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

2021-05-13 15:18: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话音之时,夏天五指用力,单臂向前轻轻一推。

王卓闷哼一声,哒哒哒后退不止。

“你也吃我一拳!”

声到,拳到。

夏天一拳向前轰去。

 话音之时,夏天五指用力,单臂向前轻轻一推。

    王卓闷哼一声,哒哒哒后退不止。

    “你也吃我一拳!”          

    声到,拳到。

    夏天一拳向前轰去。

    罡风浩荡,风雷阵阵,空气中出现一道湍流,湍流之中浮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纹。

    一只拳头穿梭着扭曲模糊之中。

    “砰!”

    王卓同样以手掌硬接,两者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震天大响。

    紧接着,王卓被一拳震出去五六步,脸色变了又变。

    夏天快如闪电一般跟进,右腿横扫而出,又是一阵罡风浩荡而出,空气传来的破空之音宛如鬼啸。

    “砰!”

    王卓正欲护挡,就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脖子传来锥心般的疼痛。

    夏天一记鞭腿摔在对方脖颈,脚面一勾的同时,另一只腿借力一跃,一记冲膝,直接轰击在对方的面部。

    “噗!”

    没有人知道这一记膝撞有多重。

    只看到王卓的脸,就像是一个被砸烂的西瓜一般,鲜血飞溅。

    嗷地一嗓子,他传出一道无比凄厉的惨呼。

    “就你这般垃圾,哪来的自信!”

    冷喝声中,夏天如同鬼魅,人在半空,上半身前倾,单拳如同流星轰出。

    “砰”

    又是一拳砸在王卓的面部,同时旋身肘击,“砰!”第三击轰击脸上。

    王卓的身形后仰,惨叫声凄厉不似人声,还不等他倒下,夏天的第四击已经紧随而至。

    “砰!”

    又是一声让人心惊胆颤的闷响,夏天一脚已经蹬在他的脸上,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那张脸,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血肉模糊一片。

    打人专打脸!

    “啊?”

    “这……”

    四面八方一片哗然。

    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全都傻眼了。

    此前还有人为夏天担心,也有人期待王卓爆发。

    可眼前这一幕,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此时此刻,不少人面色古怪,嘴角狠狠抽动,只想冲王卓大吼一声。

    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看这?

    刚才那么嚣张自信,结果……就这?

    之前有多么自负与自信,现在的王卓有多么的抓狂与胆颤。

    他愤到了极点,也怒到极点。

    曾经高高在上万众瞩目,现在被狂轰猛打,前后反差之大,让他恨不得钻进地缝中。

    自尊被践踏。

    更多的是惶恐与畏惧!

    他不是弟弟王辰,双方第一次硬撼就知道遇到了硬茬。

    眼前这个人,比自己更强,那种纯粹的力量,没有任何技巧与玄奥,却偏偏能一力降十会!

    轰!

    他重重砸落地上,哇的一声大口吐血。

    “我认输……”

    他来不及起身,毫不犹豫凄厉大叫。

    嗡!

    一只拳头停在了面门寸许,拳风激荡之下,血肉模糊的面部肌肉都在扭曲,长发狂乱向后荡起。

    夏天收拳,站定,居高临下俯视,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轻蔑,“就你这种垃圾实力,也好意思嚣张?滚吧。”

    “你,你……”

    王卓又惊又怒,险些急火攻心昏死过去。

    他站起身,怨毒盯着夏天,“你给我等着……”

    转身跳下擂台。

    “嗷嗷嗷……”

    “就这?”

    “这家伙什么来头,就这?”

    “兄弟,我就想问问你脸疼不疼,热不热!”

    “……”

    四面八方一阵起哄,一片哗然。

    极远处的几座擂台,不少人都在关注着夏天。

    鱼右薇、苏涵、林枫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夏师弟实力虽强,但修龄毕竟百年左右,玩心很重啊。”

    而另一座擂台上的薛九天,冷冷撇过,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无聊至极,也只能用这些垃圾来衬托自己了。”

    ……

    万年赛的第一轮擂台上,已经进行了一个月的时间。

    此刻,各个宗系的长老早已经不在观礼台上。

    每个宗系的数十个长老,都有一间静雅宽敞的亭台楼阁以供休息与裁判监督。

    火系所在的楼阁之中,数十位长老随意坐在位置上。

    众人前方的空气中,有一张无比巨大的光幕。

    光幕之上分割着上千幅小画面,清晰转播着每一座擂台的实况。

    看到夏天轻描淡写连胜两场,且为同门出了一口恶气,一众长老也流露欣慰之色。

    “这个小夏天啊,不错啊,真不错,敢为同门出头,心性和品格都不错。”

    “哈哈,的确如此,不过……把金系两个孩子打的那么惨,不会出事吧。”

    “有什么事,这是万年赛,不是那种点到为止的切磋,否则举办比赛的意义何在,别说重创,就是死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错,上了擂台生死自负,没什么好说的。”

    众人纷纷开口,大多都站在夏天这一边。

    又有一名长老开口,“以夏天的实力,进入一千名毫无压力,根本无需担心,只是……”

    他话锋一转,摇摇头,“但是从大数据上,我们火系仍然不容乐观,一千座擂台,火系弟子只有九十八座擂主啊……”

    众人的笑容纷纷收敛,神色之间略显凝重。

    “是啊,就以五系平均而论,每一系是二百个名额,我们竟然还不足一百,唉……”

    所有人的心绪变得沉甸甸。

    一个宗系是否辉煌,并不是看最高名次能有几人。

    在千人赛中,能争夺多少名额一样重要。

    这才能看出这个宗系年轻一代的整体水平。

    这次万年赛,火系可谓不遗余力的培养,神火榜比赛的奖励,都是以往的十倍。

    希望年轻一代能购买更多的资源提升自己的战力。

    然而真实情形,还是不容乐观。

    火系整体仍然很弱。

    到目前为止,火系弟子的擂主,只有九十八人。

    这让长老们情何以堪。

    出去面对其他宗系长老,大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别说什么最终比赛的结果,还有胜败积分的计算。

    事实上长老们很清楚,前一千名,最后必然都是擂主!

    因为擂主赢的场次越多,积分也越多。

    最重要的是,长老们发现了一个现象。

    那就是火系的许多弟子,挑战别的宗系擂台时,全都畏畏缩缩,底气不足。

    然而他们却敢挑战本系的擂主……这让长老们的脸色很不好看。

    三长老武星河眉头微皱,沉声开口。

    “我们不好出面,让那些道宫的宫主去说,挑战自己人算怎么回事,还有,让那些宫主亲自去擂台下,现场指导挑战或守擂的弟子。”

    “也只能如此了。”

    “对,不说二百个擂主,至少也得保证一百五十以上。”

    “……”

    众人纷纷议论。

    “咦,未央又上台了。”

    有人发出惊呼。

    同时,一名长老单手一点,一幅小画面放大,铺满了整个光幕。

    画面中,火系神火榜比赛第二名的未央,此刻已经跳上了一座擂台。

    这个擂台的擂主,竟是来自木系的木修崖。

    看到此,众长老眉头大皱。

    “未央这孩子……”

    众人神色复杂。

    这一个月来,未央连续挑战的,不是五系逆天级天才,就是第一阶层的强者。

    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已经成为了一个‘名人’。

    “我们都清楚,以未央的实力,成为擂主毫无问题,但他一直向强者挑战,明显是一种试探,换个场合的话,他这种做法是很明智,也很有心计,但现在他一直战败,对我们火系的士气打击很大。”

    另一位长老也略显不满开口,“是啊,你看,未央一上台,旁边就涌来了这么多人,都在等着他战败后嘲笑和起哄呢。”

    画面中,原本正在闭目清修的木修崖,缓缓张开眼睛。

    “火系未央,请指教。”

    未央拱手抱拳。

    “请!”

    木修崖一跃而起。

    他去火系看过神火榜比赛,一眼就认出了未央,心中的战意逐渐升腾。

    就在这时,台下和四周群山的看台上,顿时传出一阵喝倒彩的起哄声。

    没办法,这一个月来,未央已经算是‘名人’了。

    他从逆天级天才一路挑战而来,不断被狂轰乱打,每一次输的都狼狈之极。

    但他偏偏屡败屡战,韧性十足。

    到了后程,未央变成了一个笑话。

    只要他出场,必然会引发大量的关注。

    “轰”

    刹那间,两人冲到一处,近距离搏杀起来。

    擂台上,两道虚影缠绕在了一起,像是电光缭绕,速度太快了。

    双方都没有使用兵器。

    拳脚之间不断对碰,发出一声声犹如金属颤音般彻响,空气不断激荡有形的波纹涟漪。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