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细节小说肉文在线,我妈40了怎么样

2021-05-13 10:47: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曾经,秦逸尘也觉得这些话假大空,什么天道就是天道,天道无数不存,哪里有天道?

他前世看着那些出身比他好的人,比他修行更快,因为他需要努力炼丹才能买得起的宝物,那些人的父母

  曾经,秦逸尘也觉得这些话假大空,什么天道就是天道,天道无数不存,哪里有天道?

    他前世看着那些出身比他好的人,比他修行更快,因为他需要努力炼丹才能买得起的宝物,那些人的父母随时可以给他们买来。

    秦逸尘当时觉得天道不公。          

    而当后来秦逸尘成为丹圣,那些曾经凌驾于他之上的丹师,如今封他为尊,秦逸尘也曾膨胀过。

    他觉得是自己够努力,是自己有天赋,是自己运气够好。

    似乎没人能说他不够努力,他也似乎没资格说天道不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

    儿时遇到鬼之后,身为弱女子竟然挡在自己前边的妙涵姐,就是童子秦逸尘的天。

    逢年过节便会有一大堆学子被父母带来,父母让他们磕头敬茶,从此便是自己学生的孩子,需要好生教导,就是教书先生的天。

    明不嫌弃自己痴傻,还能给自己炖肉吃的母亲,就是阿孝的天。

    人人皆有天,人人皆怀天道。

    天道,就在那里,没人能代替,没人能抢夺。

    “今日是我重生后,话最多的一天。”

    不知何时,白观星已经擦干了泪痕,双手负背,淡淡道:“我知道你们听得不耐烦,觉得是我给自己加戏,甚至是我自己想太多。”

    “可我为何说得多,因为纵是才智如我,都不敢妄言天道。”

    “每一句话,我必须说的很是仔细,天道就在那里,可我将你们引到天道面前,或近或远。”

    “哪怕走得很慢,我也不敢走错一步。”

    “因为世间诸帝奉我为先生,我说错一句,他们便会学去,他们就会把错的教给自己的孩子。”

    “神通我可以胡乱传授,道法我亦可以信手拈来,但天道,不敢错,不能错,不会错。”

    秦逸尘整理衣衫,行三叩九拜之大礼。

    “先生才智通天!为逸尘明天道,岂敢嫌聒噪?!”

    白观星就那般静静看着,他脚步轻轻一挪,让秦逸尘的额头没有磕在自己脚上,而是对着那浩瀚的雪山,对着那无边的天地。

    那一天秦逸尘明白了,为何重生后修为依旧和白观星没任何区别的白泽之子,会被世间诸帝称作才智通天,会被奉为先生。

    才智通天,便可代天传授天道,授业讲道者即为师,师便是先生之意。

    华道柔亦是纳拜,就连妖月空都是请华胥用葵水为他凝聚一双手脚,三叩九拜。

    华胥那无暇上善的眸中更有水光闪动,不知是不是葵水。

    “乾坤,你还是我们之中最为聪明的,辛苦你了。”

    白观星淡然一笑:“撑起一个家,兄弟姐妹都要出力,我岂敢言辛苦?”

    “只可惜……我也不知道今日的方法对或不对,我也在犯错,也唯有从犯错中学习。”

    那一刻,白观星亦如少年,至少在华胥眼中便是如此。

    是啊……

    黑祖原本,是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力量强大的人。

    可父母有事离开了,家中只剩下他们这些孩子,有一天,和父母一样强大的人闯了进来,毁了他们的家,杀了他们的兄弟姐妹。

    他们奋起反抗,其中有个叫白乾坤的孩子力气最小,可他必须要和兄弟姐妹共进退,他能出力的地方,似乎只有所谓的智慧。

    “起来吧。”

    先生喊免礼,弟子才敢起身。

    白观星替秦逸尘和华道柔拍掉了额头的雪花,笑道:“天道就在这里,不是我给的,而你们,真的愿意坚持天道么?”

    “天道不会让你们变强,不会因为你参悟天道,就能让你有能将神王打翻在地的力量,不会让你有走到哪里,弯腰就能捡到帝兵的运气。”

    “甚至,乐善好施的妙涵父亲会被杀,没有那颗珠子,逸尘能报仇却无法挽回一切。”

    “打你板子的先生会被杀,我们也可能被杀。”

    “哪怕参悟天道的明阳帝,战力也没有比其他帝境强者厉害多少,他一样会被杀,你就是把传心录和易经倒背如流,他也不会让你多爆发一点神力,你们,还愿意追求天道么?”

    “愿意!”

    秦逸尘和华道柔异口同声。

    因为,天道就在那里!

    天道就是对的!而人活一世,就要追求对的!

    天道告诉了他们何为对何为错,那他们,便时刻不敢忘天道!

    “为何?”

    白观星发问,犹如先生授课,负在背后的掌锋凝聚出一道冰寒戒尺。

    而秦逸尘却是笑了:“理由太多了,只需见天狱魔帝,便知晓一切。”

    “细说。”

    “天狱魔帝很强,他修炼的亦是大道,大道胜过小道,所以让他一路杀上天帝之位。”

    “天狱魔帝很聪明,他知道自己惹不起的,他便不去招惹,甚至尊敬有加,他只欺负他能杀的了的弱者,用那些弱者来成就自己的力量。”

    “可他认识风天行,却未必认识秦逸尘。”

    “风天行有碧海帝器会让他生出杀抢之心,秦逸尘也有。”

    “他不敢杀有先生罩着的风天行,却敢杀不认识的秦逸尘,杀了秦逸尘,先生一样会杀他。”

    “甚至,若非天狱魔帝有用,若非帝争还未结束,先生绝不会将他带出天狱。”

    “善!”

    白观星赞叹,而秦逸尘或许还有很多需要思索需要参悟需要学习的,可他却觉得一切都在,一切都好。

    大道或许就是胜过小道,小道成帝的强者能随手灭了大道的道化境强者,也许是道化境比起帝境太弱,也许是从没有大道小道之分。

    而秦逸尘却知道,三千道界终有尽,唯有天道为顶峰。

    “知行合一,方可窥天道,知易行难,而我还是觉得,你们现在,连知都不知。”

    突然间,白观星揉搓着下巴,那冰寒戒尺宛若让秦逸尘回忆起了童年的噩梦。

    “易经便是天道化作卦象,方便众生明悟,哪一卦为最上最吉……你说。”

    白观星的戒尺在秦逸尘和华道柔身边来回游荡,最后,很不凑巧的落在了秦逸尘眼前。

    “谦卦。”

    “那谦卦,为何是最上吉?”

    秦逸尘怔愣片刻,他好像又刚刚挑灯夜战将诗词背到子时,结果翌日便忘得一干二净的孩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