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绳结勒花缝小说|现在就想要你 给我好吗

2021-05-14 08:28:1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龙王陛下驾到——龙皇陛下驾到——”

十里长红,上官侯爵与上官诸侯一前一后踏着这红毯缓步而行,夹道围观官员被御林军挡在了红毯两

   “龙王陛下驾到——龙皇陛下驾到——”

    十里长红,上官侯爵与上官诸侯一前一后踏着这红毯缓步而行,夹道围观官员被御林军挡在了红毯两旁。

    官员们各个人头攒动,欲要在二位龙王面前露脸。只无奈这御林军各个人高马大,手提横刀,面若凶煞,站在红毯两旁宛若一座座巍然不动的泰山一般,镇得身后高官厚禄不敢造次。          

    红毯那一头,站着的是福晟爵爷、上官昆阳还有武玄月三人,三人以福晟爵爷为首,武玄月和上官昆阳分别站在其身后左右两旁。

    眼看二位龙王已经走到了红毯尽头,福晟爵爷抬脚阔步,热情地迎了上去。

    冲到乐前方,福晟爵爷与上官昆阳单膝跪地,武玄月合谷礼之,以礼迎接二位龙王。

    “下官福晟(上官昆阳)参见圣上,承蒙圣恩,龙王陛下和龙皇殿下下踏水庭,乃是我福晟府福气!”

    上官侯爵敛着笑容,缓缓抬手,免了此三人的礼数。

    “免礼吧~今日来此水庭一游,见此壮举,倒是让本王小吃一惊,福晟爵爷这一次办得比赛别开生面,光看这参赛的人数,足以证明此次比赛的规模和声势。怎么样?这几日操劳,福晟爵爷可是用心了?”

    福晟爵爷听罢此话,心中美滋滋,难得得到上官侯爵的赏赐,别提有多开心了。

    而自打走上这红毯之上,上官诸侯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只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他的儿子上官昆阳——

    只看这小子跟个摆设一般,站在人家福晟爵爷身后拉着一张黑脸,也不知道是哪里又气不顺了。

    上官侯爵自然也注意到了上官昆阳那一张臭脸,便把这话题故意往上官昆阳引了一引。

    “昆阳侄儿怎么一脸疲态,难不成这几日你也为了这比赛多方筹谋,操心劳神不少吗?”

    此话一出,福晟爵爷转身回头看了一眼上官昆阳,不时撇了撇嘴,福晟爵爷是真的不爽——

    切!这小子什么都不干,除了会闹情绪发脾气,他还干什么了?怎么到了最后,成了他劳心费神了呢?这便宜占得让人实在不爽。

    但是,因为上官诸侯在这里站着呢,纵使他福晟爵爷心中一万个不乐意,却还是要陪着笑脸,顺着上官侯爵的话,随意夸赞了上官昆阳两句。

    “也是呢,昆阳少主这些时日没少操心,这比赛里里外外人家都跟着一同筹谋着,可不是劳累过度,气色是看着不太好~来人,今早上我命人为昆阳少主炖的参汤赶紧端上来,让昆阳少主服下。”

    上官昆阳连连摆手,他倒是个实诚的,根本不领情。

    “无功不受禄,其实我上官昆阳在这比赛筹谋上根本也不没有出什么大力,就是左右悠悠转转,闲得无聊的很,就这样也算是有功的话,那我的活是不是也太轻松了呢?若是连我这等闲人也配喝参汤,那在场的所有御林军,都要送上一碗。”

    此话一出,当场四人脸色一下子尴尬了几分,四人面面相觑——此时脸色最难看的人就属上官诸侯。

    只见那上官诸侯让嘴角一抖一抖抽笑,太阳穴的青筋暴起,若是介意着这是人前,上官诸侯早已经棍棒伺候了自己那个不孝子。

    眼看这句是尬住了,武玄月站出来补场子道:“嗨!昆阳少主这是过分谦虚了~少主怎么没有干活?你这是左右右右逛逛不正是巡查场子吗?若不是因为少主龙威护体,镇得住比赛选手,那比赛能这么顺利吗?”

    此话一出,那上官诸侯的脸色方才好看了些许,正要虚应着赔笑,接上武玄月的话时,这愣头青上官昆阳又开始冒泡了。

    “什么巡查的工作?我干了吗?那不是你的手下单灵遥干的吗?管我什么事情?!还有,一听到你的手下我就来劲儿!你知道她刚才跟我说什么吗?她既然说她喜欢硕阳爵爷!我呸!也不看看她的身份,也配喜欢我家小皇叔!你给我好好管管你的手下!”

    这个时候上官诸侯已经忍无可忍,当即一声怒吼,“逆子闭嘴!你那是什么口气?!也不看看什么场合?!”

    此话一出,上官昆阳浑然一抖,登时吓得脸色骤变,他这才缩了缩身子,怂了下来。

    “这个……我……我也是实话实说罢了……怎么还不让人说实话了呢?”

    上官诸侯恶狠狠地瞪了上官昆阳一眼,这眼珠子都快瞪裂了。

    看到这里,上官侯爵哈哈笑起来打圆场道:“皇兄怎么又动气了呢?咱们昆阳向来是真性情,他说什么都是有口无心,皇兄何必跟昆阳计较呢?在本王看来,昆阳这样挺好,不被世俗所干扰,我行我素,心中仍有一份童真,这不是权族最难能可贵的吗?”

    听到这里,上官昆阳登时激动起来,他猛然抬头,向上官侯爵投以感激且欣赏的目光。

    上官侯爵竟也走了上去,他抬头慈父一般抚摸了上官昆阳的脑袋,微笑道:“昆阳不必别人改变自己,这样头挺好,有二叔在没人敢动你~”

    上官昆阳幸福地点了点头,有意看了一眼自己的父王,故意说道——

    “还是我二叔对我好,昆阳最喜欢二叔了~”

    此刻,上官诸侯的脸都气歪了,可是在这场合上,他还不得不勉强赔笑,撑着门面。

    武玄月看到这里,心里不自觉想到——

    这上官侯爵果然老辣,一边在背后撺掇上官诸侯,说他儿子不争气,让其扮演黑脸天天责骂自己的儿子的不是;另一方面,人前又各种宠着抬着上官昆阳,把他所有一切过分行为都给正当化了,并且加以褒奖,这就是所谓的人前捧杀。

    到头来的结果则是,上官昆阳憎恶自己的父亲,反而觉得自己皇叔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这挑拨人家父子关系的手段,他上官侯爵用的实在高明!

    武玄月是局外者,自然这人情世故她看得明白,加之自打她经历了母亲角色后,武玄月早就对上官侯爵这个人有了深刻的认识,不管旁人说什么,他上官侯爵怎么演,武玄月也绝不会再信任这个腹黑的龙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