稍微欠缺了一些。

    若是他文气元神填满,他在这个铁匠铺中很可能就能成就元神七品。

    张九鸦的锻造终究是有时限的,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李鸿儒一时有所思,一时又觉得自己似乎隐隐把握了某种律动节奏。

    虽然不提以后,但若是文气元神上升,他大概率有冲击元神七品的资本。

    在大鸦铁匠铺中,他不仅拿了鸦八剑,还意外承受了张九鸦锤炼锻造带来的裨益。

    说张九鸦是他的贵人也没错。

    有张九鸦的本事,也有他擅长发现对方能耐的本事。

    当两者结合,裨益便产生了。

    张九鸦哈哈大笑,李鸿儒不免也是脸带笑意。

    “你还没走?”

    待得听到李鸿儒会心的笑声时,张九鸦诧异回头。

    “我这就走!”

    李鸿儒笑了一声。

    他随即取出了此前收回的金银。

    “一百两名剑的参观费,剩下三百两给你多买一些上等材料,我等你宝剑出炉!”

    此前买剑的四百两黄金白银整整齐齐放下,李鸿儒这才揭开铁匠铺的遮帘,身体一晃,随即遥遥飞纵上了半空。

    “他这算什么剑客!”

    张九鸦看着李鸿儒留下的钱财,又看着瞬间扶摇到高空飞纵远去的身影,脸色一时有着不断的变化。

    在他耳边,还有李鸿儒遥遥传来‘我乃朝廷王玄策,长剑出炉时记得一定要叫我’的声音。

    “这都已经能算剑仙了!”

    张九鸦喃喃出声。

    朝廷高手诸多,张九鸦见过很多剑客。

    但他所见的高手没有一个是如李鸿儒这样,可以踏步之间青云直上,飞纵自如到宛如神仙中人。

    相较于剑客的宝剑,张九鸦显然更愿意铸造更高水准的宝剑。

    “仙人有铸剑,你们也且看看我这个凡人的本事!”

    仙人有仙人铸剑的手段。

    某些仙剑不可一世到宛如神话。

    这些仙剑特殊,非大能力者难于使用。

    但张九鸦此时不由也心生一股欲与仙人比个高低的念头。

    在他绝世名剑的基础上,张九鸦觉得还能再增进一点点。

    或许,有了能掌控宝剑的人,他也能在人间界铸造一柄顶级宝剑。

    不说宝剑后无来者,但他至少要镇压到往昔各种古老名剑的存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