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上课没穿罩子被同卓摸了一节课,与同桌在教室里弄h

2021-05-12 11:47: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晚上唐沁大展厨艺,做了一桌子虾,白灼一盘,茄汁一盘,椒盐一盘,香辣一盘,蒜蓉一盘,干锅一盘……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虾的一百零八种做法。

张伦也不吃他最爱的


    晚上唐沁大展厨艺,做了一桌子虾,白灼一盘,茄汁一盘,椒盐一盘,香辣一盘,蒜蓉一盘,干锅一盘……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虾的一百零八种做法。

    张伦也不吃他最爱的酸菜鱼了,跟一盘盘虾干上来,觉得这个也好吃,那个也好吃,他从来不知道虾还能做的这么好吃,难怪江烈心心念念喊着要吃下。

    江云骥这小子太有口福了。            

    看在这些虾的份上,张伦决定原谅唐沁,不和江云骥决斗了。

    毕竟,吃人嘴软嘛。

    唐沁本以为做了这么多虾肯定吃不完得剩下,结果好家伙,一个也没剩,吃的全剩空盘子了。

    “嗝……”张伦撑的打了一个饱嗝。

    “嗝……”江烈也跟着打了一个饱嗝。

    唐沁看向江云骥,江云骥硬生生把饱嗝咽了下去。

    “你没吃饱?”唐沁问道。

    江云骥:“饱了。”

    唐沁点点头,开始收拾空盘子。

    江云骥踢了张伦一脚:“吃这么多还不运动运动。”

    “踢我干吗,你也吃的不少,你怎么不运动运动。”张伦不干。

    唐沁道:“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运动方式,你个单身狗不懂。”

    张伦:……

    我特么是个傻子吗,你都说这么明白了,我还不懂?

    张伦不能忍,他是一条有尊严的单身狗,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老子不干了,老子走,不受这个鸟气。

    “我明天早上准备熬虾仁粥你喝不喝?”刚走到门口,唐沁的声音飘了过来。

    张伦的脚步顿时就是一个急刹车,弱弱的问道:“我能来蹭饭吗?”

    “那就看今晚的锅有没有人洗了。”唐沁指了指一桌子狼藉。

    “有有有,不就是洗锅吗,放着我来,谁洗我跟谁急。”张伦一溜烟的又溜了回来。

    什么,说他没骨气,不好意思,在美食面前,骨气都被他吃了。

    要什么骨气,骨气能当饭吃吗。

    江云骥鄙视的朝他呵呵两声。

    张伦一边刷锅洗碗一边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找一个会做饭的老婆,然后请江云骥来家里吃饭,吃完让江云骥洗碗。

    洗完锅碗后,张伦就识趣的闪人了,走之前还贴心的问道:“需要我帮你们把小烈拎走不?”

    “不需要,赶紧滚。”江云骥生怕唐沁说需要,急忙就把张伦推出门,嘭的一声关上,还顺手反锁了。

    唐沁:……

    怎么搞的跟防贼一样。

    就算江烈不在,她也没那个本事对江云骥做什么啊,打又打不过,强上都没有条件。

    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什么都不做,也不符合她的性格。

    做点什么呢?

    在唐沁肖想着对江云骥做点什么的时候,江云骥看到了她之前发的朋友圈。

    江云骥没事也不怎么抱着手机玩,刚才一打开微信,发现那里就显示了99+的消息,他有点懵,这什么情况,他今天是给谁点赞了吗?

    好奇着打开才知道,不是他给别人点赞了,而是他的朋友圈被点赞和评论超过了99+。

    “有山,有水,有你。”

    九宫格配图,山,水,她,还有他。

    可想而知,几乎只在建军节,国庆节这种节日发朋友圈祝福祖国生日快乐的人,居然发了一条秀恩爱的朋友圈,那几乎是地震级别的。

    点赞之多根本不用数,99+一大半都是点赞,另外一小半是评论,评论多的江云骥看的眼花缭乱,祝福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骂他秀恩爱的也有,问他什么时候结婚的也有,知道他已经结婚问什么时候办婚礼的也有。

    婚礼……

    江云骥仿佛突然才想到这个问题,他只是和这姑娘领了证,并没有办婚礼,且没有办婚礼的打算。

    但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女孩子,大概没人不想要一个婚礼吧。

    思及此,江云骥的视线看向了正在陪江烈玩的唐沁。

    母子俩玩的很疯,满屋子都是两个人的笑声,江云骥不由看的出神了。

    “好了好了,不玩了,累死了,歇歇,歇歇。”唐沁瘫在沙发上不肯起来了。

    江烈也玩的一头热汗,吐着小舌头,像条小狗。

    “老公,我想喝水。”唐沁口渴,却不想动,扬声喊江云骥。

    “爸爸,我也想喝水。”江烈有样学样。

    江云骥放下手机,去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

    唐沁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

    江烈也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

    “还喝吗?”江云骥问道。

    唐沁:“不要了。”

    “爸爸我要。”江烈喊道。

    江云骥:“你要你自己去倒。”

    江烈:……

    我再也不是你最爱的小宝贝了吗?

    江烈可怜兮兮的自己跑去倒水了,他身高不够,还拖了把椅子踩上去才够着的。

    唐沁偷笑了一会,看江云骥一直在看她,又想到他刚才看了手机,以为他要找自己算朋友圈的账,赶紧找借口说去洗澡溜了。

    江云骥还真没打算找她算账,他既然跟她结婚了,也没有隐婚的打算,不怕被别人知道,而且在自己的原则范围内,不管唐沁想做什么,他都会纵容她。

    唐沁洗完澡出来就喊着好困好累要睡觉,然后钻进了被窝里,不管江云骥和江烈了。

    江云骥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带着江烈去洗澡了。

    唐沁躲在被子里根本没睡,她在玩手机,刷了下江云骥的朋友圈,看到他并没有把自己偷偷发的那条朋友圈删除,嘴角就乐的扬了起来。

    上一世江云骥也很纵容她,可以说尽到了一个丈夫照顾妻子的职责,对阮家也颇为照顾。但是她自己钻牛角尖,以为江云骥对她好,是因为喜欢阮清晗。如果她和江云骥早点坦白心迹的话,后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悲剧了。

    所以这一世她不会再钻牛角尖了,不管她现在顶的是谁的身份,她就是她,江云骥娶的是她,纵容的也是她。

    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唐沁慌忙按灭手机,塞进了枕头下面,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没一会,被子里钻进了一只小可爱,小可爱还在小声说话。

    “爸爸轻点,别吵醒妈妈了。”

    “嗯。”声音很轻。

    唐沁又偷偷扬起了唇角。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