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边洗澡边做什么姿势*拨开珍珠花蒂

2021-05-12 16:46: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李破没在李秀宁府上过夜,嗯,主要是事情太多,无暇旁顾。

行在路上,李破看了看天色,正是日暮时分,长安城中烟气渺渺,满是凡俗的味道,如今回去也就是吃个晚饭,政务今天他是不想

   李破没在李秀宁府上过夜,嗯,主要是事情太多,无暇旁顾。

    行在路上,李破看了看天色,正是日暮时分,长安城中烟气渺渺,满是凡俗的味道,如今回去也就是吃个晚饭,政务今天他是不想沾了。

    忙活了小半年,被何稠劝谏了一次,心情有所改观,颇觉天下事那么多,急也急不来,不如先歇一歇,他确实也被政事压的快透不过气来了。          

    所以只稍稍想了想便吩咐道:“去问问吴王杜伏威在不在家,在的话让他迎驾。”

    倒也不用改道,杜伏威的府邸也在皇城边上的布政坊中,本来李破还想在皇城里给他弄一间府邸住着,毕竟是吴王,有资格住在皇城之内。

    而且因为李破没有族人,儿女又都未长成,所以皇城内空着许多宅邸,李渊的皇亲国戚们根本没用他驱赶,在他入城之时就纷纷逃也似的搬走了。

    现在只有成国夫人萧氏住在以前的秦王府中,一到晚间,皇城之中灯火寥寥,彷如鬼城一般,瞅着有点吓人。

    本来想着让杜伏威一家子住进来,增加点人气。

    可人家杜伏威有自己的算盘,他是一个极力想跟门阀世族靠拢的家伙,问明了长安建筑布局之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布政坊这个贵族聚集的地方居住。

    而且现在人家应该是积极的在寻找联姻的对象,其实这个还得李破来帮忙,只有皇帝对他恩宠有加,表明姿态,才能让贵族们放心跟他交往,不然谁家想不开,会跟一个来降的诸侯走的太近?

    当然了,最大的碍难还是杜伏威的家世太薄,想要融入世族这个圈子,很多人家都是数代积聚,有所传承之后才能得到贵族们的认同。

    杜伏威这样的……李破只能送给他两个字,够呛。

    等行到朱雀大街北段的时候,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启禀至尊,吴王正在家中,现已在府门之外候驾。”

    李破小小的失望了一下,杜伏威竟然没出去过夜生活,有点可惜啊,不然许就能过去跟着瞧个新鲜。

    …………………………

    李破猜错了,那是杜伏威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其实他正准备带人出去乐呵。

    接到传信之后,他紧着把一家子都叫了出来,一顿的叮嘱,然后一群人出府迎接至尊驾临。

    杜伏威也有点懵,这大晚上的至尊跑咱家来做什么?来这用晚饭还是想跟俺老杜喝两杯?俺是不是趁这个机会请至尊到彩玉坊逍遥一下?现在那边他可熟了……

    来到府门之外,他就把马周叫到身边,大咧咧的问,“你说至尊来此是为了哪般?是不是前些时进言的事?”

    马周瞅了瞅这位不怎么靠谱的东主,心说咱又不是皇帝肚子里的虫儿,哪知道他为何而来?

    嘴上却道:“不管哪般,大王只需记得,莫要谈什么抱负,也不要评点英雄,至尊问什么答什么也就是了。”

    杜伏威不满意的翻了个白眼,心中道了一句,胆小如鼠。

    哼哼两声表示自己的不满,那边马周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紧着又道:“也不要想着弄些美貌女子相陪……我看把家人引见给至尊比什么都强。”

    杜伏威觉着这个建议倒是不错,可惜自己没儿子,不然让儿子给至尊敬几杯酒,将来肯定有不少好处,女婿……就算了,一个个的他自己瞧着都不很顺眼,到了皇帝面前还不得出丑露乖,丢了老子的脸不说,还可能惹得皇帝不高兴。

    让小幺露个面,皇帝应该还记得要给她找个好夫家的许诺吧?不记得就提醒他一下,省得他给忘了。

    ………………………………

    李破到时,杜伏威大笑着大步迎了上来,李破真怕他上来给自己个拥抱,那可真就太尴尬了。

    就像当年罗士信从河北回到云内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李破转了一圈,那感觉,真是记忆犹新。

    幸好杜伏威还知道分寸,一躬到地,笑道:“臣与至尊两个多月未见,如隔三秋,至尊能来臣这里瞧瞧,臣都高兴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李破也笑,虚搀了一下,“不用多礼了,我也是过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若是不好,那朕岂不是有失待客之道?”

    其实不用问,看着红光满面,精神头极足的杜伏威,李破知道这厮过的很不错,据禀报也是这个样子,这厮在长安城中东游西逛,像只进了粮仓的老鼠般欢快的四处乱窜。

    杜伏威笑声不绝,引着李破当先进门,“至尊待臣如此之厚,臣若说过的不好,那还有良心?

    臣现在过的日子可是塞过神仙,要是能一直这般逍遥,臣就知足了。”

    李破看了看他,心说你若这样挥霍无度下去,很可能不久之后就要我来接济了吧?

    若是杜伏威听到他的心声,一定表示毫无压力,这些时日在长安吃喝玩乐,对他来说花费也只九牛一毛而已。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觉着钱多的没地方花用,想去建什么书院,他和苦哈哈的窦建德可不一样,江都那边的海易,还在源源不断的为他赚取利益,即便是他离开了那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那些部下还是会留下一份给他。

    按照这个道理来讲,如果说谁最不愿意江都那边再生战乱的话,杜伏威就是其中一个。

    两个人说着话便来到府中的迎客正厅,等李破坐定,杜伏威立即命人传上酒菜,杜伏威听了马周的话,把家人们都叫过来让他们给至尊行礼问好。

    李破看了看,有点眼晕,一群的女人,杜伏威的女婿一个都不见,想来都和赘婿差不多,在杜伏威家中没什么地位,顺便也为杜伏威默哀三分钟,没有儿子的人在当世可有点凄惨。

    只不过杜伏威还算年轻,瞧他这欢腾劲,生个儿子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李破也希望他能生个儿子,在长安有了牵挂,估计这人就能更安稳一些。

    说起来,杜伏威家的女人和他本人一样,身上都带着些草莽气息,以她们的年纪来说,都是从战乱中长大,估计提刀纵马都不在话下。

    而杜伏威的发妻,正是他做盗贼的时候娶下的婆娘,所以说杜伏威和窦建德家中的情况相类。

    更奇妙的是两个人都没儿子,有儿子的那些都已没了性命,唯独剩下两个无后的诸侯还活着,你说这像不像是天意?

    酒菜布置停当,杜伏威只留下幺女,意思不言而明。

    李破闻弦歌而知雅意,说话间抽空便问,“卿可是相中了谁家的儿郎?”

    杜伏威不答,挥手让女儿给李破斟酒,唬了李破一跳,心说你不会是想让女儿入宫吧?

    少女虽然不是膀大腰圆,却也身姿矫健,就算低眉顺眼,内里藏着的彪悍之气也是呼之欲出,一看就有母虎潜质。

    给李破斟酒时还轻声道:“至尊莫要听阿爷乱说,那些高门大户人家规矩多的很,俺什么都不懂,去了不定就要被赶出来……

    俺……想找个出身低些的将军做郎君,读书人的心眼太多,俺可耍不过他,不如厮杀汉来的简单。”

    李破立即放下了心,挺有主意的嘛,而且胆子不小,脸皮也和他父亲有的一比,自己就谈起了婚嫁之事,没有一丁点的扭捏之色,即便是跟后来的女人相比,估计也不差什么。

    看来她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向往自由的灵魂,这就比较有趣了,于是李破似笑非笑的看了杜伏威一眼,意思是你女儿都说话了,你个当父亲的又怎么个说法呢?

    杜伏威无奈的斥退了女儿,看这样子以前应该开过家庭会议什么的,晓得了女儿的心意,这次估计是不死心,想让皇帝用赐婚的方式来把不听话的女儿嫁出去。

    “臣对家人疏于管教,让至尊见笑了,臣想向至尊讨个主意,您说臣家的女儿,该找个什么样的女婿?”

    好吧,李破头一次碰到这种问题,说起来,如今能把女儿的终身大事推到他身上的估计也就杜伏威一个。

    当然了,以杜伏威的为人行事来看,此举倒也不算出奇。

    李破有些头疼的看着他,说好的你选女婿我来赐婚,怎么就都成我的事情了呢?

    想了想才道:“以卿而言,跟谁家联姻也不差什么,即便元,高,宇文等望族,只要朕开口,他们也不敢不应。

    可俗话说的好,两家联姻者,结两姓之好也,那你觉得和他们联姻,能结下多少情谊呢?若日久反而生出仇怨,那两家为何又要结为姻亲?

    所以啊,朕劝你好好想一想,嫁女儿可不是招赘婿……结好不成反要成仇,岂不事与愿违?”

    旁人若是说这些,杜伏威不定就当做了耳边风,最多也就是纠结一下,可说话的人不一样了,杜伏威的感觉也就不一样。

    最终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至尊说的实在,唉……还是臣的家世不成啊,大家结亲都讲究个门当户对,就算当了吴王,那些人也瞧不起俺,自然也瞧不上俺家的女儿……

    还是至尊本事大,未得富贵之时就能娶到关西人家的女儿,真是让人佩服不已啊。”

    沮丧之下,开始满嘴跑火车,却说的真情实意,如果是后来,他不定就会竖起大拇指,吼上一声,你真牛(防和谐)逼。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