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的被开四门是什么意思,大学生宿舍4

2021-05-14 09:56: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江南盐商施家?”

皇帝听陈太后讲述了陈寿的请求,沉吟道:“朕倒还记得这家!”

“阿娘,当年阿爹平叛的时候,有几位江南的豪商捐赠了银钱和

  “江南盐商施家?”

    皇帝听陈太后讲述了陈寿的请求,沉吟道:“朕倒还记得这家!”

    “阿娘,当年阿爹平叛的时候,有几位江南的豪商捐赠了银钱和粮食,其中就有施家。”          

    打仗是非常消耗钱粮的一件事。

    当初先帝起兵,就多亏几家豪商资助。

    先帝建立新朝后,论功行赏,便封赏了其中一位大富商。

    不是公侯伯之类的正经爵位,而是给了“富贵散人”的称号,恩赏其世代为皇商。

    依然是商户,却到底有了朝廷赏赐的名头,这家也顺利成为江南的望族。

    施家也捐了钱,只是不如那位富贵散人捐得彻底,人家可是摆出了举家之力的姿态,倾尽所有的支持先帝。

    所以,最后封赏的时候,也只有富贵散人一家成了皇商。

    施家只得了先帝亲笔书写的“大善之家”的御笔,并没有实现阶层的跨越。

    不过,曾经负责后方供应的皇帝,还是记住了施家的名字。

    如今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他还有些印象。

    皇帝缓缓点头,“说起来,施家对新朝也是有功的,只是不如富贵散人。”

    太后听皇帝说完施家曾经的功劳,禁不住笑着抚掌,“哀家之前还担心,怕商人重利,那施家姑娘看着虽好,却到底是商户之女,难免沾染了市侩习气。”

    “但听了皇帝的话,哀家倒是放心了。施家也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家啊。”

    先帝都说施家乃“大善之家”,想来施家也不是寻常盐商,应该有其可取之处。

    即使如此,也就不算太不堪。

    皇帝闻弦歌知雅意,顺着太后的意思说道:“既是有功之臣,那就该封赏!”

    “这样吧,追封施韵之父施、施某为忠勤伯——”

    太后满意了,笑着对皇帝说:“皇帝仁善,赏罚分明!”

    施韵有个伯爵的亲爹,也算是千金贵女了,总好过盐商之女的名头。

    如此嫁给陈寿,说出来,也不至于让人太过耻笑。

    “哀家代阿丑谢过陛下了!”

    太后也没有忘了感谢皇帝,毕竟施家再有功劳,若没有陈寿这一节,皇帝也不会隔了二十多年再忽然给他一个封赏。

    “……阿丑是朕看着长大的,算起来,他是朕第一个亲自抚养的孩子。”

    皇帝回想起往事,感慨万千。

    陈寿不只是皇帝亲手抚养的孩子,皇帝还亏欠了陈寿两条人命啊。

    陈寿的父亲,陈寿的兄长,都是为了保护皇帝而死。

    也正是亲眼看到陈寿父亲惨死在自己面前,皇帝才在陈寿出生后,主动把他抱到了自己身边抚养。

    对于陈家、对于陈寿,皇帝的感情很深、很复杂。

    陈家现在只剩下了陈寿这一根独苗,无论是为了太后,还是为了自己,皇帝都会善待陈寿。

    只要他不造反,无论他做了什么荒唐事,皇帝都会纵容。

    现在只是给陈寿未来的妻子一点儿体面,不过是挥挥手的事儿,皇帝非常乐意。

    在皇帝看来,追封施家只是个张张嘴的小事儿。

    但对于施韵、以及施家来说,则是无比荣耀的大事。

    虽然这样的追封不能传承,只是死后哀荣,更多的只是一种虚名,无法给施家带来根本性的提升。

    可施韵依然非常感激。

    她含泪接过圣旨,郑重的向着皇宫的方向叩拜行礼。

    当然,施韵更加清楚,皇帝会追封她的父亲,更多的还是因为陈寿。

    她偷偷命人给陈寿递了消息,两人约好在京城有名的茶楼见面。

    “国公爷,谢谢您!”

    见了面,施韵二话没说,直接屈膝行礼。

    陈寿被吓了一跳,但紧接着就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

    “我、我也没干什么了。主要还是当年你的祖父捐赠了几十万两的白银和上万石的粮食。”

    施家确实对新朝有功,皇帝有所封赏,也是情理之中嘛。

    施韵却含泪摇头,“我祖父确实捐赠了钱粮,但当年先帝为朝廷平叛,江南数个豪商都被先帝的忠义所打动,纷纷慷慨解囊……”

    商贾本来就是上位者圈养的肥羊。

    主动捐赠,总好过被人纵兵劫掠吧。

    细细算起来,前朝末年时局动荡,施家等江南豪商不知被多少股势力薅过羊毛。

    先帝只是其中之一。

    如果都能得到封赏,估计江南有好几个“伯爷”、“散人”呢。

    然而事实上呢,新朝建立后,唯一得到皇家恩赏的只有一个富贵散人。

    现在的施家能得个追封,也是托了陈寿的福。

    施韵将这些都想得非常透彻。

    她柔声细气的说着,眼底闪烁着纯粹的感激与感谢。

    陈寿见了,愈发畅快。

    嘿,这才对嘛,靠着他的权势,给未来岳家谋了好处,就该像施韵这样诚挚的感谢。

    不像某些贵女。

    明明沾了他奉恩公的光,却还一副矜持、傲慢的样子。

    别说感激了,连句软和的话都没有,别扭、矫情,让人看来就腻歪。

    仿佛他陈寿就该这么做!

    凭什么啊!

    老子欠你的啊!

    还是施韵这样最好,到了人家的好处,就要大方的承认,并且存着起码的感恩之心。

    陈寿愈发喜欢施韵了。

    “好了好了,很快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无需这般客套!”

    陈寿挠了挠头,大咧咧的摆摆手,然后招呼施韵坐下,“对了,这里的点心是一绝哦,樱桃酥酪做的比宫里的御厨都好吃!”

    说完这话,陈寿就有些后悔。

    哎呀,他是不是得意忘形了?

    施韵虽然不是矫情的世家女,可好歹也是闺阁千金啊。

    哪有当着面就劝人家吃吃喝喝的道理?

    陈寿有过不好的经验,忽然有些担心,怕施韵会变脸。

    结果,施韵非但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非常高兴的问了句:“真的吗?那待会儿我可要多吃点儿!”

    “当然是真的。不只是樱桃酥酪,还有玫瑰水晶糕、金银蜜豆卷,都很不错。”作为一名纨绔,吃喝玩乐是标配。

    京城什么地方有什么招牌菜品,陈寿提起来,绝对是如数家珍。

    嗤!

    两人在包间里越说越热闹,彼此的感觉也愈发亲近。

    门外却传来一记嗤笑声——

    “……果真是没见识的田舍奴,连一点子糕点都要拿来炫耀!”

    这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嫌弃与鄙夷。

    陈寿似是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笑容顿时消失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