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丫头这才一根而已|讲讲你们被啪的最舒服的一次

2021-05-12 10:49:4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代王被宋熠俘虏了!

这个消息如同一阵风暴般,随着韩元的话语出口,而迅速席卷全场。

一下子,难得安静的现场又嘈杂起来。

尤其是不少卸了兵器被捆扎的

 代王被宋熠俘虏了!

    这个消息如同一阵风暴般,随着韩元的话语出口,而迅速席卷全场。

    一下子,难得安静的现场又嘈杂起来。          

    尤其是不少卸了兵器被捆扎的反军,有些反应快的,就立刻转头,将视线移向城门洞前。

    那里,有几匹马背上还趴伏着人。

    这几人都是被倒伏着横放在马背上的,一个个头脸下垂,虽叫人看不清面容,可他们的状态明显不对,这个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

    尤其是其中一人,身着朱红袍服,头戴盘龙金冠。这服色如此鲜明特殊,一旦有人将视线落到他身上,又怎么可能还分辨不出,他就是代王呢?

    代王没死!

    可他被俘虏了,这比之死亡,于他自身,于反军一方而言,竟仿佛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孰好孰坏了。

    御辇上,昌平帝双目瞪大,眼神炯炯。他面上甚至因为激动而微微泛起了红光,这算是近日来,他难得有的绝佳状态。

    此前因数度吐血而导致的衰颓,在他身上似乎一扫而光。

    他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宋熠。

    宋熠已行礼起身,这时抱了抱拳,便大步走到自己马前。

    他很干脆,长臂一伸,直接揪住了代王的衣领,就将他从马背上拖了下来。

    “噗”一声,代王被他掼得摔在地上。

    代王只趴伏着,一动不动,宛如死去。

    宋熠扯住他的衣袍后领,拉着他抬起头,一边就势向昌平帝半跪道:“回禀陛下,幸得韩将军与程将军相助,臣侥幸俘虏贼首伪王。”

    阳光照射下来,代王紧闭双眼,一声不吭,仿佛是在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嘈杂的现场又渐渐安静下来,人们将目光齐刷刷投向代王。这一道道视线,恍惚似比阳光还要炽烈。

    代王紧闭的眼睑微微颤动,宋熠侧头瞄了他一眼。

    昌平帝手扶在护栏上,几乎就要亲自步下御辇去近距离看一眼代王了,徐德却紧紧扶住他,小声而近乎哀求地唤:“陛下……”

    昌平帝才勉强止住冲动。

    但他的手仍然在护栏上重重一拍,声音里也是掩不住的激动:“好!今日大胜,实乃天佑我大靖!也全赖众爱卿舍死勠力,方才有此刻胜局。宋卿你很好,尤其好啊!”

    “方春博!”昌平帝又唤,“立刻着人押解伪王,朕要将他高架囚车,游街回宫!”

    是的,他有千头万绪,无数疑问,但代王居然被宋熠俘虏了,这种说书先生都不敢随便编的离奇情节竟出现在了现实中。

    昌平帝自觉自己虽然是皇帝,但也是个人,他也是有极限的,他的大脑思维就不足以让他在面对这种奇事时,准确推算出各种前因后果,曲折回环。

    不过事情的具体由来他虽然想不明白,但激动的情绪稍微平复后,至少有一点他还是能想到的。

    那就是,此战能有如此巨大反转,与代王被俘必然脱不开干系。

    至于代王为何被俘,这个问题此刻反而不宜深究了。

    代王已经被俘了,汴京危机暂时解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吗?至于其中的作战细节,并不见得就适合在此刻的大庭广众之下被问询清楚,因此昌平帝决定立刻回宫。

    就让此番“御驾亲征”草草结束不好吗?

    这不是闹笑话,这是天大的惊喜!

    方春博是昌平帝最为信重的心腹之一,他的官职乃是侍卫亲军步军司指挥使,最危急的时刻也负责贴身保护昌平帝。

    他虽不曾被放出去参与大战,但昌平帝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他来保护,让他做自己的最后一道屏障,可见他是真的简在帝心,不同常人。

    此刻,这位曾经在契丹贼人手中救过江慧嘉,也曾用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过宋熠的武官重臣,领命之后来到宋熠面前,却是微微弓腰,满脸堆笑,就特别亲善地说:“宋大人啊,这俘虏便交给本官罢。你放心,本官必定严密看守,绝不至于让他逃跑。”

    这就是废话了,反军们要么身死要么被俘,代王却光秃秃一个置身在无数靖军的包围中,这种情况下他要是还能逃,那他还做什么反贼?他该去做神仙才对!

    方春博却大概真的是怕宋熠多心,他亲自过来交接代王时,又靠近宋熠身边,还趁机在他耳侧轻声加了一句:“宋大人立此奇功,本官也是钦服之至,改日诸事暂平,本官家中设宴,还望宋大人能赏脸前来一聚。”

    说完,他退开身,就对着宋熠微微笑,又抱了抱拳。

    战事还未真正大定,边关危机犹在,这位大靖权利中心的老牌权贵,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向宋熠递出了橄榄枝。

    正如宋熠此前所料,一旦他能做到斩杀或俘虏代王,他在朝廷的地位就必将有一个质变式的巨大飞跃!

    而他如此舍死拼力,为的又是什么?

    只是权利吗?

    当然不,他需要的是,用权利帮助自己救回江慧嘉!

    救人如救火,宋熠心中其实一直就包着一团火。

    他之前把代王从马上拖下来,动作那样粗鲁,其实也是因为心中怒火、恨火冲突难平,委实做不到沉住这口气,再拿出应有的风度来对待代王。

    别说是他了,就问问眼下最该有风度的大国君主昌平帝,他能以胜利者的姿态面向代王,雍容以对么?

    昌平帝也做不到。

    所以他让方春博把代王拘到囚车上,要带着他游街回宫!

    宋熠对方春博也抱了抱拳,回了一句:“多谢方大人。”

    心中则在盘算,是该向昌平帝提出,要他拨人给他,助他去救江慧嘉了。

    汴京危机暂解,代王声势已失。这个时候江慧嘉如果是在代王的人手里,那这群反贼余孽如今就成了无根浮萍,要搜捕也比大军围京时更加方便。

    而假如江慧嘉是在景安王的手里——宋熠视线微微转向御辇后,那里景安王正从一辆马车中走出。

    汴京危机已解,似乎是错过了逼宫的最佳时机,可景安王却反而更显得意气风发了。

    没了太子,他继承大靖似已成定局,谁还能把他怎么样?

    宋熠的心微微沉了沉。

    这时旁边囚车已运到,方春博去亲自捆缚代王。

    一直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死去的代王却在此时忽然闷哼一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