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第一次爱爱怎样做更爽:乖不许取出来吃饭h追捕

2021-05-13 08:47:1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吕布瞳孔变得有些森冷了起来了,同时他也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之前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的,幸亏这营寨我分流了,不然火炮军真的动了,恐怕我就要被一锅端了!”


    吕布瞳孔变得有些森冷了起来了,同时他也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之前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的,幸亏这营寨我分流了,不然火炮军真的动了,恐怕我就要被一锅端了!”

    他虽然不知道火炮军就在城中。

    但是他一直都防着。          

    因为吃过亏,他不想在同一件事情上,吃第二次亏,所以他才会异常的小心。

    看上去魏军主力在不断的压进,但是事实上,魏军的营盘有一半都是空的,布置的是疑阵。

    “吕将军有如此布置,当令某刮目相看啊!”贾诩看着吕布,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

    在他的印象之中,吕布一直都只是一个莽夫而已,可现在,他却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小看吕布的能力了。

    他问:“吕将军,你是提前就知道火炮军的存在吗?”

    若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大好的局面之中,还在自己的营寨之中分流,这明摆着是防备一手。

    “不知道!”

    吕布摇摇头:“但是我感觉壶关没这么简单,不管是他们的迎战,还是他们在拖延时间,都给我一种感觉,他们还没有尽全力,反而是有些在诱引我们入局的感觉,所以我就做出了一些布置!”

    “吕将军在战场上的触觉,当真是举世无双!”贾诩现在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吕布能在战场上纵横无敌,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武力天下无双,更因为他的排兵布阵,指挥能力,和对战场的一种直觉。

    这是一个主帅应该有天赋。

    吕布,可能天生就是的属于在战场之上打滚的人,他在战场上之上,能给人意想不到的强大。

    “火炮军的威力太强大了!”

    吕布有些犹豫起来了:“如果他们在壶关之中,那么接下来的进攻,我得小心翼翼才行!”

    他叹了一口气:“我们都看过如同天降陨星的场面,别说将士们,即使我们这些武艺绝世无双的大将,要是别击中了,也是难逃一死!”

    “的确如此!”

    贾诩点头:“火炮军的强大,非人力可挡!”

    他话语一转,又说道:“但是火炮并非天下无敌的,说到火炮也只是一件武器而已,而且当初我们在宛城战败,并非因为火炮军的强大,事实上火炮所杀的将卒有限,只是我们被这种武器给吓到了,才导致军心崩溃,兵败宛城而已!”

    他眼眸之中有一抹阴柔的光芒在闪烁:“只要我们适应的,火炮能带来的杀伤力,是有限的!”

    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而且如果我们能提前引诱他们把火炮打出来了,那么我们就能反杀,甚至拿下壶关,把他们的火炮给夺取过来,据我所知,火炮虽然有强大的杀伤力,但是制造艰难,而且非常笨重,运送的时候,甚至需要一个辎重营才能搬动!”

    “如今又是明军战斗力最虚弱的时候,而且火炮就在壶关之上,是我们最有希望能夺取火炮的机会!”

    贾诩看着吕布,道:“吕将军,你我皆降兵而立足魏王之下,若无功绩,难以自立,如此大好机会,你可愿意赌一赌!”

    吕布闻言,略显得有些沉默。

    他知道,这一赌,可能会赌上自己的性命,要是别的军队,他还有信心,可面对火炮军,他未必能跑得掉。

    可贾诩也没说错,明军的火炮,曾让数十万魏军的崩溃,要是他能顺利夺取火炮,那么就能彻底的得到魏王的信任。

    而且有如此功绩,魏军将领也不会排斥他。

    这是一个机会。

    也非常冒险。

    可他作为一个先锋大将,冒险是必然的事情,既然有机会,他不想犹豫,他目光看着贾诩,问:“贾中郎将,你对军谋颇有有造诣,不知道可否出谋划策,帮一帮吕某人!”

    “大王既让吾亲自来协助汝,自当鞠躬尽瘁!”

    贾诩拱手行礼。

    “那贾中郎将认为,我们该如何打?”

    吕布有些灼热的看着贾诩。

    他对贾诩非常熟悉,毕竟在西凉军阵型的时候,就已经熟悉了,西凉两大某事,李儒和贾诩。

    贾诩虽名声不如李儒,但是能力却未必。

    “吕将军两日苦战,基本上已经把明军的主力都逼出来了,明军在城中的兵力除了最神秘的火炮军之外,基本上没有了任何保留!”

    贾诩分析说道:“虽然看起来,他们的战斗力的还算是不过,但是也只是强弩之末而已!”

    他想了想,又说道:“可如此惨烈的激战,城中的主将,都没有的用上火炮军,这说明他们还有期望!”

    贾诩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而第一步,吕将军就要打掉他们的期望!”

    “打掉他们的期望?”

    吕布眯着眼眸:“以我的兵临,想要击溃他们的战斗力也不难,只是我们现在缺乏攻城器械!”

    “正好,我给将军压来了一批攻城器械,云梯一百,井阑十架,破城车一辆,破城床弩十架!”

    贾诩微笑的说道:“虽然不算是多,但是对于壶关,也应该够了,壶关的攻击面不大,还有些狭隘,所以供应我们进攻的位置,其实不多,唯有一点的突破,才有可能正面的击破他们!”

    “哈哈哈!”

    吕布忍不住大笑起来了:“贾中郎将此举深合吾之意啊!”

    不管他们之前有什么恩恩怨怨的,这一刻,吕布心中是没有任何芥蒂了,能给他带来帮助了,他信任。

    “那就恭祝吕将军旗开得胜!”

    吕布抬头,看着即将要暗下来的天色,道:“本来某想要缓一缓的,不过如今情况有变,那某就给他们来一波狠的,贾中郎将,你说某夜袭壶关,如何?”

    “夜袭?”

    贾诩眸子闪烁了一下,拍拍手掌,道:“我军夜袭能力不强,所以一直没有引起敌军的重视,而吕将军已经和敌军苦战两日,今日收兵,城中之将必然为我们需要休整,他们也需要抓紧时间来休整,恢复战斗力,所以这时候,就是他们的防守最空虚的时候。”

    “哈哈哈!”

    吕布大笑起来了:“贾中郎将的分析,正是某之所想,夜袭虽难,而且会付出一定的伤亡,可打的就是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更没想到,我们会突然增加了这么多攻城器械,还有井阑,井阑能升起来和城墙并肩,只要能让我率三百精锐,登临城墙,那么就能长驱直入!”

    他站起来,大手一抓,抓住了树立在旁边的方天画戟:“某亲自登城,就看谁能挡得住某!”

    ..................

    夕阳西下,最后一抹晚霞被黑暗吞噬,天地之间,一片幽幽,很快,天空之上,出现了一轮皓月。

    今夜皓月的光芒还算是明朗,而且繁星点点。

    壶关城上,城下,都是一片幽幽的安静,寂静之中,只剩下一些脚步声,呼吸的声音的,还能夹带一些将卒打瞌睡的时候鼻鼾声。

    城头之上,负责值守的校尉是付刚。

    付刚倒是格外的认真,他亲自巡视城墙,督促各个垛口的将士们要小心谨慎,防备敌军夜袭。

    “校尉大人,苦战两日了,敌人也疲惫不堪了,肯定不会敢来夜袭了,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

    一个军侯低声的对付刚说道。

    “少废话!”

    付刚性子直,撇了一眼自己的麾下的军侯,道:“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往往有时候就是我们的失败!”

    他振作了一下精神,然后说道:“传令下去,各个部曲都给我振作起来了,发现任何风吹草动都要警惕,决不能给敌军夜袭的任何机会!”

    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非常用心,进攻的时候所向披靡,敢战,也不惜命,而防守的时候,保持一贯的小心谨慎。

    “是!”

    几个军侯拱手领命。

    “嗤嗤嗤嗤!!!”

    突然,幽静之中,有一阵的声音传来了。

    这让付刚警惕起来了,他站上城楼上,凝视前方,黑暗之中,让他看不清楚很多东西。

    “丢火把!”

    付刚感觉有些不安,所以下令说道。

    “校尉......”

    “听军令!”

    “是!”

    部将迅速的让人丢火把,火把先升起来了,然后往这侧翼丢过去,光芒会闪烁过黑暗见不到的地方。

    一串人影浮现出来了。

    “靠!”

    付刚面容铁青,大喝一声:“敲战鼓,升狼烟,敌军夜袭了!”

    “咚咚咚!”

    战鼓瞬间敲响起来了。

    “暴露的,正面进攻!”

    吕布倒是没想到守城之将居然如此小心,让他才一靠近就的暴露了目标,他只能下令强攻。

    “弓箭手,迅速的进攻,掩护各部进攻!”

    “是!”

    “各营主力,速速靠近,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登城而战!”吕布手握方天画戟,竭斯底里的声音覆盖周围。

    “是!”

    各营将士迅速的动起来了。

    “进攻!”

    “进攻!”

    “云梯升上去!”

    “井阑车,推出来了!”

    “攻城车,给我狠狠的把城门千斤闸给撞开了!”

    魏军的进攻,一下子疯狂起来了。

    “杀!”

    吕布身先士卒,他登上井阑车,然后让井阑车不断的靠近城墙,只要考平城墙,他就只能登城而战了。

    “杀!”

    “杀!”

    蜂拥而来的魏军,如同一股洪流,正在扑向壶关。

    壶关之上。

    “弓箭手,点火箭,无差别射击!”付刚还算是稳得住,他先来一波的远程攻击,压住敌军的速度。

    “各部曲速速进入战斗状态,任何垛口都不允许死守,上来云梯,烧下去,我们的桐油,滚木,乱石,都是充足的!”

    付刚恶狠狠的说道:“某倒是要看,他们有多少人命能拼!”

    “是!”

    昭明第一军虽然出身于黄巾军,但是这么多年南征北战,数次的整顿之下,早已经是精锐了,而且思政司的努力之下,将卒对军令如山这想法,是根深蒂固的,应战起来了,非常的迅速。

    “情况如何?”

    皇甫坚寿就在城楼里面闭目养神,所以第一时间出现在城头之上,他的目光看着前方,神色一下子阴沉起来了。

    “有些不好!”

    付刚看着前方,面容铁青:“他们有井阑车!”

    “井阑车?”

    皇甫坚寿的面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了。

    攻城战役之中,井阑车有时候能决定胜负的,壶关城墙有六七丈之高,单凭云梯进攻,是很难的。

    可如果有井阑车,井阑车能持平城墙,等于正面对攻,这样以来,以他们如今不足的兵力,还想要正面对抗,那就难了。

    “他们怎么来的井阑车?”

    皇甫坚寿拳头攥紧了。

    数日进攻,都没有井阑车的出现,这让他放松了不少警惕。

    轰轰轰!!!!

    这时候突然地动山摇,城墙有些颤动起来了。

    “是撞城车,他们想要撞开城门!”

    付刚咬牙切齿的说道:“城门虽坚,但是也扛不住他们这样的冲撞,除非我们能拦得住他们,可夜色之下,弓箭手哪怕无差别的射杀,也不可能拦得住,除非白天,能精准射击,才有可能拦得住!”

    “井阑车,撞城车?”

    皇甫坚守咬咬牙:“该死,他们的有增援!”

    现在就是不知道,魏军的增援有多大。

    可这样下去。

    壶关是挡不住的,甚至今夜都可能守不住了。

    付刚看了看形势,咬咬牙,对着皇甫坚寿说道:“皇甫将军,壶关守不住了,这样守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局势一下子让壶关失去了坚守的意义了,他们在这里,会白白的送死。

    “是我太低估了敌人了!”

    皇甫坚寿有些无奈,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苦涩,道:“看来也拖不住多长时间,不过某总要尝试一下!”

    他对着付刚说道:“付校尉,如果我们打掉井阑车,能不能守住?”

    “如何打掉井阑车?”

    付刚皱眉:“城中可没有投石机,即使有,也很难打掉好不好!”

    “你就说,信不信!”

    “如果能打掉井阑车,倒是能守住一阵子!”

    “那就行!”

    皇甫坚寿干净利落的说道:“黄校尉已经率兵登城了,马良也会率兵增援,你坚守一阵,我去打掉井阑车!”

    他看着城外,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他们想要在这夜空之下璀璨起来,那某就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转身就走。

    付刚咬咬牙,既然皇甫坚寿都这么说,他只能的死战,他对着部卒大喝起来:“儿郎们进攻,援兵马上上来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