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性过程细腻的小说描写|岁胸被男朋友越揉越软

2021-05-12 09:56: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我是羽原光一!”

日本军官冷冷地说道。

“你不是!”尚恒却忽然如此说道。

“八嘎!”

羽原光一怒斥:“这里

 “我是羽原光一!”

    日本军官冷冷地说道。

    “你不是!”尚恒却忽然如此说道。        

    “八嘎!”

    羽原光一怒斥:“这里是大日本帝国宪兵队!”

    “你不是羽原光一,这里也不是什么日本宪兵队。”

    尚恒笑了一下说道。

    “哦,你为什么那么肯定?”羽原光一似乎倒有一点好奇了。

    尚恒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刚才我们吃饭的饭店,就在军统局上海区的边上,那里戒备森严,即便来上一个日军武装精良的中队,依旧可以抵挡上很长一段时间。

    没错,是有可能出内奸,是很可能把我们都迷倒了,但是,怎么把我们运出来?那么多的军统特工在,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长官被运走?

    你可以迷倒我们,但是长官身边的卫士呢?他们就这么看着我们被迷倒?就这么看着你们把我们运出饭店?你们如果是真的,我可以保证你们连饭店都出不去!”

    “这他妈的,老师说的一点没错。”

    浑身“血污”,刚才还昏死在那里的孟绍原忽然就笑了出来:“赶紧的把我放下来。”

    孟少爷被放了下来,从“羽原光一”的手里接过了一份卷宗:“介绍一下,这个叫羽原光一的,其实叫张辽,和你一起从太湖训练基地出来的,只是你没见过他。”

    他翻了一下卷宗:“嗯,老师说你头脑冷静,临危不乱,精于分析,善于处置紧急情况,适合当指挥官,看来说的一点没错。”

    “大哥,你要不把我先放下来呗,我这么被绑着难受。”

    “对,放下来,放下来。”孟绍原似乎如梦初醒,对着张辽一瞪眼:“我的兄弟你也敢拷问?真正岂有此理,扣除半个月的薪水!”

    呃?

    张辽目瞪口呆。

    这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早就听外勤的兄弟说,这位长官是想方设法了给你小鞋穿,怎么现在轮到自己了啊?

    自己也没得罪他啊?

    对了,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上次自己悄悄的和李之峰说过,长官在审讯犯人的时候,过多追求艺术性,而缺乏一种暴力美。

    别想了,肯定是李之峰这小子出卖了自己,把自己这话告诉长官了。

    叛徒啊!

    虽然没有考验成功,但总体上孟绍原对于尚恒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你顺利通过了,走,看看其他人去,他们会吃些苦头的。”

    “我们奉命听候大哥调遣,为的就是吃苦头。”尚恒平静地说道。

    他今年才只有十六岁,可是这份冷静,哪里像这个岁数的人?

    ……

    “说!”

    一皮鞭狠狠的抽在了常相坤的身上。

    连在偷窥的孟绍原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他妈的,这么狠?

    可没办法,既然是考验,不下狠手不行啊。

    兄弟哎,当哥哥的对不住你了。

    你无论如何得通过这层考验啊。

    常相坤惨呼一声。

    他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了。

    “日本军官”狞笑一声,从火炉里拿出了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一步步走到了对方的面前。

    “别打了,我,我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常相坤恐惧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尚恒闭上了眼睛。

    完了啊。

    自己的兄弟啊!

    在太湖训练陪伴了自己整整三年的兄弟啊。

    到了上海,他到底还是没有通过这样的考验!

    他是被何儒意点名带队的。

    可是自己的队员里居然出现了常相坤这样的人?

    他恨不得把头钻到地缝里去。

    “没有什么惊讶的,很多自认为的硬汉,还不如常相坤,一到刑具面前就脚软了,至少,他还被折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开口。”

    孟绍原对这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大哥,是我无能。”尚恒低着头说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孟绍原淡淡地说道:“有的人在死亡面前无所畏惧,可是在残酷的刑具面前,他们经受的不光是身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折磨。从不畏惧死亡的他们,最终会在这样的考验面前,彻底奔溃,成为叛徒。”

    这样的事情,孟绍原见到的太多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猜测自己万一落到日本人的手里,能不能坚持下去也难说得很。

    所以,他的衣领里常年都带着一颗致命毒药。

    他宁可死,也不会让自己成为俘虏的!

    ……

    五个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少年,被五花大绑的并排站在了墙根。

    一排“日本宪兵”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张辽冷着脸说道:“有谁愿意交代的,立刻释放,而且皇军会给你们大大的优待,继续执迷不悟,统统枪毙!你们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五个少年冷冷的看着这些“宪兵队”。

    “他妈的,小东洋,磨叽什么,给小爷来个痛快的!”

    开口大骂的这个人,也姓孟,叫孟哲俊。

    这算是孟绍原的本家了。

    “十五岁,很能打,特工技巧掌握得很好,脾气火爆。”

    尚恒低声说道。

    “你说说,一样姓孟,怎么就不如我这个姓孟的一样肯动脑子呢?”

    孟绍原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对着五个少年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

    他们全都通过了前面的考验,没有一个人当叛徒的。

    就剩下这最后一关了。

    有人不怕死,但却无法通过刑具的考验。

    有人熬住了严刑拷打,可是在死亡面前却会动摇。

    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张辽看着像是失去了耐心:

    “混账,你们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行刑队,准备!”

    他一抬手,“宪兵队”的枪举了起来。

    五个少年,勇敢的挺直了胸膛,面对着日本人的枪口。

    “准备,瞄准!”

    当张辽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有个少年特工忽然说道:

    “大哥,你还真想杀死我们啊!”

    嗯?

    孟绍原一怔。

    “他叫谢长城,十五岁,是我们中最聪明的那个人,我本来还担心他是熬不住的那个,可他还真熬下来了。”

    孟绍原摸了摸脑袋:“既然他知道这是我设下的考验,为什么不一早就说出来?”

    “不知道。”尚恒摇了摇头:“大哥,这你得为他自己去。”

    孟绍原终于推门走了进去:“你们很好,你们剩下的五个人全都通过了我的考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