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教室里被老师摸下面,云倾公主成年礼被大臣

2021-05-13 11:13: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关键时刻大数据发挥了重要作用。

凌晨三点,于煜将警方对段玉福、吴小秀夫妻俩厚达百页的审讯记录里,关于山间别墅的17条描述摘抄下来,反复咀嚼。

吴小秀没什么文

   关键时刻大数据发挥了重要作用。

    凌晨三点,于煜将警方对段玉福、吴小秀夫妻俩厚达百页的审讯记录里,关于山间别墅的17条描述摘抄下来,反复咀嚼。

    吴小秀没什么文化,对所见所闻缺乏系统的、全面的、形象化的描述,语言质朴得令人哭笑不得:             

    “那边是山,对面也是山。”

    “山头都是尖尖的,上面长满了树。”

    “进山的路不好走,车子在路上一蹦一蹦的容易头晕,幸好时间不长就到了。”

    渐渐地在审讯人员耐心的诱导和帮助下,证词里出现具体而感性的内容:

    “我站的位置朝南,早晨出山的太阳在左边,右手边的山腰上有座塔,天气好的时候经常看到附近有人影。”

    “每天傍晚都有飞机从头顶上飞过去,声音不大,飞机飞得高也看不清楚,我问栗姐这里离飞机场多远,她板着脸叫我少管闲事。”

    “感觉附近有村子,栗姐说每天别墅里吃的菜都是山脚下村民现挖现摘,新鲜得很还很少有农药,村里人实在,数量买得多些还帮忙挑到山上……”

    “外人都不晓得通到别墅的路,因为每次有生人、生车子靠近,几道院门的大狼狗就叫唤个不停,可一年到头很少听到它们叫……”

    凌晨五点,于煜与赵天戈取得联系并在他陪同下来到省厅大数据研究中心,将于煜精心整理的第一阶段12个关键词输入数据库,经过四十分钟运行和筛选,系统推荐出19个地点。

    于煜认真甄别后又输入第二阶段7个关键词,这回不到十分钟系统就给出唯一答案:

    牛首山瓦泉峰!

    又是牛首山,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牛首山是申委省正府明确要求新一个五年计划里全面开发并对外开放的国家级景区,正因为看中这样的远景规划蓝图,贾洛集团才以入股化工厂名义将老厂区揽入怀中,打算捂两年后开发景区度假别墅。

    然而瓦泉峰却不在风景区开发范围内。

    瓦泉峰处于牛首山北侧,地势险峻陡峭,植被和景观都一般般,开发成本高效果却不太好,属于无利用价值的“荒山废地”。

    可那条从山脚到山间别墅的路代价不菲啊,是哪个部门修建的?

    查了一圈都无从得知,直到上午九点后省红会那边反馈来消息:七年前按某位省领导指示,省红会以脱贫致富、帮山区贫困户打通黄金通道的名义修了条山路,不知为何,修到山腰时又被叫停,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那位省领导是谁?”于煜紧紧追问。

    省红会方面以会议记录不全为由拒绝回答。无奈之下请白钰让蓝依悄悄打听,转了一大圈后发回省领导的名字:

    岳峙。

    总算豁然开朗,事情本来就是一脉相承的!

    此时特警队已集结完毕,就等上级批准——省城范围内动用特警,且目标是退休省领导休养的别墅,山路还是现任申长指示修的,行动相当敏感也相当危险,必须经副申长兼****贾复恩同意。

    可对贾复恩来说何尝不是蕴含着巨大的正治风险?现任省领导下令闯入前任省领导的别墅,一无所获怎么办?

    就算有收获,用岳峙的套路来个绝口否认又怎么办?

    特警队员们排着整齐的队列,从早上八点一直站到中午十一点半,贾复恩还是没消息。

    赵天戈急得额头上出了一层又一层汗,来来回回在大数据研究中心办公室踱步,嘴里念念有辞:

    快点,快点,事不宜迟!

    于煜却一点都不着急,悠悠然稳坐在电脑前一遍遍查看那片山间别墅。此时只有于煜知道,这队特警永远不可能接到命令。

    因为,特警队员集结就是做给外界看的,于情于理于法,贾复恩都不可能也不敢下令搜查赵老的别墅。

    特警队集结后再解散,证明贾复恩什么都没干。

    而早在清晨,白钰和蓝朵已接到于煜发的短信,风驰电掣直扑牛首山瓦泉峰;贾复恩也知道白钰有所行动,故意一拖再拖目的是麻痹对方。

    最担心的是,倘若凤花花藏身在哪儿,会听到风声后第一时间撤退。

    车子驶离市区时,白钰打电话给温小艺,命令她立即赶到瓦泉峰山脚,无论谁下山都必须拦截,反抗直接打晕!

    “是,白哥!”温小艺脆生生应道,还笑嘻嘻补充道,“以后这种活儿多叫我,我喜欢。”

    “小温是谁?很年轻嘛!”蓝朵警惕地盯着白钰问道。

    “投资伙伴,功夫还不错所以委托她守在山下。”

    “功夫不错?床上功夫不错吧!”

    “瞧你说的,我脸都红了,”白钰道,“比我小七八岁都有年龄代沟……”

    蓝朵嘲讽道:“你更看重乳沟吧,色狼!”

    “我比窦娥还冤呐!不过,”白钰顿了顿道,“在你面前我没啥可辩解的,错就是错,我今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又来了,啰嗦!”

    蓝朵不耐烦道,“别打岔,老实交待这位小温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人家小姑娘功夫不错,是不是图谋不轨被教训了一通?”

    白钰道:“省武术队高手,能差到哪儿去?”

    这一说真有点像,蓝朵不吭声,隔了好一会儿才说:“警告你呀,绝对不准辜负蓝依!蓝依是世上最温柔温柔的女孩,嫁给你真是你的福气,还白搭一个我!”

    白钰涎着脸道:“你的意思是……超标了?”

    “哼!”

    蓝朵冷冷瞪了他一眼。

    蓝朵有一点很奇特,就是**归**,从来不跟他打情骂俏,也不开任何黄色玩笑。

    车子开到牛首山瓦泉峰山脚入口,却见路口中间竖了个牌子:

    管制地区,严禁入内!

    两侧各有一块省旅游局的牌子:风化严重山区,严禁攀爬!

    有这三块牌子,可以吓阻绝大多数探险者和游客,若有不听话的,驶入山路后每隔两三百米就有牌子或警告或严禁或公告,估计摸不清底细的走到一半就打退堂鼓了吧。

    何况沿着山路走来并没有什么美景,让人找不到冒险的理由。

    蓝朵对那些警告等等熟视无睹,反而加大油门向前猛冲,一口气来到山间别墅大门前,正好有辆商务车从里面开出来。

    “等等!”

    白钰见蓝朵俏脸一沉猜到其用意,急忙大喊着阻止却已晚了半步,奥迪车发出令人心寒的咆哮声正正撞到商务车上!

    “咣!”两车剧震并引发一连串听了牙酸的撞击声。

    “嘭!”

    安全气囊将白钰打得头晕眼花,他狠狠瞪了蓝朵一眼,嘀咕道:“毛糙!快动手!”

    两人戴好口罩后从安全气囊里挣脱出来下车,商务车也爬出三个撞得东倒西歪的汉子,双方二话不说便打成一团。

    三分钟后,只剩白钰和蓝朵站着。

    商务车里又陆续爬出司机和一名工作人员,都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蓝朵上前踢了踢他们的脸,若无其事转开。

    白钰将头伸进商务车,后排椅子间夹着一名中年妇女,她见了白钰连声呼救。

    “你姓栗?”白钰问。

    她吃力地答道:“是……他们都……都叫我……栗姐……”

    蓝朵设法把栗姐救出商务车时,白钰进去快速兜了一圈,如吴小秀所说共有三幢别墅,最前面简朴平实用于接待客人;中间豪华得如同皇宫;最后那幢也就是吴小秀住了一年的充满诡异的玄机。

    赵老的客厅、卧室、书房等生活区域摆放了不少名贵古玩,但加起来也就几十万元,对他这样的级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墙面、案几、桌柜上有不少空白,可见在此之前为防患于未然,赵老对别墅已有过清理和撤退,留下的都是可以留的。

    三幢别墅的确实超标了,可天晓得产权挂靠在哪个名下,追查起来只须轻飘飘“借住”,两个字便能推卸得无影无踪。

    出了大门一把揪起刚被拖出商务车伏在地上喘息的栗姐,白钰厉声道:

    “只问一个问题,答不上来立即扔下山谷,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

    栗姐全身颤抖道……

    一个小时后,白钰和蓝朵扔下栗姐等劫后余生者下山。

    中午到经贸委转了转,亮了下相,傍晚时分与守在门外的蓝朵会合一路疾行。

    当晚神不知鬼不觉来到商砀,因为是秘密行动不便打扰包育英等人,蓝朵建议随便找个小旅馆住下。

    白钰说这你就不懂了,越是小旅馆警察越是经常突击检查,万一查到咱俩钻一个被窝,都一字排开站在床边敬礼,高喊“白***晚上好”,岂不是把脸丢到爪哇国?

    有道理。蓝朵认同他的说法,车子一路开着来到几年前在苠原工作的那个春节,和蓝依蓝朵回省城途中受阻,临时住的那家四星级豪华酒店。

    “好啊,故地重游,还住上次那间情趣房?”白钰笑着问。

    蓝朵默不作声,显然无所谓。

    价格还是1288元,在商砀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着实有点贵,可几年下来了价格一点没降,可见情趣房肯定有市场。

    进了门还是满室粉色:圆形大床,四面八方都是镜子;情趣椅;旋转木马;多功能枕头;枕头左侧是情趣皮鞭,右侧是眼罩、蜡烛、跳蛋、手铐等小玩具;床的正上方吊着一粗一细两根绳子。

    蓝朵在屋里到处转了转,陡地拉了拉床正上方的两根绳子,露出少有的怪异笑容道:

    “试过绳操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