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朋友叫我握着他那个_三飞女朋友闺蜜

2021-05-12 08:46:3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说话的是一个蓝眼修士,三十六五年纪,长发披肩,膝上横剑,正坐在第一排。

此君名为陆巢,江湖上有个字号魔雨剑。

“还未请教。”

既然这里已

  说话的是一个蓝眼修士,三十六五年纪,长发披肩,膝上横剑,正坐在第一排。

    此君名为陆巢,江湖上有个字号魔雨剑。

    “还未请教。”          

    既然这里已是大型装比现场,邓神秀觉得自己似乎没必要端着。

    不待陆巢自报名号,莫再提先开口了,报了陆巢字号,又将陆巢在江湖上立住字号的几场战斗做了简短的介绍。

    “原来是魔雨剑。”

    邓神秀拉高了调门,忽又降下,“抱歉,没听过。”

    “你!”

    陆巢怒了,他没想到邓神秀如此不给面子,怒目道,“你号称去过归墟,又自称高人门徒,可敢接我一剑。”

    “神秀兄乃是修士,不过驱物境,你陆老大已是易筋境,怎好意思叫阵。”

    莫再提替邓神秀打抱不平。

    李道缘补刀,“高人弟子,岂能与常人等同?我觉得陆巢兄说的有道理,所谓的见识,书本上都学得到,反倒是手上的真本事,非高人教导不可。”

    小公子跟上,“陆兄未免难为人家了。这位高人弟子修为实在低微,不如陆兄自降修为,和咱们神秀兄来上一局。如此,神秀兄不会还觉为难吧。”

    “你吩咐,我照办。只是,我若胜了,道缘兄腰间的那把宝剑归我如何。”

    邓神秀早看出李道缘腰间宝剑和他送给楚狂歌的那把寒钢宝剑是同一品种,眼馋得不行。

    李道缘剑眉倒竖,“你若输了,又当如何?”

    “我若输了?输了就输了,你们的目的不就是要我输么?你们达到了目的,还有什么不满。”

    邓神秀寡廉鲜耻,振振有词。

    李道缘要气炸了。

    “好,就这么定了。”

    小公子拍板了。

    邓神秀料得不错,小公子有大棋要下,蒋干成是关键中的关键。

    如今蒋干成被邓神秀忽悠瘸了,他的棋走不下去了。

    他连续出手,舌美人也好,景升鸿龙也好,不但没有弄垮邓神秀,反倒帮他镀了一层金身。

    看蒋干成的状态,对邓神秀已是深信不疑,这样下去,他的计划可就推不动了。

    当务之急,他必须要破邓神秀金身,让蒋干成脑筋清醒清醒。

    一把寒钢宝剑,虽然贵重,若能成事,并不值得可惜。

    邓神秀应下后,双方很快划下道来。

    邓神秀以灵力御剑,陆巢也御剑,双方各催宝剑,必须维持在相同的速度,以招破招。

    与此同时,两柄宝剑的剑尖都沾染墨汁。

    比斗时,谁的宝剑剑柄先被点上墨汁,即为败者。

    不多时,两把同样制式的铁剑被送上来,沾满墨汁。

    陆巢冷笑,“这也算陆某艺成以来,最弱的一场战斗。”说着,大手一抓,一股气旋,从他掌中放出,一柄铁剑竟被他虚空摄住。

    “易筋境,内力生,好手段。”

    邓神秀暗吃一惊,灵力催动,铁剑跃起。

    两人先按规定,虚过了几招,设定好了相同的剑速。

    小公子一声令下,两柄宝剑凌空激射。

    陆巢卖弄手段,竟不持拿宝剑,单纯以气御剑,铁剑竟也灵动非常。

    便见陆巢摄住的宝剑,气势如虹,剑花荡漾,迫得邓神秀摄住的那柄宝剑摇摇晃晃,东躲西藏,宛若醉酒。

    “干成兄,可瞧见了么?这就是所谓高人门徒么?我看和普通毛贼没什么区……”

    小公子正调侃着。

    场中的剑斗发生惊人的转化,邓神秀摄住的宝剑,忽然也挽动剑花,以一种螺旋式的状态,攻向了陆巢。

    陆巢摄住的宝剑竟似失灵了,就像一个高速转动的马车,车轴中央突然被戳进了一个粗大木棍。

    整个宝剑行进的速度变得无比凝滞,不管陆巢怎么变招,都被邓神秀那倒卷的长剑压制地死死地。

    便听铛的一声闷响,陆巢摄住的那柄铁剑的木制剑柄,竟被邓神秀削了下来。

    满场一片死寂。

    早在开战之初,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即便双方将剑速控在同一水平,但对剑术的理解,必定是天差地别。

    魔雨剑陆巢乃是当世著名的用剑好手,邓神秀能在他手下撑过几个回合,已经足能证明他确是高人门徒。

    可眼下的结局,无疑在挑战众人的心理底线。

    嗖嗖清灵气腾起,同时没入小公子,李道缘,陆巢体内,结出三朵清灵气之花,扑入邓神秀体内。

    嘟嘟,邓神秀只觉龙颔窍内的灵液有渐渐煮沸的迹象,体内另一处将开未开的隐窍,有了明显震动的感觉。

    啪,啪,啪,

    蒋干成轻轻击掌,“小公子,现在信了吧,没有人比我更懂归墟。也没有比我更懂百里世叔,能和他老人家交友的岂是等闲人物。

    邓世兄的师父绝对是当世高人,不然何以有如此优秀的弟子。好了,起事的时间,咱们往后推推,大家伙也难得聚在一处。

    今日咱们放开怀抱,把酒言欢,开怀痛饮吧。”

    “蒋堂主说得好,英雄欢聚,岂能无酒?道缘兄,我的大宝剑呢。”

    邓神秀含笑望着双目几要喷火的李道缘。

    李道缘冷哼一声,解下腰间宝剑,大手一挥,长剑如龙,直射邓神秀。

    邓神秀放出灵力,卸下宝剑的一部分力道,大手探出,连续如封似闭地拨动,宝剑在他掌中滴溜溜乱转。

    李道缘加持在宝剑上的巨力,被他轻而易举的全卸了下来。

    他摩挲着宝剑,仔细看去,剑柄处刻了“鹤影”二字,他抽出宝剑,寒光湛然,果然又是一柄寒钢宝剑。

    “无妨,且让他过过干瘾。”

    小公子低声劝罢李道缘,朗声道,“蒋堂主和神秀兄说得好,今日咱们不醉不归。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秘宝,想请蒋堂主还有列位鉴赏一番。干成兄,可有安静一点的密室。”

    蒋干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已决定推迟起事的时间,他不好再拂小公子的面子,便让钱少卿去安排密室。

    他粗中有细,为免小公子出什么幺蛾子。

    他点了手下的几名重量级客卿,随他一道入进入密室。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