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娇吟 粗喘 嗯 啊|嗯好舒服

2021-05-13 11:53: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京中有一个人绝不会相信叶行远会愿意无声无息的被拖过去,宇文经这几日的关心全都在叶行远的奏章上。他原以为叶行远弹劾之后必有雷霆万钧的手段,但接下来只是另一道上书却出

  京中有一个人绝不会相信叶行远会愿意无声无息的被拖过去,宇文经这几日的关心全都在叶行远的奏章上。他原以为叶行远弹劾之后必有雷霆万钧的手段,但接下来只是另一道上书却出乎他意料之外。

    宇文经是聪明绝顶之辈,素来以“智士”闻名于京师,严首辅对他极为看重,他也颇以自己运筹帷幄之能而自得。但是自从缠上了叶行远之后,叶行远未见有如何狼狈,他的气色却一日不如一日。          

    原本他羽扇纶巾,雄姿英发,颇有指点江山之气概但自西北回返京师之后,变得不修边幅,双目之中常含血丝,面无血色,鬓边也多了白发。

    近日宇文经又觉畏寒,没有食欲,未至腊月家里便燃起了炭,他坐在火盆边,一边饮酒,一边细细勾画着叶行远奏章中的字句。

    他的好友陈直来看他,见他形貌憔悴,头发掉得厉害,心痛道:“宇文兄何至于此?”

    宇文经放下叶行远的奏章抄本,黯然叹道:“为国为民,为百世大计,不得不如此耳。我叫你去打听军中如何反应,可有消息?”

    陈直虽是京中游侠儿,但亦是将门子弟,在西军有些关系。宇文经拜托他去打听西军内部对叶行远的弹劾怎么看。

    “也是如朝中大人一般,故作不知。赵老将军看顾叶行远,钱总兵占了肥差,也不讨人喜欢。诸将虽然不会落井下石背弃同僚,但也对此不闻不问。”陈直不屑道:“这与朝中情形其实一样,陛下喜欢叶行远,朝中诸公便不愿在这时候去撩拨他。”

    琼关县确实吃了苦头,叶行远又不是没来历的。他有资格发泄发飙,大家也不至于咬文嚼字,真的要他反坐。

    西军诸将与朝中大佬的看法是一致的,他们都认为这到底不过是年轻人,给他跳一阵子不理,自然而然就平复下去了。到时候再给些安抚,叶行远也就不至于一直闹将下去。

    将领们与叶行远更无仇怨,所以比之朝中诸公还要更稳坐钓鱼台。内阁几位大学士虽然仍打算对付叶行远,但他们老谋深算,长于等待,总觉得可以等下一个机会再行出手。

    宇文经浑身发冷,他伸出冰冷的手,在火盆上烤了好一会儿,才微微感觉到一丝暖意。

    内阁诸公无人觉得叶行远是迫在眉睫的大患,他们最近这段时间的注意力确实是在西北,不过关注的重点乃是三边总督洪大德,绝不是区区一个叶行远。

    三边总督是一品大员,叶行远只是一个小小的从六品知县,从品级的角度来说,大学士们的选择似乎也没错。

    洪大德资历极深,若是正常回朝,便该入阁。可惜这几年隆平帝懒于视事,内阁五辅出奇的稳定。就连严首辅年过古稀,还觉得自己身体甚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那自然就没有洪大德的位置。

    五位大学士谁都不想被这个强力竞争对手挤下去,于是联起手来干两件事。第一,不让洪大德回京,第二,如果他要回京,就得是带罪之身。

    这一次的西凤关之围,给了大学士们攻讦的机会。之前暗流涌动,但到最后还是渐渐梳理明白,各方势力的矛头都指向无所作为的洪大德,令他焦头烂额。

    其实西凤关虽然也是三边总督的值守范围,但一直都有重兵把守,洪大德要防备另外两道防线不被人趁虚而入,当然不可能调兵去救援西凤关。

    这个判断其实不能说不正确。现在大家都知道所谓十万大军叩关只是乃速干部迁徙,那么有几支掌握雄兵的蛮族完全有可能从更西面入寇,洪大德不能擅离职守。

    而事实上就算十万军队攻击西凤关,西凤关也有本事坚守,不会一蹴而落。从正常的用兵思想来看,洪大德的战略没有错误,最后的结果也不错。

    但内阁诸位大学士指使的攻讦却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认为洪大德有几大罪状,一是识敌不明,二是畏战,三是贻误军机,再加上零零散散的错误,弹劾如潮水般涌来。

    甚至已经有个别人动起了叶行远的脑筋,希望把他这位苦主的弹劾奏章转移攻击焦点,直接指向洪大德,以增强说服力。

    “这才是首辅老大人今年秋后的大事,对付叶行远,不过是搂草打兔子罢了。这次徒劳无功,只怕老大人内心还有些怪我画蛇添足。”宇文经与陈直聊起此事,废然长叹。严秉璋虽然没再主动与他说起秋天的大事,但只要看朝廷动向,宇文经便心知肚明。

    陈直愤愤道:“洪督师虽然刚愎,但从无畏战,再说这贻误军机,又是从何说起?”

    宇文经压低了声音道:“听闻今年开春,洪督师便已经收到了乃速干部内迁,想要归附的军报。但不知为何,洪督师居然未加以关注,等到西凤关草木皆兵之后,这才不知从哪里翻出了这份报告,此事乃是绝密,大约你也并不知晓。”

    陈直骇然道:“这种大事,洪督师居然不看?他到底在干什么?我本还有些同情他,如今看来,也是活该!”

    宇文经皱眉摇头,神情有些古怪,道:“这事说来也奇怪,原是蛮族一位使节在京中透露。军方之人得知之后,以为是立功良机,便没有走公文系统,而是派一位制使出关,要亲自密报洪大德。

    谁知道这位制使运气不好,在定河失足淹死了,有一位过路的官人将军报交到了潼关总兵处,由潼关再转到三边衙门,只怕就是从这里出的差错。”

    这中间巧合太多,宇文经尚未查明,但西军之中本来就派系纷乱,对洪大德更有不满,说不定就是潼关总兵欧鹏举摆了洪大德一道。中间那制使淹死之事更是匪夷所思,宇文经已经派人去详细调查,他心中隐隐怀疑此事与叶行远也有关系。

    叶行远与定河龙宫冲突,不就是因为斩杀了在河中捣乱伤人的黑鱼精么?算算日子,那时候也正是那位密报制使淹死的时候。

    如果叶行远与此事有关--宇文经浑身都惊起了鸡皮疙瘩,那岂不是自己所有的安排,都落入此人的算计之中?

    所谓转交密报的过路官人,会不会就是叶行远?宇文经自己吓自己,更觉惶恐无地。

    陈直听了宇文经的揣测,也是瞠目结舌,道:“叶行远哪有这么大的能耐?若是他安排的,岂不是定河龙宫与太兴君也是在兄长面前演戏?”

    宇文经烦躁道:“定河龙宫,本来就不可信任了。他们沆瀣一气,有害圣人之教,若我有机会,定要将它们统统铲除。”

    龙宫作威作福,戕害百姓,宇文经也深恶之。要不是时机未至,须得虚与委蛇,他才不愿与这些异族交往。

    宇文经现在杯弓蛇影,忽然觉得西北诸人统统都不可信任。就连脾气最为耿介的李宗儒都去琼关县殉城了,他又能相信谁?

    陈直无奈,只能劝解道:“兄长稍安勿躁,等朝中诸公对付完洪督师,必能腾出手来。严首辅对兄长言听计从,到时候必能再设雷霆一击。”

    宇文经呆呆的摇头,眉宇之间似有无限愁苦,“我只怕那时候太晚了,叶行远羽翼一成,乘风而起,天下又有谁能够制得住他?”

    他总觉得在叶行远的奏章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但他找不到,想不到。

    十一月二十九,隆平帝被弹劾洪大德的奏章弄得不胜其扰,终于下旨,免去洪大德三边总督,召回京述职听用。大约也是为了照顾叶行远的情绪,这份圣旨顺便斥责了剑门省诸官与西凤关总兵,罚俸一年,降一级戴罪立功。

    这也算是对叶行远的一个交待,从来未有一个低品级地方官员弹劾那么多高官而获成功的先例,这虽然是叶行远借了诸位大学士的东风,但也可说是个了不起的胜利。

    一些墙头草和小人们看清了皇帝对叶行远的宠幸,心中也暗暗打起了小算盘。高居庙堂之上的诸公倒是并不在意,这种不痛不痒的惩罚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也完全未放在心上。

    但得到这消息宇文经却几欲吐血,想不到又是要打压叶行远的内阁给了他扬名立万的机会。这小子借势的本领简直运用的炉火纯青,敌人的势也毫不犹豫借来就用。

    真让宇文经吐血的事情在第二天发生,叶行远上奏章感谢皇帝与内阁大佬们明朝秋毫,同时提出建立一个琼关边境自贸特区的建议。

    他希望,琼关从此脱离剑门省,而归于京师直辖,在此地设点试验他提出的经济政策。在奏章中,叶行远厚颜无耻的吹牛,说“三年而仓廪实,以一县之地,供三边钱粮之需”!

    “绝不可听此人胡言!”宇文经愤愤摔了奏章,倒履出门找人。他倒不是恨叶行远吹嘘,只是害怕他说的将会是真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