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花城×谢怜嗯啊,屁股撅起来 娇吟

2021-05-12 08:53: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曾经,大溍跟戎北是一样的,是各自独立的国家。

后来,戎北战败,说要臣服大溍。

那个时候戎北就成了大溍的附属国。

但是,如今,戎北成了大溍的一个地方,

   曾经,大溍跟戎北是一样的,是各自独立的国家。

    后来,戎北战败,说要臣服大溍。

    那个时候戎北就成了大溍的附属国。          

    但是,如今,戎北成了大溍的一个地方,一个叫戎北的地方。

    被大溍直接管制。

    定国公呆愣愣的看着李天成。

    李天成笑了,说道:“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天佑拿下了戎北王,更不相信,你们没做到的事情,天佑做到了。”

    “溪溪果然说的没错,你一定是在以为,刚才不过就是为了吓唬戎北王。”

    “让戎北王在鬼门关走一遭,被带回来之后,父皇好跟他谈条件。”

    “真是可笑。”

    定国公听到李天成这么说,可是不服气了:“为了大溍太平,本就该如此。”

    “那是以为无能才要制衡。”李天成微微的仰着下巴,倨傲的说道,“全方面压制戎北,将戎北彻底的收服,何须制衡之术?”

    定国公踉跄的后退了一步,脑子里一片的空白。

    他、没法理解。

    他听得懂李天成的话,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大溍的劲敌戎北,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收服了?

    “你看不上的天佑,做到了你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李天成看到定国公这个震惊的模样,只觉得无比的可笑。

    在朝堂上义正词严的定国公,竟然是如此的无能。

    定国公的想法已经局限在戎北不可收服的圈子里面,他想不到,戎北可以被收服。

    这样的定国公,真的……他不知道该说定国公是可怜还是可悲。

    “你还在想着,父皇是利用所谓的行刑来震慑戎北王,在跟他谈条件。”李天成可怜的看了一眼定国公。

    定国公一辈子,也就是那样了。

    再也走不出去他自己给自己画的圈子。

    “如今大溍已经不一样了,有了旺安商行,有了天佑跟溪溪,我们大溍强大起来了。”

    “已经不是当初跟戎北只能不停发生战争,却打不下戎北的大溍了。”

    “我们兵强马壮,我们有利刃,我们有吃饱穿暖的将士。”

    “大溍,已经不是曾经的大溍了。”

    “而你……还是以前的你。”

    “不对,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曾经的你,也是豪情万丈,为了大溍也曾不眠不休的花费心血。”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结党营私,开始聚敛财产?”

    “你还记得吗?”

    李天成的一声叱问,让定国公身子一震,他迷茫的双眼中,有着一丝清明的愧疚之色。

    随后,又转瞬即逝。

    “殿下,你在说什么?”定国公颤巍巍的说道,“对于大溍,草民无愧于心。”

    李天成笑了,然后轻叹一声,说道:“其实,我来的时候,天佑跟溪溪就说过,你是不会觉得自己有问题的。”

    “我想着,曾经的定国公是为大溍操劳过的,不会真的一条路走到黑,总会迷途知返的。”

    “如今看来,还是被他们说中了。”

    “你若是知道自己错了,又怎么会如此执迷不悟?”

    李天成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再跟定国公说下去也没必要了。

    “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你看不上的天佑,防备的天佑,正是那个收服了戎北的大功臣。”

    李天成说完这句之后,转身离开。

    他来只想出口恶气,让定国公一直看不上天佑,想要除掉天佑。

    定国公看着李天成走远,他的背影被牢房的黑暗所吞没,再也看不见。

    定国公只觉得这牢中的光线真的是太昏暗了。

    让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李天成从牢中出去,在外面见到了等着他的李天佑跟陆云溪。

    他感叹了一声:“我说你们怎么不进去呢。你们这是早就料到了他是绝对不会回头的。”

    “殿下,你要知道,很多人是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就不承认。承认的话,岂不是在否定自己?”陆云溪嗤笑一声说道。

    “否定了自己,那是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

    “所以,很多人是宁可一错再错,也不会想着回头是岸的。”

    “更何况,曾经,他还是那样的位高权重,更是不肯低头了。”

    李天成好笑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面子。”

    “对哒。”陆云溪笑呵呵的说道,“面子比天大。”

    “就算是他错得离谱,也是别人对不起他,他是世上最无辜,最可怜的人,都是别人辜负了他。”陆云溪讥讽的笑了起来,“这种奇葩多得是,没什么好感慨的。”

    “反正,他们那样的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就是了。”

    李天成听完笑了起来:“还是你们看得通透。”

    “不过,我要是不进去跟他说一声,我心里就是不痛快,凭什么他那样针对你们。”

    李天成可是不服气。

    看看自己弟弟多好,溪溪多好。

    “殿下真好。”陆云溪笑呵呵的说道。

    “不过,你们不进去也是对的,省得生气。”李天成可是理解天佑跟溪溪的想法。

    毕竟,被针对的人是他们,再看看定国公那个死样子,打死都不肯认错的模样,他看了都生气,更别说天佑跟溪溪了。

    “哦,那个是一方面。”陆云溪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我们已经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了,无所谓,我们是不会生气的。”

    李天成一愣,随后佩服的看着陆云溪跟李天佑:“还是你们两个大度,不在这方面上计较。”

    “你们真的是看开了。”

    “嗯……”陆云溪迟疑了一下,觉得到底是天佑的大哥,她还是实话实说吧。

    “其实吧,要想气死定国公,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说,到了流放之地,让他知道知道,我们旺安商行有多好,周围的百姓全都推崇我们旺安商行。”

    “到时候,就连他身边的人想要过得好一些,都要仰仗我们旺安商行,那样的话,他似乎会更难受吧。”

    “那样艰苦的环境,他们想要赚点额外的银子,只能跟我们旺安商行拿活。”

    “殿下,你觉得当他什么都没有,他身边的家里人,还会像以前一样的,对他无比恭敬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