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将腿抵到玻璃上弄下来|从两人的结合处顺着

2021-05-12 10:34:2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傍晚,董超回来,和李桑柔低低禀报:

尉四奶奶悄悄打发人过去,花了一百三十两银子,买了于翠和她儿子,已经让人送往建乐城安置了。

李桑柔垂眼听了,没说话。

傍晚,董超回来,和李桑柔低低禀报:

    尉四奶奶悄悄打发人过去,花了一百三十两银子,买了于翠和她儿子,已经让人送往建乐城安置了。

    李桑柔垂眼听了,没说话。          

    ………………………………

    滕王阁竣工大礼卜定的大吉之日,在十天后,这中间还要再评一轮文章,以及再一个十轮之评,这中间没李桑柔什么事儿,李桑柔就带着大常、老孟等十来个人,先去杨家坪的广顺船厂。

    洪州两家船厂,广顺、和顺,都是由杨干主持打理,杨干长驻在广顺船厂。

    从豫章城顺流而下,也就一天,就到了杨家坪。

    李桑柔从泊在她们那条船旁边,等着返修的旧船看起,一路走,一路往里看。

    船厂很大,和黑马他们打听到的一样,船厂里井井有条,欣欣向荣。

    李桑柔一边走一边看,径直进了船厂最里面的一间小院。

    院门里的一棵香樟树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正坐在凳子上,蹬着一只脚搓麻绳。

    看到李桑柔进来,老者眼睛都瞪大了,唉唉唉叫着,可一只脚上正顶着根麻绳,没法站起来,只急的挥着手叫,“这是哪家妮子!这么不懂规矩!快出去!你这妮子,快出去!这里不能进!这不是你们女人能来的地方!出去!

    “你一个女人家,你怎么跑船厂里来了!出去出去快出去!真是晦气!”

    见李桑柔站着不动看着他叫,老者更急了,连扯带拽,扯坏了一根麻绳,总算站起来了,张着胳膊往外赶李桑柔。

    “你是哪家的闺女?你家大人怎么教你的?啊?没教你啊!船厂里不能进女人!晦气!晦气你知道不!这是你们女人能来的?赶紧走!快走!走!

    “真是晦气,快走快走!”

    “我找杨管事。”李桑柔站着没动,看着老者微笑道。

    “找杨管事也不行,出了船厂再找!找谁都不行!这船厂里进了女人,要翻船的你知道吧!啊!晦气你知道吧!快走!”老者见李桑柔就是不走,气的喉咙都粗了。

    “我是这船厂的新东家,来找杨管事。”李桑柔微笑依旧。

    “嗐!这小妮子真能胡说八道!你可真敢说!快走!”老者两只手挥着,撵鸡一般,“快走快走!赶紧走!

    “这是哪家的闺女!这爹娘是怎么教的!快走!”

    院子很小,上房里的人已经听到动静,一个五十来岁的干瘦老者伸头出来,喊了句,“让她进来吧。”

    “嗐!这是哪家的妮子,真不懂事!船厂里怎么能进女人!晦气!”老者不情不愿的往边上让了一步,拧眉看着微笑着越过他的李桑柔,嫌弃的一张脸都拧巴了。

    李桑柔微笑欠身,越过他,进了上房。

    三间上房里还算明亮,东间里,正中放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位看起来三十多四十岁的中年人,微胖,颇有威仪。

    正中和西边间,放着六七张桌子,坐着六七位帐房先生。

    叫进的干瘦老者两只手扣在身前,站在门侧,冷脸冷眼看着李桑柔。

    “哪位是杨管事。”李桑柔迈进门槛,打量了一圈,看着中年人,微笑问道。

    “我就是。”杨干没站起来,上下打量着李桑柔,沉声道。

    “拿文契给他看。”李桑柔往旁边让出一步,示意黑马。

    黑马从怀里摸出那张以张三为名的文契,猛一下抖开,走过去,举到杨干面前,片刻,收回手,再换一张举过去。

    “我知道了,家里已经捎了信来。”杨干淡然答了句,扶着桌子站起来,“帐都在这屋里,东西都在外面船厂,老闪,我们走吧。”

    “慢。”李桑柔一脸笑,“帐还没查清楚呢,东西也没清点好,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得请两位留一留,等我把帐盘清楚了。”

    “那你们查吧,我们回去等着。”杨干两只手背到背后,施施然往外走。

    干瘦老者揣着手,绕过李桑柔,跟了出去。

    李桑柔看着一前一后往外走的两人,片刻,哈了一声,转过身,看着屋里端坐笔直的六个帐房。

    “你们,是打算跟着杨管事走,还是留下来接着做?”李桑柔挨个打量着六个人,笑问道。

    “要是东家不嫌弃。”坐在最前面一张桌子后的帐房先生站起来,小心翼翼道。

    “不嫌弃。”李桑柔将杨干那把椅子拖出来,坐在一排帐房桌子前面,笑道:“先说说吧,都姓什么叫什么,多大年纪了,在这里做了几年了,管那一份帐。”

    “是,小的姓王,王守纪,今年五十一了,十一岁那年,就在广顺号帐房上做学徒,一直到现在。现管着广顺号的总帐。”最先说话的帐房先生欠身道。

    “小的张育先,今年四十七岁,在广顺老号做了二十五年了,一直管着采买帐。”第二个帐房站起来答话。

    ……

    六个帐房,最小的三十五岁,在广顺老号做了十年。

    “说说帐吧,你管总帐,你先说。”李桑柔看着王守纪道。

    “是,帐上现在亏空一百二十万两,都是历年累积下来的。”王守纪欠身垂头道。

    “亏空的银子,都是哪儿来的?是历年的结余亏进去了,还是外头欠了钱?”李桑柔翘起二郎腿,笑问道。

    “哪有过结余,年年都是亏的。”王守纪一脸苦笑,“都是外头拆借的,还有欠木料行等处的料钱,这是总帐,明细帐在那边一间屋里。”王守纪拿了本册子,双手捧给李桑柔。

    李桑柔扫了眼那本总帐,没接,看着王守纪笑道:“先放着吧。”

    接着转向另一个帐房周喜,“你管船料,这些年,最近十年吧,一共造了多少条船,用料多少,工钱多少,一条船卖了多少钱,是亏是盈,列个明细给我。”

    “都有,在这儿。”被李桑柔点到的帐房周喜拿了本册子,出来几步,递到李桑柔面前。

    李桑柔接过册子,看着周喜笑道:“我记得你刚才说,在这儿做了十七年了,一直都管做这一块的帐是不是?”

    “是。”周喜垂手应是。

    “那这册子里的数目,哪条船是哪家订的,多大的船多少银子,肯定不会有错,是不是?”李桑柔接着问道。

    “是,这十来年,船厂做的几乎都是杨将军那边的军务船,说是船钱直接结到孟夫人那边了,这些船,都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这些年的亏空,也都是亏在这上面了。

    “军务之余,做的民船极少,都在这本册子里了。”

    “民船极少,嗯,挺好,那就是肯定不会错了,是吧?

    “你听清楚了,这本册子里的民船,少一条,我就断你一根指头,少两条,断两根。错一条,诸如大船写成小船,每错一条,我就在你脸上划一条一寸长的口子,再滴上墨。”李桑柔带着笑,慢条斯理道。

    周喜瞪着李桑柔,没能反应过来。

    李桑柔站起来,将册子递给大常,转身往外走。

    大常、黑马等人跟着李桑柔,出了船厂,黑马忍不住问道:“老大,好像,是不怎么对劲是吧?”

    “嗯。这个杨干,聪明是真聪明。”李桑柔嘿了一声,转头吩咐孟彦清,“写份告示,就说广顺船厂贺天下一统,但凡船厂十年内造出的船,只要能拿出凭据,证明是广顺船厂造出来的,每年免费翻修一回,一直到船烂掉不能用为止。

    “让他们把凭据送到各处顺风派送铺就行。”

    孟彦清答应了,一条小船,直奔江州城,当天就印了些告示出来,从牙人行雇了人手,在江州城各处码头,以及划着船往湖中江中,见船就给。

    当天夜里,又让印坊赶印一夜,印出来更多,走顺风线路,往西送到江陵城,往北到襄阳,往南一直到扬州。

    隔天,江州城和豫章城,以及洪州其它小县小城的顺风派送铺,就收到了不少凭据,当晚,就送到了杨家坪。

    李桑柔对着那本册子,一张张看着收到的凭据,看到第一张,就不在那份册子里。

    李桑柔让大常拿纸笔来,一张张对着,一张张记下来。

    一摞子四十来张凭据,三十多张都不在册子里。

    “好了,明天把他们全叫过来吧。”李桑柔将两摞凭据放好,拍了拍手,笑道。

    ………………………………

    隔天,辰正前后,船厂的大工小工,帐房管事,都到了船厂,开始干活的时候,李桑柔带着大常、孟彦清等十来个人,进了船厂。

    黑马从小院子里搬了把椅子出来,放在小院外面的树荫下,李桑柔坐下,小陆子、孟彦清等人,将大小管事都召集过来,在李桑柔面前,站成一片。

    杨干和大帐房闪先生,也被请了过来,远离众人,站在旁边。

    看着人都到齐了,李桑柔示意黑马,“把凭据拿给周喜看看,让他看看是不是广顺船厂开出去的。”

    黑马上前,抓起周喜的手,将夹在一起的两摞凭据,拍到周喜手里,“好好看看!”

    周喜一张脸苍白。

    从昨天听说那份到处散发的告示起,他就提心吊胆,昨天夜里,更是担忧的一夜没睡好。

    “你看看是不是。”李桑柔看着抓着一手凭据,苍白脸站着,不动也不看的周喜,笑道。

    “老大问你话呢!”黑马一巴掌拍在周喜肩膀上。

    “小的不管凭据的事,小的,不知道。”周喜喉结滚动了下,强撑着答道。

    “那谁是管凭据的?站出来一步。”李桑柔笑问道。

    “小,小的。”一个矮胖的锦衣中年人往前一步,抖着声音道。

    李桑柔眯眼看着他,再挨个看了看中年人周围站着的七八个管事,片刻,冷哼了一声,示意黑马,“拿给他看看。”

    黑马从周喜手里抓过那两摞凭据,拎到矮胖管事面前,拍到他手里。

    矮胖管事接过两摞凭据,翻来覆去不停的看,看了两三遍,抬起头,下意识的先扫了眼闪先生和杨干。

    “是广顺船厂开出去的吗?”李桑柔看着矮胖管事,笑问道。

    “像,好像,也难说,船厂这些凭据,极好伪造,要是……”矮胖管事额头上汗都出来了。

    “拿笔墨给他。”李桑柔示意大头,接着看向矮胖管事道:“你一张张看,一张张写,哪一张是真的,哪一张是伪造的。

    “写好之后,老孟拿着,带上他,今天就告进江州府。

    “好在,这些船,就在江州附近,拘过去审一审,很便当,这事儿,要审出来真假,也极容易是不是?”李桑柔看向孟彦清笑道。

    孟彦清立刻躬身应是。

    “看好了,好好写。

    “若审出来确是伪造,是什么罪?该怎么判?”李桑柔看向孟彦清问道。

    “多半打上五十板子一百板子。”孟彦清也不知道,只好硬着头皮答道。

    反正打板子这事儿,什么罪都能打,稍微大一点儿的罪,流放枷号之余,多半要奉送一顿板子,说打板子最不会错。

    “多少板子能打死人?”李桑柔接着问道。

    “要是打招呼,两三板子就打死了,不打招呼随便打,再怎么轻着打,五十板子也得去半条命。”孟彦清立刻答道。

    这个他熟。

    “若确实是伪造,板子打在别人身上,要是是你认错了,冤枉了别人,错一张,就打你五十板子,你看清楚了再写。”李桑柔看着提着笔,迟迟不往下落的矮胖管事,笑道。

    矮胖管事轻轻哆嗦了下,再次抬头看向杨干和闪先生。

    杨干和闪先生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他们无关。

    矮胖管事抬手抹了把满额头的冷汗,提着笔,落到一半,又看向杨干和闪先生。

    李桑柔微微侧头,看着一头接一头出冷汗的矮胖管事,看着他一眼接一眼的看向杨干和闪先生。

    矮胖管事纠结了一刻多钟,看了杨干和闪先生不知道多少眼,额头的冷汗擦湿了半边袖子,总算咬牙提起了笔,笔提到半空,却又落不下去了,片刻,猛的垂下手,将那两摞凭据递出去。

    “都是真的?”李桑柔笑问道。

    “小的,看不出假。”矮胖管事再次看了眼杨干和闪先生。

    “是不是真的,你只要答是,或是不是。”李桑柔敛了笑容,冷声问道。

    矮胖管事又一次看向杨干和闪先生,片刻,肩膀往下耷拉,抖着嘴唇道:“是。”

    “拿给他。”李桑柔指了指周喜。

    黑马将两摞子凭据,再次拍到周喜手里。

    “这是你给我的册子,我替你对过了,薄的没几张的那一摞,册子里有,厚的那一摞,册子里没有。

    “那天我跟你说过,少一条船,我就断你一根指头。”李桑柔的话顿了顿,看着周喜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还在吗?”

    “父亲过世,老母在堂。”周喜不知道李桑柔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不过,相比于手里的册子和凭据,这个问题宜人太多了。

    “成亲了吗?几个孩子?男孩女孩?都多大了?”李桑柔接着问道。

    “是,三个孩子,老大闺女,今年十岁,老二老三都是儿子,一个七岁,一个三岁。”周喜声音不那么抖了。

    “嗯,你自己数数吧,看看一共少了多少条船,该断多少根指头。”李桑柔话锋突转。

    周喜抓着两摞凭据,垂头不响。

    “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船漏过不写,谁让你造这份假帐的?”李桑柔看着周喜问道。

    周喜垂着头,一声不响。

    “蚂蚱替他数数,一共几张凭据。”

    “三十一张,全切了还少一堆呢。”蚂蚱数得飞快。

    李桑柔冲孟彦清点了点手指。

    孟彦清和其余两人上前,按住周喜,黑马急忙递了凳子过来,两个人按着周喜,将他的手掌按在凳子上,再熟练的分开五个手指。

    孟彦清拔出匕首,手起刀落,将周喜的小手指斩了下来。

    周喜看着自己飞起的小手指时,都还没能反应过来,怎么可能说断人手指,就敢断人手指呢!

    直到剧痛直冲入心,周喜才惊恐万状的发现,他的手指飞出去了,惨叫声中,透着浓浓的恐惧。

    “谁让你造这份假帐的?”李桑柔赶着周喜惨叫的空档,再次问道。

    周喜拧着头,瞪着李桑柔,用力的摇头。

    “切。”李桑柔一声切字,孟彦清手起刀落,再斩下一根手指。

    周喜痛的浑身哆嗦,惨叫连连,断指上流出的血,染红了凳子。

    “放开他。”李桑柔吩咐了句。

    两个云梦卫松开周喜,周喜顿时瘫软在地,用力握着涌血不止的手,痛的不停的蜷缩颤抖,痛呼惨叫。

    “谁让你造这份假帐的?”李桑柔又问了一遍。

    周喜抬头看向李桑柔,片刻,用力拧开了头。

    “你家里,老娘,年青的妻,七岁的大儿子。

    “你要是流血而死了,想来,你老娘,你的妻,必定能替你守住你那万贯家财,你一女两子,有你这个爹,和没你这个爹,必定没什么分别。

    “用你的这条命,给你的妻,你的两个儿子,换来万贯家财,划算得很呢。”李桑柔看着周喜,一字一句道。

    周喜抖着手,抓住衣裳前襟,用力扯着衣服,去裹那不停涌血的手掌,衣裳裹上去了,血却透过锦衣,照旧不停的涌出来。

    李桑柔看着急着要止住流血,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的周喜,站起来,蹲到他旁边,“你见过杀猪么?人身上的血,和猪血差不多,猪血接能接一盆,人血吧,也差不多就一盆。

    “你现在,流了多少血了?好几碗了吧,这血,再流上半刻钟,就差不多流尽了。

    “人跟猪一样,血流尽,猪死了,人也一样,就死了。

    “你说,你死后,你媳妇能不能过得住?会不会改嫁?

    “你媳妇挺能干吧,没有男人,她能撑得住不?她能不能替你守住你拿命挣来的万贯家产?

    “你的儿子,一个七岁,一个三岁,你觉得他们能长大成人么?没爹的孩子,会不会有人欺负他们,或者干脆害死他们,让你的万贯家产,成了无主之财?”

    “求求你,给我请个大夫,求你。”周喜声气微弱。

    “谁让你造这份假帐的?”李桑柔冷声问道。

    “我数到三,你要是说了,我就替你止血,让你活下去。一,二……”李桑柔慢慢悠悠数到二,周喜咬牙道:“是王先生带着大家,大家一起,做的。”

    “给他把伤口包扎起来,再去请个大夫。”李桑柔站起来,看向王守纪。

    王守纪脸色苍白,紧紧抿着嘴,站的笔直。

    李桑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越过他,看向张育先,张育先轻轻哆嗦了下,下意识的往后挪了半步。

    李桑柔转头看向刚才的矮胖管事,笑问道:“你呢?分了多少银子?”

    矮胖管事喉结猛的一阵滚动,习惯性瞄向杨干和闪先生。

    “杨掌柜和闪先生给了你多少银子?”李桑柔顺着他的目光,指了指杨干和闪先生。

    “没有!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矮胖管事被李桑柔这一指,顿时惊慌起来。

    李桑柔看着他,片刻,移开目光看向另一位帐房张育先。

    张育先吓的脸都白了,再次往后退。

    李桑柔看了片刻,移开目光,看向面前站成一片的大小管事们,片刻,笑道:“我给你们一次机会,把杨干和姓闪的分了多少银子给你们,写下来,数字无误的,我就许你留下一半儿。

    “若是不写,或是写个错的给我。”李桑柔的话顿了顿,指了指萎顿蜷缩在地上的周喜。

    “给你们分银子的帐房们,能不能在我的刀子下撑得住,是咬紧牙关宁死不说,还是一刀之下,知无不言,你们已经看到了。

    “写,还是不写,自己掂量,好好掂量。”

    李桑柔话音刚落,小陆子和蚂蚱,大头和窜条四个人,一人发纸笔,一人跟着塞一小碟墨汁。

    和小陆子他们同时,孟彦清等人穿插进人群,将站得有些密集的人群驱赶散开,隔一段站一个老云梦卫,把诸人隔离开来。

    “写上姓名,写个数目,就行了。就这半根香,以香尽为限。”李桑柔看着诸人道。

    黑马已经点起了半根线香,插在正中地上。

    人群之中,有拿到纸笔墨,站定之后就蹲下,将墨碟子放到地上,蘸墨开始写的,有犹犹豫豫,不停的看来看去的,有不停的看向杨干和闪先生,急的恨不能从眼睛里伸出长长的手,也有的,紧紧抿着嘴,将纸笔紧紧攥在手心,瞪着李桑柔,满脸怒容。

    半根线香燃尽,小陆子和蚂蚱等人,收了一摞子二三十张纸片,递给李桑柔。

    李桑柔举了举手里的纸片,笑道:“写好的就没事儿了,回去干活吧,以后,只会比从前更好。”

    一片人群中,走掉了三分之二,余下的人,显出了几分孤单。

    “你们呢?有要写的吗?”李桑柔转头看向几位帐房,笑问道。

    六个帐房,除了萎顿在地上,半昏半醒的周喜,有几个看向王守纪,有几个,由看着杨干和闪先生。

    杨干和闪先生两个人,自始至终,负手站着,一言不发,也不看任何一个看向他们的人。

    “这银子,包括你们杨掌柜和闪先生已经运回老家的银子,我必定要连本带息的追回来,杨掌柜真正的妻儿,都在杭城是吧,城破之时,兵荒马乱的。”李桑柔轻轻啧了一声。

    “闪先生妻儿,也在杭城是吧?你们两家是邻居。挺好。

    “至于你们,四家在江州城,两家在豫章城,他就不算了,你们五位,迷途知返,打算痛改前非的,站这边,然后好好把帐给我拿出来,理清算明。

    “执迷不悟的,就和他们一起,把所有亏空的银子,都给我补出来,包括前面那些人留下的那一半银子,也从你们头上找补。

    “十个数为限,黑马数。”

    ”是!一!二!”黑马一步上前,一根一根竖着指头,大声数着数儿。

    “我跟小周一起,我知道的,他都知道,我瞒也瞒不住。”缩在后面的一个老帐房,垂着头,也不知道是跟谁交待了句,往前几步,站到了周喜身边。

    和老帐房挨着的中年帐房,一声不响,垂头往前。

    他们是叔侄俩,一向同进退。

    张育先直直瞪着王守纪,在黑马十字脱出口时,猛一个箭步,站了过去。

    “把那间屋子腾出来,把他们关进去。”李桑柔站起来,“老孟去一趟江州城,报官,请官府过来勘查审案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