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们再做一次昨晚的事,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

2021-05-13 09:46: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正在这时,房门无声的打开了。

安吉亚的母亲从外面悄悄走进来。

张凡急忙过去,把门关上,生怕弄出动静被别人听见。

安吉亚的母亲自己坐下来,指着床上

  正在这时,房门无声的打开了。

    安吉亚的母亲从外面悄悄走进来。

    张凡急忙过去,把门关上,生怕弄出动静被别人听见。          

    安吉亚的母亲自己坐下来,指着床上的女儿,声音忽然哽咽起来,“张先生,难道我女儿长得就那么丑吗?好歹她也是一个干干净净的黄花姑娘,你连碰她一下都没有心情吗?”

    张凡急忙解释,“你说哪里话?我的意思是这种事情不能随便,安吉亚将来还要结婚,还要有自己的生活,现在我跟她乱来,岂不是把她害了?”

    安吉亚的母亲擦干了眼泪,“张先生,你听我说,你坐下来,我从头到尾给你讲一讲。”

    张凡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我老公的祖先,他们从大华国来,从干苦力开始,挣下了一份大家业,不过,一代一代娶的只是当地的女子,大华国的血统逐渐的稀释了,祖上有祖训,我们家之所以能够从出苦力的干成现在的大家业,是和我们大华国人的吃苦耐劳和聪明智慧有关的,这样一代一代的稀释下去,什么时候稀释趋零,什么时候这个家族也就衰落下去了。”

    “所以,从安吉亚这一代,她的父亲和爷爷,决心让她嫁一个大华国男人,重振家风。所以她自小就学习大华国文,学习大华国文化,一直在为这个事情做准备。”

    张凡急忙截住话头说道,“这个好办,我可以牵线搭桥作红娘。”

    安吉亚的母亲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一来我也不舍得女儿远嫁到大华国去,二来别人介绍的男子,不知底细,谁能保证不是渣男凤凰男?不但我,就是安吉亚,也是心怀恐惧。所以我们母女俩商量,为了完成祖上的嘱托,不如给张先生生个孩子,然后我们母女俩留在这里,自己抚养孩子,也不会麻烦张先生。好在我们这里的男人并不在意女人是否结过婚,是否生过孩子,将来安吉亚再遇到合适的男人,再结婚不迟!”

    张凡简直可以说是脑洞大开!

    天下竟有这种奇葩想法,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望洋兴叹呢!

    不由得苦笑道,“你说的这些,听起来有道理,其实相当荒唐。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情不行,真的不行,因为你忽视了一些伦理上的问题。”

    安吉娅的母亲也同样苦笑道,“我不太明白你说的伦理,我们这里也不讲究什么伦理,还是恳请张先生同意。”

    张凡仍然坚定地摇着头,“你们两位还是先回房间去吧。”

    安吉拉的母亲摇了摇头,“你不要我的女儿,我和女儿就待在这里不走了。”

    张凡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1:00了,这两个人稳稳当当的没有走的意思。

    心中越发的着急。

    便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安吉亚和母亲也不说话,两个人,两双眼睛看着张凡。

    安吉亚半坐在床上,不断地抚弄自己的头发。

    从张凡的这个角度看上去,灯下的安吉亚确实美丽非凡,有着一种极度的诱huo力。

    张凡知道这样下去,结果会越来越暗淡。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男人在这种情景之下,没有不被拿下的,还是逃掉为好。

    便猛然的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好在安吉亚母女俩并没有追过来。

    张凡走出房间,在走廊里来回走了两回,越来越困倦,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便走近安吉亚的房间。

    房门虚掩着,便推门走了进去,回手把门闩上,一头扑到床上,呼呼的便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实很深沉,其间,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涵花悄悄的从巽木宫里走出来……

    正在睡着,忽然被什么东西碰醒了。

    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原来有一只胳膊压在自己的脸上。

    张凡一惊。

    眼前的胳膊,线条十分柔顺,一看就是那种少女的胳膊。

    他的心脏怦怦的直跳。

    轻轻抬起手,慢慢的把它移到自己的胸前。

    扭头一看,安吉亚正依偎在自己的肩头香甜地睡着。

    脸上还带着甜美的笑意。

    张凡暗暗自问,“这是怎么个情况?莫非做下了?”

    不会吧?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睡梦当中做的呢?

    绝对不会!

    如果真有那种事情,肯定会醒来。

    想到这里有点放心,开始仔细打量安吉亚。

    在此之前,张凡一直是以打量一个小妹妹的眼光来打量她,此时此刻,她躺在自己身边,张凡自然要以打量女人的眼光来打量。

    这样一来,很多美感,自然呈现出来。

    乌黑的头发非常柔顺,在肩头上挽了几个花,既俏皮又优雅,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向上卷曲,唇线非常分明,鼻子小巧而玲珑,皮肤是那种并不是很白、但是闪照健康棕色光芒,跟那些雪白的皮肤比起来,别有风味。

    想到这里忍不住有几分喜爱,轻轻的捏起她的头发,放在自己的嘴上,吻了吻。

    万万没有料到,她竟然是在装睡,见张凡在吻她的头发,扑棱一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咯咯的笑道:

    “张先生,你不是柳下惠!”

    张凡有点尴尬,便也坐了起来,见她胸前景色有些旖旎,别伸手拿起她放在床头的衣服,帮她披上,“你回去吧,跟你妈妈一起睡。”

    不知道为什么,张凡发现她比此前开朗快活得多,没有说话,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光笑什么?还不赶紧走!”

    张凡推了她一把,随即自己穿上衣服,站了起来。

    她仍然笑着,微微的低着头,眼皮向上翻着,一眼一眼地打量张凡。

    “我说你不要再磨蹭了。要么我过去那个房间,把你妈叫醒让她过来吧。”

    张凡说着便向外走。

    安吉拉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紧紧地搂住张凡,声音变得十分娇媚,“你不要走吗?不要走吗?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就不会好好看看我吗?难道我长得这么丑?”

    什么什么?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这话从何谈起?

    难不成躺在一起就算做事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