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妖精你咬得好紧高H|会议室坐上来自己动h

2021-05-12 16:48: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魏王横眉竖眼,“你是不是报复?”

“不是报复,就事论事。”安王得意,叫他推卸责任让他一个人承担,就该怼怼他。

魏王哼了一声,“那你自己想


  魏王横眉竖眼,“你是不是报复?”

    “不是报复,就事论事。”安王得意,叫他推卸责任让他一个人承担,就该怼怼他。

    魏王哼了一声,“那你自己想好怎么跟老五交代,这宝册可还在你的手中。”        

    安王手里还捧着那厚厚的宝册,这玩意,真是丢不得,拿着也烫手。

    好坑,早知道装病不来,叫老三自己一个人来就好。

    各自回房沐浴,刚躺在床上就听得说泽兰来了,两人在床上鲤鱼打挺起来,各自拉开房门出去见泽兰。

    安王本拿了宝册的,但是想着交给泽兰不好,她接了岂不是等同承认了是金国的皇后,不行,不行。

    至少,小皇帝还没过他这一关。

    泽兰拜见了两位伯父之后,坐下来道:“伯父,今晚的事,别跟我爹爹说。”

    安王求之不得,忙道:“伯父也是这么认为的,先得瞒着你爹爹,否则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是啊,我也担心。”泽兰最大的担忧,就来自于爹爹的问题。

    “那小皇帝也真是的,小孩子的承诺也能当真的?就算他承诺要娶你,泽兰你也没答应啊。”安王道。

    泽兰犹豫了一下,“当年我答应了的。”只不过那会儿是为了哄着他,怕他伤口严重。

    “答应了?”安王和魏王面面相窥,怎么还答应了呢?

    那么,这件事情看起来也不能全怪小皇帝啊。

    “但,那会儿你才八九岁,也是小孩子的戏言,答应了也可以不当数的。”魏王迅速就找到了借口。

    泽兰也犯愁,怎么他就当真了呢?

    恰恰是他这么认真,而她这三年来都没当回事,所以在宫里的时候,她没办法跟他谈论这件事情,因为,她毫无付出。

    甚至,知道他说要娶阿兰的姐姐,她还失望过,觉得他愚蠢。

    只是进宫见到他的那一刻,自己心里有些小激动,就说不出原因的激动,呼吸一下子就急了。

    三年没见,她似乎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当日小皇帝的痕迹,他长大了,比以前多了坚定和冷毅,纵观他临朝之后做的种种,可以窥探他治国的才能。

    他会成为一代明君。

    泽兰毫不怀疑这一点。

    “泽兰?”安王见她失神,叫了一声,“吓坏了是不是?”

    “不是!”泽兰收回心神,摇头,“倒不至于吓坏,就是觉得我还小,不该谈这些事。”

    “对,你想都不要想,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你就当不曾认识过他。”安王点头道。

    就算小皇帝才能卓绝,但算计了他进去,就不是什么好人。

    泽兰道:“我明天还要入宫跟他商讨开矿的事情,所以,没必要刻意地当不曾认识过他,认识他也有好处,至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合作条件。”

    “真的?这倒是可以,很可以。”魏王顿时眉飞色舞,若能开矿成功,对若都城是大有裨益。

    “便宜咱可以占,但不能给个人的承诺。”魏王笑着道。

    泽兰扑哧一声笑了,“伯父,您真精明。”

    “那是,国事是国事,私事是私事,不能混淆。”

    泽兰道:“我今晚也在章台住下吧,明日你们陪我一道进宫去。”

    “好,放心,伯父陪你去。”安王说。

    泽兰起身福身告退,带着周姑娘和冷鸣予出去了。

    翌日入宫,两位亲王陪同一道去,到了宫里,森公公请他们到了御书房去。

    景天似乎一晚上没睡觉,脸色有些憔悴,但是看到泽兰,眼底还是发光的。

    知道今日有合作的事谈,安王和魏王都放下了偏见,看着景天望泽兰的模样,心里都有些感触的。

    他们也年轻过,也沦陷进一段爱情里,知道心里若真有那个人,会愿意为她做很多幼稚甚至可怕的事。

    想想景天做的,其实不就是努力去争取他所喜欢的人吗?

    筹谋是大了点,但年少轻狂,可以理解。

    景天走下来亲自给两位亲王致歉,“朕昨晚想了一宿,觉得昨天的安排,为难了两位亲王,还请恕罪!”

    魏王忙起身还礼,“皇上不必这么介怀,昨晚的事,我们都能理解,最重要的是,咱两国以后会频繁来往,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就好。”

    景天颌首,“王爷说得对,以后我们还会频繁往来的。”

    他说着,瞧了泽兰一眼,泽兰还在看那份计划书,感觉到灼然的视线,她抬起头,眸光相碰间,她笑了笑,白净的面容竟是浮起了一丝绯红。

    两国对于开采矿产的事都有意向,条件也很利好若都城,所以很快就签下了共同开发的协议。

    景天叫人备下了膳食,要请他们吃饭。

    用过膳食之后,泽兰说想到处去走走,景天想要陪同,但泽兰说让森公公带路就行。

    景天只得让森公公好生伺候着,别怠慢了公主。

    一句公主,让安王和魏王略放了心。

    等泽兰带着周姑娘和冷鸣予走了之后,安王把宝册递回去给景天,“这宝册,皇上收回吧,你们的事,等泽兰长大了再说。”

    景天却一改方才的谦恭,把手摁在了宝册上,道:“不,宝册朕不会收回,朕没有放弃泽兰,朕一定会娶到她为妻。”

    “你……不是说等泽兰长大了再说吗?泽兰也没同意。”安王急了。

    景天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本来这宝册就不是给泽兰的,只是想让两位收下以宣告天下,朕知道要娶泽兰,比朕所想的要困难许多,两位已经接过宝册,那么往后朕需要两位帮忙的时候,还请两位在岳父面前代为美言,咱们,可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

    “你这小滑头!”安王气得很,竟不顾对方是一国之君的身份,“你这是算计。”

    景天摇头,“朕不会算计泽兰,只是想尽力解决娶泽兰的困难,只要岳父岳母那边同意了,朕就会努力去争取泽兰的喜欢,等她长大。”

    “你这还不叫算计?”安王气结。

    景天认真地道:“若真算计泽兰,那么这宝册就一定是给泽兰,朕有办法让她收下,但是朕没有这么做,朕让她有选择的权利,但既然当着外使的面宣布了这件事情,那朕就会说到做到,泽兰若不嫁朕,朕的后位便永远悬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