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人不主动联系你的原因,男人夜里必看

2021-05-12 14:29:3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月青只听到头顶上面爆发出一声轰鸣巨响。

她整个人都被下了一跳,随后,棺材匠从上空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轰轰轰…”,破烂的屋顶,让风雨进来,一道

   月青只听到头顶上面爆发出一声轰鸣巨响。

    她整个人都被下了一跳,随后,棺材匠从上空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轰轰轰…”,破烂的屋顶,让风雨进来,一道道闪电霹雳不断的闪烁着,屋子里面的几根蜡烛的火光摇曳了几下后,彻底的熄灭了,棺材匠不露声色的站在前方,而月青,只是感觉到有些发冷,她呆呆的问道“我…我宵哥呢?”          

    棺材匠并并不想要说:你的霄哥被我一拳头干成了一地的碎肉。

    他只是淡淡的说道

    “从进入替天开始,有怎样的结局,这不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事情吗?”

    可是,月青并不死心,歇斯底里的发出一声怒吼:

    我问你,我的霄哥呢?

    棺材匠面无表情的将一坨碎肉扔在了地上,月青定睛一看,这块肉取得很好,刚好是云霄的胳膊部分,上面有黑太阳骷髅的刺青,证实着云霄的身份。

    她捂着嘴,因为打击,不断的后退着,颤抖的身体,在接受了云霄已经跟自己阴阳两隔后,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前方的棺材匠将腰间的烟杆取下来,看到里面的烟丝都被雨水打湿。

    叹息一声,招呼身边的扎纸匠“丑鬼,拿根烟给我。”

    即便是完整的滤嘴香烟,棺材匠也要将烟杆里面的烟丝先拿掉,然后将香烟用手指揉碎,将烟丝换进去,看似是脱裤子放屁般的举动,却代表着棺材匠一辈子的习惯:固执、守旧、不会因为想要抽烟的这点欲望,而就变动自己的原则。

    “霄哥,别害怕,我还在。”

    悲伤之后的月青的眼神之中,取而代之的是坚强。

    看着她重新握紧了白蛇剑,棺材匠‘吧嗒’一下烟嘴,默默的点点头。

    “来吧,身为替天十五号的搭档,这点勇气和觉悟,是最为基本的。”

    烟雾从口中缓缓吐出来的同时,前方的月青一脚轻盈塌地,刹那间,只看到全身变成了一条白蛇幻影包裹着她,下一秒,剑锋已经到达了棺材匠的面前。

    “当…”,烟杆和剑刃撞击在一起后,烟草飞舞,火星四溅。

    白蛇剑法-碧海·散星裂剑步。

    月青的身法和剑法在一瞬之间融合了起来,她的双脚缥缈虚无,带动着全身同样灵动飘舞起来。

    一步一剑,每一剑都是白光闪闪。

    笔直的剑锋“刷刷”不断的舞动出去。

    但是棺材匠闪避灵敏,每一道剑锋他都是迅猛的躲过,轻松而又灵活。

    同时,棺材匠看着月青的步法默念:

    ·一一二,一二一,一一二,一三二…

    一瞬之间,在白蛇剑朝着棺材匠的肩膀冲刺过来的时候,烟杆也闪电般的冲刺出去。

    反手一盖。

    滚烫的烟锅狠狠的盖在月青的手腕上面,“啊…”月青被烫的尖叫一声的时候,棺材匠一脚踢过去。

    “嗖嗖嗖…”剧痛虽在,但是月青身法灵动,长发飞舞,白衣飘带飞旋,旋转而起,躲避棺材匠踢击的同时,从棺材匠的头顶上面飞过。

    “回首剑击。”,棺材匠淡淡的说道。

    白蛇剑法-回首瞬击。

    天空中的月青身体一转,一剑刺向棺材匠的后背。

    独命立刻转身,烟杆冲击出去。

    “叮…”,剑尖刚好刺进了烟杆的烟锅里面,月青右臂用力,剑刃一阵溅洒,“撒撒撒…”里面的烟丝全部都刷刷刷的飞舞出来,而后,她落地,棺材匠后退。

    独命说道“烂嘴祸尼是你什么人?”

    什么鬼?月青低吼“不认识。”

    “那就不是直系传人了,你这套剑法我虽然不知道谁教给你的,但是那真的是一个烂人,你的七星裂剑步从第三步开始就是错的。”,独命说话的时候,将烟杆扔给了旁边的扎纸匠,随后,目光看向了一根燃烧的蜡烛。

    “你才烂人,你连我招式名字都弄错了,我是…散星裂剑步。”

    是吗?不重要,也没有意义。

    独命将衣袖一圈圈工整的卷起来,而后右手闪电般的舞动出去,电光火石间,只看到棺材匠一把抓住一根蜡烛。

    瞬捏。

    蜡烛纷纷的破裂,里面,赫然是一把尖刀。

    棺材匠将尖刀扔向天空中,在刀子坠落的时候,右手横扫,精准的抓住刀柄。

    刀子反握,独命说道“刀剑,脱离了绚烂,留下的,只有最纯粹的锋冷,我这一手,六十年的基本功,你有多少的把握能够接的下?”

    话音刚落,只看到独命眼神中锋冷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后,他以疾风之势朝着前方,而月青虽然没完全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明显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压迫感从前方凶猛的袭来,她连忙将白蛇剑紧握。

    随即,她的身体周围也爆发出来了一大团的白色剑芒,但是,还没等月青移动出去,一抹刀光已经从前方爆发过来。

    刀光,是他看到过的最后东西。

    “啊…”,因为下一刻,只看到一抹鲜血从月青的双眼上面溅洒而出,她被独命一刀瞎眼,而下一刻,独命的刀子,已经放在了她的脖颈上“我和你说过,刀剑,不是你这么使用的,这种东西一出来,要么见血,要么要命。”

    说完,一刀砍杀在月青的脖颈上。

    月青的尸体应声倒下,而独命低下头,默默的看着她太阳穴上面的共享芯片,他知道,夜宴的人此时此刻正在盯着他,就如同他前面说的那些东西一样,这只是一个见面礼,接下来不会客气,他将芯片摘掉,让扎纸匠拿着。

    而后,独命蹲在月青的尸体旁边:

    变异自然系-腐烂-斑驳之尸。

    他的手掌只是触碰到月青的尸体上,顷刻间,只看到月青的身体立刻就变成了腐烂的状态,硬化的皮肤,不断的脱落下来,露出里面黄橙橙腐烂发臭的血肉,棺材匠挑衅的笑了笑,随后,扎纸匠将芯片破坏掉。

    “又是一个变异自然系,第三个。”,夜宴的总指挥室里,司雯婧猜测到

    他们七个人,很大概率,全部都是变异的自然系的能力者。

    外面雷雨交加,屋内,两具碎裂和腐烂的尸体,已经被棺材匠放进了为替天准备的双层棺材里面,扎纸匠看到独命将白蛇剑放进去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顿时笑道“怎么,看到这个,让你想起了一些往事?”

    “你只要看我好好杀人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

    一切就绪,就想跟天门打招呼似的,仪式感,要庄重。

    棺材四方,一根根十几厘米长的棺材钉被独命一下又一下“当当当”的敲打了进去,这些棺材钉的意思是“镇魂”,就是说,魂魄永远无法转生,他们已经被彻底的封住,随后,扎纸匠用天官笔在云霄和月青的名字上面,画上了一个白色的勾。

    而后,两个跟他两长得差不多似的纸人,在棺材前方熊熊的燃烧起来。

    “你们这两个畜生,有本事就杀了我,来啊,来啊,不要让我成为诱饵,来啊…”,包铁牛在另一口棺材里面一边猛拍,一边大声的叫唤起来。

    “别着急,等到无心的尸体放到你的上层的时候,你也会慢慢的死去的,现在的你,只不过是沙漏里面的沙粒,生命在进行倒计时罢了…”,扎纸匠说道。

    “畜生,你们这些畜生!”,包铁牛破口大骂。

    棺材匠将驿庄的门全部都关上,随后抬起头,将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暴风雨夜,渡魂鸟展翅飞舞到独命的手腕上。

    下一刻,独命的眼睛也变成了灰色的漩涡,仿佛在接受着渡魂鸟的情报。

    “驿庄就算我们七匠的大本营了,少主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守株待兔,剃头匠和裁缝匠他们他们已经陆续的进入影城区了,我们的目标是影城区的夜宴分部,那里不仅仅有着能够对付黑骸战士的武器,还是影城区最为重要的信号传输地,更为关键的是…那里是城镇神器-罪恶之花传播出去的主要途径。”

    “主要途径,主要途径不是夜宴总部吗?”,扎纸匠问道。

    “呵呵。”,棺材匠恢复神态“人人都知道的东西,算什么情报?”

    “看来我们七兄弟,马上要全员集结了。”,说完,渡魂鸟展翅飞舞起来,它的身体飞舞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圆圈,随后圈内,灰色的烟雾出现,看起来就仿佛开启了一个异界之门般,随后,两匹猎魂马从异界之门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四蹄全部都燃烧着灰色的火焰,双匠上马之后,扎纸匠双手舞动,密密麻麻的黄色纸人全部都纷纷的飞舞出去,而后围绕着驿庄一圈儿,全部都进入了大地之中。

    双匠对视了一眼,两匹猎魂马朝着影城区的方向冲刺过去。

    ——

    深夜的雷一下比一下更为响亮,暴雨打的窗户几近碎裂般的作响。

    病床上面的公孙祈静静的躺着,看心率的稳定程度,恢复的应该不错。

    病房外面,遥欢对着神皇凯说道“如果按照这样下去正常的话,恢复过来,只是早晚的时间,但是你可以放心,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铠,你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你到底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搞到两颗深海族的心脏的?而且还是那样高等的品质,要知道,光是一个天峡湾你就…”

    运气,真的运气好,铠还是这句话。

    “谦虚了不是,好小子,不错。”,遥欢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的心意,我相信小七也能够切身的体会到。”

    希望她真的如你所说,赶紧恢复过来。

    知道小七只需要静养慢慢的康复,神皇凯内心的一块石头总算是尘埃落定,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外面的风雨实在是太大了,神皇凯只能够在一个公交站台那里稍作休息一会儿。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细细的想着在潮汐岛上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越想越不对劲,破绽实在是太多了,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了呢?

    是那个青山君陆昆仑本来讲话就具备着一定的魔力?

    还是自己鬼迷心窍?

    诶,神皇凯无语,任何事情,都是后知后觉,当局者迷,看不清,他也没有办法,马后炮如果顶用的话,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愚蠢的事情,每天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了,正想着,神皇凯只看到路灯下出现一个倒影,他连忙抬起头。

    是一个小女孩儿,手里面拎着两个篮子,说道“叔叔,买点东西吧?”

    我去,深更半夜的暴风雨天气,先不说你全身都没淋湿,这医院的地方,妹妹,你不会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吧?

    心虚但是还是问道“有什么东西?”

    “这里是糖果,这里是鸡肉块。”,小女孩儿说道。

    “那你的意思呢?”神皇凯主动询问。

    我觉得,你都买一点,比较好,风一吹,本来慢条斯理的小女孩儿突然急忙的催促“快,快买点,快点掏钱。”,神皇凯莫名其妙,一边摸钱包一边说道“我也不饿啊,你是啥意思…诶…妹妹,别走啊…”

    看着小女孩儿消失在风雨里面的身影,神皇凯正疑惑,突然,他看到路灯下面的雨水,全部都变成了一滴滴的寒冰,而后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上。

    随后,从前方道路尽头的微光中,一个身影缓缓的移动了过来。

    此人一身白布衣黑布鞋,悬浮在天空中。

    身后,是三根一米多长,如同剑刃般的发钗,悬浮在空气中,跟随着他。

    他一头老年银发绑起来,面部干净红润,没有多余的残毛,比女人还要干净。

    这个人,神皇凯进入圣域后,只听过一丁点只言片语的介绍,据说见过他的人非常非常少,因为此人是圣域殿长身边,跟神灾一样的亲信之一,主内,帮助殿长管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宜,被人称之为:

    “丁香总管。”

    神皇凯连忙单膝下跪,瑟瑟发抖。

    “神灾有事,我来帮忙管理一下人员问题,正好在南吴城散散步。”,丁香总管说道“把头抬起来。”

    神皇凯听吩咐。

    “藏在眼里的深情固然可贵,但是永远都没有说出来刻骨铭心,我理解你的为爱痴狂,剑走偏锋,可惜的是,爱意虽伟大,可对于刀尖上舔血的我们来说,那就是一根鸡肋。”

    丁香总管意念一动,身后的一根发钗顿时“嗖嗖嗖”旋转到天空中,随后一分为二,从天而降,进入地面之中,

    黑色的漩涡,自发钗入地后转动,随后,两个黑坛子从漩涡中升腾起来。

    坛子上面贴着两个字:贵与厄。

    接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儿的脑袋和四肢,从坛子中钻出来,坛怪对视笑了一下,随后厄字坛的小男孩调皮的冲刺上去,一拳头打在神皇凯的脸上,看似是简单的一拳,神皇凯的身体直接飞舞出去,摔出去了十几米才停下来。

    “嘻嘻嘻…”厄字坛男孩将公车站的一块招牌直接从大地里面拿出来。

    纵身飞跃而起,对着神皇凯“砰砰砰…”开始一下又一下的猛砸。

    凯想要自然化躲避进攻,但是很快,贵字坛女孩人立刻看出来,上前一掌拍在神皇凯的天灵盖上面,一个“X”的痕迹,顿时出现在凯的脑门儿上,隐隐约约闪耀着光芒,凯顿时不能够使用能力。

    贵字坛说道“给我鸡肉块吃,我就让你用能力。”

    厄字坛说道“给我糖吃,我就不打你啦。”

    神皇凯拿不出来,抱着脑袋忍受着挨打,全身遍体鳞伤后,丁香总管悬浮上来,两个坛怪立刻笑嘻嘻的后退,随后,丁香总管对着黑暗点点头:

    一个人。

    一个披头散发匍匐的人,从黑暗中爬出来,他张开嘴,叼起神皇凯把他放在了自己宽阔的背上,随后迅速匍匐着朝着黑暗中移动过去。

    丁香总管依然在雨中散步的时候,电话响了。

    从电话那头看了看四周,他点点头“好的,大帅,我已经看到你了。”

    前方路边无人咖啡厅外面的遮阳伞下,姜离站起身,挥了挥手。

    等到丁香总管坐下,姜离说道“我马上要开会,所以就,直入主题吧,我要的东西,带了吗?虽然是很老套的说法,但是,却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

    “你挺坦然。”,丁香总管称赞他。

    “我又没做背叛天门的事情,我需要遮遮掩掩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