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浮生若梦2最后的王公第二部/手指自己h

2021-05-13 14:38:5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那个机械外壳大体上是封闭的。而最后一面与其他部件相接的地方,也有大量的齿轮结构是不可见的。

当然,“只是目光不可及”的话倒还好说。随着技术的进步,现在

 那个机械外壳大体上是封闭的。而最后一面与其他部件相接的地方,也有大量的齿轮结构是不可见的。

    当然,“只是目光不可及”的话倒还好说。随着技术的进步,现在也有大量技术,可以在不破坏一个物品外壳的前提之下窥探内部结构。

    比如说各种射线。        

    如果一个生物的视觉是基于X光的,那么在他眼中,树木是晶莹的,动物的血肉、内脏也是半透明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内脏上的阴影。

    只不过,这个玩意的材质是特制的合金,大多数的射线都难以穿透。

    另外,向山也掂了一下、敲了几下。从手感上来看,这里面应该有干扰超声波探测的腔体与吸音材料。

    如果有专业的大型设备的话,说不定可以想办法不破坏外层就知晓内部结构吧。

    但是单凭向山自己的义眼,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且,这还只是一个部件而已。

    其他部件,应该分别在其他六龙教散人哪里保管。

    然后还有打孔卡片。

    这些打孔卡片恐怕也不是全部。

    这些全都分散保存了。

    向山在这位副团长的存储设备里面找过了,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解码那些打孔卡片信息的程序。这些打孔卡片真的只能用那个机器来解读。

    不同于电子计算机,这纯机械结构的计算机,在某一点上与“大脑”有些相似——它的“硬件”本身就包含一部分“软件”的信息。它硬件的结构,同时也是它软件的一部分。

    只有打孔卡片而无机器的话,是不可能破解卡片内的信息的。

    向山耸耸肩:“看样子是没意义了。”

    他有看向了伊辛:“这位六龙教散人连同为散人的天机都不知道……看样子散人与散人之间的联系也比较薄弱。除非是在同一个骑士团的同一个项目,不然的话他们彼此之间都不清楚对方……使臣才是比较重要的?那不就是错过了。”

    向山稍稍有些懊恼。早知道在这幽鹤骑士团内能获得的六龙教情报未必比在那个戴九太阿身上获取的多,那他就应该想办法把戴九太阿扣下来的。

    啊,不过抵达幽鹤城,试探伊格尼法印,是冲击悖论城的预演。

    从这一点上来看,倒也不亏就是了。

    另一方面,向山也愈发确定了一件事。

    六龙教确实是真正的毒瘤。

    哪怕是伊辛这种已经混到副团长位置的“散人”,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组织上层的真实诉求,不清楚这个组织的总体倾向。

    哪怕是第三帝国也敢说自己是为了日耳曼民族的利益呢。

    “但这也就意味着……六龙教内或许存在一批可以改造的力量么……”

    向山之前就注意到,第八武神的“养父”胡医生就与某个神秘组织有关联——对于一个黑客来说,收集各种信息几乎就是本能。胡医生身上的异状瞒不过向山的眼睛。

    但根据第八武神的记忆,以及向山最近的观察,胡医生却没有什么多么邪恶的倾向。

    六龙教选择彻底隐瞒自身的主张,则说明他们要么根本没有什么主张,仅仅是一群反人类分子联合起来做更无底线事情的混乱集团,是单纯的邪恶利益联合体,要么就是其主张非常反人类,必然无法被绝大多数人所接受。

    但连六龙教内部都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清楚六龙教自己的主张。

    “嗯,稍稍有点难办啊。”向山思忖道:“还得想办法甄别一下吗?但是六龙教起码存在了八十年,却没有暴露,就算偶尔有人知晓了六龙教,也只当是一个地方势力……”

    有这个结果好像也不奇怪。

    黑客知道如何寻找信息,自然也会知道如何隐藏信息。祝心雨和哈特曼就连“名字”都鲜为人知了。

    之前与向山在卫星网络间交手的那个内功高手——多半是地月系内的“护教法王”——也是个水平极高的家伙。有这么个人在,“六龙教”相关的记录很难存留在网络上,自然也很难讨论起来,只能形成地方性的流言。

    但这也说明了一件事,六龙教成员至少有保密意识。

    他们八十年来都没有闹出过“掩盖不了”的动静。

    如果不是黑手大师刚好听到,他恐怕得读取天机散人的硬盘后才能知道他的六龙教身份。

    哦,如果天机散人保密意识足够,他应该也有机会毁掉自己的记录。

    “嗯……你连天机散人都不是很清楚。但我姑且还是问一句吧。‘圣姑’最近是不是从火星过来了?还携带了一批遗传数据?你们定点剿灭附近的侠义力量,是为了保证这件事不受打扰?”

    伊辛点了点头。

    正是因为这位圣姑的动作,让戴九太阿对向山做出了巨大退让。

    而向山则从戴九太阿的退让,以及六龙教交付“小冰箱”的举动,推测出六龙教在这件事中的态度,以及哈特曼现在在休息的情报。

    这些情报,也就促成了卫星网络中的内功战,使得向山利用六龙教护教法王,掌握了一部分卫星网络的权限,保证自身以后可以安全上网。

    这个战果,又促成了向山的幽鹤城之行。

    ——从这一点上看,六龙教的圣姑一来,我的局面就完全打开了啊!

    向山道:“那一批数据为什么这么重要?实验进度?”

    伊辛道:“不清楚。但……应该是……与,实验体的……服从程度相关。我们需要新的手段来确保……啊……啊啊……”

    他似乎非常迷惘。有一部分是他自身受过的训练在抗拒这个话题,另一部分则是他对这方面信息了解有限。

    但向山的语气却变得非常险恶:“我再确认一遍,你刚才说的是‘服从程度’而不是‘可控程度’吧?你们某个项目中使用的实验体,包括智慧生命?”

    “探索智慧的……边界……与……起源……”

    向山按住自己的额头:“冷静,冷静一下。恶劣程度也就和绿林那档子事相当。”

    他拍了拍自己的眉心。

    “这个项目的地点在哪?”向山问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