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黄文污到你下面滴水|柔软蜜道宝贝主动扣给我看

2021-05-12 08:59:0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陌染看着玉瑶从房中走出来,二话没说上前将人搂进怀里,“你……刚刚吓到我了!”

周围有太多人虎视眈眈,更何况最近这客栈也不太平,他刚才阿尔口中

    陌染看着玉瑶从房中走出来,二话没说上前将人搂进怀里,“你……刚刚吓到我了!”

    周围有太多人虎视眈眈,更何况最近这客栈也不太平,他刚才阿尔口中得知,之前被他赶走的人并不是他们的人,那剩下的也只能是……洪天。

    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洪天觉得不安心,洪天不仅在城中的势力不同凡响,周围都是他的人。          

    更何况现在谁都没办法摸清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从阿尔口中打听,只知道洪天是二十几年前突然冒出来的,至于他的身份,还真不知道,更没有人看到过他的真面目。

    陌染这会儿还没想起来,他的宝贝喏喏可是曾经提到过,只不过谁都没多想,自然也就把这个消息给忽略了。

    那个男人将宝贝的簪子给了瑶儿,这本就不寻常,更何况他看瑶儿的眼神,分明是透过她像在看故人。

    瑶儿跟她的母亲楼兰媚长的十分相似,当初他知道瑶儿是楼兰媚的女儿,就派人来梁国寻找过她的画像。

    当年楼兰媚私自逃离梁国,所以惹怒了当时的女皇,她下令将楼兰媚的东西都给烧毁了。

    现在梁国关于楼兰媚的消息都闭口不提,自然也极少有人能够知道她的长相。

    几个月前,派来的人好不容易从一个退到乡野中的御医口中得知了楼兰媚大体的样子,这才从他的口述中将她的样子画了下来。

    不得不说,画像上的楼兰媚跟瑶儿至少有五成相似。

    这还不过是画像,若是见到真人,只怕是更加相似。

    瑶儿这张脸只要进了梁国,见过她的人就会联想到楼兰媚身上。

    所以陌染到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要让瑶儿改变一下容貌。

    没想到她刚进了房间,竟然发现瑶儿不见了,当时他心底的慌乱谁都不知道,幸好,幸好他问了客栈里的人,还有守着的护卫。

    知道瑶儿并没有出去过,这才能忐忑坐在客栈里等。

    不过这种煎熬让陌染心头只会更慌乱,现在见玉瑶走出来,陌染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怎么了?我不过是进去找点关于蛊毒的消息,你不用这样担心。”玉瑶心中暗怪自己大意。

    明明知道,不告诉陌染就这样消失他会担心,她还忘记了,现在害他这样担惊受怕,玉瑶自责愧疚。

    “下次不能再突然消失了,你知道的!”陌染感受到玉瑶的安慰,越发赖在她身边。

    一整天陌染都陪在她身边,见喏喏跟圆圆都没近前,对于陌染的样子,玉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由着他在身边,不过默然在身边也有好处,有他帮忙,倒是快了许多。

    玉瑶打算多带点灵泉水,再将各种药制作成药丸跟药粉。

    干脆的带着他进了空间,让小七负责碾药,陌染动手搓药丸。

    玉瑶见暂时没她的事,继续去了竹楼看里面关于蛊虫的消息。

    很快,等她进进里面,才发现蛊虫真的分很多种,各种各样的蛊虫,还记载了关于食忆蛊解毒的方法。

    玉瑶心中暗叹,之前自己不就中过这种东西,这次她可一定要仔细的记清楚了。

    一个认真的学,另外一个认真的做,等玉瑶从竹楼出来,陌染面前已经堆积了不少的药。

    “走吧,咱们也该出去了!”两个人忙活不知多久,等出来的时候方紫焱跟灵儿也在忙着。

    “呦,大少爷还知道出来?我还以为您跟夫人……”许久没听见方紫焱调侃陌染了,玉瑶竟然觉得有些回味。

    “干你的活!我可不想看你被虫子给吃了!”陌染冷哼一声,手依旧霸道的放在玉瑶的腰间,不为所动。

    这让她想起了当年他们第一次在玉家村相遇的日子,他也是像现在这样,不仅没能惹陌染,还得把自己给弄的灰头土脸。

    “还以为谁没有媳妇是咋的?哼!我家灵儿比你家的夫人好多了!”方紫焱乖乖的站在灵儿身边,头还搁置在她的肩头。

    见他这样幼稚的样子,灵儿嘴角抽搐几下,不过也没撇开他。

    “你们忙吧,我先出去吃点东西。”玉瑶才不跟两个幼稚鬼待下去,她现在饥肠辘辘,先找点东西填补肚子。

    “玉夫人,正好,我跟灵儿也还没用饭,你看我们在忙的份上,不如多做一点?不用担心粮食浪费,我们都能吃的下!”方紫焱想起陌染做的吃食,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叫起来。

    这真不怪他,陌染那个自私的家伙,明明都已经霸占了玉瑶,还总是见一次吃食都不舍得拿给他。

    回想一下,他似乎已经快两年没吃到玉瑶亲手做的饭菜了。

    至于他的媳妇……

    算了,他还想多活几年。

    玉瑶本没打算自己动手,可看在方紫焱这次不远万里赶来又忙着做药的份上,她甩出冷冷的两个字。

    “等着!”

    方紫焱笑的跟狐狸似的,手上的动作都快了不少,惹的灵儿频频看他。

    “看你这点出息!”

    “出息怎么了?你敢说不惦记着玉瑶的手艺?”

    当初灵儿也吃过玉瑶做的饭菜,尤其是当年灵儿体内阴气过重,玉瑶帮她做的那个药膳,她还吃的有滋有味的,一天不吃都会惦记。

    果然,灵儿忙着手上的动作不说话了。

    没办法,她也是被玉瑶做出来的饭菜征服的人,她也是真的想吃了!

    玉瑶看了一眼客栈的后厨,里面的饭菜不算多,毕竟这里太冷了,一般的青菜在这里都很难生长,倒是玉瑶几年没吃过的雪里红,在这里能看到,这也算一大惊喜。

    手上的动作不变,很快将菜站出来,又拿出一条白鱼,这东西虽然一直在身边,可她也没打算让方紫焱追问,干脆将鱼皮给扯下来,然后做了一道鱼汤。

    将雪里红拿出来炖上肉,等会儿觉得这肉的味道不太对,玉瑶才撒上一层菜,没多久,雪里红的味道就传开了。

    开始还觉得不太好闻,可等会儿就被混着肉香的味道给征服了。

    玉瑶还做了两个青菜,很快六菜一汤就上了桌。

    方紫焱闻着味儿也早就停手,带着灵儿去洗漱好就坐到桌前等着。

    等玉瑶跟陌染带着孩子坐下,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味道太香了,没办法,她真的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菜了。

    “陌染,玉嫂子,我们现在可以吃了吧?”方紫焱询问一声道。

    没办法,他也想不管不顾开吃,可旁边还有陌染这个在虎视眈眈看着,他不敢。

    “嗯,吃吧,等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得了恩准,方紫焱眼里还坚持的住,先给灵儿盛了半碗鱼汤,自己才滋溜了一口。

    香!一股鲜香跟着在口中炸开,顿时感觉嘴里清香四溢,还有中疲惫感被全部驱散的感觉。

    玉瑶这双手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竟然能做出这么好的东西。

    “不愧是嫂夫人做的,绝!”

    方紫焱狠狠又喝了半碗,这才开口道。

    陌染抬脚踢他一下,“有的吃还堵不住你的嘴,赶紧吃,吃完好休息,明天好赶路。”

    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四天,不能再等下去了。

    “好,听你的!”

    圆圆深深肯了方紫焱一眼,撇撇嘴,方叔叔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招惹父亲,每次都讨不到还要上赶着找虐,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他娘做的这菜是真香。

    喏诺根本就舍不得开口,直到吃的肚子溜圆,这才被玉瑶带着去后院走走。

    灵儿也要回去收拾他们明天要带走的东西,整个前院只剩下了陌染方紫焱两人。

    “你来的时候,承乾体内的毒怎么样了?”陌染站着正打算喝茶。

    “已经好多了,小家伙倒是个能忍的,我将他体内的蛊毒全都封信在了双腿,暂时他没办法走路,不过他倒是半点都不担心,还跟着夫子读书。”提起北辰承乾,方紫焱都有些嫉妒北辰明轩那家伙。

    人不大,倒是儿子养的不错,他还是难得见这么有韧性的孩子。

    “嗯,那孩子不错。”陌染也深感赞同,不过北辰承乾能有这样的性子,对他们也是好事。

    “跟我说说盛京城现在的形势,我还真是有些期待他们的表现了!”

    他们的离开,陌染他不相信北辰齐他们能忍着不心动,毕竟这样的机会难得。

    “你猜的不错,他们当然迫不及待想动手,见北辰睿那边,都险些遇害,好在福公公察觉到了不对劲,反应及时,才没让北辰睿中招,不过最近云家那边似乎也并不太平,只怕是还有事发生!”

    方紫焱临走前这并没有打听,北辰明轩让他把消息带过来的。

    “这次下手的是北辰齐?还是北辰逸?”除了这两个人,陌染还真没往别人身上想。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这次还真不是他们两个,下手的另有其人。”方紫焱端茶喝了一口,嘴角抿了抿,一副等着他询问的样子。

    “谁!”不是他们?怎么可能?他们巴不得北辰睿早点死了,然后他们好继承皇位。

    方紫焱冷漠的眼神也变的犀利几分,勾魂摄魄,眼底尽是讽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