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一进一出在厨房里就想要,太爽了再快点我还要

2021-05-13 10:10:5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孟绍原谁认真说的,他是真的有些欣赏韩燕云。

一个女人居然能够一手策划了那么大的事件。

这个女人,不简单。

八百万银元啊。

那足够诱

   孟绍原谁认真说的,他是真的有些欣赏韩燕云。

    一个女人居然能够一手策划了那么大的事件。

    这个女人,不简单。              

    八百万银元啊。

    那足够诱惑的了。

    “你是孟绍原,地表最强特工。”韩燕云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是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对我产生了怀疑吗?”

    “没错,第一次就对你产生怀疑了。”孟绍原坦率地说道:“原因,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希望听到你的实话,韩小姐,我不希望那些刑具用到你的身上。”

    韩燕云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一旦发生,重庆政府一定会全力调查的,而调查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你,上海王孟绍原!

    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发现我故意留下的那些破绽,我希望能够引导你,认为我的父亲还并没有死,就躲藏在上海的某个角落里。”

    “你父亲?”

    孟绍原心里一沉:“他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火灾现场的那具尸体就是他的。”韩燕云说这些话的时候异常平静:“巡捕房叫我去认领尸体的时候,其实不用那块玉,我也知道那具尸体就是韩任纯的。”

    韩任纯?

    她没有叫“父亲”这个称呼。

    “你想听真实的过程吗?好,我可以告诉你。”韩燕云表现的是如此的冷静:“事情要从一年多前说起,那次,韩任纯喝醉了,他偶然说起了他保管着八百万银元的事情。

    你放心,他没有背叛他的事业,他一直都在尽忠职守的保护着这笔资金,从这点上来说,他是一个尽忠职守的人,他是一个好官。”

    为什么听韩燕云的口气,孟绍原却听出了一丝讥讽?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听着韩燕云说了下去:

    “所以,我就开始设计这个计划了,我要这笔银元。但我需要一个帮手,正巧在这个时候,韩任纯把贺传聂介绍给了我。

    我观察了贺传聂一段时候,发现他很爱我,值得利用。所以我一步步的把他拉拢成了我的人,心甘情愿的为我办事。

    韩任纯对他非常信任,因此决定把他也引入到银元保管小组,一些秘密也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包括银元藏匿的地点。他又全部转告了我。

    我知道,只要这个保管小组在,我就没有机会带走这批银元。唯一的办法是,除掉他们,让他们一个都不活着,然后我再悄悄转移银元,远远的离开这座城市。”

    孟绍原听的心惊肉跳。

    除掉他们,让他们一个都不活着。在这个女人的嘴里说出来,居然是如此的风轻云淡。

    “我设计了很久,也等待了很久。”韩燕云还是一场冷静地说道:“终于被我等到机会了吗,那天,是保管小组一个人的生日,他们不敢到外面大肆庆祝,只能在公司里小范围的举行一个仪式,我知道后,主动请缨去帮忙。

    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刻意耳朵穿男装,让韩任纯以为这是我的兴趣,其实,我是为了掩盖我的踪迹,掩人耳目,那天去的时候,我就穿了男人的西装,戴了帽子和眼镜。当然,我还带了不少的毒药,这些毒药,都是贺传聂帮我弄来的。

    我帮他们准备了火锅,然后看着他们喝了很多的酒,酒喝多了,味觉就会下降,我趁着给火锅里加水的时候,偷偷的放进了毒药。我看着他们把毒药汤喝了下去,看着他们倒在我的面前,然后,我一把火烧光了那里!

    我匆匆的回到家,按照我之前想好的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准备一步步的误导你们,等到你们把注意力都放到寻找韩任纯身上的时候,再和贺传聂一起转移银元。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就在一切按照我的计划进行的时候,76号,居然绑架了我们!”

    全部都是被这个女人给毒死的。

    接着又被焚烧了现场。

    孟绍原也都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够用出这么残忍的手段,他连连摇头说道:“韩燕云,那是你的父亲啊,你竟然能够毒死他?就为了那笔银元?你不会后悔吗?”

    “后悔?”韩燕云忽然笑了,只是笑得让人觉得有几分渗人:“我为什么要后悔?我早就想杀了那个畜生了,杀死他身边的每个人!”

    “为什么?”孟绍原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

    韩燕云有些凄厉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母亲和他是再婚,她长得很漂亮,被韩任纯看中后,妈妈带着我一起嫁给他的。

    那人就是个畜生,在我十二岁的时候,那个晚上,他喝醉了,闯进了我的卧室……”

    ……

    孟绍原非常认真的听着这个悲伤的故事。

    “我有洁癖,我的洁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走了后,我哭着,拼命的擦着自己的身子,我觉得我好脏,好脏!”

    韩燕云的泪水不知觉的流了出来:“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怕他,怕得要命。那年我才十二岁啊。我上了大学,认识了大小姐,有几次我都想对她说,可我还是没说。

    大小姐那么的高高在上,她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认为我也是个肮脏的女人?我只能把这个秘密,藏在自己的心里。

    还不光是这样,他是一个变态,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他成了保管小组的组长后,居然把我带到了他的组员那里,把我赏给了他们,每个人!”

    “没有人拒绝吗?一个人都没有?”孟绍原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

    “没有,一个人都没有。”韩燕云不哭了:“当时,只要有一个人没有对我那样,我就会饶他们一命的,可是一个也都没有!”

    “混蛋!畜生!”

    孟绍原忍无可忍,用力一拍桌子:“你也是个混蛋,为什么那么轻易的毒死了他们?得把他们抓起来,折磨他们,他们怎么对待你的,你得十倍残忍的还给他们!”

    韩燕云完全没有想到孟绍原居然变得如此激动。

    她怔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你认为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是啊,你认为,我难道会有那么大的本事生擒折磨这些畜生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