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莹的乳液计2/302寝室的那些事

2021-05-14 08:23:4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程父腿上的病灶,她已经做了深度处理,同时还给他服下辅以正气的固元丹,按理没有刺激源,病情不会反复。

刺激源!!!

柳云姝脸色一变,“我得先看看程伯父再说。”

程父腿上的病灶,她已经做了深度处理,同时还给他服下辅以正气的固元丹,按理没有刺激源,病情不会反复。

    刺激源!!!

    柳云姝脸色一变,“我得先看看程伯父再说。”          

    “有什么问题吗?”周山直觉柳云姝神色有异,看看杜老,又看向柳云姝。

    刚刚在病房,他都全程观摩,程大江腿上的伤口溃烂引发脓肿,继而发炎导致高热,杜老亲自动手清创,又辅以汤药,针灸和穴位按摩,耗时三个多小时,程大江的高烧总算退了,但却一直持续低烧。

    周山观察到杜老似乎在顾忌什么,没再继续施针用药,反而让家属给患者采取物理降温的方式先观察,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好不容易等来小师姑,周山直觉小师姑神色不对,明显是知道什么,周山就不由更加好奇了。

    柳云姝唇角微地抿紧,扫了眼四周,同周山轻轻摇头,“人多眼杂,等会儿再说。”

    周山眼睛瞪得大大的,果然有猫腻。

    走了两步,柳云姝猛地回头,朝陆涛看去。

    “涛子,帮我个忙。”

    “好,你说。”难得柳云姝这么喊他,陆涛心里的那个舒爽啊。

    然而,下一秒。

    “麻烦你跑一趟铺面那边,叫下我哥来一下,我有事找他。”

    “哦。”陆涛闷闷点头,心知她这是有意支开他,不过,看她一脸凝重似乎出了很棘手的事,陆涛没再跟她别扭,麻溜走人。

    “这小子还挺有眼色……不错。”杜老边走边给了陆涛个很中肯的评价。

    柳云姝不觉莞尔,陆涛要是知道杜老这评价,估计他尾巴能翘到天上。

    一行三人很快来到程大江的单人病房,程刚正拿湿毛巾敷在他爸额头,听见有人敲门,紧接着被打开,一看到杜老和柳云姝,程刚忙起身相迎。

    “杜老,云姝妹子,你们可来了。”

    “情况怎样?”杜老低声询问,目光落在程大江额头上的湿毛巾,“还在低烧?”

    “十五分钟前才试了体温,37.9℃。”程刚眉峰紧锁,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满是担忧,“我爸之前伤口化脓,很少发烧,这回突然发烧,会不会是病情加重了?”

    “程大哥,发烧其实对于人体来说是好事,发烧是人体对致病因子的一种全身性的防御反应,发烧的过程就是抵抗疾病,增加抗体,增加免疫力的过程。”

    柳云姝边检查程大江的伤口边解释。

    “你父亲之前反复发炎脓肿但却很少发烧,并不是他体质好扛得住,相反,都已经发炎脓肿了,肌体没有任何防御反应,说明免疫力低下,不是好事。”

    抬头瞅了眼还是一脸懵逼的程刚,柳云姝唇角微地一僵。

    “打个比方,免疫力就是相当于战斗力,致病因子是敌方,我方是抗体,炎症发生就相当于是场敌我双方的接触战,敌方攻城略地,我方迟迟没有防御反应,说明我方缺乏战斗力,也就是免疫力低下,反之,如果双方刚一接触就爆发战斗,肌体就会引起高烧,发烧是一种表征。”

    “哦,原来是这样。”程刚恍然大悟,崇拜地看向低头忙碌的柳云姝,“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爸这回高烧,是说明他那个……免疫力增强了。”

    “嗯,我之前给伯父吃过一粒固元丹,就是增强身体本源,提高免疫力的,伯父这会儿还在持续低烧,说明炎症一直没消,等继发炎症消了,低烧也就好了。”

    柳云姝循循善诱把话讲明白给程刚听,倒是不想,经她这么形象的一说,不止程刚听懂了,就连周山都听得入了迷,黑亮瞳眸满是迷之崇拜。

    杜老嘴角有笑,心中不由更加感激把小丫头培养这么优秀的老友田老七了。

    想到出门访友一直未归的田老七,杜老就眉峰微微隆起,看看程大江,再想到田老七跟他说的那个老友的地址好像就在阴阳岭附近,杜老心口微沉。

    柳云姝启用天眼仔细检查了伤口,确认她的怀疑没错,方才直起腰来。

    “程大哥,我给伯父做过清创后,除了医生护士有什么人接近过伯父吗?”

    “没有啊,杜老有交代医生和护士不动我爸的伤口,这不还是因为发烧了,杜老才亲自给我爸重新处理的伤口,没有别人碰过我爸的伤口。”

    姗姗来迟的李伟冲程刚摇摇头,“不对,昨天快天黑的时候有个人可能碰伯父的伤口了。”

    “谁?”杜老和柳云姝异口同声地问。

    “啊,是他!”程刚猛地一拍脑门,狠狠喘了口粗气。

    “怪我当时气到了,就没见过想抢病房,还那么嚣张的人,我只顾着和那个女的掰扯了,没注意到那个男人竟然暗中朝我爸下黑手,都怪我忒大意了……”

    程刚说着都忍不住自责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谁也不会料到会出这种事,刚子,你先别急着自责,快想想那对男女叫什么。”李伟一把拽住还想再扇自己的程刚,厉声道,“把人找出来,先揍一顿,在交给牛局好好审审。”

    柳云姝低头垂眸默不作声,想也知道李伟这是说笑,要揍的话,他绝不会摆明面上说,背地里套麻袋狠揍一顿就好,不留一丝痕迹,不给自己招惹麻烦,才是李伟的风格。

    程刚也明白李伟这是气话,但就是听着顺耳,冷静下来后,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挠头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具体的名字。

    程刚眉头皱得老高,“名字我真没印象了,只记得那女的好像嚷嚷她是医院药房的。”

    柳云姝眼底划过一抹寒芒。

    “……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是谁?云姝妹子你倒是快说啊。”程刚很焦急,揍不揍人的他等下再说,他现在就想问问那男的,他们家究竟跟他有什么仇,他爸都已经这样了,还狠心下黑手,这不是要他爸的命吗!

    “女的肯定是张秀英。”柳云姝说着微微一顿,“至于男的,应该是贺元培。”

    “姓贺?云姝你确定?”杜老眸色一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