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用手帮女朋友,双性被惩罚狠打花蒂

2021-05-12 09:21:3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梅夫人果然厚道,只是,也不该委屈了府上的少爷们啊!”

“就是,实在不行,给国公府的少爷做个妾,也算全了亲戚情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梅夫人果然厚道,只是,也不该委屈了府上的少爷们啊!”

    “就是,实在不行,给国公府的少爷做个妾,也算全了亲戚情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听到这些话,梅夫人心里欢喜:嘿,成了!

    只是,还不等梅夫人高兴太久,就见水里的男子拉着施韵的胳膊,两人一起上了岸。

    他吊着眉毛、斜着眼睛看了一圈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梅夫人身上,冷声道:“哦?我竟不知道,自己竟这般不招人待见!”

    梅夫人看清那人的面孔,顿时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居然不是贾叔宝,而是、而是……

    梅夫人一口气险些没有提上来,眼前一阵发黑,恨不能立时晕倒过去!

    “怎么?被本国公爷碰了的姑娘,宁肯被人说闲话,宁肯给家里不成器的儿子做妾,也不肯嫁给我?”

    男人吊儿郎当的说着,明明透着十足的纨绔气息,却还是让梅夫人心头一震。

    “不、不是!”梅夫人整个人都处在懵逼状态。

    她内心疯狂刷屏:“怎么会是他?!贾叔宝呢,这个混账王八羔子去哪儿了?”

    何止是梅夫人傻眼,就是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慌忙闭了口。

    那什么,眼前这位可不好惹啊。

    虽然跟贾叔宝一样都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但他们一个是有靠山有爵位的承恩公,一个则是落魄伯爵府的三少爷。

    前者,众人可以在心里嫌弃他是个泥腿子外戚、败家子浪荡货,但绝不能说出来,否则,都不用这位发飙,单是宫里的那对至尊母子就能让众人好看。

    而后者,众人哪怕当着对方的面儿,也敢撇嘴、翻白眼,根本不怕让对方知道:咱们就是嫌弃你,就是瞧不上你!

    “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你们不是说得挺热闹的?”

    男人盯着梅夫人看了一小会儿,只把梅夫人看得脸色煞白、双股战战,几乎跌坐在地上,这才满意的挪开视线。

    环视一圈,男人拧了拧袍子上的水,还从头发上捏下一片浮萍,冷哼道:“说啊,再继续说!老子很是好奇,老子到底做了什么,竟让你们这么看不上眼?”

    男人是真的恼了。

    上个月,永安侯府的二公子和兵部侍郎家的三姑娘也“意外”掉进了水里。

    按理说,这两家也算门第相当,不好说谁算计谁。

    可就是因为永安侯府的那位二少爷才貌俱佳,乃赫赫有名的“京城四少”之一,便有无数人唾骂兵部侍郎家的闺女耍心机、不要脸。

    虽然两家最终成了亲家,但众人对于女方的嫌弃,约莫要延续好多年。

    除非后期女方能够做出什么让众人改观的事儿,否则在众人的嘴巴里,她永远都是一个为了嫁入永安侯府而不择手段的阴险女人!

    同样是落水,同样是勋贵子弟,永安侯府就是被算计的受害人,而他自己呢,还是堂堂国公爷,却被人嫌弃至此!

    新朝太后唯一的娘家人、祖辈父兄皆为新朝建立而死、被当今皇帝当成儿子养的奉恩公陈寿,他的纨绔脾气彻底爆发了。

    娘的,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瞧不起我,就连太后娘娘,这些年也一直有人说闲话。

    什么田舍奴、脚上的泥都还没有洗干净。

    什么靠着女人发迹,家族半点底蕴都没有。

    是!

    他们陈家确实是外戚,当年太后嫁给先帝的时候,也是略有薄产的农户家的闺女。

    但,先帝也没有好到哪里啊。

    他号称是前朝戾帝的表亲,还给戾帝当过伴读。

    事实却是,一个“表”字不知远了多少里。而还是太子的戾帝性情残暴,不喜读书,招伴读就是给他当出气筒以及代他受罚的可怜虫。

    正经的勋贵宗室都舍不得让自家金尊玉贵的儿孙去宫里受苦,想方设法的躲避。

    也就只有先帝,为了搏个前程,这才咬牙进了宫。

    勉强在宫里熬了三年,哄得戾帝开心,被选入了千牛卫,成为皇家亲随护卫。

    但,戾帝是个喜新厌旧的性子,转眼就把先帝给忘了。

    先帝当了千牛卫,日子过得顶多比寻常百姓强些。

    娶亲的时候,别说世家贵女了,就连寻常官宦家的小姐也都看不上他。

    最后,只得娶了个京郊小地主家的女儿。

    不过,陈太后虽然出身不高,但极有福气,旺夫旺子旺全家。

    她过门后,先帝就立了功,一路提拔,成为手握兵权的一方豪强。

    陈太后的娘家人丁兴旺,嫡亲的兄弟就有七个,堂房兄弟加起来二十多个。

    随后先帝起兵“平叛”,陈家全族鼎力支持。

    在多年的征战中,包括陈太后的亲哥亲弟在内,陈氏子孙死伤惨重。

    新朝建立后,陈太后仅剩的两个弟弟和四个侄子,也因为救先帝、保当今而死。

    偌大一个陈家,最后竟只剩下一个了陈寿这么一个遗腹子。

    别说陈太后把陈寿这个侄孙当成命根子了,就是当今皇帝也对他诸多怜惜,从小就把他养在身边,太子什么的都要退后。

    陈寿会养成现在这般任性妄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陈太后和圣人绝对要负主要责任。

    按理说,似陈寿这样有爵位、有圣宠的国公爷,年少未婚,应该是京城诸多贵妇最理想的女婿人选。

    但,陈寿实在太放荡,任性妄为、叛经离道,经常闹出一些让人惊掉下巴的荒唐事。甚至还传出过“喜好男色”的丑闻。

    这、这……稍稍疼惜女儿、注重家族名声的人家,都不敢跟陈寿攀亲家啊。

    即便陈寿背后站着新朝最尊贵的母子二人。

    陈寿虽然年轻,今年刚过十七岁,但也知道自己在京中风评不好。

    可他还是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恶劣到,连理国公府这样只有一个虚名的平庸样子货都要嫌弃的地步。

    娘的,这、这真是——

    陈寿的牛脾气上来了,他只想挽起袖子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口口声声不愿把外甥女儿嫁给浪荡子的梅夫人!

    在他的字典里,可没有不打女人这一条。

    就在这时,一直都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施韵开口了:“不,姨母,我知道您心疼我,但我不能让你为难!”

    “如果这位救我的贵人不嫌弃我出身粗鄙,我愿意嫁给他!”

    “若实在配不上人家,我、我给人家当妾、当丫头都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