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插的第二天走不了路;祖女三代共侍一夫小说

2021-05-12 09:27:5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砰!”

蛮锤抡起两柄超巨型狼牙棒,狠狠一撞,在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中,撞出一蓬碎裂的火花。

从火花中感受到了惊人的杀意,回想起无数可怜的对手都被他活生生

  “砰!”

    蛮锤抡起两柄超巨型狼牙棒,狠狠一撞,在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中,撞出一蓬碎裂的火花。

    从火花中感受到了惊人的杀意,回想起无数可怜的对手都被他活生生砸烂脑壳的场景,对面上百名全副武装的鼠民,都像是没穿衣服一样瑟瑟发抖。          

    他们想要后退。

    双腿却被冰霜冻结。

    身后更像是戳刺着无数根锋利的冰锥,只要后退半步,就会把他们戳得千疮百孔。

    一名身高和人类相仿,在高等兽人中堪称娇小玲珑的女武士,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身后。

    从精心修剪的短发,到近乎透明的眼珠,到细腻如羊脂的皮肤,再到关键部位的茸毛,她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杂色,唯有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

    配上锋利的爪牙和呈流线型的矫健躯体,真像是极北之地,阳光永远照耀不到的夜之国,挖掘出来最寒冷也最纯净的冰块,参照猎豹的姿态,雕琢而成的冰雕。

    然而,当赤红色的巨大太阳,将鲜血般的阳光,涂抹在这个充满了冷酷气息的女人身上时,她纯白无瑕的头发、眼珠和茸毛,却又泛出一层白银般闪耀的光彩,刺得数万名观众都睁不开眼。

    论体型,双方差距极大。

    论气势,更有着天壤之别。

    而且,蛮锤来自蛮象族,是不折不扣的血蹄勇士,黑角城土著。

    对手体内,却流淌着雪豹一族的血液,是五大氏族之首,黄金氏族的成员,在黑角城属于外来者。

    然而,所有观众都在呼喊她的名字:

    “冰风暴!冰风暴!冰风暴!”

    这样厚此薄彼的待遇,令蛮锤暴跳如雷。

    长鼻卷起骨瘤,在地面上重重一砸,将竞技台坚硬如铁的地面都砸出了上百道纵横交错的裂纹。

    这名体型硕大无朋,体重堪比对手十倍的巨型角斗士,怒吼着朝对手扑了过来。

    角斗正式开始。

    来自血蹄氏族的蛮象武士“蛮锤”。

    对决来自黄金氏族的雪豹女武士“冰风暴”。

    都是拥有数十场不败纪录,血颅角斗场的王牌!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场王牌对王牌之间,比较个人武勇的对决。

    更是比拼两人的训练和指挥能力,看他们有没有资格统帅万千血蹄氏族的勇士,去击败黄金氏族,夺取“第一氏族”的荣耀!

    是以,两名主将还没交锋。

    各自麾下的上百名鼠民仆兵就已经冲了上去。

    有些出乎所有观众的预料。

    由蛮锤指挥的百人队,组织度明显更高,阵型变化也更灵活,就连鼠民仆兵的手脚,貌似都比对手粗壮一轮。

    随着蛮锤的怒吼,百人方阵很快从中间裂开,为来自蛮象族的主将让出一条通道。

    蛮锤踏着地动山摇的步伐,两步就从战阵最后方,冲到了最前面,并且带领鼠民仆兵,自然而然从方阵,变成了锋矢般的冲刺阵型。

    而他本人,自然是最锋利和沉重的重型箭头。

    轰!

    蛮锤第一个风卷残云地杀入了冰风暴指挥的百人队。

    两柄超重型狼牙棒和象鼻上的骨瘤,掀起三道毁灭性的风暴,一个照面,就有四五名归冰风暴指挥的鼠民仆兵被他狠狠砸飞出去,在半空中就鲜血狂喷,划出四五道血色弧线,重重落地,筋断骨折,眼看是活不成了。

    剩下的鼠民仆兵们,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凝聚数日的胆魄和士气,都被狼牙棒砸到了九霄云外。

    原本略显僵硬的阵型,很快变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被对方士气高涨的百人队,一冲就散。

    冰风暴这时候才像一道银色闪电般,劈到了战阵最前方。

    不得不承认,这位来自黄金氏族的雪豹女武士,的确有着以力大无穷而著称的血蹄氏族,所欠缺的犀利、敏捷和凶悍。

    银色闪电顺着蛮锤的象鼻,螺旋缠绕上去,瞬间在蛮锤周身留下了数十道伤口。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神出鬼没的身影,眼花缭乱的攻势,看得所有观众都大呼过瘾。

    亦令蛮锤无论怎么挥舞狼牙棒,都摸不到头脑。

    然而,为了追求极致的速度,这些快若闪电的攻击,都没有一锤定音的效果。

    蛮象武士原本就以皮糙肉厚而著称。

    蛮锤又是蛮象武士中的佼佼者。

    貌似鲜血淋漓的伤口,对他而言,不过带来挠痒痒一样的痛苦甚至是爽快。

    即便冰风暴在攻击中附加了冰霜之力。

    令蛮锤的伤口纷纷冻结,寒意深入骨髓。

    但伴随着蛮锤的肌肉抽搐和血液沸腾,冰霜却纷纷崩裂和消融。

    虽然对体型硕大无朋的蛮象武士而言,被体型远比自己娇小数倍的对手压着打,场面有些难看。

    但蛮锤却成功以自己铜墙铁壁般的身躯,牢牢牵制住了冰风暴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并抵消掉了对手最大的优势——速度。

    趁此机会,蛮锤手下的鼠民仆兵,对冰风暴训练的鼠民仆兵大杀特杀。

    如果说,在个人武勇方面,冰风暴要比来自蛮象族的王牌角斗士更胜一筹的话。

    在训练和指挥能力上,她比对手就相去甚远。

    蛮锤训练的鼠民仆兵,全都训练有素,配合娴熟,士气如虹。

    冰风暴训练的鼠民仆兵,刚开场就遭遇了当头一棒,士气全盘崩溃,接下来自然兵败如山倒。

    而且,蛮锤还故意将他和冰风暴的战场,朝着鼠民仆兵最密集的地方移动。

    无论是他的狼牙棒、象鼻和骨瘤,还是冰风暴激射而出的银色闪电。

    对鼠民仆兵而言,都是无法抵挡的灾难。

    蛮锤这边的鼠民仆兵,早就知道主将的战术,和蛮锤配合演练了很多次。

    见到两名杀气冲天的氏族武士,朝他们的方向移动过来,急忙抱头鼠窜,保存自己。

    而冰风暴这边的鼠民仆兵,先是被打得晕头转向,又稀里糊涂卷入了两名主将的战斗,很快就被更高层次的战火波及。

    伴随鼠民仆兵们绝望的惨叫,残肢断臂漫天乱飞,支离破碎的尸骸散落了满地。

    竞技台四周的战鼓,敲得更加密集。

    观众们被浓烈的血腥味刺激,兴奋地纷纷站起来,用力敲击胸膛,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兽性嚎叫。

    更有人将刚才对冰风暴的欢呼,换成了巨大的嘘声,让冰风暴不要光顾着自己痛快,要留意全局,关注自己麾下的小兵。

    冰风暴自然看穿了蛮锤的战术。

    冷哼一声,想要抽身。

    却不是保护自己麾下的小兵,而是以牙还牙,想去屠杀蛮锤这边的鼠民仆兵。

    蛮锤却咧嘴一笑,将自己身形魁伟,如铜墙铁壁般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牢牢挡在冰风暴的面前。

    双方终究是同一级数的角斗士。

    就算冰风暴技高一筹,也不可能在蛮锤的干扰和阻挡下,肆无忌惮地大杀特杀。

    反倒是蛮锤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宁可拼着多挨冰风暴几下,都要抡飞几名冰风暴手下的鼠民仆兵。

    此消彼长,局势很快分明。

    从一开始,蛮锤就没留给冰风暴丝毫机会,指挥自己的百人队,有条不紊,稳扎稳打,如插满了长矛的铜墙铁壁般,势不可挡地推进。

    冰风暴这边的鼠民仆兵,要么当场战死,迎来了还算体面的结局。

    要么身受重伤,缺胳膊断腿,鲜血喷溅得满地都是——他们或许是最幸运的人,以大无畏的勇气,净化了卑污的血脉,倘若侥幸不死,就能充当血颅角斗场的杂役,干些角斗以外的杂活,诸如清洁,煮饭,洗衣和擂鼓。

    还有很多鼠民仆兵,吓得肝胆俱裂,直接从竞技台上跳了下去。

    按照规矩,跳下竞技台就等于认输,角斗士是不屑于追杀逃兵的。

    但逃兵一辈子都别想洗刷耻辱,也不可能得到第二次机会。

    等待这些怯懦之辈的下场,将是逐出血颅角斗场,被送到暗无天日的矿山、铸造工坊、图腾兽猎场……等等地方,在最多一年半载之内,残酷压榨至死。

    就这样,冰风暴变成了孤家寡人。

    蛮锤这边,却仍旧有超过五十名鼠民仆兵,仍旧拥有最基本的战斗力。

    他们很快缩成一个紧密的方阵,齐刷刷将镶嵌了骨刺的长矛戳向外围,就像一只愤怒的刺猬。

    用这种方法,防范冰风暴的偷袭。

    随后,排在后面的鼠民仆兵,朝冰风暴掷出投枪。

    ——对王牌角斗士而言,鼠民仆兵的投枪轻飘飘没有半点速度和力量。

    就算双手背负,不躲不闪,任凭投枪插到身上,都不可能对王牌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考虑到这一点,为了提升角斗的观赏性和不确定性,在鼠民仆兵使用的所有武器上,都涂抹了大量麻药和毒液。

    虽然,仍旧不可能要了王牌们的性命。

    至少能带来小小的麻烦。

    逼迫王牌们,不得不抽出十分之一的注意力,去处理这些死缠烂打的老鼠。

    面对实力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对手,还要抽出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无异于直接宣布了这场角斗的最终胜负。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