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白洁高义第7部分: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2021-05-13 10:00: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韩燕云坐在那里,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紧张害怕。

甚至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

“没事,咱们就是聊聊。”孟绍原也依旧是那样的和颜悦色:“我有些话,你听了

  韩燕云坐在那里,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紧张害怕。

    甚至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

    “没事,咱们就是聊聊。”孟绍原也依旧是那样的和颜悦色:“我有些话,你听了别生气,韩小姐。我发现你似乎,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邋遢?”              

    “是。”

    韩燕云的脸红了:“爸爸也总是这么说我,还说我不像个女孩子。”

    “是啊,女孩子总是比较爱干净的。”孟绍原点了点头说道:“只是你被营救出来之后,我们已经给你提供了新的衣服,给你准备了热水洗澡,按理说你应该干干净净的。

    不过,咱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我发现你的脸似乎还没洗赶紧,手指甲缝里也有污垢,一个女孩子就算再不爱赶紧,也不至于这样吧,你说呢?”

    “我,我洗澡总是洗不干净,应付了事。”韩燕云的脸更加红了:“我会改的,我会改的。”

    “这是你的个人问题,和我没有关系。”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但我后来发现了一些问题,越想越奇怪,所以,我找到了你的大学同学。啊,不是孔令仪大小姐,而是吕素琴。”

    一听到这个名字,韩燕云的身子迅速抖了一下。

    孟绍原只当自己没有看到:“我当时在想什么?我在想大小姐是什么样身份的人,怎么会和那么邋遢的一个女人成为闺蜜?这不符合大小姐的脾气啊。

    我和大小姐也是好朋友,哎哟喂,咱们的这位大小姐啊,要求太高了,不但住的地方要一尘不染,连洗澡粉都是英国货,她怎么忍受得了你?

    我这个人啊,好奇心一旦上来了就控制不住了,所以我就调查了一下,找到了你在大学里的另一位好友吕素琴。嗯,挺普通的一个女人。

    我和吕素琴聊了一会,根据她的描述,你在上学的时候特别的爱干净,她甚至怀疑你有洁癖,怎么这几年,你的性格一下子就转变了?”

    韩燕云垂着头没有说话。

    孟绍原也不需要她回答自己的问题:“你这么做,无非是想掩饰自己的目的,你怎么可能想到有人会象大小姐去证实这个问题?怎么可能想到有人会关注到你的个人生活习惯?

    你真的很聪明啊,是我认识的女人中最聪明的一个。你刻意制造了自己邋遢的假象,连我都几乎被你瞒过去了,你的邋遢,无非就是想要人认为你父亲没有死!”

    “你,你在那说什么,我不懂。”韩燕云低声说道:“我为什么要让人以为我父亲没有死?爸爸是真的死了啊。”

    “韩任纯真的死了,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了。”孟绍原叹息一声:“一个邋遢的女孩,怎么会把家里打扫的那么干净?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把袜子和内衣放在一起?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父亲做的,你父亲舍不得你,离开前,最后帮你打扫了一次,但其实那根本就是你自己打扫的,你要给别人一个错觉,这些都是你父亲做的!”

    韩燕云故意给别人一个邋遢的假象。

    她故意把家里打扫的如此干净,故意把袜子和自己的内衣放到了一起。

    因为她知道,一旦调查到她的家里,一个有经验的人一定会察觉到这些异常,一定会认为她的父亲可能没有死!

    “你父亲受到党国重任,如果死了,政府一定会派员调查。”孟绍原略略抬高了自己的声音:

    “这个调查的人,不可能是笨蛋,当发现你故意留下的破绽后,会拼命调查你父亲诈死,会顺着这条线一路追到底,你父亲就是一个幌子!

    我就是那个调查的人,我几乎也被你骗过了。韩小姐,你大概也知道政府要你父亲保管的八百万银元吧?”

    “什么八百万银元?我不知道?”韩燕云继续这么回答道。

    “你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孟绍原不紧不慢说道:“你为了消除一切证据,还把你父亲的书房小心的打扫了一下,可这却给我留下了更多的疑惑。

    我在你父亲的书房里,没有找到任何的文字资料,似乎韩任纯到了家里,不会写一个字,就连信笺上也都是干干净净的。

    那些信笺都是新的,你还怕钢笔的笔套里会有什么线索,因此钢笔也全都换成了新的,完美啊,不过你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铅笔!

    笔筒里有两枝铅笔,你完全忽视了它们的存在,我仔细的观察过,铅笔的笔头是钝的,它们写过不少的字,可为什么在书房里我一个字都没有看到?

    所有的文字资料都被你给毁了,你担心调查人员,会从这些文字资料里发现八百万银元的线索,一不做二不休,这的确是个办法。

    不仅仅只有这些,你是个很谨慎小心的人,你还担心韩任纯会把一些秘密藏在书里,你把书也都给烧毁了吧?

    书柜里没有书不仅看着不成样子,而且也有可能引起调查人员怀疑,你于是就去买了一批新书,你的时间不多,购买的也比较匆忙。

    那些书全是新的,根本没有翻阅过的痕迹。可是在国民政府的资料里,你父亲是个很爱学习很爱看书的人。我为什么说你购买的比较匆忙?因为你有些书买错了。”

    孟绍原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上海儿童书局的‘儿童世界’,这是准备给他未来外孙看的吗?嗯,我认为可以这么解释。

    商务印刷馆的‘妇女杂志’,难道你父亲对这也特别感兴趣吗?韩小姐,太匆忙的做事,一定会留下破绽的,而且是大量的破绽,只需要我们去努力寻找而已。”

    当他看到韩燕云依旧在保持沉默的时候:

    “韩小姐,其余的证据还需要我一一说出来吗?能够在韩家做到这些事情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掩盖那八百万的银元,可怜的韩任纯,他应该已经是真的死了,可却被人认为没死,八百万银元足够改变一个人了。

    说吧,这里是军统,我有很多办法让你开口,但我不希望对一个女人这样,尤其是,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欣赏你,真的有些欣赏你!”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